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現代舞重形式缺內容 亂蹦亂跳﹑亂喊亂叫是沒有意義的

2017-01-11 09:03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有話說
2017-01-11 09:03:28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產婉玲

  《Hi朱麗小姐》是青年舞蹈家史晶歆打造的“女性三部曲”之一。許多觀眾在欣賞其舞蹈之美的同時﹐也被它的故事所打動。畢珉峰攝

  記者 羅 群

  日前﹐北京舞蹈學院原教師﹑青年舞蹈家史晶歆率領她的舞蹈團隊“歆舞界”為天津觀眾帶來“女性三部曲”──《Hi朱麗小姐》《Wait女仆》《Go三姐妹》。3部現代舞作品講述了3個關於女性的故事﹐許多觀眾欣賞舞蹈之美的同時﹐也被故事所打動。

  然而﹐在中國的現代舞編創中﹐這種觀眾看得懂﹑喜歡看﹐看完還深受感動的作品並不佔多數。從去年全國舉辦的各類舞蹈演出﹑展演來看﹐現代舞注重形式﹑技術而缺乏內容﹑思想﹐讓人看完一頭霧水﹑難解其意的現象﹐雖被指責多年﹐但仍較為普遍﹐影響著現代舞在觀眾心中的形象﹐也制約著現代舞的發展。

  反映現實生活是現代舞的要義

  現代舞的“現代”不僅是時間概念﹐也包含著藝術理念和美學原則在其中。現代舞是20世紀初在西方興起的一種與古典芭蕾相對立的舞蹈派別﹐其主要美學觀點是反對古典舞的因循守舊﹑脫離現實生活和單純追求技巧的形式主義傾向﹐主張擺脫過於僵化的動作程式的束縛﹐以合乎自然運動法則的舞蹈動作﹐自由地抒發人的真實情感﹐強調舞蹈藝術要反映現代社會生活。台灣的雲門舞集﹑香港的城市當代舞蹈團以及廣東現代舞團﹑北京現代舞團等都是較知名的現代舞團。

  史晶歆是學中國舞蹈編導出身﹐但她在現代舞領域耕耘多年﹐也頗有心得。她自創了一套叫做“身體建築師”的方法﹐用來訓練舞者的身體﹐進而以訓練有素的身體完成“身體敘事”。“我試圖用創作實踐打破以往‘舞蹈長于抒情﹐弱於敘事’的觀念﹐用舞蹈講故事﹐在故事中傳達我對社會人生的看法和感悟。”史晶歆說。

  史晶歆喜歡立足舞蹈﹑嘗試跨界﹐她在2010年就曾嘗試將舞蹈與環境戲劇結合﹐在北京大學等高校校園中起舞﹐作品的主題則聚焦當時的社會熱點──拆遷問題。

  無獨有偶﹐舞蹈家趙梁的作品《幻茶迷經》﹑舞蹈家王亞彬的作品《青衣》等﹐都試圖在舞蹈中注入更多敘事色彩和文化內涵﹐藉此表達舞蹈家的人生感悟。

  “不知所云”的作品仍很常見

  中國現代舞編創﹑表演領域不乏頂尖藝術家﹐但是這並沒有形成足夠強大的潮流﹐中國現代舞創作的總體狀況並沒有這樣樂觀。現代舞反映現代社會生活的要義被不少現代舞編導和舞者忽略了。“現在的一些舞蹈創作在‘往回看’﹐關注于民族﹑傳統﹑古代的東西﹐而面對當下的現實生活卻有些失語。”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員茅慧說。

  很多舞蹈觀眾大約都有過這樣的體驗﹕昏暗的燈光﹑壓抑的音樂下﹐舞者在臺上時而靜止不動﹐時而大嘯狂奔﹐仿佛很投入的樣子﹐而觀眾卻不知道舞者在做什麼﹑想表達什麼。

  致力於現代舞研究﹐平均每年在世界各地看百餘場舞蹈表演的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長歐建平也有類似的體驗。“不要以實驗性﹑先鋒性﹑前衛性﹑探索性等術語來掩飾自己的空洞。沒有想法﹑沒有內容也要編舞﹐在臺上亂蹦亂跳﹑亂喊亂叫﹐這是沒有意義的。”歐建平說﹐“凡是在舞蹈史上流芳千古的藝術家都是很有社會責任感的﹐追尋著人類共有的價值與審美。”

  思想內容與審美觀念

  比技術更重要

  編創者﹑表演者本來就沒有內容﹑思想可表達﹐純靠技術而故弄玄虛﹐也難怪觀眾看不懂。對此﹐歐建平建議舞者跳出“小我”的情緒宣洩﹐在“大我”中尋找價值和意義。“要關注現實生活和時代的發展﹑國家的變化﹐用藝術家獨特的思維和視角﹐找到獨一無二的方式創作作品。”歐建平說﹐國外的很多現代舞大家﹐都是從“個性”出發﹐最終在“共性”中創作出作品﹑找到了美。

  除了紮實的思想內容﹐樹立健康合理的審美觀念對改變中國現代舞的現狀來說非常重要。

  “不少舞者的觀念存在偏差﹐直接導致了不成功的作品。對於不成功的作品﹐修改音樂﹑調整動作都不解決本質問題﹐重要的是改變從業者的觀念﹕花哨﹑矯揉造作是不美的﹐真實自然有內容才是美。”史晶歆說。在北京舞蹈學院任教期間﹐史晶歆言傳身教﹐向學生傳達真實﹑自然的舞蹈美學觀念。她說﹐祗有有更多觀念覺醒的人去做作品﹐整體環境才有可能改變。

  對舞蹈教育的重視﹐與中國舞蹈家協會名譽主席趙汝蘅的看法不謀而合。“目前中國舞蹈創作的許多問題﹐其根源在於教育﹐我們目前的舞蹈教育太偏重於技術層面﹐演員的自我修養也不夠﹐這對於當下的舞蹈創作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趙汝蘅說。

[責任編輯:產婉玲]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