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從中國評劇院《花為媒》說起:經典劇目的示範價值

2017-01-11 09:00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有話說
2017-01-11 09:00:37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產婉玲

  評劇《花為媒》劇照

  汪人元

  有幸再次觀賞中國評劇院的經典劇目《花為媒》﹐是緣于他們今年作為國家藝術基金的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在全國的巡演。他們的足跡遍佈祖國的南北大地﹐激起了觀眾強烈的反響和戲曲同行深切的共鳴與讚許。由此﹐引發了我對經典劇目示範價值的思考。

  《花為媒》的巡演意義﹐關鍵在於以這種經典劇目的示範性演出﹐生動展示了中國戲曲極大的豐富性和傳統經典的獨特魅力。對它們的關注﹐若能從觀賞的熱情轉化為理性的認識﹐則必將成為對當前戲曲創作發展的一種積極和深刻的影響﹐成為一種重要的引導。《花為媒》這樣一部經典好戲﹐它的代表性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第一是好故事。《花為媒》的故事是建立在封建時代恪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同青年人嚮往婚姻自主﹑愛情美滿之間的反復碰撞與錯位﹐獲得喜劇性結局的基本框架上的﹐在波瀾和懸念中充滿奇趣﹐故事編得何其之好﹗它以最生動的舞臺演出效果告訴我們﹐好故事決不簡單地等同于故事複雜﹐更非情節的快速推進﹐關鍵在於對那種充滿戲劇性的人物﹑動作﹑情境﹑意蘊的捕捉與把握。我們不必把劇中的“菱花自嘆”“報花名”等精彩戲劇片段看作是閑筆﹐這樣的看法實際上是把人物外部動作的推進誤解成了唯一的戲劇性﹐和唯一的故事情節內容。其實﹐上述那些片斷的表演恰恰是對戲劇人物心理﹑情感衝突最為生動細膩的表現﹐和對人物心性鮮明活潑的刻畫﹐那都是最有戲的地方﹐也是老到的編劇善於編織﹑著墨之處。

  第二是好內涵。該劇不祗是用喜劇的活潑生動吸引了觀眾﹐也不祗是以大團圓的結尾滿足了審美心理﹐更不是僅以愉人耳目﹑博取一笑而長留于世的。只需細細品味便可發現﹐其中積極的人生﹑美好的情感﹑善良的人性時時在感染﹑滋養乃至征服著觀眾的心靈﹐讓人們在審美愉悅中自然地獲得提昇。

  第三是好唱腔。“以歌舞演故事”是戲曲的本體特徵﹐也是它獨特的魅力所在﹐《花為媒》便盡顯了這一特質與魅力。全劇的演出﹐貫以流暢優美的唱腔音樂﹐不光是主角的唱腔精彩﹐連配角的唱腔也設計得極為用心﹑貼切﹐叫人佩服。而其中“報花名”“菱花自嘆”“鬧洞房”的唱段更是經典﹐早已在群眾中廣為流傳。試想﹐如果離開了這些唱腔﹐此戲如何能夠立住﹑常演﹑久傳﹖《花為媒》唱腔的好﹐在透過觀眾喜愛的表象後面﹐實際是提供了大量關於唱腔的創作﹑演唱方面具有普遍意義的寶貴經驗的。

  第四是好演員。且不說當年的新鳳霞﹑李憶蘭﹑趙麗蓉等一批藝術家的精湛表演﹐今日的演出中以王麗京領銜的一臺演員也是實力雄健。細觀下來﹐作為一出群戲的諸多演員﹐無論是個頭﹑扮相﹑嗓音﹐包括對人物刻畫的能力﹐都顯示了功力。其實﹐說好演員實際也是在說好表演。在所有的舞臺藝術中﹐戲曲表演在作品呈現中所佔據的地位是尤為特殊和重要的。戲曲演員在舞臺上不僅要當眾扮演角色﹐也要充分展示自身的魅力﹐尤其還要體現出對世代相傳的戲曲表演語匯及其相應觀念與原則把握和駕馭的能力﹐傳達出此種表現生活獨特方式的深刻文化意義。

  我們看到﹐《花為媒》的幾代演員在充分展示評劇唱腔優美動聽特殊魅力的同時﹐也把本劇種在表演上既講究程式規範﹑形體優美﹐也追求濃郁的生活氣息這樣一種個性特點體現得極其鮮明﹐而且還把評劇彩旦行當的豐富表演語匯及其特色運用得尤為充分﹐劇中精彩﹑豐滿﹑貫融一氣的表演使整臺演出熠熠生輝。我特別希望在今天的經典劇目示範性演出中﹐青年演員也能樹立起超越前輩的胸懷與魄力﹐在反復深研前輩的表演藝術的同時﹐還能作出新的大膽探索﹐永遠把演出﹑創造及研究緊密結合起來﹐決不讓自己的表演成為前輩﹑包括昨日自我的複製翻版﹐讓經典劇目常演﹑常新﹑常進﹑長存﹐讓藝術傳統的活水長流。

  細想起來﹐上述的“四好”屬於常識性問題。然而時代雖然不斷發展變化﹐今天作品的好﹐可能會有新成分的添加﹐但也並不會背離這樣一些最基礎和根本性的常識。歲月的洗禮最為深刻和無情﹐它從來無視世人在藝術作品面前的或捧﹑或吹﹐或貶﹑或罵﹐是真藝術﹐就會留下來﹐而這個真藝術裡面﹐總是有著近乎常識﹑切合規律的真好﹐這正是《花為媒》這類經典劇目的藝術價值。

  但重要的問題在於﹐經典劇目的藝術價值還並不完全等同于示範價值。藝術價值是經典作品一旦產生便具有的客觀存在﹐劇團演不演﹑觀眾看沒看﹐它都在那裡﹔而示範價值卻必須要通過演出甚至需要更為理性地將它確立為範本﹐才能真正得以實現的。正因為這一點﹐國家藝術基金對經典劇目巡演的資助就具有特別的意義。

  縱觀戲曲發展的歷史我們就會發現﹐戲曲的演出劇目浩瀚無數﹐但是祗有在經典劇目的創作﹑完善和反復演出中﹐劇種﹑劇團才會在藝術的階段性高峰上被定位﹐演員和整個藝術團隊的藝術素質被經典劇目所體現的藝術峰值所熏陶和培養﹐藝術才能在此起點上或者在至少是接近這個起點的基礎上不斷發展﹔而觀眾也更多是被最具有優秀品格和魅力的經典作品所吸引﹐其欣賞趣味與習慣也被引導﹐戲曲的生態環境才得以較好地營造。

  因此﹐劇目的創作演出﹐要真正反對“狗熊掰棒子”﹐不僅要反對急功近利﹐也要反對那種對自己的好作品不珍惜﹑不加工﹑不提高﹑不常演的行為。當然﹐強調經典劇目的示範價值﹐絕非僅在提倡經典劇目的多演出﹐同時也是以經典劇目立標杆來促成好作品的不斷加工提昇﹑走向經典。

[責任編輯:產婉玲]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