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文藝”不是爛片的遮羞布

2018-05-23 09:20 來源﹕廣州日報 
2018-05-23 09:20:20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第71屆戛納電影節剛剛閉幕﹐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切特盛讚﹕“這是實實在在的戛納大年。”的確﹐今年主競賽單元共有21部電影入圍﹐不僅數量可觀﹐質量之高也令整個電影節高潮迭起﹐這些作品在視聽語言﹑故事﹑表演方面都展現出高水平的藝術水準﹐這也再度證明﹐一部好的文藝電影絕不是晦澀﹑沉悶的代名詞﹐而是能夠滿足觀眾對觀賞性與藝術性的雙重需求。

  《米花之味》海報

  《西小河的夏天》海報

  《小偷家族》劇照

  《地球最後的夜晚》 劇照

  戛納前沿﹕要過癮才能獲獎

  將今年的戛納電影節稱為“大年”一點都不為過﹐21部入圍主競賽的電影﹐既有來自戈達爾這樣的大師之作﹐也有不少第一次殺入戛納的新人作品。由於入圍數量眾多﹐又恰逢今年更改放映規則(不再讓媒體早於首映禮觀影)﹐因此﹐幾乎每天都會有2到3部主競賽影片進行放映。每天放映廳門口的入場隊伍永遠大排長龍﹐尤其到了影節後半程﹐這樣的氣氛更為濃烈﹐輪番登場的電影幾乎部部佳作﹐高潮迭起。今年的場刊評分不僅普遍高於去年﹐李滄東的《燃燒》更是以3.8分刷新歷史新高﹐可見媒體對今年的作品質量普遍感到滿意。

  說起文藝電影﹐很多人都“避而遠之”﹐原因是“太難懂”“太沉悶”﹐但一部真正好的文藝電影﹐絕不是艱深晦澀的代名詞。正如今年戛納電影節﹐讓人看得昏昏欲睡的電影少了﹐更多電影反而是很過癮﹑很好看。

  幾部獲得大獎的電影均有口皆碑﹐《小偷家族》催人淚下﹔《犬舍驚魂》故事簡單直接﹐觀眾接受度極高﹔《黑色黨徒》是一部實打實的喜劇﹐由去年火爆好萊塢的電影《逃出絕命鎮》原班人馬打造﹐觀眾幾乎從頭笑到尾……入圍作品多為嚴肅題材﹐但最終大獎卻花落笑聲最多﹑觀眾最容易接受的電影。

  好看不代表膚淺﹐難懂也不代表厚重﹐一部電影是否有營養﹑有高度﹖絕不僅僅取決於這部電影是否“夠難懂”。相反﹐題材豐富﹑可看性高﹐容易產生情感聯結的作品﹐才是真正打動人心的好作品。

  作品剖析﹕《小偷家族》勝在故事好看審視冷靜

  本屆“金棕櫚”的獲得者《小偷家族》﹐就是一部好看且保持思考的佳作。影片聚焦的是一個臨時組建的家庭﹐一天﹐父親與兒子從超市回家的路上﹐將無家可歸的小女孩Yuri撿回家﹐原本不打算收養﹐卻在得知她受到父母虐待後改變主意。然而﹐她的到來只給大家帶來一段時間的快樂﹐隨之而來的竟然是這個家庭的分崩離析。

  是枝裕和一向是處理家庭題材的高手﹐但近年來頻繁多產的他﹐也難免陷入祗有溫情﹐缺乏思考的窠臼﹐過於甜膩的故事常被人詬病“除了雞湯﹐啥也沒有”。好在《小偷家族》裡那個冷靜﹑克制的是枝裕和又回來了﹗

  電影前70分鐘的劇情幾乎都是溫情鋪陳﹐同住一個屋檐下的小人物相互取暖﹐關係其樂融融﹐小女孩Yuri的到來﹐更是為這個家庭又增添了一份牽掛。然而﹐電影到了最後30分鐘﹐隨著夫妻的入獄﹐這個臨時拼湊的家庭秘密逐一浮出水面﹐原來﹐維繫起這個家庭的﹐不僅僅祗有愛和善良﹐也有利益﹐於是﹐人性的複雜漸漸流露。這個既溫情又殘酷的故事﹐既有催人淚下的善﹐又有冷靜審視的態度﹐並沒有陷入庸俗的套路。

  此外﹐國內的文藝片﹐這些年來也開始打破刻板印象﹐讓人看得如沐春風。

  《西小河的夏天》《米花之味》節奏明快﹑顏色鮮艷

  即將於5月25日上映的《西小河的夏天》就在點映後獲得廣泛好評。影片透過10歲小孩顧曉陽的視角展開﹐緩緩展現生活在紹興西小河旁三代人的成長﹐故事娓娓道來﹐情感細膩﹐將每一個人童年時的稚嫩﹑清新﹑真摯﹑苦澀描繪得淋漓盡致。

  由青年導演鵬飛執導的《米花之味》節奏明快﹑顏色鮮艷﹐整個故事不煽情﹑不苦情﹐反而處處透露對生活細膩觀察的小幽默﹔《黃金花》《幸運是我》《一念無明》等文藝作品﹐則關注了自閉症等多個特殊群體。

  而正在公映的《路過未來》也是近來較受關注的一部國產文藝作品。該片由楊子姍﹑尹昉主演﹐是去年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唯一一部華語入圍電影﹐電影上映後口碑兩極﹐喜歡的觀眾認為﹕“影片關注了時代變化下打工一族的生活狀態﹐故事很接地氣。”不喜歡的觀眾則認為影片在技術方面存在一定瑕疵﹕“故事過於冗長﹑敘事方面還有很大進步空間。”“題材很好﹐但電影不夠好看。”作者﹕黃岸

  評論

  不要為了拿獎“定製”電影

  不少專業人士認為﹐電影沒有商業與文藝之分﹐祗有好不好看之分。近年來常被反復提起的“文藝片票房不佳”的話題﹐歸根結底還是電影拍得不夠好看﹐而非受到題材限制。也有部分電影人自身作品質量不佳﹐就把“文藝片”拿來當遮羞布。

  一部好的文藝作品﹐打動人心﹑引發共鳴還是首位。作者有充分表達的自由﹐但切忌自說自話﹐沉浸在自我情緒當中。好的文藝電影﹐不應該成為觀眾心中“看不懂”“不好看”的代名詞﹐而是應該讓觀眾樂於看電影﹐並從中思考人生。

  因此﹐說教﹑裝模作樣﹑低估觀眾的智商﹑臺詞矯情等都是創作的大忌。不少文藝片主題先行﹐或是過分沉迷于炫技﹐然而不可忽略的是﹐電影是一門綜合藝術﹐一部好的作品需要故事﹑攝影﹑美術﹑音樂﹑表演等方方面面的通力配合。

  其次﹐不要過分受限於某種題材﹐例如最近犯罪﹑懸疑類題材大火﹐不少創作者也跟風﹐但拍出來質量卻參差不齊。創作者應該多從生活中挖掘新鮮角度﹐不要沉迷于“賣慘”“賣苦”﹐而應該尋求有著催人向善的正能量的題材。

  此外﹐文藝創作切忌本末倒置﹐一部電影祗有本身質量夠硬﹐才會獲得觀眾與專業獎項的認可﹐不要為了參加影展或拿獎“定製”電影﹐更不要為了滿足觀眾的獵奇心理刻意迎合。

  今年﹐國內上映的多部文藝片成績不俗﹐足以證明文藝片也可以做到票房口碑雙豐收﹐因此﹐創作者必須改變心態﹐摒除對文藝片﹑影展片的偏見和誤區﹐才能真正做出優秀的作品。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