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人文類綜藝節目火爆 能否代替閱讀

2017-04-20 09:20 來源﹕農民日報 
2017-04-20 09:20:43來源﹕農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原標題﹕在熒屏中重溫經典閱讀

人文類綜藝節目火爆 能否代替閱讀

《中國詩詞大會》讓許多觀眾重新認識了古典詩詞的魅力。

人文類綜藝節目火爆 能否代替閱讀

翻譯家許淵沖先生朗誦自己翻譯的詩。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國人的閱讀狀況堪憂。在手機碎片化閱讀佔據視線的同時﹐人們對經典閱讀仍有精神上的需求。近幾年一系列彰顯中國傳統文化魅力的人文綜藝節目的興起﹐也許正是一個機會﹐引領人們重新走進經典閱讀的大門。

  《中國詩詞大會》點燃閱讀經典的熱情

  綜藝節目的內容與形式總是隨著社會變化而變化﹐城市適婚青年找對象難﹐於是相親節目火了﹐人們感嘆生活節奏太快﹐家庭團聚難﹐於是明星親子真人秀火了。每一種綜藝節目都在尋找一類人作為目標觀眾﹐他們各領風騷三五年。有沒有一檔群眾參與度高﹐全家老少咸宜的綜藝節目呢﹖至少《中國詩詞大會》做到了。

  今年春節期間﹐《中國詩詞大會》第二季登陸央視一套。從節目的內容﹑形式﹑嘉賓到舞臺的舞美﹑燈光﹐都讓人眼前一亮﹐古意盎然的詩詞﹐也將觀眾不知不覺地帶入到古風意韻之中。《中國詩詞大會》採用選手答題計分的形式﹐有點像當年一度收視長紅的《開心辭典》。題目素材全部來自中國的詩詞﹐從《詩經》開始﹐到楚辭﹑漢魏六朝詩﹐唐宋詩詞﹑明清詩詞﹐一直延續到當代的毛澤東詩詞﹐時間跨度達數千年。中國畢竟是一個詩歌的國度﹐而且還有“詩教”的傳統﹐從兒童到老人﹐都能吟誦幾句古典詩詞﹐所以詩詞大會的播出﹐其實也吸引了全家人的參與答題。而現場的專家學者就某句詩詞點評﹐為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解讀詩詞背後的故事﹐打開了觀眾和選手的知識尋訪之門。一位媒介觀察者這樣評價﹕《中國詩詞大會》之所以飽受關注和喜愛﹐正在於它帶著深埋每個中國人心中的文化基因﹐這些國人耳熟能詳﹑打動人心的詩詞激發了大家心中的情懷。

  朗讀﹐是調動視覺﹑聽覺和想象力的閱讀

  就在詩詞大會落下帷幕後﹐兩檔以“朗讀”為主題的節目接過了人文綜藝的接力棒。在網絡上﹐《朗讀者》和《見字如面》都有數量巨大的擁躉。《朗讀者》更像是《藝術人生》的縮小版﹐但參與朗讀的不祗有明星﹐還有一些各行業的普通人﹐一些有個性的生活家。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它在喜馬拉雅客戶端的收聽量達到1.79億次﹐相關視頻全網播放是4.97億次。

  《見字如面》是一檔專門朗讀書信的欄目﹐從真實發生的往來書信中﹐人們往往能讀出一個個鮮活﹑有趣﹐又讓人感喟的屬於中國人的故事。這兩檔節目的共同點都落在了以聲音傳播作為文化凸顯的魅力所在﹐而不同點在於﹐《朗讀者》的文本選擇上有以個人情感經歷致敬經典的導向﹐比如第一期請到了著名翻譯家﹐96歲的許淵沖先生﹐莎士比亞和湯顯祖﹐作為東西方文化的代表﹐在舞臺上交相輝映。我們可以從《朗讀者》的每一期節目中拉出一串書單﹐他們作為人文經典﹐豐富了人類的精神世界。而《見字如面》更像是一次次對歷史的考古與冒險﹐每一封信都在打開一個栩栩如生的真實場景。歷史上的末代皇后與皇妃的書信往來﹐戰爭中的一封家書﹐古人似乎也有與今人同樣的志趣與煩惱。演員們用聲音表演﹐更是讓那些寫信人好像就在現場﹐令信中所描述的人物情狀和社會風物﹐精神情懷和生活智慧仿佛都觸手可及。

  經典閱讀是懷舊﹐更是反思

  在過去﹐電視臺的黃金時間總是留給電視劇和遊戲類綜藝﹐而讀書類的文化節目總是快接近午夜時分﹐或者說人們不需要通過電視這個平臺填補人文閱讀的空白。這幾年人文類綜藝節目的興起﹐其實正代表著一種大眾的需要產生。

  “文化的痛點常常可以轉化為傳播的熱點與多媒體的槽點。”傳媒研究者靳智偉認為﹐《中國詩詞大會》緊緊抓住了中國受眾的詩詞文化情結﹐對於中國古典詩詞的意境之美給予了精准的電視闡釋﹐它的熱播正是抓住了這樣的民族文化基礎﹐通過電視傳播手段﹐讓電視受眾以“會詩”的形式與選手對話﹐與前人對話﹐與歷史對話﹐與生活對話﹐並在這一過程中錘煉自己的審美情操。

  武漢大學文學院樊星教授認為﹐選擇朗讀的經典常常可以喚起人們對於自己有過的特別閱讀體驗的美好回憶。從這個角度看﹐選擇經典﹐也是懷舊的一種方式﹐甚至是反思自我﹑認識自我的一條路徑。如此說來﹐《中國詩詞大會》﹑《見字如面》﹑《朗讀者》都不僅體現出走近經典的文化情懷﹐也折射出時光飛逝中人們越來越濃厚的懷舊情懷。剩下的問題是﹕下一個熱潮會在哪裡掀起﹖種種時尚此起彼伏﹐有的熱鬧一時﹐終不免過眼雲煙。也有的會在當代文化的發展歷程中留下不滅的痕跡。

  人文類綜藝節目能代替閱讀嗎﹖

  電視與閱讀似乎是兩個門類﹐但內容上的人文追求讓他們走到了一起。閱讀的路上總比不上熒屏前熱鬧﹐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統計﹐2015年我國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58本﹐與2014年相比增加了0.02本。這個數字低於許多世界大國﹐也與中國這樣一個文明古國極不相稱﹐所以才有了全民閱讀與書香中國的提倡。但同時我們也發現﹐在當今人們的情感越來越粗礪﹑越來越遊戲化的生活中﹐人們對於高品質的精神文化產品的需求日益旺盛。於是人文類綜藝節目應運而生。電視以其特有的傳播形式﹐賦予了紙張上的文字活色生香的魅力﹐而人文經典中的精彩篇章更是在舞臺上大放異彩。從某種程度上說﹐電視讓這些經典活了起來﹐給予了它們生命力﹐也搭建了現代人與經典對話的橋樑。確實﹐有一部分人在電視節目的吸引下﹐把這些人文經典找出來閱讀﹐值得欣慰。也有人質疑﹐會不會由於電視節目的足夠“玲琅滿目”﹐而使人以為它可以代替閱讀呢﹖我們認為﹐閱讀不僅是一種知識的獲取﹐它還是一種個人生命體驗與人類偉大智慧的心靈交流﹐電視與書本是對人文精神的兩種不同呈現﹐前者很直觀﹐而後者需要的是集腦力與體力的智性探索﹐是前者取代不了的。

  在2017年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我們還是那句話﹕享受讀書的樂趣﹐就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何燁)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