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工薪階層“救駕”藝術品市場﹖

2017-02-27 15:52 來源﹕北京日報 陳濤 我有話說
2017-02-27 15:52:32來源﹕北京日報作者﹕陳濤責任編輯﹕朱鵬璇

  伴隨市場持續調整﹐交易價格回落至可“接盤”區間

  工薪階層“救駕”藝術品市場﹖

  本報記者 陳濤

  藝術品收藏不再是有錢人的專利。上周末﹐宋莊藝術區舉辦了一場規模不大不小的藝術品交易會﹐讓賣家喜出望外的是﹐上百件拍品居然逾八成找到了新主人﹐他們以70後﹑80後居多。倆月前﹐琉璃廠秋季精品拍賣會上﹐場內參與者多為50後﹐面對估價萬元左右的藝術品他們毫不手軟﹐最終成交額2400萬元﹐人均出手10萬元。

  “這些年國內藝術品市場持續低迷﹐之所以依然有人看好﹐是因為以前不為人關注的‘邊緣’群體開始闖進來。”藝術市場分析學者趙慧生所說的“邊緣”人﹐泛指曾經與藝術品絕緣﹐如今湧入的新藏家﹐“尤其集中為家底殷實的老年人和中高收入工薪階層”。

  “IT民工”的朋友圈

  85後“IT民工”張沛海笑稱自己有兩副面孔﹕在公司同事眼裡﹐他是不折不扣的寫程序好手﹔在身邊友人口中﹐他卻是“鬼迷心竅”的藝術新手。半年前﹐他把微信昵稱由“搬磚民工”改成如今的“藝術後進生”。

  他闖進藝術品市場純屬巧合。去年七月﹐苦惱於一款設計軟件的開發遲遲不見突破﹐在朋友介紹下﹐張沛海加入了一個名為“藝術與生活玩家”的微信群。裡面除了群友分享時尚設計外﹐還會不定期由資深玩家推出各種小型拍賣會﹐各種設計類藝術品標價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偶爾也會有當代青年藝術家的繪畫﹐價格在萬元左右。起初他祗是看熱鬧﹐看多了大傢伙兒鉚足勁兒出價﹐他也花兩千元買回一幅花鳥畫﹐掛在新裝修的家裡。

  隨著與群友互動增多﹐他開始關注京城各大藝術品交易博覽會。僅去年九月一個月﹐他就逛了三場藝博會﹐還帶回了總價超過5萬元的藝術品。而在他的圈子裡﹐這祗能算“入門級”。“剛開始只覺得好玩兒﹐東西看著也挺好﹐後來群裡不斷有人加我好友要買藏品﹐我才知道原來它們還可以昇值的。”張沛海並不打算草草出手這些千挑萬選回來的寶貝﹐他計劃到中央美術學院進修“藝術品鑒賞”課程﹐系統學習藝術品收藏知識﹐“藝術終將被證明是人們自身消費昇級的產物。”

  作為新手﹐他對過來人在群裡貼出的各種忠告特別留心。比如﹐有人提醒如今不少仿古瓷的做假手段越來越高明﹐高手也會“打眼”。“認准一條﹐天上不可能掉餡餅。如今明清古瓷價格在百萬元級別﹐你若幾萬元就可以入手﹐肯定有貓兒膩。”他說。

  “老財務”的生意經

  相比于張沛海的誤打誤撞﹐手頭小有積蓄的劉學津老人要清醒得多。退休前就隔三差五往銀行理財櫃檯跑的他﹐對當下投資市場可沒少做分析﹐“六七年前﹐有一波不錯的股市行情﹔最近兩三年﹐樓市猛漲。現在它倆都啞火了﹐總不能把錢擱銀行跑不贏通貨膨脹吧。”於是﹐他將興趣點投向了藝術品收藏。

  幹了大半輩子財會工作的老劉﹐打算在晚年過得輕鬆一些。每天送完孫子上學﹐他就往琉璃廠跑。近兩年這裡的不少門店都收起曾經的古董﹐改賣畫了。而且﹐由於近些年國內藝術品市場行情持續調整﹐曾經價格高聳入雲的藝術品已回落到不少人可以“接盤”的區間。“同樣一幅畫﹐相比三年前﹐價格相當於打了三折。”從去年初開始﹐他就開始有計劃地尋找那些跌幅比較深的中青年名家作品﹐“拍賣行總在勸告客戶﹐藝術品與樓市﹑股市不同﹐會走出一波獨立行情。前提是﹐你手握的是藝術傑作。”老劉每一次入手都很謹慎﹐他認為藝術家不同創作時期的作品區別很大﹐有的可能是精品﹐有的祗是應景之作。

  雖然至今對各種電商拍賣不感冒﹐而那些高高在上的藝術品拍賣會又不得其門而入﹐老劉自有通暢的買賣渠道。現在市場光景不好﹐眾多畫廊找不來藝術家代理﹐他就與畫廊老闆談生意﹐從798藝術區到宋莊﹑草場地﹐挨家兒比對價格。今年他還和好幾個同道中人結成一個小聯盟﹐今後大傢伙兒分工協作﹐有人對接上游貨源﹐有人尋找潛在買家。老劉透露﹐他居住的廣渠門北里社區﹐藝術品藏家超過10人﹐而在兩年前﹐他還祗能跑到東花市街道另一社區找“同夥兒”。

  “操盤手”的告誡語

  有閑錢的銀髮一族﹐更傾向從傳統收藏品入手﹐近現代書畫﹑古錢幣﹑郵票﹐是他們的首選﹔而對於中高收入群體的70後﹑80後而言﹐選擇既有裝飾功能又能兼顧投資回報的藝術消費品﹐最為劃算。銀髮族藏家柳鳳華總結出自己的收藏“金律”﹕藝術品成交價取決於當時市場對它的追捧程度。在他看來﹐人們常說“不求最好﹐但求最貴”﹐“最貴﹐恰恰反映的是人們渴望據其為己有的迫切感。”

  柳老爺子的這番見解﹐被趙慧生認為是誤入歧途。“炒高某位藝術家作品成交價的峰值﹐就會拉動他的其他作品也被人跟風追逐。”他舉例說﹐如果某位炒家手裡正好囤積了某些藝術家的大批作品﹐當人們蜂擁買進之時﹐便是給了對方出貨機會﹐“並不是所有藝術品都具備增值功能。那些動輒億元的稀罕物﹐的確具備了‘硬通貨’職能﹐但絕大多數藝術品下跌起來讓人連出手機會都沒有。”

  趙慧生很為急于進場抄底的人們擔心﹐“國內藝術品市場之所以常出現大起大落的行情﹐根源在於需求層級與參與人群都還沒有充分打開﹐導致‘遍地可見投資者﹐惟獨難尋收藏者’的尷尬現狀。愛好是基礎﹐增值排末席。”

  伴隨市場持續調整﹐一度祗能由少數有錢人參與的藝術品交易開始迎來消費性需求。“我們門票定價百元﹐進場者接近十萬人次﹐他們都是藝術品的真愛消費者。”“藝術北京”創始人董夢陽認為﹐越來越多的工薪階層正鼓起勇氣﹐邁進藝術品收藏領域。至於當下是否到了可抄底的時機﹐資深藏家何梅生認為﹐媒體聚焦後的明星效應放大了市場走勢﹐“去年秋拍的確屢創億元成交品﹐正所謂一花獨開不是春﹐在整體經濟形勢未見明顯提速的大環境下﹐藝術品收藏市場不可能提前迎來復甦。”他提醒普通藏家﹐切不可一葉障目﹐踏錯節奏。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