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魏故司徒范陽王墓”磚刻“飛天”探究

2017-02-27 10:37 來源﹕中國文化報 張虎 我有話說
2017-02-27 10:37:17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張虎責任編輯﹕朱鵬璇

  20世紀80年代末﹐我在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淶水人手中購得兩塊青磚。一塊上有篆書陰刻“魏故司徒范陽王墓”﹐正面是陽刻“飛天”。這“飛天”昂首向前﹐手擎一束花朵﹐身上衣服袖凌空飄起﹐若神若仙。這種圖案在中原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它與《中國美術全集》的扉頁“敦煌飛天”非常相似﹐只不過范陽王墓的磚刻頭小向前﹐“敦煌飛天”的頭稍大回首而已。另一塊磚上刻有陰文“魏司徒范陽王太和二年故”﹐磚側刻陰文“范陽王墓”﹐磚的正面是陽刻生動翱翔一條飛龍。有意思的是﹐這條飛龍的張口處還有一條活生生的小魚。

  古范陽即今定興縣﹐春秋戰國時期為燕國地。范陽古縣郡文化底蘊深厚﹐燕國黃金臺﹑戰國荊軻渡﹑北齊石柱﹑元代慈雲閣等均在此地﹐還有蒯通﹑祖逖﹑王實甫﹑薛論道﹑鹿傳霖﹑張秀中﹑孫健等許多可探討研究的歷史事件和人物﹐也是河北梆子的發源地。研究起來很有意思﹐這就是歷史﹐這就是文化﹐它會豐富我們的生活視野。

  “飛天”是由佛教傳入中國以後的說法。在此之前﹐中國戰國時期甚至更是就有人類升仙的場景﹐多在墓的壁畫中﹐象徵著墓主人靈魂能羽化昇天。在唐藏《金光明疏堡》中說﹕“飛行雲中﹐神化輕舉﹐以天為仙﹐亦雲飛仙。”在中國﹐道教對“仙”更是廣為傳播。在魏晉南北朝時﹐曾經把壁畫中的“飛天”稱為“飛仙”。在敦煌的壁畫中﹐光有飛天的形象就有4500個。“飛天”的故鄉在印度﹐但是敦煌的“飛天”卻是印度與西域文化﹑中原文化的融合體。隨著佛教的傳入﹐與中國的道教﹑儒教相互影響﹐使“飛天”的發展變化更加藝術化﹑形象化﹐所以專家們評論中國藝術家創作的“飛天”是世界美術史上的一個奇跡。

  敦煌壁畫建於先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實為前涼張天錫太清四年。它開始就是西域石窟與中原宮闕建築結合的新形式。著名敦煌藝術研究院長段文傑在其著作中稱“北魏孝文帝改制時期﹐穆亮于太和九年(公元485年)出任敦煌鎮都大將。孝昌年間(公元525-527年)﹐東陽王元榮出任瓜州刺史﹐帶來了中原佛教藝術。敦煌石窟受到太和改制以後龍門﹑雲岡傳自南朝‘秀骨清象’造形的影響﹐太和以後﹐佛教藝術傳播的方向有所改變﹐原來從西向東﹐現在從東向西﹐即從中原向敦煌﹑向西域﹐敦煌出現了一批新的洞窟”。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段先生提到北魏孝文帝“太和改制”以後﹐佛教藝術的傳播不再是由西向東﹐而是由東向西的傳播﹐特別是南朝的“秀骨清像”的藝術造型的影響。

  我們再看范陽王墓“飛天”造型的作品﹐面部的“秀骨清像”就比較明顯﹐敦煌“飛天”的日臻成熱﹐是魏晉南北朝以來佛教進一步與道家的神仙思想﹑儒家的倫理道德思想相結合。從敦煌北涼﹑北魏﹑西魏﹑北周和隋朝五個時代中可以明顯看出﹐太和改制以後的南朝畫風迅速對北方石窟壁畫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但出現了傳統神話題材﹐而且人物造型上還出現了陸探微一派的“秀骨清像”進入敦煌石窟﹐到北周亡﹐在這六七十年時間裡﹐中原風格與西域風格並存﹐風靡全國﹐成為南北統一的時代風格。

  中原風格﹐是指顧愷之﹑戴逵﹑成於陸探微的“秀骨清像”一派南朝風格。這時的“飛天”造型﹐通脫而生動﹐瀟灑飄飄欲仙。而北周﹑北魏﹑吐蕃時期以及隋代敦煌壁畫中的“飛天”﹐面部顯得呆板和肥壯﹐有的全身裸露﹐絕沒有《中國美術全集》扉頁和范陽王墓刻“飛天”的那種造型美﹐那種飄逸飛動的綾帶藝術感染力。《中國美術全集》扉頁所選“飛天”﹐正是南朝“秀骨清像”這一代表作﹐與范陽王墓磚刻“飛天”異常的相似﹐其藝術價值可窺一斑。

  (作者為書法家﹑作家﹐有刪節)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