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要聞> 正文

“國寶幫”緣何青睞國有文化單位 民間收藏展的秘密

2017-03-17 10:16 來源﹕北京商報 
2017-03-17 10:16:53來源﹕北京商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國寶幫”緣何青睞國有文化單位 民間收藏展的秘密

賈叢叢/漫畫

  近日﹐民族文化宮“民藏遺珍”展再次將民間收藏推上輿論的風口﹐關於展出文物真偽的口水之爭也是持續發酵。從冀寶齋到浙師大陶瓷館﹑“北師大邱季端捐獻”等事件的頻發﹐進一步引發業界對民間收藏的質疑。同時﹐北京商報記者發現﹐此次展覽的主辦方為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民間文物保護委員會﹐邱季端的名字出現在名譽會長名錄中﹐而且還擔任瓷器委員會主任一職。那麼﹐這一展覽背後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協會和展覽館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民間收藏展再遭質疑

  近日﹐“華夏瑰寶──中國民間文物收藏主題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宮開展﹐然而展覽沒開幾天﹐就有參觀者對展覽中的展品提出了質疑﹐並認為展覽中多件藏品“並非文物﹐缺少歷史邏輯﹐更像是現代仿品。”

  3月2日﹐有網友在微博上以展覽中的一件名為“龍鳳青銅劍”的展品為例﹐提出了自己的質疑﹐在展覽館官方給出的介紹中﹐這對青銅劍鑄造于春秋戰國時期﹐長約3米。網友吐槽稱“這樣大的青銅劍根本沒有人能夠使用﹐展出的‘文物’太誇張。”

  對於“龍鳳青銅劍”的真假﹐北京商報記者求證了中國文物協會青銅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王中信﹐他表示﹐“據文物發掘記載﹐在冷兵器時代﹐人們的作戰方式是非常原始的﹐最長的劍也僅1米左右﹐因此在展覽上出現長達3米的‘青銅劍’是不符合常識的。”

  而對於展品“三星堆立體玉兵陣”﹐三星堆博物館也在其官方微博發佈的文章中稱其為“雖然挺萌但還是假的”。除“龍鳳青銅劍”﹑“三星堆立體玉兵陣”外﹐展覽中還出現了標明為“史前水晶骷髏頭系列”等展品。

  面對社會和公眾的質疑﹐該展覽隨後更名為“民藏遺珍──民間收藏品主題展”﹐還對部分展品進行了更換﹐同時撤下了展品的介紹牌。主辦方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民間文物保護委員會發佈聲明稱﹕“凡認為本展中有新仿品者﹐歡迎再敬請您做一件。如能提供仿出的實物﹑圖樣和製作過程視頻者﹐每件重賞100萬元人民幣。如嫌少還可面談(可公證﹐公告之日起﹐有效時間100天)。”

  然而﹐民間收藏展引發質疑並非個案﹐河北衡水的冀寶齋事件﹑北師大捐瓷事件都透露出了民間收藏的亂象。對此﹐王中信認為﹐無論是捐獻文物還是舉辦展覽﹐假貨頻生的現象早已不足為奇﹐因為目前國家還未成立權威的機構對展品進行評定和保護﹐祗能靠行業的共識和認可。雖然市場上不乏一些被經濟利益驅使而舉辦展覽的現象﹐隨後那些“開門假”的文物當做真的來售賣﹐這是應該被制止的。但從另一角度來講﹐一些沒有經濟利益驅使的高仿展覽也是在傳播中國文化﹐應該區別對待。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表示﹐“展覽應該傳播正確的文化﹐展覽的名稱以及展品的介紹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一件仿品未在介紹中標明朝代尚可理解﹐但一旦標明了朝代就應該為此負責﹐這樣才能更好地傳播文化。在展覽中﹐如果一件展品的真假祗有專家能夠辨別﹐那也就失去了文化傳播的意義﹐對於主辦方來說﹐至少應該對展品標明‘質疑’或‘不確定’的備注。”

  “國寶幫”緣何青睞國有文化單位

  民間收藏的參與者可謂是人數眾多﹐但贗品叢生的展覽所造成的不良影響將挫傷觀眾對民間收藏的信心和認可﹐那麼﹐這場展覽背後的主辦方是何許人也﹖北京商報記者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此次展覽的主辦方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民間文物保護委員會正是“北師大捐瓷”事件的主辦方﹐而向北師大捐贈6000件藏品的邱季端正是該協會的名譽會長。除了此次“民藏遺珍”事件以及“北師大捐瓷”事件外﹐邱季端還曾在今年1月為台灣四所高校捐贈了瓷器。

  對此﹐季濤表示並不看好這一協會﹐他表示﹕“從該協會的名稱上來看﹐多種元素交織﹐容易讓公眾對此協會的認識不清不楚。”

  那麼﹐“國寶幫”為什麼熱衷於在國有文化單位辦展呢﹖

  隨著全國“文物熱”的興起﹐在民間收藏大量的需求之下﹐造假的贗品填補了這一空缺﹐甚至文物造假產業鏈早已形成規模。由於目前國家文物部門不允許拍賣企業上拍源於內地的元代之前的文物﹐因為當今幾乎不會有元代以前文物傳世的可能﹐只會判斷其為出土文物。顯然﹐政府不允許拍賣行拍賣出土文物﹐更不會允許民間進行元代之前文物的交易。“國寶幫”往往聲稱﹐不能以“沒見過”來證明是假的。

  面對這一類人群﹐季濤表示﹐“國寶幫”希望能夠藉助國有文化單位的影響力爭取一定的話語權﹐他們通常會以“沒見過不代表是假的”為由蒙混過關﹐通過舉辦展覽和捐贈的形式為這些“文物”辦一張“准生證”﹐以此來獲得國家和公眾的認可。隨後他們會誘導消費者購買﹐以此來獲利。

  民藏展覽規範需多方配合

  面對“以假亂真”的民間收藏展﹐即便遭受質疑但卻從未有業內專家發聲指正。在王中信看來﹐“專家的發言權目前沒有被法律保護﹐沒有認定某些人的觀點是絕對權威﹑不能夠被反對的。尤其對古代文物﹐每個人的專業領域不同﹐對同一件文物會產生不同的看法﹐誰也無法有100%的把握肯定某一結論。因此一旦專家發聲勢必會引起一些官司和麻煩﹐而‘國寶幫’會藉此繼續扯皮。”

  除了法律的不健全外﹐在季濤看來一些稱為“專家”的人也並不權威﹐他表示﹐在業內﹐許多專家都是一些文博機構行政部門的退休人員﹐這個行業要求的是專業而非研究員的名頭。除此之外﹐一些專家與“國寶幫”有著密切的利益瓜葛﹐會牽扯非常多的人﹐這樣一來﹐即便一些專家想發聲也祗是在內部進行發聲。

  民間收藏展贗品叢生令人貽笑大方﹐作為國有文化單位的展覽館該扮演怎樣的角色呢﹖王中信表示﹐如果這一展覽放在故宮博物院或是國家博物館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因為這些博物館都有一套嚴格的展覽審查機制﹐對於民族文化宮來說﹐祗是收取租金﹐文物的真與假並不在其考慮範圍。雖然民族文化宮並非專業性的研究機構﹐但展出文物展品應該尤其慎重。同時﹐隨著國家對民間收藏的放開和鼓勵﹐可能會產生一些混亂﹐但隨著市場的成熟﹐這類現象會越來越少。(徐磊 宗泳杉)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