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中國藝術家“闖入”法國大皇宮﹖一場視覺的饕餮盛宴你還在等什麼﹖﹗

2017-01-25 14:00 來源﹕中國網  我有話說
2017-01-25 14:00:14來源﹕中國網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2017/02/15──02/19 法國大皇宮)

  摘要: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薩義德 “東方學”為代表的後殖民批評傳入中國﹐“他者”與“自我”的概念及關係的思考開始頻繁出現在中國當代藝術批評中。

中國藝術家“闖入”法國大皇宮﹖一場視覺的饕餮盛宴你還在等什麼﹖﹗

中國藝術家“闖入”法國大皇宮﹖一場視覺的饕餮盛宴你還在等什麼﹖﹗

  開放時間﹕2017.2.15──2017.2.19

  展覽地點﹕法國大皇宮﹐溫斯頓 丘吉爾大道──750008 巴黎

  主題﹕後東方學---中國主題 當代繪畫作品展

  策劃人﹕張思永

  學術主持﹕武洪濱

  藝術顧問﹕金真辰

  中國參展藝術家﹕周松﹑雷子人﹑李旺﹑徐松波﹑王斐﹑蘭益﹑羅青華﹑徐晨陽﹑陳子君﹑楊永生﹑默涵﹑朱明弢﹑康蕾﹑ 任劍﹑ 張思永

  組織﹕漢威國際藝術中心 北京千年時間畫廊。

“後東方學”﹕一次互視關係搭建的實驗

──法國巴黎大皇宮藝術財富沙龍“Art Capital”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薩義德 “東方學”為代表的後殖民批評傳入中國﹐“他者”與“自我”的概念及關係的思考開始頻繁出現在中國當代藝術批評中。按照《東方學》的邏輯﹐後殖民批評首先應是對西方的東方話語進行反思和批判。“東方學” 的方法論意義首先在於從他者觀照自我﹐以及對自我主體地位的反思﹐以期在社會歷史領域內建構更完善的主體身份。今天看來﹐將“他者”概念簡單理解為一般意義上的差異性﹐或者過於偏重東方“他者”的從屬性﹐也許並未能看到“他者”的積極價值。今天﹐後殖民批評已經超出了西方和東方﹑宗主國和殖民地﹑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外部文化關係的探討﹐擴展到社會內部的階層﹑性別﹑族群乃至個體存在等更為廣闊﹑更為複雜的研究領域。而我們是否也應該超越薩義德《東方學》論域中將東西方的關係被描述成是一種權力關係上的“自我”和“他者”﹔超越東西方的地域限定性與意識形態差異性所帶來的簡單化對立與矛盾﹔超越單向的“看”與“被看”而建立一種平等互視關係。尤其﹐20世紀下半葉“圖像學”轉向之後﹐通過圖像藝術中 “自我”與“他者”的呈現與審視來探尋不同文化的主體間性﹐是一個很有研究價值的課題﹗此一時期東西方藝術在視覺領域都存在著互視的需求與契機。

中國藝術家“闖入”法國大皇宮﹖一場視覺的饕餮盛宴你還在等什麼﹖﹗

  受邀藝術家﹕周松

  作品名稱﹕《一顆紅心 NO.8》

  簡介﹕他作為當代寫實語言的代表﹐探尋視覺真實與觀念真實的契合。多幅作品被海內外 收藏家﹑藝術機構﹑畫廊收藏。

  受邀藝術家﹕陳子君

  作品名稱﹕ 《過於浪漫的一場雨沖淡了所有憂傷 Romantically Diluted Sadness》

  簡介﹕ 布上油畫 149cmX90cm 2016

中國藝術家“闖入”法國大皇宮﹖一場視覺的饕餮盛宴你還在等什麼﹖﹗ 

受邀藝術家﹕華慶

作品名稱﹕《我們的世界Our world》

簡介﹕180X130cm 布面油畫Oil in Canvas 2016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