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看見生活中被忽視的詩意

2017-02-27 10:47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我有話說
2017-02-27 10:47:42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張慧瑜

  近些年﹐紀錄片電影也嘗試進入院線﹐如2015年有兩部紀錄片走進院線﹐一是講述鄧小平70年代末期訪美的《旋風九日》﹐二是講述喜馬拉雅登山者的《喜馬拉雅天梯》。2016年則有四部紀錄電影擠進院線﹐分別是《舌尖上的新年》《我們誕生在中國》《我在故宮修文物》和《生門》﹐2017年也已上映一部紀錄電影《我的詩篇》﹐它們雖然票房不如商業電影﹐但極大地提昇了院線電影的文化品質。

  這些年最有名的電視紀錄片就是《舌尖上的中國》﹐2016年春節檔“舌尖”系列推出電影版《舌尖上的新年》﹐這部以年夜飯來講述天南地北中國人過年的影片﹐依然用熟悉的鏡頭語言﹑畫外音和背景音樂呈現中國美食文化的多樣性﹐尤其是年夜飯作為中國人春節期間最重要的一頓飯﹐代表著家族興旺﹑家庭團圓的豐富內涵。“舌尖”系列有意規避更為講究﹑更有文化底蘊的宮廷菜﹑私家菜和饕餮盛筵﹐反而不惜跋山涉水尋找窮鄉僻壤的野味﹐或走街串巷訪求市井鄉里的味道。正是這最稀鬆平常的農家飯﹑家常菜﹑家鄉味﹐成為現代都市的“異鄉客”們念茲在茲﹑終難釋懷的味覺鄉愁。

  這種舌尖上的味道﹐不祗是一種食物本身所傳遞的酸甜苦辣﹐更有食物的種植者﹑採摘者以及烹飪者所付出的勞作與智慧﹐這種從食物到人物的轉換﹐就是舌尖上的秘密所在。在香甜濃郁﹑咸淡適宜的美食世界中﹐佔據主角的是掌握特殊技藝的手藝人﹑從事特殊職業的苦力人以及千千萬萬普普通通的勞動者。這種美食作為文化軟實力﹐既顯示了中國文化的差異性和包容性﹐又顯示出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感。這種對農耕﹑農業文明的展現也滿足了城市人﹑現代人的文化鄉愁。

  2016年上映了一部中國與迪斯尼聯合製作的動物題材紀錄片《我們誕生在中國》﹐由著名導演陸川執導﹐由來自法國﹑英國﹑美國﹑德國的攝影師進行18個月的跟蹤拍攝﹐在臥龍﹑神農架﹑可可西里等多個自然保護區捕捉雪豹﹑熊貓﹑金絲猴﹑藏羚羊等幾類中國珍貴動物的影像。影片呈現了不同動物族群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習性﹐用擬人化的方式展現小動物的成長﹐這些不同地域的動物也表現了一個多元的﹑多樣的中國。動物題材的紀錄電影在中國並不多見﹐這部影片憑藉精良的品質獲得6000萬元的高票房。

  從這兩部紀錄片中可以看出紀錄電影在表現和傳播中國文化方面的優勢﹐這種多元共存的文化主題也容易被國外觀眾所接受。

  2016年初有一部電視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意外走紅﹐成為豆瓣電影評分最高的作品之一。藉助這部紀錄片的口碑效應﹐年底又推出同名紀錄電影。這部紀錄片繼承了90年代紀錄片的平民視角﹐從對故宮﹑文物等事物的“戀物”式拍攝轉向對普普通通的文物修復師的呈現。紀錄片除了呈現這些文物修復師們高超的技藝以及對待文物修復工作發自內心的認同和熱愛之外﹐並沒有把這份特殊的職業“神聖化和崇高化”﹐反而呈現了這份文物修復工作的枯燥﹑繁瑣﹑單調和漫長。對於剛畢業的年輕大學生來說﹐在師傅手把手指點下學藝的同時﹐也享受著一份單調工作之餘的快樂。這尤為體現在這份工作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上。首先﹐在獨一無二的紫禁城上班﹐辦公室是古色古香的小院﹐而不是白領職場中常見的被格子間所阻斷的﹑擁擠的﹑模式化的辦公室空間﹔其次﹐每個修復組都是由師傅和徒弟組成﹐師徒的關係並非等級分明的上下級或管理者與被管理者﹐而是關係融洽的亦師亦友。

  這種被紀錄片捕捉下來的勞動是一種特殊的勞動﹐帶有兩個鮮明的特色﹕一是帶有美感或哲理性的勞動﹔二是儘管修復師藉助很多現代器材和現代文物修複方法﹐但修復師帶有前現代的﹑手工業工匠的職業特徵﹐如師徒制等。祗有這種帶有前現代精神(工匠或農業)的勞動﹐才能被消費主義時代﹑後工業社會的人們所欣然接受﹐而那些支撐現代社會和工業文明的工業勞動祗能是流水線上的“摩登時代”﹐無法轉化為“文物修復師的詩意”。

  相比《我在故宮修文物》所呈現的靜謐﹑踏實和平凡的工作狀態﹐另一部同時上映的醫療題材紀錄片《生門》則表現了婦產醫院的忙碌﹑緊張和揪心。紀錄電影《生門》把鏡頭對准了醫院這一特殊的空間﹐呈現了產科醫生與命懸一線的產婦之間患難與共的真情。這部紀錄片由導演陳為軍的團隊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婦產部拍攝了兩年﹐最終只選自了四位不同的產婦作為個案。四個家庭都有各自的困境﹕有的是做手術需要籌錢﹐有的是陷入保留還是放棄孩子的抉擇﹐有的是能否生男孩的焦慮﹐有的是產婦大出血陷入生命危機。這種生孩子所經歷的諸種苦難與窗口外生生不息的長江形成了鮮明的呼應﹐這些從現場拍攝的帶有真實感的影像讓觀眾感受到“生門”的驚心動魄的同時﹐也有助於理解醫生的敬業和母親的偉大。儘管紀錄電影的市場空間還有待提昇﹐但紀錄片在表現普通人的工作倫理﹑生命價值等主題上有文化優勢。

  2017年初﹐由財經作家吳曉波策劃﹑70後詩人秦曉宇導演的紀錄電影《我的詩篇》正式公映﹐這部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紀錄片金爵獎的紀錄片曾經以眾籌的方式在全國各地進行了幾百場放映﹐影片講述了六位工人詩人的生活﹑工作和創作﹐用影像來呈現他們的詩歌寫作與工業生產之間的密切關係﹐讓這些當下中國從事工業生產的勞動者進入公共文化視野。

  從這些豐富多彩的紀錄電影中可以看出紀錄片的文化潛能。相比越來越奇觀化﹑遊戲化的商業電影﹐紀錄片更像打開一扇社會之窗﹐讓人們看見生活中被忽視的詩意。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