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北京人藝院長﹕曹禺可以超越時代﹐我們無法超越曹禺

2017-01-23 10:00 來源﹕新華網  我有話說
2017-01-23 10:00:11來源﹕新華網作者﹕責任編輯﹕產婉玲

  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導演任鳴看來﹐《日出》是曹禺最貼近當下觀眾﹑最具現實意義的一部劇作。

  1935年﹐25歲的曹禺寫出了四幕話劇《日出》﹐通過對交際花陳白露的命運遭際以及周遭人們的生存狀態的描述﹐對“損不足以奉有餘”的舊社會進行了控訴式的批判。任鳴第四版第二次復排的《日出》于1月21日晚在首都劇場首演。

  任鳴說﹐曹禺的名劇中﹐《雷雨》和《北京人》是講封建家庭的﹐《原野》是講農村復仇的﹐祗有《日出》是講都市公共生活的。“陳白露﹑潘月亭﹑李石清﹑黃省三﹑顧八奶奶﹑胡四﹑小東西等等﹐今天依然能找到這些人物的影子﹐依然能夠喚起人們的共鳴。”

  《日出》是1956年首都劇場落成後北京人藝上演的第一部本院作品﹐也是今年57歲的任鳴的“看家戲”﹕他曾于1997年﹑2000年﹑2005年﹑2010年先後排過四版《日出》。此次基本沿用了2012年復排的演員陣容﹕程莉莎飾演陳白露﹐谷智鑫飾演方達生﹐王剛飾演潘月亭﹐叢林飾演王福升﹐劉輝飾演李石清﹐劉彥君飾演小東西﹐梁丹妮飾演顧八奶奶。

  “每一次排都覺得不一樣﹐尤其4年後再復排﹐我覺得曹禺真了不起﹗”任鳴說﹐“80多年過去了﹐它非但沒有失去光彩﹐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證明它的深刻。這就是經典﹐有著不朽的生命力。”

  “曹禺可以超越時代﹐但我們無法超越曹禺。”任鳴說。

  在任鳴看來﹐在中國話劇110年歷史當中﹐除《茶館》《雷雨》《日出》等少量作品可以傳世外﹐大多數仍需要時間來檢驗。“時間是檢驗經典的唯一標準。祗有通過時間﹐人們才能去認識﹑去肯定﹐當時你怎麼說﹐怎麼炒﹐怎麼吹﹐都沒用。”

  任鳴表示﹐雖然《日出》在當下演出很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但他此次的創作原則仍然是還原20世紀30年代的感覺。“我們不為了共鳴而共鳴﹐不投其所好地討好觀眾。”

  事實上﹐任鳴曾在2000年排過一個現代版《日出》﹐服飾﹑語言﹑道具都帶有20世紀90年代的印記。這一創新受到了一些爭議﹐比如章含之就對任鳴直言更喜歡古典版。於是2010年的第四版﹐任鳴就回到“原汁原味”﹐延續至今。

  “還原當時的氛圍是很不容易的﹐現代版相對容易。現在排戲我還是想盡量回到當時的環境來塑造人物﹐而不是直接給觀眾一個現代的處理。”任鳴說﹐“我想給人藝留下一版比較規矩的﹑正宗的﹑主流解釋的《日出》。”

  曹禺的《日出》原劇本結尾﹐不知道陳白露已死的方達生對她說﹕“太陽就在外面﹐太陽就在他們身上。”這裡的“他們”是指燈紅酒綠的大旅館外的砸夯工人。曹禺在《〈日出〉跋》一文中也明確指出﹐囿于創作環境這些不能出場的砸夯工人才是劇中光明的象徵。但任鳴導演的這一版演出﹐卻結束在陳白露的淒婉自殺。

  “經典作品是不朽的﹐但每一代的演出者肯定要根據不同的歷史特點﹐找出當時和社會對應的意義。”任鳴說﹐“現在過去了80年﹐我相信再過20年﹐在它誕生100年的時候﹐我們依然會排《日出》。”新華社記者 白瀛

[責任編輯:產婉玲]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