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賀赴京﹕從昌邑到長安沿途的風土人情

2018-06-08 11:24 來源﹕光明網 王金中
2018-06-08 11:24:33來源﹕光明網作者﹕王金中責任編輯﹕宮辭

  作者﹕王金中

  西漢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春夏之交﹐漢昭帝駕崩﹐因無子嗣﹐19歲的昌邑王劉賀應詔赴京典喪﹐準備接替帝位。從昌邑國到長安城﹐幾乎縱貫國土的東方和西方﹐直線距離達到漢代的1600裡﹐穿越了經濟最發達﹑人口最稠密﹑道路最順暢﹑歷史文化積澱最厚重的中原地區。二千多年後的今天﹐依據《漢書•武五子傳》中記載的若干地點﹐循著劉賀曾經走過的道路﹐探尋當年沿途的山水風光﹐領略西漢時期中原地區的風土人情,對於深入瞭解那個時代的歷史與文化以及劉賀的性格特點﹐很有意義。

  一﹑出發地──昌邑國

  劉賀是在昌邑國的王宮裡接到朝廷發出的璽書的﹐第二天中午便踏上赴京的征途﹐因此﹐昌邑國便是劉賀一行的出發地。

  昌邑國位於如今山東省的西南部﹐漢初時屬於山陽郡﹐天漢四年(公元前97年)漢武帝立劉髆(b□,音搏)為昌邑王﹐所封之地山陽郡隨之改為昌邑國﹐直到元平元年第二代昌邑王劉賀被廢,本始元年(公元前73年)昌邑國除﹐又恢復為山陽郡。這樣算起來﹐昌邑國的地名只存在了24年左右。

  眾所周知﹐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廢除了分封諸侯制﹐實行郡縣制﹐全國劃分為四十八郡。到西漢時﹐既繼承了秦朝的郡縣制﹐又在部分地域恢復了分封諸侯制﹕一部分郡縣直屬朝廷﹐另一部分屬於諸侯王國﹐形成了郡─國並行的格局。當時﹐全國共有郡﹑國最多時達到103個。為了便於管理﹐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漢武帝設部刺史﹐除近畿七郡外﹐把近百個郡﹑國劃分為13部﹐每部設一刺史﹐進行監察管理。山陽郡即後來的昌邑國﹐就屬於兗(y□n,音衍)州刺史部。

  漢武帝為什麼要把劉髆分封到山陽郡當昌邑王呢﹖主要原因有三個﹕

  其一﹐這裡是全國最富庶的地區之一。《漢書•地理志》說﹐“山陽郡﹐戶十七萬二千八百四十七﹐口八十萬一千二百八十八。縣二十三。”又說“河(指黃河)東曰兗州﹕其山曰岱﹐藪曰泰壄﹐其川曰河﹑泲(指濟水)﹐浸曰盧﹑濰﹔其利蒲﹑魚﹔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擾(指馬﹑牛﹑羊﹑豖﹑犬﹑雞)﹐谷宜四種(指黍﹑稷﹑稻﹑麥)。”由於昌邑國處在一個交通便利﹑人口眾多﹑桑麻遍野﹑五榖豐登的地區﹐因此就成了當時的經濟都會﹐商業貿易相當發達﹐北方的牛馬牲畜﹐南方的絲茶竹器﹐東方的魚鹽海產﹐西方的皮革毛料﹐都在昌邑國交易。此外﹐昌邑國盛產漆器﹐還有冶鐵業和專門管理冶鐵的鐵官﹐是全國49處從事鐵器生產的官辦工業之一。據《漢書》記載﹐當時在昌邑從事冶鐵生產的工役就有280人之多。其實﹐昌邑國及周邊並沒有鐵礦﹐冶鐵的原料都是從其他地區轉運而來﹐這更加說明昌邑國交通發達﹐交易活躍。從海昏侯墓出土的標有“昌邑”字樣的大量漆器﹑青銅器﹑竹木器﹐以及玉器﹑鐵器也可以證明這一點。

  其二﹐這裡是儒家文化和文明禮儀之鄉。漢武帝把廢黜百家﹐獨尊儒術﹐倡導文明禮儀作為治國方略。昌邑國位於齊魯大地﹐是孔子﹑孟子的故鄉。《漢書•地理志》說這裡“其民猶有先王遺風﹐重厚多君子﹐好稼穡﹐惡衣食﹐以致畜(蓄)藏。”漢武帝有6個兒子﹐除了太子劉據﹑少子劉弗陵外﹐二子﹑三子﹑四子同時冊封﹐即劉閎封為齊王﹐劉旦封為燕王﹐劉胥封為廣陵王。可惜齊王劉閎很快就去世了﹐而對一直覬覦著皇帝位置的燕王劉旦和廣陵王劉胥﹐漢武帝又不放心。在這種情況下﹐封第五子劉髆為昌邑王﹐目的就是讓他在孔孟之鄉深入學習儒學文化﹐以後用儒家的仁﹑義﹑禮﹑智﹑信治國理政。隨同劉賀赴長安的郞中令龔遂﹑中尉王吉﹑老師王式﹐都是當地最著名的大儒﹐其中王吉還是研究《齊論語》的領銜大師。

  其三﹐這裡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昌邑及附近藏龍臥虎﹐孕育出許多曠世梟雄。秦末農民戰爭﹐陳勝﹑吳廣在大澤鄉起義﹐距昌邑祗有五六百里。當時﹐劉邦在沛縣﹑彭越在巨野﹑秦嘉在東海紛紛響應﹐都距昌邑不遠(圖1)。其實﹐項羽的故鄉臨淮下相﹐也離昌邑不遠。特別是劉邦與項羽聯合作戰的第一仗﹐就是攻打昌邑境內的胡陵﹑方與。後來“楚漢之爭”時﹐劉﹑項兩軍又多次在這裡交戰(圖2)。漢景帝三年發生的“七國之亂”﹐平叛之戰也是發生在這裡。據說﹐漢高祖劉邦分封諸侯時有一條重要原則﹐就從軍事上考慮“地犬牙相制﹐所謂磐石之宗也”﹐從而使“天下服其強”。(見《漢書•文帝紀》)也就是說﹐讓郡縣與諸侯國的地盤犬牙交錯﹐起到相互制約的作用﹐以確保國家的長治久安。

劉賀赴京﹕從昌邑到長安沿途的風土人情

圖1

劉賀赴京﹕從昌邑到長安沿途的風土人情

圖2

  需要指出的是﹐同屬兗州刺史部的泰山郡﹐就在昌邑國的北面。泰山不僅是歷史上的名山﹐而且是歷代帝王仰天功之巍巍而封禪祭祀的地方﹐是受命于天﹑定鼎中原的象徵。從昌邑到泰山直線距離僅300余裡。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春三月﹐漢武帝“還幸泰山﹐修封”。(見《漢書•武帝紀》)昌邑王劉髆帶著兒子劉賀陪同登山﹐參加盛大的封禪大典。封﹐為祭天﹔禪﹐為祭地。漢武帝曾經前後六次到泰山封禪﹐這是他最後一次登臨泰山。在這次封禪大典上﹐劉賀不僅見到了已經古稀之年的祖父漢武帝﹐還認識了後來決定他命運的大司馬﹑大將軍霍光。這是他與朝廷的最早接觸。

  二﹑第一站──定陶

  《漢書•武五子傳》記載了昌邑王劉賀接到璽書後﹐立即出發﹐很快到達第一站──定陶的過程﹕“夜漏未盡一刻﹐以火發書。其日中﹐賀發﹐晡時至定陶﹐行百三十五里﹐侍從者馬死相望于道。郞中令龔遂諫王﹐令還郞謁者五十餘人。”

  定陶位於昌邑古城的正西﹐是濟陰郡所屬的重鎮﹐與昌邑國同屬兗州刺史部。劉賀的車隊到定陶﹐必須過荷澤﹐跨泗水。泗水古時也叫荷水﹐上游通泲水﹐下游通泗水﹐最後匯入淮河﹐流入黃海。因此﹐這裡水陸交通都十分便利。

  定陶古稱陶﹐又名陶丘﹐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早在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人類就在這裡漁獵耕種﹐繁衍生息。自春秋至西漢800多年間﹐一直是中原地區的水陸交通中心和全國性經濟都會﹐享有"天下之中"的美譽。

  這裡有三個時間概念必須弄清﹕其一﹐“夜漏未盡一刻”。有人認為是午夜﹐說劉賀三更半夜接到璽書。其實正確的理解應該是黃昏後。因為古代計時用的刻漏分為日漏和夜漏兩種﹐白天用日漏計時﹐夜間用夜漏計時。由於春夏秋冬晝夜時長不等﹐因此日漏與夜漏的計時長度也不同。“夜漏未盡一刻”﹐是指這一天使用夜漏計時還不到一刻的時候。古代一天100刻﹐一刻為現今的14.4分鐘。這時﹐太陽早已落下﹐天色黑暗下來﹐需要“以火發書”。其二﹐“日中”。漢代實行十二時辰制﹐分別命名為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其中的日中也就是後來的午時﹐相當於現在的11~13時。其三﹐“晡時”。也就是後來的申時﹐相當於現在的15~17時。從日中到晡時是兩個時辰﹐相當於4個小時左右。

  還有一個數字概念也必須弄清﹐即“行百三十五里”。《漢書•食貨志》說﹕“六尺為步﹐步百為畮﹐畮百為夫﹐夫三為屋﹐ 屋三為井﹐井方一里﹐是為九夫。”據此﹐漢代的一里應為300步﹐1800尺。以一尺23.1厘米計算﹐一里應為415.8米。如此算起來﹐兩個時辰“行百三十五里”﹐合現在的56.1公里﹐即112.2裡﹐折算每小時大約奔跑28裡左右。劉賀所乘車輛的行進速度﹐甚至超過了馬匹的馳騁速度﹐以至於“侍從者馬死相望于道”。

  從急于上路的時間上看﹐年輕的劉賀處事不夠穩重﹐遇到大事顯得過於急躁﹑草率﹐缺乏細緻周到的謀劃。這與他後來當27天皇帝時﹐派遣的“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千一百二十七事”的性格特徵是一致的。

  劉賀一行赴京城長安﹐出發時一共帶去多少人呢﹖在定陶由於“馬死相望于道”﹐經龔遂勸諫﹐劉賀在第一站就遣回了50餘人。後來劉賀當皇帝被廢黜時﹐大將軍霍光以“陷王于惡”為名﹐誅殺昌邑侍從200餘人。因此劉賀一行出發時的隊伍大約在250人以上﹐可謂車轔轔﹐馬蕭蕭﹐浩浩蕩蕩。這就預示著劉賀進京以後﹐打算使用昌邑國自己的人管理朝政﹐完全拋開前朝老臣。這種不顧大局的用人之道﹐犯了封建官場的大忌。值得一提的是﹐劉賀的部下中尉王吉在啟程前曾經“奏書戒王”﹐讓他“宜日夜哭泣悲哀而已﹐慎毋有所發”﹐而對大將軍霍光“事之敬之﹐政事壹聽之”。對於這樣有見地的勸誡﹐劉賀根本聽不進去﹐充分暴露了他年輕氣盛﹑自以為是的性格缺陷。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