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用“流行味”唱出“中國風”

2018-06-05 08:36 來源﹕人民日報 
2018-06-05 08:36:27來源﹕人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一邊探索全新的風格﹐一邊播撒傳統的種子﹐當心中的種子生根發芽﹐受眾就會自覺地由此及彼﹑由淺入深。

  一段時間以來﹐詞曲都帶有濃厚中國韻味的“古風音樂”漸漸走紅。“香葉嫩芽﹐竹爐沸翠湯﹐此夜更漏猶長”﹐唱出了茶葉的芬芳清爽﹔“著筆眾生相﹐諸色琳琅﹐水袖紛揚﹐進退自循章”﹐道盡京劇的程式與行當……當雅致的文字被譜成唯美的歌曲﹐詩詞歌賦的意象﹐文人墨客的掌故﹐以全新的方式呈現在人們耳邊。人們發現﹕古風音樂給傳統帶來一種新的“打開方式”。

  雖說是古風﹐卻處處有新意。從十幾年前貼吧的古風填詞﹑遊戲論壇的配樂翻唱﹐古風音樂在產生初期就有著網絡的色彩。自發創作的歌曲層出不窮﹐專職﹑兼職的“古風圈大神”不斷湧現﹐印證著開放的音樂創作從不缺乏靈感。縱覽這股潮流﹐無論是音頻直播﹐還是網絡大賽﹐音樂的呈現方式始終緊跟潮流﹔無論是眾籌專輯﹐還是網絡付費﹐新生業態助推“古風”刮得更遠。而95後甚至00後的“新人”﹐也順理成章地變為古風音樂的主要受眾。

  從線上走到線下﹐從虛擬世界中的ID變成現實生活裡的“大咖”﹐古風音樂誕生之初應聲寥寥﹐如今因何吸引無數“粉絲”﹖這背後﹐除了網絡平臺推波助瀾﹑熱門影視劇帶動熱點﹐優質歌曲本身才是主因。傳統文化的寶藏取之不盡﹐詩詞﹑戲曲﹑建築無不可入詞﹔而《論語》的人倫日用﹐《山海經》的神奇詭譎﹐在現代語言的刻畫下﹐艱澀的文字變得可觸可感﹐“過時”的歲月重新應時當令。在內容為王的時代﹐提高文化產品的供給質量﹐小眾愛好也可大眾化。

  事實上﹐除了古風音樂﹐寬衣博帶的古風服飾﹐裙袂飄飄的古風舞蹈﹐野菜濁酒的古風飲食﹐甚至彈琴對弈的古風生活﹐都獲得了不少擁躉。或是對快節奏生活疲憊厭倦﹐或是被古典之美深深折服﹐選擇古風﹐也是對華夏文明的歸屬與認同。年輕人鍾愛的文化產品﹐絕非都是舶來品﹐絕非祗有叛逆﹐古風音樂作為傳統與現代的奇妙契合﹐恰恰證明了年輕人的文化創造力。

  但“古風”作為一個包羅萬象的集合﹐內涵也需要甄別。先秦諸子是古﹐魏晉風骨是古﹐宣德紅釉成化鬥彩是古﹐八大山人桐城古文也是古﹐到底哪一階段應該蔚然成“風”﹖其實﹐古風不同於古史。後者講究準確﹐前者但求神似。古風音樂的文辭﹐無論是大歷史的宏闊﹐還是小人物的悲歡﹐往往出於現代人對古代的想象與建構。所以﹐有的作品脫離了具體的歷史語境﹐夾雜了神怪小說﹑玄幻遊戲﹐甚至無病呻吟的愛情故事﹑堆砌辭藻的“大雜燴”時有出現。換句話說﹐“古風”走紅﹐魚目混珠的作品也就有了可乘之機﹐尤須受眾提高鑒別力。

  在琵琶古箏中加入鍵盤貝司﹐點綴幾句西皮二黃後仍以流行通俗唱法為主﹐歸根結底﹐古風音樂雖有古意﹐卻是流行文化的產物。在傳承的路上﹐相比國寶因明星演繹廣為人知﹐文物因文創產品重煥光芒﹐文學藝術類非遺的古今聯手﹑新舊轉換更顯不易。面對又想讓人看﹐又怕變了味的傳承困境﹐京劇恢復“骨子老戲”﹑博物館復原編鐘音樂是“復古如古”“修舊如舊”﹐古風音樂則是“古為今用”“貌古神新”。兩種模式﹐實際上是兩種選擇﹕是挖掘鮮為人知的舊作﹐還是用全新的敘事重塑往昔﹖

  答案並不是非此即彼。古風音樂的思路值得我們借鑒﹕一邊探索全新的風格﹐一邊播撒傳統的種子。當心中的種子生根發芽﹐對傳統萌發興趣﹐他們會自覺地由此及彼﹑由淺入深﹐聽完時尚的“古風”﹐自然會聆聽古樂﹑古曲的本真。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