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聚焦“文化節目熱”﹕不喧嘩 自有聲

2017-03-02 17: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我有話說
2017-03-02 17:41:04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從《中國詩詞大會》《見字如面》到《朗讀者》﹐近期文化類節目接連“火”遍電視屏幕﹑網絡平臺和社交網絡。文化類節目的“火爆”從何而來﹐因何而成﹐又將走向何方﹖本期文化圓桌邀請播出平臺﹑節目導演和研究者三方共同聚焦﹐探討文化節目的熱度何以形成﹑如何延續。

  ──編 者

  擺渡專業態度與民間立場

  董瑞峰

  快餐式的淺讀時代之後﹐將是淺讀與深讀的交互時代。生活在每日密度極大的信息流中﹐更多受眾有追求文化質感﹑希望提昇自身審美的渴望與需求

  近期《見字如面》《朗讀者》等文化類節目引發全民關注。這代表著在快節奏的“讀圖”時代下﹐觀眾也需要有深度﹑有內容﹑高品質的非娛樂性“文本類”節目。生活在每日密度極大的信息流中﹐文化類欄目的“走紅”證明更多受眾有追求文化質感﹑希望提昇自身審美的渴望與需求。快餐式的淺讀時代之後﹐將是淺讀與深讀的交互時代。

  對於電影的認知同樣如此。目前中國內地銀幕總數已超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但是﹐伴隨電影產業如火如荼的發展﹐電影評論的聲音一度弱小﹐影評缺失成了中國電影發展的一個軟肋。正如北京大學李道新教授所言﹕“當‘影評’淪落為獵奇和炒作﹑作用於宣洩和復仇之時﹐失去的便是影評的公信力﹑自製力及其存在根基﹐其破壞性不容低估。”

  自2016年8月開播的電影文化評論類節目《今日影評》﹐由時代與觀眾的需求應運而生。雖然每期祗有短短8分鐘﹐但緊扣“今日”與“影評”兩個核心關鍵詞﹐將時度效與深度評論結合。欄目以電影作品的藝術價值﹑市場價值作為切入點﹐分別邀請上百位專家學者和一線影人進行深度評析﹐深入剖析和挖掘熱點話題﹐探索掣肘電影發展的深層次原因﹐結合大數據分析﹐為中國電影市場適時打入一針清醒劑。

  《今日影評》願意做專業態度與民間立場的擺渡人﹐客觀公正地向觀眾介紹電影作品﹐為優秀電影評論提供更廣闊的傳播空間﹐發揮對國產電影的引導﹑激勵作用﹐營造電影批評的新風尚﹐重構健康的電影評論生態。

  網絡時代﹐幾乎人人都能夠給電影下評語﹐權威的聲音逐漸淹沒在喧囂中。隨著電影評論生態的變化﹐電影行業內也日益意識到了客觀公正“電影批評”的力量﹐要放慢自己匆匆的腳步﹐調整自己浮躁的心態。

  剛剛過去的春節檔尾聲﹐《西游伏妖篇》《大鬧天竺》《功夫瑜伽》等影片的主創吳亦凡﹑王寶強﹑唐季禮先後來到《今日影評》演播室﹐直接與影評人面對面討論創作中的經驗與不足﹐向影評人求取“真經”。這是影評人與電影創作者共同探討提昇中國電影質量的一次嘗試﹐也是電影批評者與被批評者一起迎接新的挑戰。這種對於電影創作的深度探討﹐讓觀眾對電影創作者和電影評論者都有了全新的認識。

  正如《今日影評》欄目製片人王程所說﹕“欄目組從創辦之初就力圖將這8分鐘做成紮紮實實﹑有品質的8分鐘﹐值得普通觀眾﹑影迷﹑業內人士﹑相關從業人員反復精讀回味的8分鐘。我們希望通過每天的8分鐘﹐讓觀眾在快節奏的生活中可以‘慢’下來”。

  電影頻道作為主流電影文化的重要傳播陣地﹐一直在努力利用和整合橫跨電影﹑電視和新媒體的全媒體優質資源。《今日影評》雖然每期祗有短短8分鐘﹐卻肩負著助力中國電影崛起的責任與擔當﹐我們努力用權威獨家聲音傳播電影文化﹐用真實客觀評論為觀眾提供觀影指導﹐為國產電影提供展示的窗口﹐使電影文化在大眾眼中呈現出豐富多彩的魅力﹐使電影在成為大眾消費時尚的同時﹐變為一種生生不息的文化滋養。

  (作者為電影頻道節目中心總編室主任)

  互聯網不等於喧囂浮躁

  關正文

  互聯網是一個好用的工具﹐互聯網世界寬廣而多元﹐如何辨別互聯網傳播舒適區裡並不舒適的龐大人群﹐我們依然缺少經驗

  《見字如面》的製作和傳播實踐讓我們對互聯網平臺有了一些新的認知。節目策劃之初﹐很多人喜歡這個讀信節目的想法﹐卻對選擇互聯網傳播非常擔心。大家善意地提醒說﹐互聯網受眾更喜歡惡搞互黑﹐更習慣碎片化傳播。騰訊視頻的高管聽節目方案﹐給了最高分評價。拿到運營部門去做流量評估﹐結論卻是單期不會超過20萬點擊量。現在﹐這檔節目單期最高點擊量已經超過3800萬。由此可見﹐所謂大數據的支持﹐劃出了傳播的舒適區﹐大量產品照此標準進入﹐不但限定了產品的樣式﹐也描繪了互聯網受眾的樣貌﹐數億人都被“沒文化”了。

  互聯網是一個好用的工具﹐是視頻傳播更加便捷的通道﹐而使用者的人群構成原本就該是社會人群同樣的構成。它對傳統媒體祗是一次技術革命﹐怎麼就有了內容的顛覆了呢﹖對於如何辨認互聯網傳播舒適區裡並不舒適的龐大人群﹐大家顯然缺乏經驗。

  放眼全世界﹐沒人總是拿網劇﹑網綜﹑網紅當新品種說事。熱播美劇《權利的遊戲》在美國HBO傳統電視平臺播出﹐在中國是互聯網播出﹐它是傳統劇還是網劇﹖同樣熱播的《紙牌屋》在美國是互聯網播出﹐但如果是電視臺播出又有什麼不同呢﹖可見﹐劇﹐只分為好劇和爛劇﹐不分網劇還是傳統劇。好的傳播內容可以滿足受眾永不饜足的對社會﹑對他人﹑對自己的認知願望。這是古今中外撰述者﹑傳播者的價值所在﹐我對《見字如面》的信心是對這一常識的認同﹐優秀藝術家們慷慨的加入同樣如此。

  面對互聯網競爭﹐黑龍江廣電有很多實際困難﹐但他們非常積極地希望創新。對他們而言﹐這是傳統媒體以內容生產者的角色介入新媒體傳播的全新嘗試。一起征戰的還有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網。三方在沒有廣告贊助的情況下投資製作了節目。事實很快就證明了常識的勝利。《見字如面》僅僅釋放了第一支單曲﹐就迅速在互聯網上引發強烈反響﹐巨大的人際傳播效應將節目影響力直接推向一線﹐節目收穫了數億條網絡熱議﹐豆瓣評分在過萬人參與的情況下仍然高達9.3分。騰訊視頻作為獨播平臺迅速捕捉到了節目的潛力﹐最優質的推廣資源開始大量傾注﹐合集版正式上線﹐《見字如面》已經完全與一線娛樂節目比肩﹐人人都在談論了。

  這件事情也給互聯網平臺的同事們帶來了啟發﹐讓大家看到互聯網的世界同樣是寬廣而多元的。有個小例子。儘管我們在節目內容上有信心﹐但在最初的設計上還是很膽小。一般網綜都是45分鐘﹐剪輯飛快﹐因為所有人都說互聯網觀眾沒耐心。《見字如面》60分鐘﹐比別人長出1/4﹐怕觀眾沒耐心﹐我們也剪得飛快﹐背景交代和延伸感受都是點到為止﹐一集節目裝七八封信。播出時﹐無數觀眾問為什麼不能慢點﹖後來我們減到每期6封信﹐延長了點評時間﹐觀眾說這回舒服了。誰說互聯網觀眾都是浮躁喧囂的﹖

  是觀眾讓我們慢了下來。我認為﹐把人群按照10年進行代際劃分是一件荒唐的事。同樣是80後﹐個體生命的差異遠遠大於這個年齡的人與90後的差異。《見字如面》的受眾有一定的門檻﹐需要一定的教育背景和文化訓練才能領略其中的樂趣﹐這種人多大歲數的都有﹐10年代際劃分並無意義﹐因為所有活著的人終將成為網民。

  《見字如面》選信非常注重信件內容對歷史﹑社會﹑人性的認知價值﹐因為我們認為這是人類精神生活的本質需求和主流價值﹐符合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也是人類在精神生活中獲得更大快樂的源泉。這些年興起了很多感官層面的娛樂節目﹐在豐富了文化生態的同時也讓很多人擔心。但在我們看來﹐人類文化有極強的自我修復功能﹐感官娛樂代償性地大量釋放祗能是短時的﹐就好像人類不會滿足于肌膚相親﹐一定要追求愛情一樣。

  互聯網受眾其實就是我們自己﹐但它也確實帶來了傳播的變化。必須要無數個人主動選擇你﹐一個節目才能實現傳播價值。這意味著你必須更精准地服務于廣大受眾的根本利益﹐而不意味著你必須掌握掏別人錢包的套路。這些年﹐資本市場代行了社會研究甚至代行了文化批評﹐結果是推出很多類似網劇﹑網綜﹑網大﹑網紅的偽概念﹐錢成了唯一標準﹐票房高就是成功﹐票房低就是失敗﹐風口天天換﹐文化產業似乎不斷在催生著經濟英雄。如果你只想著當經濟英雄﹐其實有很多領域更能掙錢﹐而文化的﹑精神的產品另有市場價值實現的規律。在這裡﹐你得盯著內容價值而不能盯著錢﹐因為文化畢竟不是錢生錢的遊戲。

  (作者為《見字如面》總導演)

  拿什麼引領時代

  曾祥敏

  引領是在媒體專業操守與大眾需求之間的反復考量﹑磨合與融合。在當前自媒體紛紛擾擾的時代﹐社會更需要專業性的節目來引領

  我們拿什麼引領時代﹖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近期多檔文化類節目受到熱捧。冷靜來看﹐“清流”也好﹐“逆襲”也好﹐都是時機使然。這些節目正是在眾多浮躁﹑模仿﹑抄襲﹑千篇一律的真人秀中的一次突圍﹐是在反智﹑遊戲﹑嘻哈氛圍中的高標獨立。節目的成功﹐反映了傳播者在文化建設﹑價值堅守﹑節目創新上的自信﹑自覺與自新﹐為我們找到一個講好中國故事的鑰匙﹐發現並開掘了觀眾的真正需求﹐引領了時代風潮。

  首要原因是傳播者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自信與堅持﹐深知這片土地氤氳成長的文化具有強勁的生命力和時代價值。從《中國成語大會》《中國詩詞大會》到《見字如面》《朗讀者》﹐這種別開生面的節目創作並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很多人效仿歐美模式﹑膜拜韓國風潮的時候﹐這些節目堅守自己最熟悉的題材而漸入佳境﹐抵達當下的熱度。創作者們從成語﹑謎語﹑漢字﹑詩詞﹑書信這些最習以為常的中國傳統文化元素中﹐尋找承載節目風骨和精﹑氣﹑神的支撐。“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找到了豐沛的歷史資源和文化底蘊。詩詞書信有乾坤﹐裡面透露出的意境﹑情懷﹑神采等等都是我們中國人最富生命力和獨特氣質的元素。而這些精髓一旦釋放﹐能量無限。

  自信意味著不拿腔拿調﹐不刻意掩飾。在這些節目中﹐節目設計﹑嘉賓選手的即興評述和發揮﹐真實與真誠是關鍵。《中國詩詞大會》第二季總決賽裡﹐復旦附中的武亦姝﹑北大博士陳更﹑初一學生葉飛﹐即興真實的表現都讓人印象深刻﹐嘉賓﹑主持人也讓人耳目一新﹐這些現場激發與碰撞的真實信息﹐來自創作者以自信開放的心態﹐去發現捕捉這些精彩的細節﹐而不是刻意去擺設。

  一個有擔當的媒體不應去跟風﹑迎合甚至媚俗﹐而應自覺引領觀眾。這種引領是在媒體專業操守與大眾需求之間的反復考量﹑磨合與融合。尤其在當前自媒體紛紛擾擾的時代﹐專業性彌足珍貴。但專業性是正襟危坐﹖是精深難懂﹖是曲高和寡﹖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所謂的專業性是用專業理念去引領﹑激發和滿足大眾需求。

  從過去正襟危坐的說教和知識教育﹑到趣味性的開掘﹑到現在故事的講述乃至情懷的抒發﹐可以說﹐文化類節目已經到了講故事訴情懷的時代。文化內涵的融入﹐讓節目增添了意趣和底蘊﹐讓觀眾在娛樂中還能細細品味。在同質化節目都在淺表的遊戲打鬧時﹐這類節目真正觸到了觀眾的共鳴與痛點。詩詞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為重要的部分﹐也具有很強的民間基礎。它不僅是書本裡的知識﹐也是我們日常生活的情感共鳴﹑流行歌詞的靈感來源﹐更重要的是詩詞裡有天地﹑有歷史﹑有社會﹑有故事﹑有人生﹑有情懷。而書信亦如是。它們讓觀眾領略到了愛到深處的言之切切﹑情到濃處的低沉婉轉﹑悲到痛處的肝腸寸斷。節目的成功也讓傳播者看到﹐原來觀眾並非都追求低俗淺薄﹐尋求感官刺激。

  “電視節目創新最重要的出發點是講好故事﹐一切都為講好以及更好地講故事服務”。一個缺乏故事的節目是沒有力量的。這裡的故事不僅指參賽選手背後的故事﹐也指節目設計的敘事環節﹐更是對故事的核心──人與情感的重視。《中國詩詞大會》經過巧妙設計﹐衝突﹑懸念﹑延宕形成很強的敘事張力。選手背後的故事足以引發觀眾的共鳴。在春節期間﹐《中國詩詞大會》關於選手和主持人的微信推送放大了口碑效應。

  文化節目火了﹐要警惕一哄而上﹐又形成新的抄襲模仿。任何題材和形態的產品同質化地推出﹐生命力都不會長久。希望它能不喧嘩﹐潤物無聲﹐成風化人。而這需要創作者更高的智慧﹑更大的耐心﹑更開放的心態﹐從自己的文化中尋求滋養﹐用最好的故事手段﹐把自己最擅長最熟悉的東西做到極緻﹐其他一切紛至沓來。

  這﹐才是我們引領時代的姿態﹗

  (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傳播學部電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 人民日報 》( 2017年03月02日 24 版)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