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電視劇行業IP為何失靈﹖忽視改編和製作﹗

2017-02-27 16:25 來源﹕北京晨報  我有話說
2017-02-27 16:25:49來源﹕北京晨報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昨日﹐一年一度的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在滬舉行﹐各路業內人士再度齊聚為行業弊病問診把脈﹐為產業發展指明方向。SMG影視劇中心主任王磊卿提出了攔在電視劇行業前行路上的四條障礙線﹕一二線演員片酬上漲250%﹐明星片酬在製作成本中佔比升至75%﹐平臺廣告收入與電視劇採購價格嚴重倒掛﹔收視數據污染暗流湧動﹐收視與口碑不匹配﹐電視劇行業缺乏更科學﹑更全面的評判體系﹔IP“藥效失靈”﹐過度浮躁和急功近利造成創新流失﹐IP轉化專業度不足﹔快餐製作透支電視劇行業信用﹐從業者急需工匠精神。其中﹐就“IP‘藥效失靈’﹑轉化的專業度不足”的話題﹐侯鴻亮﹑馬中駿﹑郭靖宇﹑黃瀾﹑袁子彈等業內人士圍坐探討﹐在他們看來﹐“IP本身不是金罐子﹐也不是靈丹妙藥﹐如何改編﹑如何製作的轉化過程更重要。”

  電視劇行業 4大問題  

  高片酬 假數據

  大IP 製作糙

  年會現場﹐王磊卿用“攀登珠峰的四條障礙線”形象地類比了目前電視劇行業的四大問題。

  第一海拔3000米──缺氧線﹐高片酬扼住了國劇的喉嚨。“2016﹐比房價漲得更離譜的是明星的片酬。我粗略統計了一下﹐僅在2016一年時間內﹐一至二線演員的片酬增長了將近250%﹐在一些更為倚重流量偶像的IP大劇中﹐明星片酬在製作成本中的佔比甚至升至75%﹗在高片酬的壓力下﹐國劇製作成本大幅度攀升﹐電視售價每集500萬﹐網絡售價每集1000萬的價格天花板不斷被刷新﹐銷售市場節節高的數字背後﹐是平臺的廣告收入與採購價格倒掛﹐使衛視已經失血乃至賣血﹗”王磊卿還表示﹐由於目前各大衛視廣告增長已進入瓶頸﹐同時視頻網站力推分成模式﹐將逐漸減少電視劇的購買力度。因此﹐未來1-2年內﹐不太可能有較大幅度的增長空間。

  第二海拔5400米──臨危線﹐數據污染暗流湧動。“2016﹐各種數據怪相仍然暗流湧動。一些電視劇的收視率與口碑質量不匹配﹐一些劇的網絡播放量超出基本的數字常識﹐一連串的數據之謎﹐引發業內鄰人疑斧﹐互相猜疑。打破唯收視論﹐增加更為科學﹑更為全面的電視劇評判新維度勢在必行。”

  第三海拔6500米──淘汰線﹐IP“藥效失靈”。“從去年暑假到2017年第一季度﹐一些所謂的大IP項目口碑相繼敗北﹐為什麼﹖主要有三大癥結﹕高度雷同﹑低轉化率以及創新缺失。大IP主要來源於網絡小說﹐高度商業化寫作的網絡小說本身就有類型化﹑模式化的先天不足﹔網絡寫作軟件的出現﹐又引發了各種撞梗﹑融梗的後天缺陷﹐雷同不絕。此外﹐製作公司選擇購買IP時﹐集中在仙俠﹑宮斗﹑女強等幾個門類﹐人為造成‘交通擁堵’﹑‘頻頻撞車’。還有就是IP孵化團隊的轉化率低。”

  第四海拔7500米──高危線﹐快餐式製作透支國劇信用。“現在的觀眾人人都是朝陽群眾﹐個個都有火眼金睛。比如﹐不但知道了什麼是抄襲﹐還知道了什麼是似抄非抄的融梗﹔不但懂得了 ‘倒模式表演’﹐還學會了分析‘摳像式後期’﹔就連明星是真人還是替身都能分辨出來﹗觀眾‘天天向上’的同時﹐部分製作卻是裹足不前的快餐製作﹕模塊式劇本﹑掛名導演﹑軋戲主演﹑‘急就章’後期製作……快餐製作走的是一條縮短項目周期的捷徑﹐但輸的是長遠口碑﹐而可能崩壞的是整個中國電視劇行業的信用。”

  IP劇 4大問題

  重點擊 重大小 輕改編 輕製作

  在隨後的業內論壇上﹐IP再成探討關鍵詞﹐而且就“IP自身的大熱並不意味著就能改編成一部好劇﹐編劇和製作團隊的二度創作至關重要”達成共識。業內金牌製作人侯鴻亮就曾將《琅琊榜》﹑《歡樂頌》這類的“非著名IP”改編成了現象級大劇表示﹐“IP就像選演員﹐我們有一個角色﹐要去找一個合適的演員﹐我們看到一個所謂的IP﹐這個基礎是IP能夠改編成電視劇﹐演員如果用明星當然加分﹐IP的名氣夠大也會給改編加分。但現在的問題是﹐很多公司祗看IP的點擊率﹐而不看是否有改編的基礎﹔就像選演員祗看明星大小﹐不看是否合適。我們都知道﹐IP的點擊率其實是可以刷出來的﹐排名可能是前列﹐但不去瞭解內容就不會知道是否適合改編。我的一個朋友花了一千多萬去買一個IP﹐同行都知道這個數據是假的。我覺得IP的編劇更重要﹐因為一個好的IP再好也不可能直接去影視化。大家不要買櫝還珠﹐忽略了最主要的東西。”

  《歡樂頌》編劇袁子彈非常認同侯鴻亮的觀點﹐她表示自己在創作過程中其實不太能感受到IP和非IP的差別﹐祗有是否適合改編或是不適合改編的差別。“網文的水平參差不齊﹐它就是時代的流行文學﹐並不意味著越大﹑越熱的IP越適合影視化﹐有很多都不是電視劇能表達的內容和價值觀。《歡樂頌》並不是一個大熱IP﹐但它的人物內核和社會內涵就很適合改編﹐我要做的是怎麼樣在影視的邏輯裡面把人物和故事更合理化。”袁子彈還提到了她本人認為的兩部最好的IP改編作品﹐一部是《甄嬛傳》﹐一部是《琅琊榜》﹐都是給原著IP加分的﹐“《琅琊榜》是主題的拔高﹔《甄嬛傳》的原著小說我也看過﹐但完全感受不到電視劇裡的宏大氣場﹐也沒有《紅樓夢》的感覺﹐但看電視劇時就會有。”

  近兩年﹐慈文傳媒從一家傳統的製作公司也多次嘗試大IP的改編﹑製作﹐並成功參投了《花千骨》﹑《老九門》等熱門劇目。慈文傳媒CEO馬中駿同樣指出﹐不是所有的網文都有IP改編價值﹐細想的話真的不多﹐“相當多的偉大文學作品都不適合影視改編﹐或是不太好改。大IP改編出來完全撲街的有很多﹐這就取決於改編者的能力和心態﹐IP的轉化的確是重要的一環。”

  “對IP﹐不用太High﹐也不用太衰”﹐這是清華大學的尹鴻教授給出的觀點。他指出了現在的影視圈有一種錯誤且可怕的心態﹐就是認為祗要搶到一個大IP就萬事足矣﹐搭配個把小鮮肉﹐糊弄以粗糙廉價的製作便可橫行霸屏﹐“其實不是IP的問題﹐就是一個爛劇的問題﹐可能跟IP關係不大。任何一個IP都需要找到適合轉化的基礎﹐認真去做。IP的撲街主要還是把IP當成金罐子﹐而不好好二度去做﹐這肯定做不出好IP的。”

  ■相關鏈接

  2016年﹐《羋月傳》最熱門﹐周播劇無爆款

  北京晨報訊(記者馮遐)在今年的制播年會上﹐索福瑞媒介研究副總鄭維東依然用數據說話﹐來分析2016年收視市場。其中﹐2016年的大劇非《羋月傳》莫屬﹐無論是收視性別﹑收視族群都是完勝。

  什麼樣的電視劇能成為爆款﹖就是不僅能吸引女性﹐而且能吸引男性﹐且能覆蓋到各個年齡層。“從數據看﹐《羋月傳》的男性觀眾收視率過了2﹐女性觀眾收視率過了4。從人群看﹐從50後到90後的人都在看《羋月傳》﹐雖然收視率呈遞減﹐50後最多﹐90後較少﹐但排名均位居第一。00後也有人在看《羋月傳》﹐不過在這部分人群中的收視率低於《麻辣變形計》。除了《羋月傳》外﹐《親愛的翻譯官》也是2016年的另一部熱劇﹐每個年齡段的收視前五都有這部劇。”

  周播劇市場方面﹐鄭維東介紹﹐“2016年最好的一部周播劇《旋風少女第二季》收視率0.87﹐沒有過1﹔湖南衛視《秦時明月》周播劇收視率0.47﹐基本上收視率在0.5到1之間。之所以2016整體疲軟﹐還是因為整個播出的安排並不太符合國內電視劇觀眾收視習慣﹐另外我們還有黃金兩集劇場﹐主流劇場分流和影響電視劇觀眾的口味。這就對2017年周播劇提出了挑戰﹐周播劇能不能出爆款﹖”

  記者 馮遐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