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中文廣播劇成“新寵”

2018-06-23 10: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8-06-23 10:42:18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原標題﹕中文廣播劇成“新寵”

  最近﹐網友小白在朋友的極力推薦下﹐體驗了一把網絡廣播劇。她本以為會跟小時候聽評書一樣﹐能迷迷糊糊睡過去。結果﹐伴隨著低沉磁性人聲的登場﹐逼真的音效與優美的配樂相互交融﹐搭建出宛若電影畫面般的震撼場景﹐讓她聽得如痴如醉。小白驚喜地說﹐“太喜歡了﹐想不到還有這種操作﹗”

  像小白這樣﹐對廣播劇“路轉粉”的例子比比皆是。現代社會生活節奏加快﹐可供選擇的娛樂方式更多元。不過﹐對很多人來說﹐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太奢侈﹐捧著大部頭啃讀又太枯燥﹐而在上班途中﹑睡前時光﹐聽一集廣播劇﹐既方便﹐又享受。這種輕鬆的減壓手段﹐開始備受追捧。

  昔日聽眾追捧

  說起廣播劇﹐大家並不陌生。它是一種廣播電視藝術形式﹐早期以廣播電臺為載體﹐以語言﹑音樂﹑音響為創作元素﹐將聽覺藝術的魅力最大可能地發揮出來。當年曹禺先生曾有這樣的評價﹕“廣播劇是魅力女神﹐像詩﹑像夢﹐在聲音世界中﹐使人享受到一切美妙。”

  廣播劇在中國已有80餘年歷史﹐其間幾多起伏。上世紀70年代﹐對廣播劇而言﹐可謂是人氣爆棚的鼎盛期。當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劇的收聽率一度緊隨《新聞和報紙摘要》之後﹐位列十大類型節目的第二位。然而﹐這種“盛世”隨著電視進入尋常百姓家而終止﹕從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開始﹐絕大多數電臺的廣播劇創作停滯不前﹐聽眾也急劇下降。1996年﹐廣播劇迎來“第二個春天”﹐這一年﹐廣播劇被中宣部列入“五個一工程”﹐極大鼓舞了廣播人的士氣﹐此後廣播劇開始爬坡。

  變身受眾新寵

  隨著融媒體時代來臨﹐廣播劇正由昔日的“魅力女神”﹐逐漸變身為受眾的“新寵”。

  2007年到2017年﹐是中文廣播劇蓬勃發展的10年﹐這期間﹐互聯網上湧現了一大批優秀的中文廣播劇製作者﹐聚攏了大量廣播劇聽眾﹐很多聽眾實現了從接觸廣播劇到喜歡廣播劇的轉化。僅2017年一整年﹐互聯網上發佈的廣播劇就超過了2000部﹐為我國的廣播劇藝術發展事業開闢了新空間。

  廣電總局發佈的《2017年全國廣播電視行業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廣播劇類廣播節目製作時間23.11萬小時﹐比2016年(17.26萬小時)增加5.85萬小時﹐同比增長33.89%﹔與此同時﹐廣播劇類廣播節目播出時間94.82萬小時﹐比2016年(83.20萬小時)增加11.62萬小時﹐同比增長13.97%。

  推動良性發展

  廣播劇在如火如荼發展之時﹐也經歷著成長之痛。比如﹐傳統廣播劇面臨分發渠道狹窄﹑推廣不力等問題。網絡廣播劇也存在版權意識薄弱﹑選題過度娛樂﹑沒有資金支持的困局。

  面對新媒體挑戰﹐廣播劇的發展該如何破局﹖主動擁抱新媒體是正道。安徽廣播電視臺廣播劇編導呂卉曾介紹﹐近年來﹐他們積極與新媒體共舞﹐通過微數字技術在互聯網上進行音圖文融合傳播﹐打造長度在10分鐘之內的微型廣播劇。因其成本低﹑製作周期短﹐容易形成規模化生產﹔每集長度在10分鐘以內﹐符合新媒體時代碎片化閱讀和收聽的習慣﹐便於手機傳播。該系列節目引起廣泛關注﹑轉發﹑點讚﹐成為一次成功的融媒體創新嘗試。

  安徽廣播電視臺在廣播劇傳播方面作出的探索﹐也值得借鑒。他們除了將廣播劇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及安徽廣播電視臺各頻率展播外﹐還在主流網站和音頻軟件上開設微劇頻道並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轉發﹐分享給手機用戶。如此組合拳般的融媒體手段﹐換來的是受眾人數幾何級數的增長。

  廣播劇的主題和選材豐富多彩﹐如何將藝術性與新聞性﹑思想性﹑可聽性統一起來﹖2016年夏天﹐湖北之聲“微廣播劇”團隊推出《2016防汛記憶》系列新聞微劇﹐用豐富多彩的聲音元素展現抗洪故事﹐得到了廣大聽眾和市場的認可。事實證明﹐將優質音頻內容與弘揚正能量﹑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有效結合﹐是廣播劇發展的新要求和新趨勢。

  網絡廣播劇走紅之後﹐開始成為配合新書出版﹑網絡遊戲推廣﹐甚至是電視劇營銷的組合手段。與此同時﹐不少業餘“網配”(網絡配音)人﹐也開始向職業配音師轉變。有專家指出﹐通過音像製品﹑網絡音頻等創造多渠道盈利模式﹐或許能成為廣播劇線上線下探索的新方向。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