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好媽媽”什麼樣﹖ “嚴母”教出有出息的孩子

2017-03-10 16:37 來源﹕北京晚報 
2017-03-10 16:37:25來源﹕北京晚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呼延雲

  這篇敘詭筆記沒有詭事﹐卻有趣事﹐寫作動機是筆者親歷的一件小事。

  我家旁邊有個物美超市﹐可坐直梯上到三層﹐有一天我懶得多走路﹐就坐上了直梯。有個四五歲的男孩叫嚷著非要去摁三層的按鈕﹐但是不知哪個手快的﹐已經把按鈕給摁了﹐男孩一看不幹了﹐一邊哭一邊說要打那個搶在他前面摁鈕的人﹐他媽媽抱著他不停哄﹕“對對對﹐他手欠﹐該打﹐該打﹗”男孩還不幹﹕“都要打﹐都要打﹗”他媽媽說﹕“那好﹐都打﹐都打﹗”話音未落﹐男孩伸手給了旁邊一位保潔工人一下﹐保潔工人咧開嘴一笑﹐那男孩又去打一個女高中生﹐女高中生不幹了﹕“幹嗎呀你﹖”男孩的媽媽竟嚷了起來﹕“哎呀挺大的一個人了﹐跟一孩子較什麼勁﹖還真能打疼你啊﹖”這時電梯門開了﹐大家趕緊出了電梯﹐男孩沒佔到更多的便宜﹐又哭了起來﹐剩下那個媽媽一邊哄他一邊抱怨不休……

  近年來﹐我們國家的“熊孩子”越來越多。孩子天真可愛﹐偶爾做些淘氣出格的事兒﹐誰都能理解﹐但是如果連打架傷人﹑損毀公物﹑尋釁滋事這樣的行徑也能以“他還是個孩子”原諒之﹐那麼無疑是對人類社會賴以形成和維持的基本準則的違背和挑戰﹐每個人必須在尊重他人﹑尊重法律﹑尊重規則的前提下行為處事。

  而造成“熊孩子”日益增多的根本原因﹐也在於很多父母對孩子過於驕縱和寵溺﹐他們只呵護﹐不管理﹐只放任﹐不規範﹐把阻止孩子肆意妄為的每一根柵欄拆除﹐讓他們信馬由韁地奔向未來的懸崖。

  而我國古代的教育理念﹐本不是這樣的。

  

  一包魚乾惹來的訓斥

  現代人一說古時候的教育就是“嚴父慈母”﹐好像當爸爸的天生就得扮黑臉﹐而媽媽則負責打一棒子之後那個“給糖的”﹐事實上﹐如果閱讀古代筆記﹐不難發現﹐有出息的孩子往往都有個“嚴母”。

  《世說新語》所記﹐東晉時期的名將陶侃﹐少年時代雖然有安邦定國的志向﹐但家裡貧困﹐想結交個社會地位稍微高一些的人都沒有機會。同郡的孝廉范逵一向都知道他的才名﹐有一天特地來探望。那天恰逢連日風雪﹐陶侃的家裡米缸見底﹐偏偏又帶來了大批的車馬仆從。陶侃正發愁﹐不知該怎麼辦好﹐他媽媽湛氏說﹕“范逵是個名人﹐你一定要和他結交﹐留他在家裡住上一夜﹐其他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范逵與陶侃一見如故﹐相談甚歡﹐但看出他家極窮﹐正準備告辭﹐祗見陶侃的媽媽端上了熱氣騰騰的飯菜﹐屋子裡的火也燒得很旺﹐就連馬匹也都有足夠吃的草料﹐這才放心地留宿。第二天一覺醒來﹐他才瞭解到﹐原來陶侃的媽媽把頭髮剪了﹐賣給收假發的﹐換錢買了米麵和菜肉﹐又把屋子裡的幾根柱子都削下一些來做柴燒﹐還把草墊子割碎了做草料餵馬。范逵非常感動﹐覺得陶侃本來就有才華﹐又有這麼一位深明事理的母親﹐一定有前途﹐於是回到洛陽後﹐就在羊晫﹑顧榮等名士面前稱讚陶侃﹐使陶侃知名度大漲。

  不久﹐陶侃被任命為負責監管國家魚池的官員──魚梁吏﹐陶侃上任不久﹐因為心疼母親衣食無著﹐就趁著“工作便利”﹐弄了點兒魚乾給母親寄去﹐誰知湛氏收到一看﹐勃然大怒﹐原物遞回﹐並附書信一封﹐狠狠地教訓兒子說﹕“你當官沒多久﹐就敢把國家的東西拿來贈給我﹐這樣下去還了得﹗這哪裡是孝順我﹐分別是增加我的擔憂﹗”嚇得陶侃連連認錯。

  在古代﹐因為微小的過失﹐挨過老媽罵不算什麼﹐還有挨老媽打的﹐比如陳堯諮──如果不記得他是誰的話﹐應該回去翻翻初中課本﹐找到歐陽修所著的那篇《賣油翁》重讀一遍﹐沒錯﹐陳堯諮就是引得賣油翁“取一葫蘆置於地﹐以錢覆其口﹐徐以杓酌油瀝之﹐自錢孔入﹐而錢不濕”的神射手。

  明代筆記《夜航船》中收錄了這麼一則軼事﹐陳堯諮駐守了一段時間荊南﹐回到家裡﹐他媽媽馮氏問﹕“你在地方上有什麼了不起的為政之道啊﹖”陳堯諮立刻開始顯擺﹕“荊南那地方是戰略要地﹐當地尚武﹐所以他們對我的射箭才能沒有不嘆服的。”老太太一聽就火冒三丈﹕“以忠孝之道治政輔國﹐是你爸爸對你們幾個孩子的遺訓(陳堯諮的父親陳省華是北宋傑出的政治家)﹐你在地方上不專心琢磨怎麼造福百姓﹐卻靠著射箭揚名一方﹐這難道是國家給你官做﹑給你俸祿的回報嗎﹖”馮氏越說越氣﹐掄起拐杖就打﹐一下子把陳堯諮戴的金魚配飾打得粉碎。

[責任編輯:楊帆]


[值班總編推薦] 愛狗人士的廣場舞

[值班總編推薦] 剛剛開始的數據時代

[值班總編推薦] 馬克龍能否讓美歐“握手言和”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