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要聞> 正文

攝蝶二十載﹕從攝影愛好者到生態記錄者

2017-03-20 08:57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3-20 08:57:08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攝蝶二十載﹕從攝影愛好者到生態記錄者

  在貴州省荔波縣拍攝的達摩鳳蝶 陳正軍 攝

  中新網貴陽3月18日電 題﹕攝蝶二十載﹕從攝影愛好者到生態記錄者

  作者 周燕玲 黃蕾瑾

  “瘋子”﹐坐在一張黑色椅子上的陳正軍﹐這樣形容自己二十載行攝貴州的蝴蝶之旅。

  “我朋友和家人都說我是瘋子﹐為了拍到清晰的蝴蝶我確實是一個瘋子”。陳正軍笑著說到。

  在陳正軍身後的辦公桌上﹐放在一本他一周前剛出版還散發著油墨味的新書《貴州蝴蝶》。翻開那本557頁的《貴州蝴蝶》﹐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的蝴蝶成蟲彩色圖片﹐圖片說明遵循科普書籍寫作慣例﹐在蝴蝶名稱中文旁標注拉丁文名稱﹐蝴蝶的形態特徵﹐拍攝地點均在貴州境內。

  “上千餘幅野外生態蝴蝶完整記錄了貴州493種蝶類。”陳正軍有些自豪地說﹐《貴州蝴蝶》是貴州出版的首部蝴蝶類專著﹐將貴州早前的蝴蝶由408種﹐增擴至683種。

  在野外拍攝的巴黎翠鳳蝶 陳正軍 攝

  一位政治老師為何會選擇拍攝蝴蝶且堅持二十載﹖面對記者的疑惑﹐陳正軍的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

  “蝴蝶是美好事物的象徵﹐貴州少數民族的服飾和建築都有蝴蝶圖案和相關蝴蝶傳說。”陳正軍說﹐20年前在貴州各地拍攝民俗時﹐對蝴蝶產生了好奇﹐並陸續通過拍攝﹑收集蝴蝶種類的影像﹐慢慢地對其情有獨鍾﹐把工作之外的剩餘時間都獻給了蝴蝶。

  一個獨角架﹑三個相機機身﹐四到五個鏡頭﹐這是陳正軍的攝蝶常規裝備﹐背著20余斤背包的他﹐像個特戰隊員﹐在貴州深山裡負重越野。“蝴蝶對天氣很挑剔﹐太陽太大它們在林蔭藏著。雨過天晴是蝴蝶的最愛﹐卻不能保證能遇到它們。”陳正軍說。

  “為了能拍到一張好畫面﹐有時要在荊棘密佈的叢林中苦等兩天。”陳正軍坦言﹐為拍攝到蝴蝶﹐最長的一次隱蔽拍攝﹐曾趴在地上等了5個多小時。

  抓拍中國最大的蝴蝶──帝王蝶﹐陳正軍仍記憶深刻。“等我放下相機﹐才反應過來自己徒手翻越了2米多高的牆﹐兩隻手臂全是血痕。”陳正軍說﹐當時一心只想拍到帝王蝶﹐無暇顧及障礙物﹐即便撲了個空。

  陳正軍拿著自己剛出版的新書《貴州蝴蝶》 周燕玲 攝

  拍攝蝶之路並非一帆風順。陳正軍曾因病住院﹐有過放棄的念頭﹐但對蝴蝶的偏愛最終使他打消了放棄的念頭。

  20年的攝蝶之旅﹐需要沉澱。2010年﹐陳正軍開始整理多年來拍攝蝴蝶的圖片﹐並準備出書。為了讓圖書更嚴謹﹐他虛心討教各方專家學者﹐廣泛收集資料﹑反復對比圖譜﹐硬是把幾百種蝴蝶的種名一一確定下來。

  這些年的拍攝﹐陳正軍根據蝴蝶的種類和習性還總結出自己的一套拍攝技巧。除了拍攝﹐他還同步開展蝶類生長的環境調查和記錄﹐從蝴蝶攝影愛好者變成了貴州蝴蝶生態記錄者。

  翻閱陳正軍拍攝的蝴蝶圖片﹐蝴蝶身後多是綠色的植物﹑清澈的溪水﹐這些背景正是貴州良好生態的印證。在陳正軍看來﹐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蝴蝶都反映了一個地方的生態環境。

  陳正軍的猜測並非空穴來風﹐蝴蝶對環境的反應速度超過鳥類和其它昆蟲﹐是目前國際上公認的高靈敏性環境變化指示生物﹐也是陸地生態系統指示生物的最佳代表。

  此前已有歐洲﹑北美的相關國家採用蝴蝶監測的方式進行生物多樣性觀測。在2016年6月﹐國家環保部首次啟動全國蝴蝶監測﹐用以應對氣候變化預警。

  二十載尋蝶拍蝶﹐知命之年的陳正軍一直在路上﹐未來他還想將鏡頭從蝶類延伸到蛾類。陳正軍說﹐人世間一切都很短暫﹐而記錄短暫而美好的東西很有意義﹐“希望能通過我的鏡頭讓更多的人去關注生態環境保護”。(完)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