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傳統文化傳承這道考題如何解﹖

2017-02-27 09:14 來源﹕新華社  我有話說
2017-02-27 09:14:21來源﹕新華社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中國傳統文化遺產如一顆顆珍珠灑落在廣闊大地上﹐如何讓這些珍貴的遺產“活起來”“傳下去”﹐這是一道必答的考題。帶著這個問題﹐記者日前走進閩西山區縣連城﹐深入非物質文化傳承人﹑基層幹部﹑群眾中間﹐傾聽他們的思考﹐觀察他們如何破題。

  考題一﹕守住“形”與“神”才是守住傳統文化

  “形神兼備”是傳統文化保護中必須守住的底線。在人口祗有33萬的連城﹐既有傳承千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有歷經800多年風雨﹑被譽為“民間故宮”的明清古民居建築群﹐這條底線如何守住﹖

  在“連城連史紙製作工藝”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鄧金坤看來﹐有形無神﹑有神無形都不是連史紙的本來﹐而守住本來才是文化傳承的真諦。

  一張薄薄的連史紙﹐要經過竹絲做料﹑水碓打漿﹑撈紙﹑焙紙等72道程序﹐全部由匠人手工完成﹐一張張細膩光滑﹑質白如玉﹑厚薄均勻的連史紙﹐代表了中國竹製紙技藝的高峰。

  鄧家造紙始于清康熙年間﹐經11代人代代相傳﹐沒有間斷。如今﹐鄧金坤製紙採用的仍然是和幾百年前一樣的工藝﹐其生產“車間”也保持了數百年前手工作坊的形態。

  和鄧金坤一樣堅守著祖傳工藝的還有33歲的馬力──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連城四堡雕版印刷工藝”傳承人。

  在樟木製成的雕版上刻好印刷文字﹑圖案﹐用刷子均勻抹上墨汁﹐鋪上一張連史紙﹐用干刷輕擦﹐一幅墨跡淋漓的書頁立刻展現在眼前。

  背後的工藝遠非如此簡單。馬力告訴記者﹐四堡雕版印刷工藝要經過寫樣﹑上版﹑雕版﹑打空﹑印刷等環節﹐全部手工完成﹐對從業者書法﹑繪畫﹑木刻等技能要求極高﹐需要十幾年乃至數十年的苦功夫。

  30多幢深宅大院﹑21座古祠﹑6間書院﹑一條千米古街……建於明清時期的客家古建築群在宣和鄉培田村完整保存下來﹐有著“民間故宮”美譽﹐這裡至今仍生活著300多戶人家。

  穿梭於白牆烏瓦﹑飛檐翹角的古民居﹐端詳留存在深宅大院裡的牌匾﹑對聯﹐古代客家人“耕讀為本﹑崇文重教”的流風遺韻躍然眼前﹔走在曲折的古街﹑巷道上﹐仿佛還能聽到800年前踏過青石板古街的馬蹄聲﹐古建築的“形”與客家文化的“神”渾然一體﹐讓人嘆為觀止。

  考題二﹕“文化+”不能成為“+文化”

  傳統文化的保護﹑弘揚不能和市場絕緣﹐如何用市場反哺文化﹐這同樣是擺在連城面前的一道考題。

  在連城人看來﹐有多處千年歷史的文化珍寶﹐這是福分﹐把這些寶貝藏起來不是應有的態度﹐探索文化+市場是必要的﹐但要適度﹐特別要警惕“文化+”成為“+文化”﹐文化始終是前面的1﹐沒有這個1﹐再多後綴也等於零。

  近年來﹐鄧金坤也嘗試通過電商銷售連史紙﹐一刀(100張)連史紙賣到300多元﹐上等的連史紙可以賣到千元以上乃至更貴﹐國內一些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等文博單位也開始用連史紙修復古籍。

  儘管市場認可度逐漸在提昇﹐但鄧金坤並不打算引入工業化流水線批量生產﹐“那樣就變味了﹐守護連史紙這塊金字招牌就要守住傳統工藝﹐不能把老祖宗的寶貝給丟了。”

  在培田﹐古民居仍然是村民們繁衍生息的家園。當地政府和村民對過度商業化始終保持高度警惕﹕遊客數量要控制﹐不能影響村民的正常生活﹔古民居里可以有民宿﹐但經營者不能改變民居的格局和建築風格﹐房間數量也有嚴格控制。

  如今﹐馬力運用四堡雕版印刷工藝製作的《蘭亭序》《增廣賢文》等線裝書已經賣了上萬冊﹐但他始終堅守著祖上傳下的工藝﹐逐字刻版﹐手工印刷﹐這意味著不可能大規模批量化生產﹐每一冊線裝書都是藝術品。

  連城縣委常委﹑宣傳部長王傳龍說﹕“傳統文化與市場結合中﹐文化是第一位的﹐慎言產業化﹐在守住技藝﹑守住本源的前提下﹐加入創意﹑加入市場認可的傳播方式。”

  在連城﹐像連史紙﹑四堡雕版印刷這樣傳承千年的工藝﹑民俗等有20多種﹐近年來﹐當地將這些傳統文化瑰寶打造成特色旅遊名片﹐提線木偶﹑連城拳﹑羅坊走古事﹑姑田游大龍﹑芷溪花燈等特色民俗表演吸引了越來越多海內外遊客。

  考題三﹕文化傳承的下一棒交給誰﹖

  文化傳承是技術活﹐也是藝術活﹐一代人又一代的工匠是文化的守護者。傳承的下一棒交給誰﹖這道考題並不輕鬆。

  儘管正處於藝術創作的壯年﹐但馬力仍然時常感到孤獨。在他看來﹐有志者才能成器﹐而後輩中有志于鑽研﹑傳承四堡雕版印刷技藝的人極少﹐在四堡﹐掌握這門技藝的匠人只剩下20多人。

  鄧金坤今年48歲﹐他說﹕“小時候看爺爺在紙寮做紙﹐寂靜紙寮裡撈紙滴水聲﹑竹絲天然漂白的畫面﹑爺爺將紙焙乾後把紙頂在頭上回家的場景終生難忘﹐我從那時就下定決心要把這門技藝學好﹑傳承好。”

  如今﹐像鄧金坤這樣願意畢生投入到連史紙工藝傳承中去的匠人越來越少了﹐特別是2006年以來﹐已經沒有年輕人加入這個行業了。

  鄧金坤的兒子在上大學﹐當記者問到孩子是否會子承父業時﹐鄧金坤顯得有些無奈﹐“沒法勉強他。”

  在培田﹐深宅大院里居住的大多是年過半百的老人﹐年輕人都外出打拼了﹐少了青壯年﹐客家古民居的文化之“魂”如何守住﹖這是文化傳承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當地黨委政府已經在嘗試破題。連城縣委書記鐘勇強說﹐傳統文化的保護﹑傳承需要接棒﹐也需要交棒。近年來﹐連城加強了四堡雕版印刷﹑連史紙製作工藝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挖掘﹐加大資金投入﹐扶持技藝傳承﹐出臺系列措施鼓勵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把文創事業做起來﹐吸引更多年輕人投身這個行業。(記者郭奔勝﹑鄭良)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