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著能拉琴站著能拉鋸 川音妹子做把琴國際獲獎

2017-03-09 16:21 來源﹕成都商報 
2017-03-09 16:21:24來源﹕成都商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王妍力工作臺牆壁上﹐掛滿了讓人眼花繚亂的工具﹐王妍力說﹐這還不到全部的十分之一 攝影記者 王效

  馬耳他國際提琴製作比賽結果出爐

  2月7日﹐經過7天近乎苛刻的評比﹐馬耳他國際提琴製作比賽結果出爐﹐四川音樂學院樂器工程系青年教師王妍力製作的中提琴獲得銅獎﹐這個成都職業提琴製作師﹐以一把提琴驚艷提琴之鄉。

  手險廢掉

  苦活累活﹐更是一把精細活

  第一次接觸到提琴製作﹐王妍力已是個有12年演奏經歷的小提琴手﹐從6歲到18歲。一次偶然機會﹐她參觀了一個製作提琴的工作室﹐看到不起眼的木頭會變成一把有靈動聲樂的琴後﹐王妍力被深深吸引住了﹐於是考取了上海音樂學院的提琴製作專業。

  做琴和拉琴可是大相徑庭﹐不僅要學挑木料﹑鋸木頭﹐還要會刨﹑會刻……這是個力氣活兒﹐王妍力長得瘦瘦的﹐性子卻是資格的四川辣妹子﹐很多時候她也會踩著木頭拉大鋸﹐毫不含糊。

  這還是個危險的活。大一的一天﹐王妍力正賣力地用刀刻著琴頭﹐右手上鋒利的刀片突然戳到了扶住木料的左手﹐頓時血流如注﹐好幾厘米長的刀口﹐足足縫了六針﹐“要是再深一點﹐可能手就廢了”。

  做琴﹐也是個精細活兒。日復一日的打磨﹐心情總有煩亂的時候。大三﹐深冬夜晚﹐王妍力一個人在琴房。挖槽挖了三天﹐終於可以給琴縫上膠水了。但上海天氣太冷﹐膠一上就被凍住﹐琴身邊緣需要的黑白線怎麼都鑲嵌不進去。一怒之下﹐王妍力把琴憤怒地朝門外一甩﹐起身走人。第二天﹐是老師默默把琴撿了回來。氣消了的王妍力看著被磕出痕跡的琴﹐又祗得埋頭老老實實地修。“我現在沉得住氣的性子﹐完全就是被做琴磨出來的。”

  耗時兩年

  上百道工序“熬成”一琴

  本次參加比賽的中提琴﹐是王妍力從2015年開始製作的。每年假期﹐她都會到意大利進修制琴技藝﹐導師提出可以嘗試參加歐洲的比賽﹐當時恰好一個同事也缺把琴﹐王妍力便開始準備。

  一把優質的手工提琴﹐要經過上百道工序打磨。王妍力說﹐每個細節都至關重要﹕面板所需木料是自然乾燥十年以上的優質魚鱗雲杉﹐而背板多用楓木﹐硬度﹑濕度的細微差別都會有影響。僅厚3毫米的面板﹐全靠手感﹐一點點用刮刀從木板上刮下細碎的粉末﹐再區分不同厚度時面板達到的共振音效。除了木料密度不同﹐敲擊位置不同﹐都能聽出音域高低﹐留聲長短。“比如說﹐以前尾繩多用羊腸﹐後來改進後有人選用了尼龍材質的﹐但是用著會發現還是羊腸效果好些。”

  王妍力工作臺牆壁上﹐掛滿了讓人眼花繚亂的工具﹐王妍力說﹐這還不到全部的十分之一。光說刀﹐平刀﹑銼刀﹐長的短的﹐粗的細的﹐尖的圓的﹐沒有固定的工具模板﹐都是靠制琴師買回鋼片自製。

  花了2年時間﹐王妍力精心打造的中提琴終於在參賽前完工了。

  形美音靚

  專業評委不放過0.2毫米“缺憾”

  2月1日﹐王妍力的提琴亮相比賽。每一把提琴的評分﹐都異常細緻和嚴苛。光是音質評比環節就比了三輪﹐從較為空曠的室內﹑現代會議室到建於十七世紀的音樂廳﹐不同的環境場合﹐鑒別不同提琴的微乎其微的音質表現。比賽中﹐意大利專業評委﹐來自提琴製作世家的Morassi先生﹐尤其偏愛王妍力的琴﹐稱其無論是製作工藝的精湛﹐音質音色的突出﹐完美還原了提琴之鄉意大利米蘭學派的風格。尤其讓Morassi先生稱讚的是﹐王妍力對琴形做了細微調整﹐腰部故意收得更窄﹐把原本比較方的棱角改得更圓潤靈動。

  但專業評委的嚴苛也不容忽視──Morassi先生提出﹐由於視角特點﹐琴角部分應該比琴邊厚一點﹐王妍力製作的琴角﹐應該是再厚上0.2毫米。“單薄了一些﹐跟你一樣。”Morassi先生微笑著﹐用瘦瘦的王妍力作比喻。

  展出中還有一個有趣的插曲。當地媒體對制琴師們提出﹐能否有人可以演示一番﹐但提琴製作和演奏﹐其實是完全不同的領域﹐許多制琴師並不善於演奏。有多年專業提琴演奏經驗的王妍力一曲終畢﹐掌聲雷動。成都商報記者于遵素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