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明清時如何保護消費者﹕賣變質豬肉致死“斬立決”

2017-03-10 09:00 來源﹕北京晚報 
2017-03-10 09:00:16來源﹕北京晚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戶力平

  “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即將到來。製假﹑售假﹑缺斤短兩﹑以次充好等損害消費者利益的行為﹐歷來為人們所痛斥。古代雖沒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消費者權益日”﹐但從一些法令條文﹑史籍及民間筆記中﹐仍然可以看出古人對消費者權益的重視和保護。

  兵馬司兼管“市司”

  欺行霸市“無帖”經營“杖一百”

  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設兵馬司﹐兼管市司﹐並規定在外府州各兵馬司“一體兼領市司”。永樂二年(1404年)北平(永樂十九年﹐即1421年改稱北京)設城市兵馬司﹐“兼領市司”。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後﹐分置五城兵馬司﹐“職責頗繁”﹐其中“命在京兵馬指揮司並管市司﹐每三日一次﹐校勘街市斛斗﹑秤尺﹐稽考牙儈姓名﹐時其物價”。

  清朝定都北京後﹐基本沿襲了明朝的城市管理體系﹐《大清律例》中有“市廛”之款。“市廛”指交易之所﹐亦即市場﹐對其管理有明確規定。如對經營中的欺行霸市行為﹐雍正十三年(1735年)便規定﹕“京城一切無帖(龍帖﹐即營業執照)鋪戶﹐如有私分地界﹐不令旁人附近開張﹔及將地界議價若干﹐方許承頂﹔至發賣酒斤等項貨物﹐車戶設立名牌﹐獨自霸攬﹐不令他人攬運﹐違禁把持者﹐枷號(拘留)兩個月﹐杖一百。”此後又增加了“霸市欺人﹐致傷致死者﹐從嚴而議﹐無以寬縱”的規定。

  據《北京商市》記載﹕清順治年間﹐京西有個叫劉長齡的煤商﹐因獨攬阜成門外的煤市﹐諢名“黑五爺”。他糾集一幫地痞﹑無賴﹐將門頭溝一帶“駝戶”運來的煤炭強行低價收購﹐然後高價售出﹐不從者要麼被轟走﹐要麼遭打殺。他欺行霸市﹐無法無天﹐但一些官員還與其“投刺會飲”﹐從中得利。順治九年(1652年)六月﹐都察院左都御史洪承疇將劉長齡的罪行上奏皇上。順治皇帝大怒﹐命掌管內三院的皇叔鄭親王濟爾哈朗督辦此案。不久劉長齡被捉拿問罪﹐並被斬首于菜市口﹐其黨羽數十人分別領刑。與此案有牽連的多名官員有的被革職﹐有的被充軍﹐為其充當“保護傘”的兵科(衙署)給事中(正五品)李運長被斬首。

  定期“校勘街市斛斗秤尺”

  缺斤短兩要“撅秤桿兒”“杖六十”

  坑害消費者利益最常見的行為是缺斤短兩﹐為此﹐明清時期對度量衡嚴格管理。明朝規定﹐市場交易所用的度量衡必須與官府定製的標準相符﹐且經官府核定烙印後方可使用。明洪熙元年(1425年)﹑正統元年(1436年)﹑景泰二年(1451年)﹑成化五年(1469年)﹑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等﹐朝廷都曾頒佈過核校度量衡法令。製作和校定標準量器之事最初由司農司負責﹐後改為工部。“凡度量衡﹐(工部)謹其校勘而頒之﹐懸式于市﹐而罪其不中度者”。官府對秤的製作也有明確規定﹕“錘兒無捅移﹐杆干要正直﹐量數兒須勻密。世人個個討便宜﹐賴你成平易。鋪面營生﹐出入一例﹐好名頭從此起。輕重在眼裡﹐權衡在手裡﹐切不可差毫厘”。清律中也規定私造度量衡器具違法﹕“凡私造斛﹑斗﹑秤﹑尺不平﹐在市行使﹐及將官降斛﹑斗﹑秤﹑尺作弊增減者﹐杖六十﹐工匠同罪。”

  清代對缺斤短兩的懲處也極為嚴厲。乾隆年間﹐兵馬司官員“二至三日一次﹐定期校勘街市斛斗秤尺”﹐一旦發現有作弊的﹐當即處置﹐最直接的方式是將斛﹑斗﹑秤﹑尺沒收或當場銷毀﹐俗稱“撅秤桿兒”﹑“砸秤盤兒”。嘉慶年間﹐前門外廊坊二條有家油鹽店﹐掌櫃的私下裡備了兩杆樣式相同的秤﹐其中一桿讓夥計使用﹐遇有兵馬司官員校勘斛斗﹑秤尺﹐以此秤應付。另一桿為掌櫃自己所用﹐但已做了手腳﹐修改了秤的定盤星﹐原本一斤為十六兩﹐變成了一斤十三兩﹐也就是稱重時少給買家三兩。一日﹐兵馬司正副指揮突然親自校勘街市上的斛斗﹑秤尺﹐當時掌櫃的正在給買主稱鹽﹐兵馬司官員破門而入﹐使他措手不及﹐作了假的秤被查出﹐當即被撅了秤桿兒﹐隨後被羈押﹐“杖六十”﹐店舖被封三個月。

  製假售假“各笞五十”

  售賣變質豬肉致死“斬立決”

  以次充好﹐製假售假也是市場上常見的﹐明律規定﹕“凡造器用之物﹐不牢固﹑真實﹐及絹布之屬紕薄﹑短狹而賣者﹐各笞五十﹐其物入官”。貨物“不牢固”﹐紡織品“紕薄”﹑“短狹”﹐均屬次﹑劣商品﹔“不真實”﹐則是指冒牌﹑假偽或者以次充好者﹔“短狹”﹐也指尺寸不合格﹑數量不足的商品。

  據傳﹐清康熙年間﹐南城兵馬司曾要求出售玉器﹑金銀首飾等貴重商品的店舖在銷售商品時﹐要與購買者立有合約﹐即承諾買回後五天內發現問題的﹐可以找賣方退貨﹔賣方不退的﹐可以向官府“投訴”﹐由官府強令賣方退換。

  乾隆十六年(1751年)﹐正逢乾隆皇帝的母親孝聖皇太后60大壽﹐滿朝文武大臣便到處搜尋奇珍異寶以做壽禮。有位大臣從琉璃廠西口的“景德軒”瓷器店買了一個宣德年間的如意寶瓶﹐準備進貢給老太后。可巧當晚有位玩老瓷的朋友到訪﹐於是請他給剛買的寶瓶掌掌眼。來人仔細看過之後斷言﹐以此物之款識﹑器型﹑紋飾﹑胎釉及彩料而辨﹐絕非300年前宣德年所造﹐時不過五年﹐實為贗品。大臣聞之﹐怒氣頓生﹐第二天便找到賣家。掌櫃的自知理屈﹐退了錢款﹐但買者不饒﹐要問他的罪。掌櫃的一個勁求饒﹐付了一張一千兩的銀票﹐算是賠罪﹐而那寶瓶也讓買主給砸了﹐以免再去坑人。

  明清時期對危害食品安全的行為均施以“重典”。《明代市場管理》載﹕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規定﹕“發賣豬羊肉灌水﹐及米麥等插(摻)和沙土貨賣者﹐比依客商將官鹽插和沙土貨賣者﹐杖八十。”意思是說﹐凡是出售“注水肉”﹐以及為了增加重量﹐故意在糧食和食鹽裡摻沙土的﹐打八十大板。清代除了將此規定編入《大清律例‧比引律條》外﹐乾隆年間又規定﹕“凡售以質變禽畜之肉﹐致人或亡或殘者﹐施以重刑﹐不以寬饒。”

  清代豬市(民國稱豬市大街﹐今稱東四西大街)以東四為中心﹐分散著數十家豬店和豬肉杠(也稱肉舖)﹐每天連夜將當天收購來的生豬宰殺﹐第二天出售。有的商戶見利忘義﹐竟將已變質的豬肉出售。據傳道光年間曾發生過因出售變質豬肉而出了命案。豬市東口有王氏豬肉杠﹐一年三伏天﹐從鄉下收購一隻病死的豬﹐連夜大卸八塊﹐天亮後低價叫賣。不想當天下午便有多人找上門來﹐說吃過早上在這裡買的豬肉後上吐下瀉﹐有的已不省人事。此事很快報到兵馬指揮司﹐因人命關天﹐兵馬司立即上呈順天府。當日王老闆被捉拿﹐不久被判“斬立決”。

  商品須明碼標價每月“取勘諸物時估”

  賣物以賤為貴“杖八十”

  明初已由官方確定物價﹐實行每隔二三日“時其物價”﹐並規定“務要每月初旬取勘諸物時估﹐逐一核實﹐依期開報﹐毋致高抬少估﹐虧官損民”。民間市肆買賣一應貨物的價格﹐“須從州縣親民衙門﹐按月從實申報合於上司”。宣德元年(1426年)﹐朝廷頒令﹐凡“藏匿貨物﹑高增價值”的商戶﹐“以鈔罰之”。《大明律》市廛門“把持行市”條規定﹕“凡諸物行人評估物價﹐或貴或賤﹐合價不平者﹐計所增減之價坐贓論。一兩以下笞二十﹐犯止杖一百﹐徒三年﹐入己者准竊盜論”﹔“凡買賣諸物﹐兩不和同﹐而把持行市﹐專取其利﹐及販鬻之徒﹐通同牙行﹐共為姦計﹐賣物以賤為貴﹐買物以貴為賤者﹐杖八十”﹔“若見人有所買賣﹐在傍高下比價﹐以相惑亂而取利者﹐笞四十。”

  據《前門大柵欄史話》記載﹕清雍正五年(1727年)正月﹐京城大雪﹐多日不止﹐漕運及陸運均受阻﹐多家米莊﹑米麵行﹑陸陳行(經營玉米﹑小米﹑小豆等雜糧)幾近斷貨﹐為此一些商戶哄抬糧價﹐“日漲三次”﹐於是有人到兵馬司“投訴”。隨即兵馬司派人對前門大柵欄糧食夾道(今稱糧食店街)等巡查﹐不到半日就查出二十多家糧店私漲糧價﹐有的糧價甚至比平日高出近一倍﹐隨即上報。第二天﹐這些糧店﹑米莊有的被罰銀﹐有的被封門。其中一家名為“寶成號”的米莊﹐私下裡囤積大米百餘石(約一萬二千斤)﹐以高價出售﹐被查出後全部充公﹐掌櫃的被杖八十。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