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德文版譯者:一個瑞士人的十七載“取經路”

2017-03-14 16:37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3-14 16:37:28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一個瑞士人的十七載“取經路”──訪《西遊記》德文版譯者林小發

  中新社柏林3月14日電 (記者彭大偉)農曆猴年“花果山”春意漸濃﹐美猴王孫悟空近來卻一個“筋斗雲”躍上了德語國家讀者的書桌。

  去年12月﹐德國大報《法蘭克福匯報》首次將《西遊記》作為最適合聖誕節饋贈的書籍之一推薦給讀者。

  短短數月﹐《西遊記》德文版首批2000冊幾乎一售而空﹐現正加印。要知道﹐88歐元的定價即使對愛書的德國人而言也不是個小數目。

  中新社記者近日在瑞士比爾專訪了該書譯者林小發。圖為林小發展示兒時練習中文的字紙。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

  每年3月頒出的德語地區最重要圖書獎項之一萊比錫書展獎﹐今年已將《西遊記》提名為翻譯類候選作品。德國主流媒體《明鏡》在線﹑《世界報》等亦對其進行了報道。

  掀起這股“西游旋風”的是瑞士譯者林小發(Eva Luedi Kong)女士。從1999年到2016年﹐她以一人之力﹐用十七年時間完成了《西遊記》首個德文全譯本。

  中新社記者近日來到林小發位於瑞士比爾的家中﹐聽她講述自己“譯《西游》取真經”的歷程。

  1983年3月﹐一個來自中國廣西的雜技藝術團到訪比爾﹐林小發一下被介紹冊上的中國字迷住﹐走上了自學漢語的道路。那本冊子至今被她珍藏在家中。

  上世紀九十年代在中國交換學習期間﹐林小發偶然在上海古籍書店讀到了《西遊記》﹐其中蘊含的中國古代世界觀深深吸引了她。

  然而﹐《西遊記》是四大名著中唯一沒有德文全譯本的。《法蘭克福匯報》記者馬克‧西蒙斯提到﹐Arthur Waley曾在1942年以《猴子的朝聖路》為題翻譯出一個節譯本﹐這個包含原著五分之一內容的英譯本﹐後來被譯成德文﹐1970年代又改名《叛逆的猴子》再版。

  林小發對這個大幅刪減的譯本很不滿意﹕既沒有開篇詩也沒有世界觀的鋪墊。整本不帶詩詞和回目﹐人物名稱通篇都用英文的“Monkey”等……“豈不誤導德文讀者﹐而且貶低了中國文學﹖”

  為了翻譯好《西遊記》﹐林小發專門在浙江大學攻下了中國古典文學碩士學位﹐還到處走訪寺廟﹑道觀﹐向大德高僧請教書中一些深層涵義的解釋。而為了提高德文文筆﹐她又大量閱讀了十八九世紀德國文學﹐從歌德等人的詩歌中感悟修辭技巧。

  “譯文讀者的閱讀感應該盡可能地接近原版讀者的閱讀感。”是林小發信奉的翻譯哲學。

  如﹐《西遊記》首回開篇詩曰﹕

  “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

  林小發將中文原詩每句拆分為兩句﹐再分別押韻﹐同時輔以詳盡註釋﹐“中文詩給人的美感﹐德語同樣可以達到”。

  又如“沉魚落雁”的成語﹐在林小發看來﹐照搬原文做字面翻譯是毫無意義的﹐譯者必須整體上把握其含義。儘管這樣一來英文或德文“有時成為很長的一句”﹐但她相信好的翻譯“用詞雖異而所指則相通”。

  譯出前十回後﹐林小發將內容和小說簡介寄給了幾家出版社﹐但都被婉拒﹐“當時在德國幾乎沒有人聽說過《西遊記》﹐更不知道這本書的文化價值”。

  直到2009年中國擔任法蘭克福書展主賓國期間﹐林小發認識了專業出版世界和德國經典文學著作的雷克拉姆出版社的一位編輯麥爾。《西遊記》德文版最終於2016年10月面世。

  瑞士蘇黎世大學東方學院漢學學者冬瑪軻評價林小發翻譯《西遊記》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其貢獻將延續至少數十載。

  在中國生活了25年﹐林小發很多地方已經像個中國人。她用標準的普通話請記者喝茶。從中國帶回來的為數不多的物件裡﹐有一把寶劍。太極﹑舞劍﹑二胡和打坐構成她平日的愛好。

  就連這本典型雷克拉姆黃色封皮的《西遊記》﹐也在林小發的建議下加上了中國圖書流行的“腰封”。

  “你簡直像個居士了。”望著林小發一整面牆的儒釋道經典﹐記者對這位不拿博士學位的民間漢學家感慨道。

  林小發已著手翻譯下一本書﹐那是華東師大朱志榮教授的《中國藝術哲學》。而她的“取經”之路遠未走完。(完)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