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榜復活名著計劃啟動 魯羊﹕希望對得起海明威

2017-03-20 17:19 來源﹕廣州日報 
2017-03-20 17:19:38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魯羊翻譯的《老人與海》

  魯羊

  日前﹐記者從浙江文藝出版社獲悉﹐一項浩大工程──“復活名著計劃”已啟動﹐該項計劃在全球範圍內簽約頂級詩人和作家﹐重新翻譯經典。目前﹐《小王子》《月亮與六便士》《老人與海》等最新譯本即將上市。據出版方介紹﹐該項計劃由作家榜組織名家推進。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吳波

  經典名著譯本亂象叢生

  作家榜品牌創始人吳懷堯接受記者採訪時﹐確認了作家榜啟動“復活名著計劃”。他表示﹐兩年前﹐作家榜團隊內部就成立了一個獨立的秘密部門──“作家榜致敬名著小組”﹐在全球範圍內大規模簽約傑出的詩人﹑作家﹐翻譯全球經典名著。

  記者瞭解到﹐在全民閱讀的浪潮下﹐經典名著一直是熱門類別﹐很多家長在給孩子購買課外書時也會首選經典名著。正因為如此﹐市場上的經典名著競爭激烈﹐版本眾多。

  家長引導孩子閱讀經典是當下的“剛需”﹐但令人氣憤的是﹐由於巨大的經濟利益﹐很多出版機構的名著譯本是“地下寫手”東拼西湊而來的。“出版界有個笑話﹐有人想找名叫‘宋瑞芬’﹑‘李斯’的翻譯﹐結果多方打聽﹐兩位高人雖然通曉多國語言﹐一年能翻譯數十本書﹐卻行蹤不定﹐連長什麼樣都沒人說得清。再一打聽﹐才知道兩位‘翻譯家’是書商杜撰的﹐根本就沒這兩人﹐而他們署名譯作則東拼西湊﹐有不少涉嫌抄襲以前的翻譯作品”。

  有資深出版人透露﹐一些不法書商瞅准了哪本譯著銷量好﹐就僱用“地下寫手”﹐在已有譯本上改動個別字句﹐調換一下句式結構﹐便炮製出動輒成套的外國文學著作“新譯本”﹐然後以低廉的價格大行其道。近兩年﹐《哈利‧波特》系列的知名翻譯家馬愛農﹐曾狀告中國婦女出版社周黎所譯《綠山牆的安妮》。最早翻譯意大利兒童文學名著《愛的教育》的譯者王干卿﹐八九年間與抄襲者打了16場維權官司。

  翻譯家馬振騁說﹕幾十年前他從事翻譯時﹐如果是抄來抄去拼拼湊湊﹐被視為是丟臉的事﹐一旦被人發現﹐職業生涯就可能會斷送。“現在某些譯者和出版社已經沒有羞恥感了。如果人們都置專業素養和職業道德于不顧﹐翻譯這條路以後走的人只會越來越少。”業界認為﹐當下的翻譯維權難﹐還折射出翻譯地位的困境。

  樹才翻譯的《小王子》

  樹才

  復活經典﹐惠利讀者

  記者瞭解到﹐經典名著進入中國的第一次高峰﹐魯迅先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自己翻譯了包括《死魂靈》在內的一大批文學名著﹐和他同時代的詩人作家們﹐茅盾﹑鄭振鐸﹑聞一多﹑林語堂﹑郭沫若﹑朱生豪也翻譯了大量的國外優秀文學作品﹐影響至今。

  作家榜團隊為什麼選擇“攪局”名著市場﹖如何面對眾多的名著競爭者﹖

  作家榜品牌創始人吳懷堯說道﹐“我們注意到各界讀者對一些經典名著的吐槽﹐首先是魯迅時代的大部分譯本﹐在語言表述上半文不白﹐已不能滿足當下讀者的閱讀訴求﹔其次﹐經典名著版本魚龍混雜﹐翻譯質量良莠不齊﹐讀者無從選擇。”

  吳懷堯表示﹐為了彌補翻譯的不足﹐經過兩年的積累籌備﹐作家榜團隊已經簽約了法國政府騎士勛章獎得主樹才翻譯《小王子》﹑中國先鋒作家標杆人物魯羊翻譯《老人與海》﹑波比小說獎得主徐淳剛翻譯《月亮與六便士》﹑榮獲美國艾奧瓦大學榮譽作家稱號的詩人董繼平翻譯《了不起的蓋茨比》﹑榮獲意大利總統勛章獲得者張密翻譯《愛的教育》。

  北京大學法語系主任董強表示﹕“樹才不僅自己寫詩﹐還教孩子們如何寫詩。他時刻保持著一顆童心。這一次﹐他以他的詩才和童心﹐精心翻譯了這部大人寫給小孩的傑作﹐相信中國的大人和小孩都可以更好地與小王子做朋友。”

  丁玲文學大獎得主何三坡是《小王子》的忠實讀者﹐他曾在媒體多次推薦《小王子》。何三坡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樹才的翻譯推崇備至﹕“樹才先生是一位天真得如同聖‧埃克蘇佩里一樣的詩人﹐他的文字乾淨﹑優雅﹐這也是每一個讀者的幸運。”

  譯者魯羊﹕希望對得起這本書的作者

  魯羊首次翻譯外文作品﹐同樣引起了文化界的熱議﹐在中國文壇中﹐作家魯羊是一個繞不開的符號人物。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余華﹑魯羊等作家紛紛登上文壇﹐以獨特的話語方式進行小說文體形式的實驗﹐被評論界冠以“先鋒派”的稱號。比起余華每隔幾年推出一部新作出現在公眾視野﹐魯羊選擇了“大隱隱于市”﹐進入高校執教﹐基本不接受媒體採訪﹐自2002年出版詩集《我仍然無法深知》後﹐鮮有作品面世。時隔14年﹐魯羊復出了﹐他簽約作家榜﹐翻譯《老人與海》。作家榜打出的宣傳語是﹕“海明威等了64年的譯本終於來了﹗”

  “這本書﹐我在學生時代就讀過。其中的內容﹐現在幾乎成了讀書界無人不知的民間故事﹔硬漢的口號﹐也像汽車尾氣一樣﹐遍佈城鄉﹐令人生厭。要不是作家榜用了一年多時間來說服我﹐並且最終打動我﹐即使讓我重新拿起這本書﹐或許都難。然而﹐當我拿起這本書的早期原版﹐譯到五分之一時﹐驚訝地發現﹐這件事做對了。在一間鬧哄哄的路邊飯館裡等著上菜﹐我讀著書中的一些句子﹐幾乎熱淚盈眶。”

  魯羊接受採訪時進行了反思﹐“這樣一部傑作﹐我竟然活生生放棄了。我竟然沒有嚼出它的汁液﹐沒有嚐到它的美味﹐就隨意吐出去。誰敗了我的胃口﹐讓我對海明威誤解了三十年﹖”魯羊自己對譯文的評價又是如何呢﹖他說﹕ “我希望對得起這本書的作者。”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