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藝考培訓﹕錦上添花還是釜底抽薪

2017-02-25 11:49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有話說
2017-02-25 11:49:29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潘 興彪

藝考培訓﹕錦上添花還是釜底抽薪

  藝考之路甘苦自知(資料圖)

  隨著各地藝考拉開帷幕﹐藝考形成的龐大藝考培訓產業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藝考生動輒數10萬元的培訓費用令人咂舌﹐但藝考生仍趨之若鹜。除了費用高昂﹐藝考培訓行業也存在從業門檻低﹑資質存疑﹑利益勾兌等問題。對於考生來說﹐究竟該如何選擇培訓機構﹖藝考培訓行業為何亂象頻頻﹖這一行業的產業化和資本化還存在哪些掣肘﹖對此﹐記者採訪了多家培訓機構。

  藝考道路並非一帆風順

  藝考是指各大院校的藝術類專業或學院進行的專業招生考試﹐一般分為傳媒﹑美術﹑音樂及綜合方向。考試合格者獲得專業合格證﹐並憑高考成績擇優錄取。

  一直以來﹐眾多考生和家長存在誤區﹐認為走上藝考道路的孩子一般都是學習成績不佳﹐但又希望走捷徑﹑考取“二本”以上院校的人。其實不然﹐藝術考試對於基礎的要求很高﹐美術﹑音樂﹑舞蹈等專業考生都需要多年的學習和積累﹐就連傳媒類考生對於書籍﹑電影﹑電視等方面的積累也並非一日之功。

  山西大同某美術培訓機構的負責人朱奎從業近10年﹐在北京﹑山東﹑山西都有過藝考培訓經歷。他告訴記者﹐其實藝術的道路很苦﹐想要考取理想院校﹐學習美術的時間都需好幾年﹐同時﹐態度﹑天賦和努力是成功考學的關鍵。

  據音樂考學培訓機構中音階梯大數據對2016年各省藝考人數的統計﹐山東省﹑河南省﹑江蘇省﹑廣東省各以4.65萬人﹑4.49萬人﹑3.33萬人和3.79萬人的龐大考生人口成為國內藝考大省。同時﹐這四省的藝考人數佔當年高考總人數的比例約為6.56%﹑5.47%﹑9.24%和5.17%。

  “雖然近年來每年都有傳言藝考生要減少﹐但從數據來看﹐傳媒類藝考人數還在逐年增加。江蘇省去年編導聯考6000人﹐今年增到8000人。因為高考壓力並沒有實際減輕﹐昇學壓力仍然巨大﹐藝考培訓還是顯見的昇學捷徑。另外﹐藝考培訓機構增多的同時﹐辦學成本卻越來越高﹐逼著機構增加招生量﹐倒逼藝考生數量持續增長。”來自江蘇的傳媒培訓機構負責人丁匡一說。他從業11年﹐開辦培訓機構4年。

  如何選擇正規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伴著藝考的春風順勢滋長﹐可謂琳琅滿目。那麼﹐什麼樣的培訓機構比較靠譜﹖藝考培訓機構又應該具備何種資質呢﹖

  丁匡一認為﹐選擇和考察培訓機構重要標準之一便是硬件設施﹐一個機構是否正規﹐看看它的硬件條件便可以判斷出個大概﹔另一方面要看師資﹐不要迷信電視臺工作人員和教授。這其中不僅要謹防學校和學歷作假﹐還要確保所謂的名師真的在此機構上課﹔同時﹐培訓機構的往屆成績和教學服務也是重要的考量標準。

  剛從事兩年音樂藝考培訓的崔宇辰曾是一個藝考生﹐對於藝考培訓班的選擇﹐他有著自己的觀點﹕“考生在選擇培訓機構時一定要選擇正規的﹑具有辦學資歷的培訓機構﹐機構應有強大的師資團隊﹐這是幫助考生邁入大學校園的關鍵。另外﹐不要一味地相信簽訂保過協議的說法﹐要注重文化課的學習。”

  除了選擇培訓機構外﹐培訓的內容也是眾多家長和考生所關心的。今年藝考中﹐個性化學生被模式化培訓引發廣泛擔憂。因此﹐今年中國戲曲學院藝考一試雖然延續了去年的面試機制﹐但卻取消了五花八門的“自報家門”而改為只報考生姓名﹑准考證等。這一改革除了剔除作弊嫌疑外﹐也許也與模式化表達有很大關係。

  關於藝考培訓班的授課內容﹐朱奎告訴記者﹐美術藝考生主要進行基礎方面的培訓﹐除此之外﹐還會教授各大學校要考試的內容。藝考的頭年9月﹐開始對考生加強考試的常規訓練﹔考前一兩個月會進行突擊訓練。

  “我們主要針對音樂藝考生的主項如聲樂﹑鋼琴等音樂素養(音樂基礎理論﹑視唱練耳)進行培訓﹐同時也會培養考生們的舞臺表現力和個人氣質等。”崔宇辰說。

  胡楊傳媒的馬曉婕告訴記者﹐對於傳媒方向的藝考生﹐主要的培訓內容還是基本功和應試技巧﹐因為每個考生的接受能力和天賦都是有差別的。

  在丁匡一的培訓機構﹐每年可招生50人到80人﹐專業合格的本科率達100%﹐七大名校率為83%。“培訓內容各個機構也不一樣。以省統考和綜合類院校為目標的機構﹐以科目進行教學﹐比如文學常識﹑影評﹑故事等。對以名校為目標的學員﹐在科目教學的同時﹐更注重能力﹑性格﹑積累﹑思維方式的培養﹐這也是由名校考試的獨特性決定的。”丁匡一說。

  費用高昂 行業亂象頻頻

  有家長戲稱﹐上得起藝術院校的都是有錢人﹐不僅是對藝術院校較高學費的感嘆﹐也是對“金子鋪成”的藝考之路的慨嘆。

  據瞭解﹐因地域不同﹐藝考生的花費也有所差別。就傳媒方向的藝考生培訓花費而言﹐馬曉婕所在的河南省“最低也得五六千元﹐多的有三四萬元。除了培訓費算是較大的開支﹐去參加各校考試的報名費和食宿﹐十幾個學校下來﹐就得萬把塊錢”﹔而丁匡一所在的江蘇省“便宜的地方培訓費在2萬元左右﹐貴的地區或機構達到15萬元左右。藝考期間路費﹑食宿﹑報名費用根據生活水平的不同以及是否有父母陪同﹐在5000元到兩萬元不等”。

  其實﹐傳媒方向的藝考生並不是花費最高的﹐因學習時間短﹐對學習材料消耗和名師的選擇也都弱於音樂和美術。朱奎告訴記者﹐從高一開始學習音樂到藝考結束﹐3年時間大概要花費20萬元﹐光是藝考的半年裡﹐求名師﹑食宿﹑車費﹑考試費等的花費大概就有10萬元。

  “就美術生而言﹐地方考生的培訓費約為每月2500元至3000元﹔而北京地區的考生每人每月培訓費能達到8000元﹐集訓時甚至高達5萬至十幾萬元。”朱奎說。

  除了高昂的培訓費﹐藝考培訓市場還存在著其他問題。朱奎告訴記者﹐首先﹐如今藝考培訓門檻較低﹐很多不具備資質的培訓機構濫竽充數的情況較為嚴重﹔其次﹐很多畫室存在虛假宣傳和誇張廣告欺騙學生的行為﹐主要表現為﹐編造履歷和優秀考生﹐讓學生誤以為該機構十分強大﹑可以信賴﹔再次﹐美術藝考相對其他門類的藝考在管理上較為鬆散﹐有不少美院老師將權力化為財富﹑謀取私利﹐而考生可以由此獲得與本身真實水平不相符的院校成績單﹔最後﹐美術藝考還隱約存在替考的現象﹐且猖狂到可以將考卷拿出考場找槍手在賓館作畫﹐槍手的價格一般在1萬元至2萬元﹐而整個作弊過程將會花去考生家庭十幾萬元。

  “行業門檻低﹐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機構與機構之間的教學水平和重視度差異大﹐很多機構背離教育本質是問題之一﹔同時﹐部分機構與高中﹑高校之間存在利益勾兌﹐使藝考行業成為腐敗溫床﹔另外﹐培訓機構很難形成有效的現代企業管理制度﹐賬目混亂﹐對未來發展形成了無形障礙。”某藝考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

  藝考之路不平坦﹐卻承載了家長﹑老師和考生的無限憧憬和希望﹐因此﹐對於藝考培訓機構的未來﹐眾多從業者依然十分看好。

  “希望未來有關部門可以加大巡查力度﹑整合教育資源﹐甚至形成聯盟﹑資源共享。”朱奎說。丁匡一認為﹐追求規模的機構越來越重視現代企業的建設和資本的接洽﹐投身資本運作的市場經濟大潮﹐並將出現巨無霸型的機構﹐小而精的機構將追求教學和服務的精緻化﹐提高單價﹐獲得良好的生存空間。而中低端機構因為定位不準確﹐將逐漸被市場和政策擠壓﹐舉步維艱。“隨著時代的發展﹐藝考培訓終將形成自己的行業規則和品牌化發展道路。”馬曉婕說。(本報記者 唐弋)

[責任編輯:潘 興彪]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