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採菊登高望 秋高氣爽又重陽

2017-10-27 09:12 來源﹕文匯報 
2017-10-27 09:12:37來源﹕文匯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採菊登高望 秋高氣爽又重陽

(明)沈周《盆菊圖》

採菊登高望 秋高氣爽又重陽

(明)唐寅《東籬賞菊圖》

採菊登高望 秋高氣爽又重陽

(清)陳枚《重陽賞菊》

  明日﹐農曆九月九﹐又到重陽節。九九重陽﹐又稱重九﹑上九﹑登高節﹑陽數節等。因為古老的《易經》中把“六”定為陰數﹐把“九”定為陽數﹐九月九日﹐兩九相重﹐故而叫重九﹔日月同九﹐兩陽相重﹐故名“重陽”。又因為“九九”與“久久”同音﹐九在數字中又是最大數﹐有長久長壽的含意﹐所以古人認為這是個特別值得慶賀的吉利日子。

  雖然歷經千年﹐重陽節活動的內容也隨著時代發生變化﹐但登高﹑賞菊﹑祈壽﹑驅疫的民俗文化內涵﹐傳承至今。如今重陽節還被賦予了新的含義﹐每年的農曆九月九日﹐也是全國的“老人節”。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重陽節的起源﹐和中國遠古農耕文明有關﹐發軔于古人祭祀大火的儀式。先秦 《呂氏春秋》之中《季秋紀》載﹕“(九月)命家宰﹐農事備收﹐舉五種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倉﹐祗敬必飭。”“是日也﹐大饗帝﹐嘗犧牲﹐告備于天子”。漢代時﹐九月九的皇家祭祀和宴飲活動從宮中流佈民間﹐《西京雜記》中記載西漢時的宮人賈佩蘭稱﹕“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雲令人長壽。”三國時﹐魏文帝曹丕在《九日與鍾繇書》中寫道﹕“歲往月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于長久故以享宴高會。”可見重陽節有求壽之俗﹐採藥服食卻病延年﹔還有大型飲宴活動﹐則是由先秦時慶豐收之宴飲發展而來的。如《荊楚歲時記》雲﹕“九月九日﹐四民並籍野飲宴。”隋杜公瞻注雲﹕“九月九日宴會﹐未知起于何代﹐然自駐至宋未改。”由此﹐“求長壽”及“飲宴”﹐構成了重陽節的基礎。

  在唐代﹐九月初九這天被正式定名為重陽節。

  重陽節的節慶活動中﹐首推登高。《齊人月令》中說﹕“重陽之日﹐必以糕酒登高眺遠﹐為時宴之游賞﹐以暢秋志。”

  相傳重陽登高與上古時的射禮活動有關。那時﹐人們在秋忙之後﹐上山狩獵﹐採集野生食物﹐為過冬作準備﹐並由此而成為一種禮儀活動。經過漫長的遷衍﹐到西漢時﹐逐漸形成了登高的民俗﹐當時長安城外有一高臺﹐每年春節﹑重九﹐人們都要登上高臺觀賞風景﹐因為登的是高臺﹐所以就叫“登高”。到了魏晉南北朝時﹐這種活動就固定在九月九日。南朝梁人宗懍《荊楚歲時記》有雲﹐九月九日﹐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的人﹐都到郊外登高﹐設宴飲酒。相傳晉末詩人謝靈運還為了登高自製了一種登山的木屐﹐鞋底前後裝有可活動的鐵齒﹐上山時去掉前齒﹐下山時去掉後齒﹐人稱“謝公屐”。李白曾有詩﹕“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唐﹑宋兩朝傳下了大量寫重陽登高的詩詞﹐“黃花宜泛酒﹐青岳好登高”﹐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雲淡山青﹐榖物金黃﹐人們闔家遠足﹐登高山攀高塔﹐極目遠望﹐寄情抒懷。而在民間﹐重陽登高還有避災驅疫的意思。一是古人敬畏山神﹐在“九為老陽﹐陽極生變”的九九重陽之日﹐登高拜山神﹐以求趨吉避兇﹔又一說是到了重陽節﹐秋收已經結束﹐山野的野果﹑藥材等也剛好成熟﹐大家就會紛紛上山採集野果﹑藥材﹐稱之為“小秋收”﹔還有一個說法來自漢代“桓景避難”的傳說。《荊楚歲時記》注中引用《續齊諧記》中的記述﹕“汝南桓景隨費長房游學﹐長房謂之曰﹕‘九月九日﹐汝南當有大災厄﹐急令家人縫囊﹐盛茱萸﹐系臂上﹐登山﹐飲菊花酒﹐此禍可消。’景如言﹐舉家登山。夕還﹐見雞犬牛羊一時暴死。長房聞之曰﹕‘此可代也’。”此後人們每到九月九日就登高﹑野宴﹑佩戴茱英﹑飲菊花酒﹐以求免禍呈祥。

  重陽節這天﹐還有一個重要活動是做重陽糕﹐祭獻祖先。魏晉時代叫面餅﹐唐代叫菊花糕﹐宋代叫重陽糕﹐明清時則稱花糕。據《東京夢華錄》載﹕“都人重九前一二日﹐各以粉面蒸糕﹐更相饋送﹐上插剪綵小旗﹐摻訂果實﹐如石榴籽﹑栗黃﹑銀杏﹑松子肉之類。”明代租佑的《居家宜忌》中載﹕“九日天明時﹐以片糕搭兒女頭額﹐更祝曰﹕‘願兒百事俱高。’”在北方﹐九九當天﹐已出嫁的女兒要攜夫婿回娘家送重陽糕﹐一般是兩個大的﹐九個小的﹐取其“二九”相逢之意﹐父母則要回贈糕餅﹐以祝福女兒女婿通達隆盛。《遵生八箋》《呂公忌》等書也同樣記載了這樣的習俗﹐將其列入九日事宜之中。由此可見﹐“糕”與“高”發音相同﹐九日登高食糕﹐寓意及第高中﹐步步高陞。

  菊花延壽客﹐茱英闢邪翁

  如同說端午離不開屈原和粽子﹐說重陽則離不開陶淵明和菊花﹐重陽之日賞菊﹑飲菊花酒﹐便是起源於晉朝大詩人陶淵明。

  在中國古俗中﹐菊花象徵長壽﹐在文人墨客筆下﹐菊花與梅蘭竹並稱四君子﹐菊花獨傲秋霜﹐晚節猶香﹐經得起秋後風霜摧折﹐象徵著氣節和高潔的品格。“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辭官為農﹐柴桑隱居。他一生酷愛菊花﹐以菊為伴﹐在宅旁東籬邊種了許多菊花﹐朝夕觀賞。他寫道﹕“菊花知我心﹐九月九日開﹔客人知我意﹐重陽一同來。”在《九日閑居》詩序文中又說﹕“餘閑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于言。”說的是重陽日無酒可飲﹐空對滿園秋菊﹐作詩寄懷。南朝檀道鸞筆記《續晉陽秋》有一則記載﹕“陶潛嘗九月九日無酒﹐宅邊菊叢中﹐摘菊盈把﹐坐其側﹐久﹐望見白衣(官府中給役小吏)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酌﹐醉而後歸。”此為白衣送酒﹐又有葛巾漉酒﹐李白《戲贈鄭溧陽》詩云﹕“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素琴本無弦﹐漉酒用葛巾。”

  陶淵明以農桑為樂﹐愛詩愛酒更愛菊。他的人品文章﹐是文人士大夫推崇的典範﹐他們將陶淵明與菊﹑與酒﹑與重陽聯在了一起。在後世詩詞歌賦中﹐菊花甚至因陶淵明採菊東籬而獲得了“籬菊”﹑“籬花”之名。後人效仿陶淵明﹐不但有重陽賞菊﹐還有宴飲詩會﹐直追菊痴陶淵明的意趣。

  北宋京師開封﹐重陽賞菊之風盛行﹐品類繁多﹐千姿百態。宋代《東京楚華錄》卷八﹕“九月重陽﹐都下賞菊﹐有數種。其黃白色蕊若蓮房曰‘萬齡菊’﹐粉紅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黃色而圓者‘金齡菊’﹐純白而大者曰‘喜容菊’。無處無之。酒家皆以菊花縛成洞戶。”

  明代﹐在《陶庵夢憶》中記載有﹕“兗州紹紳家風氣襲王府。賞菊之日﹐其桌﹑其炕﹑其燈﹑其爐﹑其盤﹑其盒﹑其盆盎﹑其看器﹑其杯盤大觥﹑其壺﹑其幃﹑其褥﹑其酒﹑其麵食﹑其衣服花樣﹐無不菊者﹐夜燒燭照之﹐蒸蒸烘染﹐較日色更浮出數層。席散﹐撤葦簾以受繁露。”

  清代賞菊﹐如《燕京歲時記》載﹕“九花者﹐菊花也。每屆重陽﹐富貴之家﹐以九花數百盆﹐架度廣廈中前軒後輊﹐望之若山﹐曰‘九花山子’。四面堆積者﹐曰‘九花塔’。”在《清嘉錄》中記蘇州賞菊活動說﹕“畦菊乍放﹐虎阜花農﹐已千盎百盂擔入城市。居人買為瓶洗供賞者﹐或五器七器為一臺﹐梗中置熟鐵絲﹐偃仰能如人意。或于廣庭大廈堆壘千百盆為玩者﹐縐紙為山﹐號菊花山。而茶肆尤盛。”

  菊花含有養生成分﹐重陽佳節飲菊花酒﹐被看作是祛災祈福的“吉祥酒”。晉代葛洪《抱樸子》有南陽山中人家飲用泡菊花的甘谷水而益壽的記載。同樣的還有茱萸﹐香味濃厚﹐有驅蟲去濕﹑逐風邪的作用﹐並能消積食﹐治寒熱。民間認為九月九日是兩個最高的陽數重合﹐也是物極必反的起始﹐所以在重陽節人們借茱萸以闢邪求吉。晉人周處在《風土記》中說﹕“九月九日﹐律中無射而數九。俗尚此日折茱萸以插頭﹐言闢除惡氣﹐以御初寒。”人們或者以茱萸插頭﹐或者用茱萸系臂﹐或者用茱萸泛酒﹐無比尊崇﹐將其尊為闢邪翁。據南宋吳自牧《夢粱錄》記載﹕“日月梭飛﹐轉盼重九……是日孟嘉登龍山落帽﹐淵明向東籬賞菊﹐正是故事。今世人以菊花﹑茱萸﹐浮於酒飲之﹐蓋茱萸為‘闢邪翁’﹐菊花為‘延壽客’﹐故假必二物服之﹐以消陽九之厄……”

  煮酒燒紅葉﹐持螯切嫩姜

  自唐代開始﹐重陽又添了吃螃蟹這一習俗。唐代前期﹐滄州多蟹﹐且是稻田中的河蟹﹐以糖醃漬﹐是為貢品﹔中唐開始﹐經濟文化中心南移﹐江淮﹑江南一帶的稻作農業得以開發並逐步成熟﹐到宋朝﹐隨著南宋定都臨安﹐螃蟹著名產地也從河南南部﹑安徽北部一帶遍及江南。到了明清﹐螃蟹已成為一種與南方﹑尤其是江南的意象勾連在一起的美味﹐吃法也返璞歸真﹐北方水煮﹐南方清蒸。

  重陽節正值蟹汛﹐所謂九月團臍十月尖﹐螃蟹正肥﹐新酒菊天﹐對菊持鰲﹐也是文人墨客筆下的重陽一趣。

  唐代李顯《九月九日幸臨渭亭登高得秋字》詩序﹕“陶潛盈把﹐既浮九醞之歡﹔畢卓持螯﹐須盡一生之興”﹔宋代陳造的詩 《招鄭良佐》﹕“重陽佳辰可虛辱﹖橙香蟹肥家釀熟”﹔元代馬致遠《雙調‧夜行船》﹕“愛秋來時那些﹕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人生有限杯﹐幾個登高節﹖”明代唐寅《江南四季歌》﹕“左持蟹螯右持酒﹐不覺今朝又重九。一年好景最斯時﹐橘綠橙黃洞庭有。”﹔鄭板橋《菩薩鬘‧留秋》裡說“佳節入重陽﹐持螯切嫩姜”﹔曹雪芹《紅樓夢》在大觀園裡安排下一場螃蟹宴﹐諸芳持螯賞菊﹐又是“喃喃負手叩東籬”﹐又是“口齒噙香對月吟”﹐林黛玉“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薛寶釵“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祗有美味的螃蟹才對得起重陽佳節。

  在民間﹐“九月九﹐湖蟹過老酒”﹐家家戶戶持鰲飲菊酒。在長三角一帶﹐重陽節這天還流行夜作酒﹐城鎮的商店和作坊﹐東家要在重陽節晚上宴請店員和勞工﹐這頓晚宴也稱為“螃蟹酒”或“茱萸酒”。因為重陽過後﹐日短夜長﹐夥計們幹活要到天黑才得下工。清代蔡雲 《吳欲》 一詩寫道﹕“蒸出棗糕滿店香﹐依然風雨古重陽。織工一飲登高酒﹐篝火鳴機夜作忙。”孔慶鎔在 《揚州竹枝詞》 裡說﹕“紫蟹居然一市空﹐買來聲價重青銅﹔東翁為勸茱萸酒﹐過卻明朝上夜工。”江蘇丹徒的諺語道﹕“吃了重陽酒﹐夜作不離手。”至於做夜工的時間﹐要一直到清明為止。《金陵歲時記》 載﹕“吾鄉重九之夕﹐鋪家治酒剝蟹﹐以犒店夥﹐佐以咸鴨。是夕酒後﹐工人始夜作矣﹐至清明而罷﹐亦鋪家俗例也。”

  由此﹐就像元宵的湯圓﹑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餅﹐相延成習﹐積習成俗﹐螃蟹也成了重陽節的美食標配。

  迎寒戲竹馬﹐登高放紙鳶

  在重陽節傳承至今的2000年裡﹐除了登高﹑祈壽﹑驅疫﹑賞菊﹑食糕﹑宴飲之外﹐各地還有各種民俗﹐甚是有趣。

  戲竹馬逐疫

  長江中下游一帶﹐重陽日有小兒騎竹馬的風俗﹐將一根竹竿騎在胯下﹐奔跑跳躍。《江南志書》說﹐銅陵縣“九月重陽為龍燭會﹐以迎官山神﹐民間置糍糕頒食﹐互相遺饋﹐戲竹馬逐疫。”可見這種遊戲的意義在於驅逐災疫。有些地方又把騎竹馬叫作“迎寒”﹐很可能是由迎接霜雪之神而演化來的。

  放紙條插重陽旗

  重陽節正是天朗氣清的時節﹐舊俗中有放紙條﹑豎重陽旗的遊戲。《江南志書》說﹐常熟縣“九月九日﹐兒童以五色紙接為條﹐長一二丈﹐粘竿首﹐植于庭戶間﹐曰放紙條。若登浮圖﹑山顛﹐有攜至五十餘丈者。”

  重陽旗則是把五色紙剪成斜角式﹐連綴成旗﹐豎在院中。也有的人像《金陵歲時記》中記載的那樣﹐把五色紙鏤刻出花紋﹐中間嵌上“令”字﹐插在門前。

  縱牧

  春秋兩季﹐天氣溫暖﹐流弊少﹐食料多﹐因此一般都在此時放牧﹐以尋覓野食。安徽懷寧﹑廣西隆安﹑甘肅平涼等地有民諺道﹕“九月重陽﹐散放牛羊。”又道﹕“九月九﹐牛羊各自守。”

  放風箏

  《鳳山縣誌》說﹐“九月重陽﹐為登高會﹐童子競放風箏﹐如鳶﹐如寶幢﹐如八卦河洛圖﹐縛小藤片﹐能因風作響﹐惟夜或系燈其上﹐官禁止之。”

  (本版圖片選自資料)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