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要聞> 正文

櫥窗裡的手稿 講述英國文學巨匠故事

2017-04-20 09:15 來源﹕北京日報 
2017-04-20 09:15:10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原標題﹕櫥窗裡的手稿﹐講述英國文學巨匠故事

  此次展覽中﹐英王喬治三世(King George III)舊藏的1599年第二版四開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夏洛蒂‧勃朗特在《簡‧愛》修訂稿本標題頁的上方簽有她的男性化筆名柯勒‧貝爾。

  英國著名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寫她的傳世名作《簡‧愛》時﹐正經歷著和女主人公類似的愛情──19世紀40年代初﹐二十幾歲的她愛上了自己的法語老師﹐而他已婚。傾訴出這個故事﹐勃朗特用了12個月﹐而這本書唯一存世的修訂稿本﹐收藏在大英圖書館。勃朗特將此稿交付印刷作坊時﹐染上了明顯的指紋墨印﹐而標題頁的上方簽有她的男性化筆名柯勒‧貝爾(Currer Bell)﹐你若想知道為什麼﹐可以去國家圖書館尋找答案。

  像《簡‧愛》修訂稿這樣的英國文學巨匠珍貴手稿﹐大英圖書館藏有31萬卷。4月21日﹐你可以在國家圖書館的“從莎士比亞到福爾摩斯﹕大英圖書館的珍寶”展上﹐遇見其中最為珍貴的一部分。本次展覽將展出英國10位標誌性作家的9部手稿﹑兩部早期印本﹐涵蓋詩歌﹑戲劇和小說三個領域﹐包括莎士比亞《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早期四開本﹑《簡‧愛》修訂稿本﹑查爾斯‧狄更斯小說《尼可拉斯‧尼克比》手稿﹑威廉‧華茲華斯的詩歌《無孤獨地漫游﹐像一朵雲》手稿等﹐均系首次在國內亮相。

  大英圖書館與中國國家圖書館的這次合作﹐來自于2015年英國政府一筆160萬英鎊的資金支持。作為展覽的英方策展人﹐大英圖書館西方遺產部主管亞力山德拉‧奧特(Alexandra Ault)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介紹﹐拿到這筆資金後﹐在選擇中國合作方時﹐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國國家圖書館。在雙方一開始的接洽中﹐大英圖書館方面提供的英國作家名單遠比現在的多﹐奧特笑稱﹕“是國家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建議我們做減法﹐選擇了在中國知名度更高的英國作家和作品參展。”大英圖書館原先只計劃展出狄更斯小說《尼可拉斯‧尼克比》手稿﹐但在中方工作人員的建議下﹐又增加了狄更斯更被中國人熟知的《大衛‧科波菲爾》帶原版藍色書皮的合訂本。

  為充分展現中英兩國文學與文化之間源遠流長且卓有成效的對話與交流﹐國家圖書館的館藏也將伴隨大英圖書館的珍品圖書同時展出﹐包含這些英國文學在中國的著名譯作﹑改編及評論書籍或稿件等。在奧特看來﹐此次展覽除了向中國參觀者展示英國作家手稿﹑早期印本的魅力﹐另一個重要目的是想讓大家瞭解這些作品在中國是如何傳播的。展覽展出了狄更斯《霧都孤兒》的早期中譯本《賊史》﹐採用中國章回小說的體式﹐語言為優美的文言體。有趣的是﹐譯者林紓不通英文﹐靠他人口述情節﹐將其筆譯出來。

  提到英國文學﹐不可迴避的一個人物就是莎士比亞。此次展覽的展廳中央部分﹐都是“莎翁”的地盤。作為展覽的重頭戲﹐原為英王喬治三世(King George III)舊藏的1599年第二版四開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在柔和的燈光下﹐靜靜躺在櫥窗裡。中方策展人﹑國家圖書館館員雷強介紹﹐四開本書的大小源於將一張紙折成四開﹐呈八張頁面﹐雖然《羅密歐與朱麗葉》第一版四開本在1597年已經出版﹐其內容卻與其後出版的版本迥然不同。第二版四開本的標題頁註明此版本是“最新勘誤增訂本”﹐表明它是忠實于莎士比亞原劇的改編。

  為了突出莎士比亞﹐國家圖書館的工作人員還在展廳中央搭建了一個戲劇舞臺。一個別出心裁的“鳥籠”格外顯眼﹐莎士比亞經典作品《哈姆雷特》中的三個人物模型伶人王﹑伶人後和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栩栩如生地佇立其中。雷強透露﹐這些人物的服裝由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提供﹐而之所以在“鳥籠”中設置這三個人物﹐靈感來自于和英國團隊的頭腦風暴﹐“《哈姆雷特》是一部劇中劇﹐福丁布拉斯這個復仇者的形象﹐非常適合用‘鳥籠’來烘托。”

  湯顯祖和莎士比亞這兩位東西方戲劇史上巨擘的作品也在本次展覽中相遇﹐明茅瑛刻套印本的湯顯祖《牡丹亭》與莎翁的作品同列一室。對於這樣的安排﹐雷強表示﹐這是出於平行研究的考慮﹐迥異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經歷造就了莎士比亞和湯顯祖各自不同的精彩﹐但兩個人的思想卻呈現出跨時空的共性﹐即對自由的讚頌和對人性解放的不懈追求。

  據悉﹐展覽將展出至6月21日。

  記者 徐顥哲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