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藝術> 正文

尊重傳統 譜寫新腔

2017-03-13 09:21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7-03-13 09:21:48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朱鵬璇

  河南豫劇院三團現代戲《焦裕祿》劇照摯 友 攝

  日前﹐豫劇現代戲《焦裕祿》因參加全國舞臺藝術優秀劇目展演再次亮相首都舞臺﹐收穫眾多關注﹐劇目的藝術水平得到廣泛認可。仔細梳理該劇自首演至今取得的成績便可發現﹐河南豫劇院三團“深入生活﹑紮根人民”的作風﹐創作中精益求精的態度﹐銳意求新摒棄“高大全”的人物塑造手法﹐皆是該劇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焦裕祿》音樂作曲趙國安﹕焦裕祿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的音樂形象怎麼塑造對我們來說是新課題。我決心在音樂作曲上走“保持特點”與“面向時代”雙向結合的路子。

  焦裕祿是老百姓的貼心幹部﹐不能做“高大全”的概念化處理﹐而要寫他的心與情﹐從這兩方面刻畫其音樂形象。在主題音樂上﹐我們從傳統的豫劇旋律中提煉出符合時代精神的音樂元素﹐用樸實﹑樸素﹑親切﹑深沉的旋律表現焦裕祿平易近人﹑勇於擔當的共產黨員幹部形象。

  《焦裕祿》的主要唱腔多是在豫劇傳統唱腔基礎上拓展變化而來。譬如焦裕祿的幾個大段唱﹕第一場的“說聲對不起”﹐第三場“春打六九冰河開”﹐還有病房一場中的唱段﹐都在傳統基礎上用了不同的板式和旋法來表現主人公。其次﹐唱腔要與時代精神結合﹐同樣一個老闆式﹑老唱腔﹐因為改動了一兩個音符﹐就很有現代的味道。在大堤上抗災救災那一段﹐我們就把打擊樂與銅管結合到了一起。還有一點是唱腔設計同演員自身條件的結合。主演賈文龍嗓音條件非常好﹐高音﹑低音都能駕馭﹐為了表現焦裕祿對老百姓的深情﹐我們很少用到賈文龍的最高音﹐反而在唱腔中添加了很多抒情成分。最深情的地方幾乎用了賈文龍的最低音﹐在低音區迴旋﹐在抒發人物感情﹑塑造人物形象上達到了很好的效果。

  河南豫劇院三團保留了中西混合管弦樂隊﹐樂隊到現在已走過了幾十年的歷程﹐一直為現代戲服務﹐這在全國戲曲劇團中並不多見。弦樂隊是“86442”的標準編制﹐並與民樂相結合﹐這種編制不是為了炫耀劇團的實力﹐而是為了突出英模的人物形象﹐同時展現出時代感。這種從作曲﹑配器到樂隊默契配合的經驗﹐今後可以應用於其他劇目的創作中﹐以推動更多好作品湧現。

  《焦裕祿》音樂作曲湯其河﹕豫劇《焦裕祿》歷經7年傾力打造和舞臺錘煉﹐除舞臺上的完整呈現外﹐音樂唱腔對該劇的成功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音樂這條線始終連結和推動著劇情向縱深發展。該劇音樂風格立足於中原百姓喜聞樂見的旋律音型﹐向上而不激進﹐藉助音樂上的變奏﹑移位﹑轉調﹐通過器樂與人聲﹑樂隊與演員的合作﹐聽來深情﹐感人肺腑﹐表現了焦裕祿和蘭考民眾改天換地﹑建設美好家園的奮鬥歷程。

  河南豫劇院三團在音樂創作的道路上摸爬滾打﹐走過幾十年的艱辛歷程﹐始終尊重傳統﹑面向未來﹐致力於用新的音樂形式譜寫豫劇新腔﹐創造了獨特的音樂風格﹐為豫劇現代戲聲腔創作積累了寶貴而豐富的經驗。賈文龍演唱的“風沙滾滾”“百姓歌”“美好的明天”和蒿紅偉演唱的“一番話如同雷震”等唱段﹐處處體現著紮實的聲腔唱功﹐讓人感受到了豫劇發展的勃勃生機。

  《焦裕祿》音樂作曲﹑配器﹑指揮李宏權﹕在音樂處理上﹐考慮到焦裕祿的性格特徵以及劇情﹐人物塑造不能表現得太粗獷﹐反而要處理得更細膩。比如他和女兒病房對話那一場戲﹐僅僅用一支長笛伴奏﹐極為深沉。再如﹐焦裕祿愛好廣泛﹐能拉一手好二胡﹐加上那個年代流行二胡獨奏《光明行》﹐我們創作時就改編了這個音樂作品﹐中間有好多段落都用《光明行》為素材。

  作為《焦裕祿》的樂隊指揮﹐我切身感受到了這部戲的指揮難度之大﹐旋律宜快宜慢﹐要和演唱緊密配合。我在河南豫劇院三團工作30多年﹐以前是司鼓﹐後來又在上海音樂學院進修。這次《焦裕祿》的指揮能被人們接受﹑認可﹐與這幾十年的積澱密不可分。(劉茜整理)

[責任編輯:朱鵬璇]

[值班總編推薦] 重新評估景區的評級管理

[值班總編推薦] 王陽明的人生與學問

[值班總編推薦] 黑山加入北約加劇地區緊張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