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非遺> 正文

曹光裕﹕沒有精神的川江號子祗是一段唱腔

2017-03-16 11:20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3-16 11:20:32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曹光裕帶著川江號子在央視民歌大會震撼全場 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重慶3月15日電(陳茂霖王妍)15日上午9點﹐曹光裕在踏上前往北京中央電視三臺某節目錄製現場的高鐵時還思考著一個問題﹕“新創作的川江號子曲譜裡面加入搖滾元素﹐會不會更受現代年輕人的歡迎﹖”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川江號子》傳承人﹐曹光裕面臨著當下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遇到的共同問題﹕受眾群體被層出不窮的新生事物大量分流。

  曹光裕老師陳邦貴講解川江號子的要領 受訪者供圖

  “我是1981年的時候到船上工作﹐跟著其他的老船工喊出了第一聲川江號子。”在曹光裕的回憶中﹐船工工作強度大﹐生活也很單調艱苦﹐祗有水面岸邊此起彼伏的川江號子﹐伴隨他和工友們的生活﹐像江水一樣平靜而執著地前行。

  直到1987年﹐一份來自法國阿維尼翁藝術節的邀請函﹐讓船工們世代傳唱的川江號子登上國際舞臺的同時﹐也讓曹光裕碰到他的師父──上一代川江號子傳承人陳邦貴。“那年法國《世界報》在報道中給我們川江號子的評價是不輸于在國際上成名已久的伏爾加船夫曲。”曹光裕說起這段歷史有些掩飾不住自豪。

  從法國載譽歸來的陳邦貴從外國觀眾的掌聲中對自己唱了幾十年的川江號子有了全新的認識﹐也動了收徒的念頭﹐於是曹光裕也就在陳邦貴的教導下﹐開始了正規的川江號子學習﹐也明白了川江號子世代流傳的秘密。

  “川江號子總結起來就我師父的兩句話﹐一是技術﹐二是藝術。”曹光裕告訴記者﹐川江號子起源於船工們的工作和生活﹐作為喊號子的大號子頭﹐必須要識水性﹐將自己觀察到的情況和需要下達的指令﹐用號子的形式喊出來﹐下面的小號子頭和船工在收到指令後﹐也會用號子的形式回應﹔除了傳達指令的作用﹐川江號子還是船工在行船時互相交流和疲乏時鼓勵士氣的利器。

  “比如我們在行船闖灘的時候﹐船的速度必須大於水流﹐號子頭就會唱一些激勵士氣的號子﹐大家勁往一處使﹐才能平安地戰勝激流險灘﹐”仿佛回到年輕的曹光裕說﹐“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好多船在靠岸的時候﹐號子頭會唱‘船到碼頭喝口酒’﹐有些還會壯著膽子對岸上自己愛慕的姑娘來一段表達自己愛慕之情的唱詞。”

  那個年代﹐年輕的曹光裕每天辛勤勞動﹑無憂無慮﹐以為他們口中的川江號子會像以前﹐伴隨著船工們的喜怒哀樂一直延續下去﹐直到工作的渡口隨著重慶橋樑的飛速建設一個個減少﹐所在的輪渡公司也從鼎盛時期的5000多人﹐慢慢縮減到500人左右﹐長江邊的號子聲也由當年的此起彼伏﹐漸漸變得稀疏﹐到最後難覓蹤跡。

  曹光裕發現﹐世代傳承的川江號子﹐成了快進博物館﹑需要國家專門立項保護的“大熊貓”。“現在的科技和交通越來越發達﹐在水上用川江號子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了。”曹光裕說﹐“所以川江號子的價值需要重新發掘﹐讓更多的人重新認識和喜歡它﹐川江號子才能重新回到人們的生活。”

  沒有抱怨﹐年邁的陳邦貴帶著子女和徒弟不斷地嘗試新舞臺﹐川江號子也在一場場表演和一步步紀錄片﹑宣傳片中讓人們重新熟悉。“不知道大家對當年重慶城市宣傳片中開頭那段船工喊著川江號子搏擊激流的畫面有印象沒有﹐”曹光裕說﹐“雖然視頻中艄公的表演者是話劇團的演員﹐但裡面那一聲號子就是我師父在80多歲時候喊出來。”

  2012年2月﹐95歲高齡的陳邦貴與世長辭﹐老人一生最珍視的川江號子後繼有人﹐未留遺憾﹔而曹光裕則在一場場表演的磨練和與師父長年相伴聽到的故事中﹐對川江號子有了更多的理解。

  “川江號子來源於勞動﹐它最終的歸宿也必然是勞動中的人。”曹光裕說﹐“老的唱段﹐或許會過時﹐但川江號子裡所蘊含的勞動精神﹑傳統﹐是永遠都不會過時的。”

  在陳邦貴對川江號子總結的基礎上﹐曹光裕認為川江號子中所蘊含與險灘﹑大河甚至命運搏擊的勇氣﹐團隊之間無限信任合作的精神﹐以及唱詞中對勞動本質和哲學的感悟﹐構成了川江號子的“魂”﹐祗要這個“魂”還在﹐川江號子就不會消亡。

  目前身為重慶市交通建設工會掛職副主席的曹光裕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川江號子曲風創新和受眾群體的培養上﹐不僅連續5年向農民工子弟傳授川江號子﹐還在積極參加各類工人活動的同時﹐創作適合現代工人群體傳唱的川江號子新曲目。

  “去年重慶市總工會舉辦了首屆主題為時代強音──勞動的脈搏的線上唱歌比賽﹐激發了很多工人的熱情﹐這可以為像川江號子一樣的勞動歌曲培育更多的受眾土壤﹐”曹光裕說﹐“在培養受眾土壤的同時﹐我們也要創作出更多有靈魂的好作品﹐沒有靈魂就沒有精神﹐沒有精神的川江號子祗是一段唱腔。”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