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唯有北宋真性情──北宋書畫瓷器藝術的"平淡天真"美

2017-02-24 15:05 來源﹕人民網-書畫頻道  我有話說
2017-02-24 15:05:52來源﹕人民網-書畫頻道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中國最性情的知識分子恐怕都在北宋吧﹐比如王安石﹑歐陽修﹑蘇軾等﹐他們做官不是為別人而做﹐而是為了自己的理想﹐所以他們非常清楚做官與不做官之間的分寸。

  宋 蘇軾 《渡海帖》

  比如蘇東坡就不會因為自己被下放就不做事﹐他要做的事情反而更多﹐他被貶到嶺南﹐覺得那裡的荔枝很好吃﹐就寫一篇洋洋灑灑的文章﹐告訴人家荔枝多好吃﹐這意味著他並非完全為了政治而活。

  宋 佚名 《離支伯趙國圖》

  宋朝最可愛的部分就是它不像唐朝﹐在唐朝一切東西都要大﹐而在宋朝可以小。小不見得是一個沒有價值的東西﹐雄壯是一種美﹐微小也是一種美﹐沒有人規定雄壯的美會影響到微小的美。

  《草蟲瓜實圖》

  瓜上面有一片葉子﹐上面那麼小一個蚱蜢停在葉子上﹐畫得那麼美﹐很多人都在那裡盯著那個草蟲看﹐一個小小的昆蟲也是生命的一種美。

  唐《明皇幸蜀圖》

  唐詩裡能讓人看到“小”的東西不多﹐一看都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你看到“長河落日圓”﹐你就不一定看得到微小的昆蟲。可是宋朝是可以靜觀萬物的﹐  靜觀萬物是因為你有了對自己生命的信心﹐你可以看到生命來來去去﹐你有更大的包容心﹐你不去比較和分辨。

  宋 趙佶《芙蓉錦雞圖》

  宋 范寬《溪山行旅圖》

  那個時代既有范寬在畫大氣魄的山水﹐而同時又有花鳥畫家在畫一些非常小的蟲﹐而它的大和小都是一種宇宙世界﹐當然這個背後有一個非常深的理學。

  宋 夏圭《坐看雲起》

  宋 崔白《雙喜圖》

  喜歡北宋的知識分子﹐是因為他們活得最像人。這麼說或許不準確﹐但歷史上的知識分子確實鮮有真實做自己的﹐一直是在政治文化的漩渦裡﹐被扭曲﹑被攪合﹐再也回不來。而北宋的知識分子可以回來做自己﹐這種自我的釋放使宋朝的藝術創造力產生了一種“平淡天真”的美﹐宋朝的美學最喜歡講的詞叫“平淡天真”﹐就是不要做作﹐也不要刻意﹐率性為之。

  宋 汝窯 天青水仙盆

  唐 褚遂良《倪寬讚》

  北宋人寫字不像唐朝人那樣規規矩矩寫楷書﹐他們可以隨意﹐寫錯字就點一點﹐再改就好了。沒有人規定一個偉大的書法裡不能有錯字﹗

  宋 蘇軾《寒食帖》局部

  所以﹐《寒食帖》裡錯字可以存在﹐他覺得錯了為什麼一定要再寫一次呢﹖生命裡面的錯誤讓別人看到會這麼難堪嗎﹖

  黃庭堅《松風閣詩帖》局部

  這個字寫錯了﹐在旁邊補上一個字﹐這些在北宋的書法中都出現了﹐所以黃庭堅﹑蘇軾的書法裡充滿了涂改的部分﹐書法的美學因此改變﹐從一個正式的規格變為真性情的流露。

  宋 趙佶《風雨牧歸圖》

  所以說藝術是可以看到藝術家的真性情的﹐藝術家的真性情裡面是什麼﹐作品透露出來的就是什麼。其實﹐藝術也本就是這麼一件簡單的事。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