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霜降﹕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霜降﹕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責編﹕宮辭]來源﹕光明日報2018-02-02 13:52

24小時熱圖
  • 習近平在京津冀三省市考察並主持召開座談會

  • 2019年春運開始

  • 高鐵“洋班組”助力春運

  • 紅紅火火中國年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推薦閱讀
第十一屆斯德哥爾摩中國學生學者春節聯歡會在斯德哥爾摩卡羅琳醫學院禮堂舉行﹐逾千名在瑞典學習﹑生活﹑工作的中國學生學者和華僑華人歡聚一堂﹐喜迎新春。
2019-01-21 10:17
一年一度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22日將在瑞士小鎮達沃斯正式拉開帷幕。
2019-01-21 10:16
20日﹐在日本橫濱中華街﹐一名書法家(右)在“迎春送福”活動現場將寫好的“福”字送給遊客。
2019-01-21 10:15
20日﹐在老撾萬象省庫馬丹學院閱兵場﹐老撾人民軍坦克裝甲兵方陣接受檢閱。
2019-01-21 10:14
連日來﹐中國第35次南極科考隊昆侖隊隊員在昆侖站天文區安裝﹑調試和維護天文臺址監測設備和天文觀測設備﹐調查南極冰蓋之巔冰穹A地區天文觀測條件並開展天文觀測。
2019-01-21 10:13
多彩表演迎新春
2019-01-21 10:12
塔拉特村位於新疆富蘊縣可可托海鎮額爾齊斯大峽谷入口處﹐由於距離額爾齊斯河源頭很近﹐享有“額爾齊斯河第一村”的美譽。冬季連續的降雪把塔拉特村裝扮得如童話世界﹐格外美麗。
2019-01-21 10:09
北京迎春年宵花展在北京花鄉花卉創意園開幕﹐展出來自京津冀的160多件花卉作品。
2019-01-21 10:06
高顏值書店亮相呼和浩特 360度環形書牆吸引市民
2019-01-21 10:01
古郡敦煌迎新年初雪 雪漠風光引遊人
2019-01-21 09:54
21日﹐在深圳西站﹐乘客在即將開往四川巴中的K4286次春運列車上安置行李。當日﹐2019年春運正式啟動。
2019-01-21 09:53
1月20日﹐一名小朋友在河北石家莊市正定縣長樂門文化廣場舉行的新春年貨大集上玩耍。
2019-01-21 08:54
長城腳下﹐北京延慶﹐肅穆的海坨山和官帽山遙相對望﹐擁抱著冰封的媯河。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北京世園會國際館(1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北京世園會中國館(1月16日無人機拍攝)。
2019-01-19 16:24
志願者們通過參觀車站陳列室﹐瞭解春運故事﹐學習醫療急救﹑服務禮儀等技能﹐備戰即將到來的春運。
2019-01-19 08:43
近年來﹐涇源縣通過發掘民間剪紙文化﹐結合當地旅遊資源﹐在鄉村推廣傳統剪紙技藝﹐打造剪紙系列旅遊產品﹐走出一條民間文化助力脫貧攻堅的發展路徑。
2019-01-19 08:43
江蘇南通迎春燈會亮燈儀式在南通探險王國舉行﹐各式彩燈造型獨特﹐吸引遊人觀賞遊玩。
2019-01-19 08:42
冰封的冬季納木錯﹐靜靜地依偎在雪山的懷抱中﹐相互陪伴共度寒冬。
2019-01-19 08:41
珠海長隆國際海洋王國在2018年12月的13天內﹐相繼成功繁育一雄兩雌的三頭小白鯨﹐預計近期還將迎來第四頭白鯨寶寶。
2019-01-19 08:40
加載更多

  霜降節氣﹐首先想到的是唐代張繼“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的詩句﹐這首《楓橋夜泊》詩﹐除了是寫霜降景色上佳之作外﹐它還被譜成曲﹐許多歌手曾為之傳唱﹐風行一時﹐頗有影響。

  霜降﹐是秋季最後一個節氣。《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九月中﹐氣肅而凝﹐露結為霜矣。”霜降的意思是天氣變冷﹐露水結成霜。俗語說﹕“霜降見霜﹐米谷滿倉。”因此人們相信﹐如果霜降這天有霜﹐來年就會有個好收成。

  霜降有三候﹕“一候豺乃祭獸﹔二候草木黃落﹔三候蟄蟲咸俯。”關於霜降的第一候﹐一種說法是﹐人們在這個節氣中捕獲獵物﹐以獸祭天﹔另一種說法是﹐豺狼將捕獲的獵物先陳列﹐之後再食用。隨後﹐在黃河流域﹐樹葉開始枯黃掉落﹐蟄蟲也開始伏在洞穴中﹐準備進入冬眠。

  陸游在《霜月》中寫有“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說明霜出現于秋天晴朗的月夜。深秋的夜晚沒有雲彩﹐地面上如同揭了層被﹐散熱很多﹐氣溫常會驟降至零度以下﹐水汽凝結在溪邊﹑橋間﹑樹葉和泥土上﹐形成細微的冰針的霜花。

  古人留下不少寫霜降的詩。

  劉長卿《九日登李明府北樓》詩曰﹕“九日登高望﹐蒼蒼遠樹低。人煙湖草裡﹐山翠縣樓西。霜降鴻聲切﹐秋深客思迷。無勞白衣酒﹐陶令自相攜。”

  白居易在《村夜》詩中寫道﹕“霜草蒼蒼蟲切切﹐村南村北行人絕。獨出門前望野田﹐月明蕎麥花如雪。”在一片被寒霜打過的灰白色秋草叢中﹐小蟲在竊竊私語著﹐山村周圍行人絕跡。我獨自來到門前眺望田野﹐祗見皎潔的月光照在一望無際的蕎麥田上﹐滿地的蕎麥花簡直就像一片耀眼的白雪。

  杜牧的《山行》﹕“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李白《靜夜思》﹐則別有一番意境﹕“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此詩雖非霜降日所寫﹐但月是秋日明﹐所以必定寫於深秋﹐望天宇湛藍﹐皓月當空﹐月色如水﹐自然引起詩人的豐富聯想。

  霜降時節﹐百花凋零﹐唯獨菊花盛開﹐爭奇鬥艷﹐“撐住殘秋是此花”。無怪北宋大文學家蘇軾有詩曰﹕“千樹掃作一番黃﹐祗有芙蓉獨自芳”。

  詩人們面對草木枯黃的暮秋景色﹐自然要托菊言志﹐借菊抒懷。晉代陶淵明﹐有詠菊名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唐代元稹的“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更是膾炙人口。

  宋代李彌遜《晚秋即事》一詩寫菊花也頗獨到﹐詩云﹕“霜樹今無一葉留﹐日邊雲暗使人愁。獨憐揚子灣頭岸﹐猶有黃花戀晚秋。”雖是記事﹐情極淡泊﹐憐花之處又不無憐人之意。當然借菊詠志﹐氣魄之大莫過於唐末農民起義領袖黃巢的詩了﹐其詩云﹕“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漫步婆娑多姿的菊花叢中﹐雖值霜降時節﹐寒意盈懷﹐仍不覺融入一片春光爛漫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