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從《雀之靈》到《孔雀之冬》 楊麗萍:停不下來的舞步

2017-02-03 09:15 來源﹕人民日報  我有話說
2017-02-03 09:15:15來源﹕人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產婉玲

  這是2016年開啟的《孔雀之冬》全國巡演的最後一站﹐在觀眾持久的掌聲中﹐身著白色孔雀服的楊麗萍帶著一眾年輕演員﹐緩緩走到臺前﹐向觀眾謝幕。自2012年《孔雀》舞劇後﹐在漫天雪花裡﹑在黑與白的光影交錯中﹐孔雀公主再次起舞。  1月29日﹐楊麗萍身著一襲紅袍﹐來到雲南大理雙廊鎮的海街藝術空間。10天前剛剛完成巡演﹐春節與家人的相聚﹐身心一下子就放鬆下來。

  楊麗萍的忙﹐從2016年一直持續到了2017年。1月19日﹐重慶大劇院的大屏幕上緩緩出現一段字幕﹕這就是一段向死而生的故事﹐永不消逝的唯有愛與時間。

  演《孔雀》像經歷了四季

  1986年﹐28歲的楊麗萍創作並表演了獨舞《雀之靈》﹐一舉成名。她用獨特的舞蹈語言﹐在舞臺上賦予孔雀豐富的神韻。跨越30年﹐58歲的楊麗萍在2016年帶著《孔雀之冬》﹐再次用舞蹈叩問生命的意義。《孔雀之冬》是從2012年的經典舞劇《孔雀》春﹑夏﹑秋﹑冬四幕中選取“冬”改編成了完整﹑獨立的舞劇作品。

  “《孔雀之冬》是我走到人生節點後的感悟﹐我希望將這份感悟融入舞劇﹐帶著年輕舞者去體會走到生命盡頭後重生的感覺﹐從而讓更多人去體味生命的美。”楊麗萍說。

  2016年11月16日﹐《孔雀之冬》在昆明開啟全國巡演﹐並赴南京﹑上海﹑合肥等地進行了28場演出﹐每場都爆滿。“現在就是冬季﹐希望在這個季節通過《孔雀之冬》給觀眾帶來一些思考。”楊麗萍說。

  如果說之前的《孔雀》呈現出的是關於生命的循環與真諦﹐那麼獨立成章的《孔雀之冬》是楊麗萍對生命終極狀態更進一步的拷問。“每次演《孔雀》我都像經歷了四季一般﹐這次重新演《孔雀之冬》﹐希望給觀眾特別的感受。”

  在舞美上﹐《孔雀之冬》大膽採用黑白色調﹐營造出肅穆﹑冷冽的氣氛﹐通過黑與白之間光影變化﹐呈現出光明與黑暗的對比。“通過舞蹈想要呈現的並不僅僅祗是我個人的思考﹐所有人都要面對生命的死亡和再生﹐還有生命的不同階段。”楊麗萍說。

  要傳承也要創新

  孔雀已經成為楊麗萍獨特而鮮明的符號﹐但她對舞蹈的認識﹐遠不止於此﹕“孔雀祗是我舞蹈海洋裡的一滴水﹐大概只佔了1/10﹐像《雲南映像》《兩棵樹》這些作品﹐孔雀都不是主體。”

  演完《孔雀》之後﹐很多人都在追問﹐楊麗萍是否會退出舞臺﹖一時間﹐坊間也有很多傳聞。“我不會停止創作。”楊麗萍說﹐“劇場的舞臺祗是一個非常小的空間﹐而我所追尋的舞臺是廣闊的內心﹐生命的舞臺是很廣闊的。”

  2016年對於楊麗萍來說﹐是極為忙碌的一年。帶領創作團隊﹐楊麗萍接連推出三部大劇﹕6月1日﹐新編排的《雲南的響聲》在麗江定點演出﹔9月1日由她擔任藝術總監﹑總製作的新媒體情景劇《黃山映像之天仙配》在黃山景區定點演出﹔11月16日﹐楊麗萍任總導演並領銜演出的《孔雀之冬》又在昆明開啟全國巡演。同時﹐她還完成了現代舞劇《十面埋伏》國際版本的調整改編﹐並帶領團隊赴倫敦演出。

  一年4部作品﹐2016年楊麗萍可謂是高產。而在2017年的計劃裡﹐楊麗萍的工作列表也排得很滿。除了繼續巡演《孔雀之冬》《十面埋伏》﹐楊麗萍團隊還將以福建平潭的歷史人文和自然風光為素材﹐製作《平潭映像》。這部海峽兩岸藝術家聯袂打造的舞劇將於今年10月份開啟亞洲巡演﹐這位雲南的孔雀公主即將飛往東南。

  “有價值的東西﹐就會想要用心去做。”楊麗萍說﹐“我們的民族歌舞是有價值的﹐是文化遺產。作為後人我們首先要傳承﹐其次要不停地創作。”

  楊麗萍曾說﹕“他們是跳舞的﹐我是跳命的。”在她看來﹐舞蹈是她生命裡一種自然的語言。

  藝術作品要觀眾來檢驗

  再有價值的作品﹐也還需要商業的運營和推廣。早在2002年創作《雲南映像》時﹐楊麗萍就開始試水商演。儘管對藝術創作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但楊麗萍並不排斥商業﹕“我從小就會去賣撿來的蘑菇﹐也會提著雞蛋去賣。能吃飽﹐才有力氣跳舞﹐藝術也需要錢來支撐。”

  2011年2月﹐雲南楊麗萍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2014年10月﹐公司收到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公司的正式批文﹐隨即完成新三板掛牌。從試水商演到成立文化傳播公司﹐這條路﹐楊麗萍已走了好多年。

  2016年﹐楊麗萍參與創作的4部劇﹐《十面埋伏》《孔雀之冬》主打藝術探索﹐《雲南的響聲》《黃山映像》主打旅遊市場。清晰的市場定位﹐讓這些演出收穫頗豐。

  據雲南楊麗萍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王焱武介紹﹐目前公司每年能實現五六十場巡迴演出﹐其中﹐《雲南的響聲》的上座率能達到70%﹐《雲南映像》的上座率也能達到50%以上。

  “公司最開始的設想是通過商業類的演出來支持藝術的創作﹐在近幾年我們卻發現﹐像《孔雀》這樣的舞劇巡演帶來的利潤率並不會低於商業演出﹐兩者的收益比例基本能持平。藝術演出還會打造出品牌﹐實現對商業演出的反哺。”王焱武說。

  “像北上廣這樣的一線城市的演出票房市場已經發展得很好了﹐二線城市目前也在逐步培育。”王焱武說﹐“現在是旅遊市場和文化產業劇烈變化的時期﹐在一個競爭激烈的時代﹐我們最核心的競爭祗有一個﹐就是文化藝術本身。”王焱武介紹﹐公司不會讓演出僅僅限制在劇場裡面﹐會更多地往外送﹐還會涉及很多藝術培訓﹑影視製作等多種業務。

  “我的目標是表達藝術﹐而不是自娛自樂﹐為了慶祝豐收在打谷場上跳跳舞。作品是要面對觀眾的﹐不僅要花精力﹐還要花資金來打造﹐燈光﹑音響這些幕後都有很多人的努力和付出。”在楊麗萍看來﹐“作品必須要尊重市場﹐如果你的作品真正融進了情感﹐人們自然就會走進劇場。並不是說做藝術就不能有商業﹐商業的就沒有文化。”(記者 張 帆 李茂穎)

[責任編輯:產婉玲]


[值班總編推薦] 愛狗人士的廣場舞

[值班總編推薦] 剛剛開始的數據時代

[值班總編推薦] 馬克龍能否讓美歐“握手言和”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