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靈之愛

2017-03-16 09:21 來源﹕光明網-《中華讀書報》 

  清朝李印綬《杏林集》中的那篇《義猴之墓》,記述了一個哀婉淒絕的“義猴”的故事﹕

  某山隅有一老者﹐早失偶﹐惟一女遠適他鄉。獵者憐其孤﹐贈以猴。老者愛如赤子﹐每出必從﹐不鏈不掣﹐而不離不逸。如是者五年。一日﹐老者暴卒﹐猴掩門﹐奔其姐﹐淚如雨。曰﹕“父死乎﹖”頷之﹐乃俱歸。老者家徒壁立﹐無以為葬﹐猴遍哭于鄉﹐鄉人乃資而掩。姐引之去﹐猴揖謝之﹐仍牢守故宅﹐擷果自食。每逢五必哭祭﹐似念老父養之五年﹐哀傷殊甚。未三月而偃臥墳間。鄉人憐之﹐乃葬於老者之側﹐勒石其上﹐曰﹕“義猴之墓。”

  世間的動物﹐不論獸類﹐還是禽類﹐有時候對於情感的守護﹐竟然和人類一脈相承﹐一體與共。

  “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鴛鴦是至死不渝的愛情象徵﹐一旦配對﹐終生相伴﹐雙宿雙飛。金庸的《神雕俠侶》則描寫了一對世間最為痴情的動物﹐兩隻大雕共同進退﹐從茫茫大漠到仙境桃花島﹐大戰李莫愁﹑金輪法王﹐在絕情谷的絕壁旁一隻雕被金輪法王所殺﹐另一隻悲痛欲絕﹐最終撞崖殉情。

  這些生靈﹐它們沒有“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的海誓山盟﹐卻有著至死不渝的忠貞相許﹔它們不懂“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卻有著讓人艷羨的生死追隨。它們不懂古典的愛之風韻﹐更不會吟誦半句現代情詩來求得芳心﹕“我是不會變心的/就是不會的/大理石雕成像/銅鑄成鐘/而我這個人/是用忠誠製造/即使是破了/碎了/我片片都是忠誠。”這些﹐它們都不懂﹐它們只懂以各自存世的方式﹐表達著一種獨特的愛意物語。

  我在查閱資料時還獲知了動物世界又一個神奇的秘密﹐不僅在愛情方面﹐它們有著生死相依的奇觀﹐在對待死者的哀悼方面﹐竟然還有著特別的“葬儀”﹕灰鶴死後﹐首領會帶著同伴久久盤旋﹐繼而落地﹑低首﹑淒叫﹐仿佛在召開一場肅穆的“追悼會”。看到野山羊屍首﹐同類便會傷心地用頭龍角猛撞樹幹﹐併發出陣陣轟響﹐如同“鳴樂致哀”。老象死去時﹐為首的雄象帶領眾象用象牙掘土﹐掩埋﹑踩土筑成“象墓”﹐然後雄象一聲大喊﹐眾象便繞墓緩緩行走﹐以示“哀悼”……

  儒家認為﹐“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天造萬物﹐各安其位﹐各遂其性﹐各得其所﹐萬類長天競自由中﹐彰顯著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共生共榮。儒家這種“天人合一”的思想與道家“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尊崇自然的境界如出一轍。這些思想一定程度上推動著當今社會生態文明的復甦和重建。然而﹐千百年來﹐人類一直以世界的主人自居﹐睥睨自然萬物﹐俯視天下蒼生﹐動物在人的眼裡﹐不過是沒有思想情感的異類而已。動物不是人類的掌中寵物﹐就是人類的美味佳餚﹐抑或人類眼中的猛獸天敵。其實我們錯了﹐動物也有它們的生存訴求﹐也有它們的真情表達﹐也有它們的生命價值。美國總統林肯說過﹕“上帝所創造的﹐即使是最低等的動物﹐皆是生命合唱團的一員﹐我不喜歡只針對人類需要而不顧及貓﹑狗等動物的任何宗教。”我們應該以一種天道人倫的態度去尊重它們﹐珍視它們﹐善待它們。

  有一句公益廣告意味深長﹕“是先有鳥還是先有蛋﹐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祗有鳥知道﹔是鳥先消失還是蛋先消失﹐你知道﹐我知道﹐祗有鳥不知道。”

[責任編輯:朱鵬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