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戲曲“女神”和她們的粉絲

2017-02-27 10:39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有話說
2017-02-27 10:39:33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本報記者 劉 淼

  戲曲舞臺上﹐有這樣一些“女神”﹐雖“似水流年”﹐依然“如花美眷”“聲音笑貌露溫柔”“骨格清奇非俗流”。

  “女神”的身邊當然少不了喜愛和支持她們的粉絲。但與其他明星的粉絲不同﹐戲曲“女神”們的粉絲﹐多了份恬靜﹐少了份狂熱﹔多了份理性﹐少了份偏執。正如青年作家盧思浩曾在《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一書中所寫﹕“你會喜歡一個偶像﹐多半是因為那個偶像教會了你以前不懂的道理﹐而他身上閃閃發光的那些屬性是你也想要擁有的……對於偶像最好的支持﹐不是多狂熱﹐而是讓別人知道﹐支持他們的人也是一群努力的人。”

  連日來﹐記者採訪了戲曲界的幾位“女神”和她們的粉絲﹐一起來分享那些溫暖有趣的故事。

  謝謝你讓我變得成熟﹑美好

  “90”後的娜娜是天津的一名護士﹐“粉”了著名梅派青衣董圓圓11年。“那是2006年﹐中央電視臺空中劇院欄目直播了由圓圓老師領銜主演的京劇《楊門女將》。那年我16歲﹐第一次看到了她的演出﹐就在同學們瘋狂迷戀港臺歌手時﹐我的腦海中記住了一個名字──董圓圓﹐一位文武雙全的京劇演員。我暗暗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去北京看她的演出。”後來﹐祗要電視臺播董圓圓的戲﹐娜娜都會回看﹐“每每欣賞她的演出﹐都會被她雍容端莊的氣質﹑細膩傳神的表演﹑甜美悅耳的唱腔所折服。”

  2014年5月22日﹐由董圓圓主演的《安國夫人》在北京梅蘭芳大劇院首演。娜娜終於見到了心中的偶像。“第一次在後臺見到她﹐人很清瘦﹐臉上帶著妝﹐高貴典雅的氣質不經意流露。我膽怯地和她打招呼。知道我從天津來﹐她跟我說‘散了戲到後臺來吧’。散戲後如約去找她﹐發現她的右手排練時被道具打傷﹐腫了一個青紫的大包。她沒說自己的手有多疼﹐反而說今天演得不理想﹐希望明天會好一點﹐讓我明天再來看。我被她這種敬業精神深深打動了。”娜娜回憶。

  讓董圓圓最為感動的是娜娜的一次特殊探病。一次﹐董圓圓生病住院﹐為了不給大家添麻煩﹐她並沒有將醫院名稱告訴別人。娜娜聽說她生病的消息﹐早晨6點抱著一箱牛奶從天津出發﹐到下午5點找遍了北京各大醫院。後來﹐她輾轉問到了董圓圓堂姐的電話﹐最終見到了偶像。

  “她進門的樣子我現在都記得──一臉疲憊﹐手裡的牛奶盒都快破了﹐我又感動又心疼。”董圓圓說﹐“那天正趕上醫院要給我抽動脈血進行檢查﹐我特別害怕。娜娜一直鼓勵我﹐幫我按著創口。”

  之後﹐董圓圓和娜娜愈發親近了。“有時她下了夜班﹐就到排練場看我排戲﹐京劇院好多人都認識她。”董圓圓說﹐“演員和觀眾如同魚和水﹐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歡我﹑喜歡京劇﹐我發自內心地高興。”在娜娜看來﹐董圓圓就是位老師﹐用她的人格魅力為年輕的她做出了示範﹐使她成長﹑成熟。能在美好的年華中﹐遇到這樣一位亦師亦友的朋友﹐是緣分﹐更是福氣。

  “神仙姐姐”有點“怪”

  在粉絲眼裡﹐韓再芬是永遠的“黃梅仙子”﹐所以粉絲親切地稱她為“神仙姐姐”。舞臺上的“神仙姐姐”風姿綽約﹑扮相俏麗﹐舞臺下的“神仙姐姐”卻有點“怪”。

  一次﹐一名小粉絲在演出後給韓再芬送上了999朵玫瑰﹐在場的不少觀眾都看呆了﹐韓再芬卻有點不高興。“我對這個小粉絲說﹐非常感謝你﹐你能打著‘飛的’買票來看我的戲﹐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掙錢不容易﹐以後千萬不要買禮物了﹐特別是這麼貴重的禮物。”後來﹐韓再芬在粉絲群裡一再說“不收禮物”﹐粉絲也都尊重她的意見。“999朵玫瑰放在舞臺邊﹐看來很風光﹐但比起這些﹐我更看重觀眾發自內心的掌聲。”

  除了不收禮物﹐韓再芬還會為她的粉絲“上課”。“我不希望戲迷對待我和戲曲祗有不動腦筋的瘋狂﹐我希望他們真正懂得戲曲的美﹐希望他們中能產生一些評論家﹑研究者甚至劇作家。”韓再芬說。在她的鼓勵下﹐不少粉絲開始撰寫“觀戲日誌”﹔一些年輕粉絲甚至改變了所學專業﹐開始進行戲曲的系統學習﹔還有粉絲成了安慶再芬黃梅藝術劇院的員工。“我很高興他們找到了自己喜歡的方向和追求的目標﹐人生也更充實有益。”韓再芬表示。

  “90後”黃磊正在讀研三﹐上初二時偶然看到黃梅戲電視劇《潘張玉良》裡韓再芬的表演﹐就被她迷住了。在黃磊眼中﹐韓再芬是個溫婉低調的大姐姐。“韓老師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戲曲人才培養和傳承上﹐每次看再芬黃梅藝術劇院的演員演新戲﹐幾乎都能在觀眾席看到韓老師。她不僅是演員﹐還是團長﹐這兩個身份使她在很多問題上考慮得更多﹑更周全﹐有時我們都覺得她把自己逼得太累了﹐很心疼﹐又特別希望她的藝術理想能夠實現。”黃磊說。

  在韓再芬的鼓勵下﹐黃磊也開始撰寫“觀戲日誌”。她在一篇名為《和所有以夢為馬的人一樣》的文章裡寫道﹕“沒有必要去問韓再芬‘你的夢想是什麼’﹐因為她已經用自己的行動訴說著對黃梅戲的深沉愛戀。她這些年的堅守努力﹐歸根結底﹐祗是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守護夢想﹑發展黃梅戲﹐和所有以夢為馬的人一樣。我們期待‘神仙姐姐’好戲連臺﹐期待黃梅戲的美好明天。”

  慢慢懂得戲曲的美

  與前兩位“女神”不同﹐大多數粉絲初識李旭丹時﹐她還不是越劇明星李旭丹﹐而是“紅樓夢中人”李旭丹。

  “高一時看電視臺的‘紅樓夢中人’選秀﹐我就開始關注旭丹﹐覺得她的神韻非常符合我心中林妹妹的樣子。後來旭丹回歸越劇舞臺﹐我就跟著她開始看越劇。”已為人母的絮絮回憶起最初迷戀李旭丹時的情形﹐覺得有些瘋狂。“就像個‘花痴’﹐看戲一定要買前排座位﹐因為要看清旭丹的‘顏’。”但那時還是學生的絮絮並沒有收入﹐祗能暑假打工掙戲票錢。“一開始在服裝廠做修線頭的臨時工﹐一小時賺兩塊五﹐從早上七點半幹到晚上九點半﹐一個月掙八九百。後來在超市做收銀員﹐從早上7點站到晚上9點﹐一個月1000元﹐全用來買戲票了。”絮絮回憶。

  追隨李旭丹的過程中﹐絮絮慢慢懂得了越劇的美﹐從看顏值﹐變成了評價扮相﹑唱腔﹑身段的專家。“每次演出結束﹐都會和旭丹交流。比如旭丹在越劇《甄嬛傳》裡原創了古裝角色甄嬛﹐我們就會討論甄嬛和林黛玉間的差別和塑造人物時的要點。”如今﹐絮絮有了自己的女兒﹐她說﹐等女兒長大些﹐想讓她去接觸越劇﹐她認為﹐“唱越劇的人帶著一股仙氣”。

  李旭丹說﹐像絮絮這樣的粉絲還有很多很多﹐他們之間暖心的故事也數不勝數。“讓我最感動的是﹐我的粉絲從不介入我的生活﹐他們很多時候打著‘飛的’來看我演戲﹐在後臺見到我﹐也祗是默默站著﹐看看我﹐然後就走。有他們支持我﹑溫暖我﹑幫助我﹐也讓我時刻鞭策自己﹐一定要拿出最好的藝術奉獻給他們﹐不讓愛我的人對我失望。”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