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影視音樂﹐佳作“難產”

2017-03-16 16:55 來源﹕北京晚報 
2017-03-16 16:55:02來源﹕北京晚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好的音樂作品可以和世界對話”──全國人大代表﹑中國音樂家協會名譽主席趙季平如是說。他以曾參與音樂創作﹑近期熱播的《大秦帝國》以及《大話西游》為例﹐解答了什麼是好的音樂﹑如何創作才能“燃”起來﹐並批評了影視音樂抄襲現象﹐呼籲創作者去掉浮躁﹐靜下心來。

  趙季平曾為《紅高粱》﹑《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霸王別姬》﹑《水滸傳》等眾多影視作品創作過音樂﹐至今深受觀眾的喜愛和追捧。

  趙季平表示﹐音樂創作是很嚴謹的工作﹐好的音樂拿出來能夠實現和世界對話。

  提起電影《英雄兒女》﹐很多人就會唱起歌曲《歌唱祖國》﹔一說電影《冰山上的來客》﹐很多人就會想到《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看到電影《鐵道游擊隊》﹐很多人就會哼出《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電影進入有聲時代以來﹐和音樂結下了不解之緣。

  而電視劇﹐同樣如此。比如《便衣警察》﹐劉歡演唱的那首《少年壯志不言愁》﹐一直流傳至今。還有《渴望》中的《好人一生平安》﹑《籬笆﹑女人和狗》中的《籬笆牆的影子》﹑《外來妹》中的《我不想說》﹑《趙尚志》中的《嫂子頌》等﹐都曾在歌壇掀起過一陣風﹐至今還被傳唱。至於《三國演義》﹑《紅樓夢》﹑《西遊記》﹑《水滸傳》的插曲《滾滾長江東逝水》﹑《枉凝眉》﹑《敢問路在何方》﹑《好漢歌》等﹐更是深受好評……伴隨著電視劇﹐一些歌曲或樂曲流傳了開來﹐甚至成為經典名作。

  然而﹐和早期影視音樂蓬勃發展相比﹐近些年來的狀況卻不盡如人意﹐尤其是影視歌曲能夠一炮而紅﹑廣泛傳唱的﹐實在很少。中國電影家協會曾搞過一個百年中國電影評選﹐其中評選出了百部電影歌曲。可在這一百首歌曲中﹐幾乎都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電影歌曲﹐進入九十年代後的電影歌曲很少入選。

  這折射出一個現象﹐那就是早期的影視音樂地位較高﹐而現如今﹐影視製作單位越來越不重視音樂﹐尤其是影視歌曲了。正如著名作曲家王黎光所言﹐國內影視音樂往往處於“被歧視”的位置﹐由於投資方的壓力﹐影視音樂成了“弱勢群體”﹐有些影視劇拍攝結束後才臨時找音樂家譜曲﹐這樣﹐音樂跟影視作品形成兩個體系﹐無法融為一體。

  這方面﹐港臺地區做得比較成功﹐像《萬里長城永不倒》﹑《萬水千山總是情》﹑《上海灘》﹑《酒干倘賣無》﹑《在水一方》等﹐都是紅極一時的港臺影視歌曲。而且﹐港臺影視歌曲幾乎每個時期﹑每個年代都有精品出現。比如《新白娘子傳奇》中的《千年等一回》等。

  內地影視音樂的創作﹐概括起來說大致有這樣一些問題﹕其一﹐不重視﹐好多影視劇不配歌曲﹔其二﹐好多影視劇雖然配了歌曲﹐卻沒有特色﹐難以流傳﹔其三﹐有些影視劇“吃現成”﹐借用已經流行的歌曲作為主題歌或片尾曲。比如《溫柔陷阱》選用韓紅的《那片海》﹑《王屋山》選用江濤的《愚公移山》等。

  有些影視歌曲雖然動聽﹐但歌詞欠佳﹐格調不高﹐同樣深受詬病。尤其是一些帝王將相的影視作品﹐其歌詞之阿諛奉承簡直讓人肉麻。比如《漢武大帝》的主題歌﹐居然出現“你燃燒自己﹐讓自己化成灰燼”這樣的歌詞。而《江姐》﹑《洪湖赤衛隊》之類翻拍劇﹐竟然套用原來的《紅梅讚》﹑《洪湖水浪打浪》等老歌作為主題歌或插曲。能在故事情節﹑人物設置等方面大刀闊斧地二度創作﹐為何不能重新創作一首主題曲﹐非照搬原來的歌曲不可呢﹖是因為原來的歌曲太好﹐還是因為現在的創作水平太差﹖這個問題無疑值得深思。

  相對於現如今浮躁﹑急功近利的創作環境﹐趙季平要嚴謹得多﹐用心得多。他創作每部片子﹐片子完了以後幾乎一集不落地看﹐看完之後還會做筆記﹐然後和導演﹑製片一起研究。在被問到是否會繼續創作影視音樂時﹐趙季平表示﹐他會選擇內容和題材﹐一旦接下來﹐就會從頭盯到尾﹐而不是隨隨便便寫的。“每一個音符﹑每一個配戲﹐惜墨如金﹐要恰到好處﹐掌握黃金切割點﹐最後能達到藝術上的衝擊力。”或許正因此﹐趙季平創作的影視音樂在出來之後往往能留傳下來。而這﹐也是非常值得其他音樂工作者﹐尤其是影視音樂工作者學習的。(孫仲)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