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英譯《射雕》成爆款 譯者解釋為何把黃蓉譯成黃蓮花

2018-06-06 09:20 來源﹕山東商報 
2018-06-06 09:20:35來源﹕山東商報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郝玉青

  最近這半年﹐郝玉青(Anna Holmwood)過得有些“抓狂”。

  金庸小說《射雕英雄傳》(以下簡稱《射雕》)首部英譯本出版的消息一經披露﹐引發了英國出版方始料未及的熱烈反響﹔而瑞典裔﹑英國籍的譯者郝玉青﹐作為“向西方世界介紹‘降龍十八掌’的外國人”被推向話題中心。

  據瞭解﹐英文版《射雕》第一冊《英雄誕生》在英國出版首月即加印到第7版﹐銷售火爆。郝玉青還透露﹐近日有美國的知名出版社高價購得英譯本版權﹐將於2019年推出美國版﹔另有西班牙﹑德國﹑芬蘭﹑巴西﹑葡萄牙等七個不同國家也相繼買下了版權﹐未來將出現更多語言版本的《射雕》。近日﹐郝玉青應邀來到北京﹐接受了採訪。

  為什麼起《英雄誕生》這樣的“別名”﹖

  記者﹕英譯版給每一部分冊另起了書名﹐比如第一冊叫《英雄誕生》(A Hero Born)。分冊書名是怎麼定的﹖

  郝玉青﹕起初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英國的出版社理解﹐“射雕三部曲”不是三本書﹐而是一整個系列。然後我們把這個系列分成三組﹐每組四本﹐每一本單獨起一個書名。否則如果只叫“射雕英雄傳(一)(二)(三)”﹐對西方人來說太籠統了﹐和內容沒有很強的聯繫。

  起“英雄誕生”這樣的書名當然考慮了西方人的閱讀習慣。書名是我和張菁一起討論出來的﹐我們希望每一組書名之間有聯繫﹐同時提到故事中的一些核心概念。我們其實壓力很大﹐很擔心被批評──“你們憑什麼給金庸小說另起名字﹖”但我們真的是為了讓更多英文讀者接受而考慮了很多。

  為什麼把“黃蓉”譯成“黃蓮花”

  記者﹕從英語讀者那裡收到過什麼樣的反饋﹖郝玉青﹕推特上一直有人在@我﹐談他們的讀後感﹐其中有一類是我特別感興趣的。他們是在英語環境中長大的華裔﹐已經不會讀﹑寫中文了﹐可是因為家庭的緣故對來自中國的故事充滿好奇。我常常收到來自這類讀者的信息。

  我很開心﹐因為我自己也是跨文化的背景下成長起來的﹐能理解他們的感受。我在英國長大﹐母親是瑞典人﹐雖然會說瑞典語﹐但總還有一些隔膜﹐有些瑞典文化的細微之處﹐我沒有切身體驗過。所以我想閱讀《射雕》應該是一個好的契機﹐讓他們走近父母輩的文化。

  記者﹕網絡上有一些英文論壇是專門翻譯中國武俠小說的﹐集中了一批外國的金庸粉絲﹐您看過他們對這次譯本的評論嗎﹖

  郝玉青﹕我很佩服他們﹐他們很早就發現並且喜歡金庸作品﹐也有一部分人在從事翻譯的工作。他們提出的主要爭議點就是﹐有人認為角色的名字不能翻譯﹐應該忠實于原文(拼音)。(注﹕譯本有些人名採用意譯﹐如黃蓉譯作Lotus Huang(“黃蓮花”)﹐梅超風譯作Cy-clone Mei(“梅旋風”)﹔ 也有些用拼音﹐如郭靖譯作Guo Jing。)

  但是我認為﹐不翻譯太可惜了﹐有些名字如果按照拼音來寫﹐英文讀者看起來會非常平淡﹐感受不到其中的含義。當然對於一些資深的金庸粉絲來說﹐把名字譯成英文聽起來就像綽號。我覺得金庸的小說本來就帶有幽默﹐角色的人名﹑稱號都帶有強烈的金庸風格﹐我希望把這種風格也呈現給英文讀者。

  記者﹕當時是如何說服英國出版社買下《射雕》的﹖

  郝玉青﹕我準備了推薦文件﹐翻譯了大約一萬字的樣章﹐一次又一次地聊。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

  我用的推介語就是後來飽受批評的﹕“這是中國的《指環王》。”

  但我的本意不是向讀者這樣介紹﹐而是把它作為出版人之間的一種溝通方式。出版方瞭解這是什麼類型的書﹐並且產生興趣以後﹐才會進一步去看我準備的那些材料﹕金庸的地位﹑故事的梗概﹑有哪些共通的價值觀可以打動西方讀者等。當時有四五家英國出版社都表示有興趣﹐其中麥克萊霍斯出版社的創始人Christopher MacLehose先生很堅定地說﹕“這部書我一定要出版。”此前他曾經成功推出過瑞典作家Stieg Larsson的《千禧三部曲》系列(包括《龍紋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和《直搗蜂巢的女孩》)﹐所以大家知道他是有能力和眼光的。 彭珊珊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