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非遺> 正文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2018-07-04 11:10 來源﹕北京西山大覺寺 
2018-07-04 11:10:11來源﹕北京西山大覺寺作者﹕責任編輯﹕劉洋

  迦陵禪師在大覺寺住持方丈的時間﹐大約祗有三年。這三年時間﹐除了編刻禪門經典外﹐他還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選定了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佛泉﹐出生年不詳。湖北景陵縣人﹐俗姓張﹐法名實安﹐號佛泉。因性情篤實﹐潛心佛理﹐參悟甚深﹐得以成為迦陵禪師的嗣法弟子。雍正四年(1726)迦陵示寂後﹐經禮親王傳諭詔﹐由佛泉繼任京西大覺寺方丈﹐並御前賜紫﹐成為傳臨濟正宗第三十五世傳人。雍正十年(1732)﹐朝廷又重賜迦陵弟子佛泉紫衣三襲﹐以示眷渥。乾隆九年(1744)冬﹐佛泉示寂﹐其靈塔立于北京西山大覺寺之南塔院﹐其碑銘雲﹕“傳臨濟正宗三十五世佛泉安和尚塔”。佛泉禪師有《佛泉安禪師語錄》上下二卷﹑《佛泉安禪師後錄》四卷流傳于世﹐這些語錄木刻板至今仍存于大覺寺之內﹐是研究佛泉禪師生平的重要資料﹐目前未見有印本傳世。佛泉性情篤實﹐潛心佛理﹐參悟甚深﹐其語錄便是其研修悟證的結晶。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內現存《佛泉安禪師語錄》(包括《後錄》)計有書板九十三塊﹐每塊板框高二十厘米﹐寬三十厘米。半葉十行﹐行二十字。白口﹐中縫上部鐫有“支那撰述”字樣﹐四周雙邊。分兩部分﹐一題為《佛泉安禪師語錄》﹐一題為《佛泉安禪師後錄》﹐此書鐫刻於乾隆六年(1741年)春。“語錄”共六卷﹐嗣法門人際機等編第一﹑四卷﹐際寬等編第二﹑五卷﹐際寰等編第三﹑六卷。“後錄”四卷﹐嗣法門人際融﹑際太等編第一卷﹐嗣法門人際善﹑際存編第二卷﹐門人際有﹑際寰編第四卷﹐第三卷因卷首缺失﹐編者無考。此書目前未見有印本傳世﹐因此書板得以保留至今﹐可稱幸存。第四卷結尾處撰有佛泉禪師行狀﹐因卷尾缺失﹐故只余一句﹕“師諱安﹐號佛泉﹐楚之湖北安陸府景陵縣張氏子。”值得慶幸的是在《佛泉安禪師語錄》及《後錄》序文和書中部分文字中﹐我們可以瞭解到佛泉禪師的生平。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佛泉公﹐我先法兄迦陵和尚之嗣也。當世宗皇帝在藩邸時﹐留心性宗﹐且帝以古佛再來﹐信根深重﹐其護持三寶為古今罕匹。若京兆之柏林﹑千佛﹑西山之大覺﹑古杭之南澗咸發重帑修造﹐捐資供眾﹐命師兄次第住持。佛法之隆﹐于斯為最﹐以故四方龍象望風而翕聚者恆萬餘﹔指我師兄乘三尺龍須﹐指開覺路﹐聞正法者﹐不可勝數﹐而我佛泉公﹐尤為入室之真子焉。”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從這段序文可知﹕佛泉是迦陵禪師的繼嗣人﹐即弟子中繼位為大覺寺方丈者。佛泉是在迦陵極受雍親王寵倖﹑一生中最得意時所收的入室弟子﹐關於佛泉師從迦陵的情形﹐在《佛泉安禪師語錄》正文前﹐有署名“古吳查行者元昭氏”撰寫的序言﹐稱﹕

  “今我佛泉大和尚具篤實之性﹐生秉冰霜之操守﹐未入歸宗之門﹐已如臨濟之在。黃檗位下三年﹐行業純一﹐暨受迦老人付囑之後﹐潛心苦志﹐參則真參﹐悟則真悟﹐修則真修﹐真雲居所謂行之之人﹐而余所謂行而後能言之人也。及乎老人辭世﹐佛公奉其靈龕﹐建塔于京畿西山大覺寺之傍。廬墓而兼主席﹐一瓢自愛﹐足不入城者十有餘年。凡城中之學士大夫慕佛公之名而求一見者﹐山城迢遞﹐邈不可得﹐蓋其真實踐履﹐能令人一望而生歡喜心。而出一言吐一氣﹐亦使人當下知歸。噫﹗不意際此佛法陵夷之日﹐而得我佛泉和尚之篤行﹐君子哉﹗”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作為迦陵禪師的嗣法傳人﹐佛泉對恩師有著特殊的感情。

  1723年雍正登基﹐迦陵禪師卻離京南行﹐作為迦陵的大弟子﹐佛泉不忘師恩﹐追隨迦陵南行不離左右﹐歷盡艱難。寺藏《佛泉安禪師語錄》序文中這樣寫到﹕

  “厥後﹐世宗御極﹐我師兄退隱匡阜﹐四海英豪﹐亦皆星散﹐而佛公(迦陵嗣位弟子佛泉)等數人甘心藜蓿﹐木食草衣﹐執侍靡倦。其為之真切﹐事師之誠摯﹐不啻嬰兒之于慈母﹐有終身不肯離者。”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雍正四年(1726年)迦陵在江西辭世﹐雍正聞訊後降旨褒賜迦陵為國師﹐命佛泉奉其靈骨回北京西山大覺寺建塔安葬。序文中也描述了這一情況﹕“痛我師兄﹐于丙午秋謝世。上聞之﹐不忍置荒煙寂寞之﹐以特命佛公等請靈龕建塔西山大覺寺之傍﹐而佛公即主席方丈。”

  也就是在這一年﹐迦陵的弟子佛泉禪師被任命為西山大覺寺主持。雍正在迦陵圓寂後﹐對大覺寺的眷顧有增無減。《佛泉禪師語錄》中記載了佛泉禪師繼席大覺寺方丈受清室封賜的一些事情﹕“師于雍正五年四月八日御前賜紫﹐又於十年壬子元旦三日重賜紫衣三襲﹐到山上堂﹐師捧衣示眾雲﹕大庾嶺頭提不起﹐九重深處風□來﹐曹溪未肯輕傳世﹐今日承恩大展開。”雍正對迦陵的弟子佛泉可謂恩禮甚厚。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佛泉繼大覺寺方丈後﹐舉辦法會﹐宣講禪法﹐有許多朝廷重臣﹐包括皇上的弟弟和碩怡親王允祥也經常親臨現場﹐因此在《語錄》中除念及雍正皇帝恩寵之外﹐還不斷多次提及怡親王的恩典。“恭祝和碩怡親王殿下永佑聖明﹐常光佛日”。

  今大覺寺所藏迦陵和尚畫像﹐即有“大覺堂上第二代繼席法徒實安”題寫的《老和尚像讚》一則﹐對於間接瞭解迦陵與雍正帝的關係﹐很能啟人深思。像讚曰﹕

  “欲要讚﹐只恐污涂這老漢。欲要毀﹐又怕虛空笑破嘴。既難讚﹐又難毀﹐父子冤仇憑誰委﹖不是兒孫解奉重﹐大清國內誰睬你﹗咄﹐這樣無智阿師﹐怎受人天敬禮。”

  很明顯﹐這則像讚中﹐既有“棒喝”之語﹐又有憤激之言﹐充溢著嗣法弟子對先師結交最高權力者的“微辭”。明明謚為“妙智”﹐讚語卻稱“無智”﹐雖已貴為“國師”﹐卻又在大清國內無人理睬﹐或許這就是你結交皇帝的下場﹗而“父子冤仇憑誰委”一句﹐更是事關機要﹐深意存焉。據推斷﹐這句話的原意是﹕康熙和雍正父子之間的恩恩怨怨﹐又有誰能說得清原委呢﹖﹗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佛泉與其師相知甚深﹐對於迦陵自恃明敏善辯﹐參預世俗之務﹐頗多微辭。在他的語錄中有二首題為《國師勘三藏》的七言詩﹐論迦陵生平行事很有見地。他在詩前小序中說﹕

  “若以世諦論﹐國師錯過三藏﹔若以真諦論﹐三藏錯過國師。彼此錯過且置﹐畢竟第三度在什麼處﹖錯﹗錯﹗”

  在辨證的哲理中﹐隱含著深沉的無奈。而第一首詩﹐則以反語銳辭﹐抒寫了對迦陵因聰敏而傷自身的泣血之嘆﹐也頗堪玩味﹕

  舌尖帶劍欲傷人﹐縱使英雄也喪身。

  不是三藏暗捉敗﹐幾乎千古恨難伸﹗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雲﹕“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佛泉禪師眼中的“無智阿師”﹐可是《心經》所言的“大智慧者”﹖暫不敢妄斷。但佛泉大和尚承襲了迦陵禪師的臨濟正宗衣缽﹐使大覺寺在隨後的時光裡又達到了一次鼎盛﹐這個歷史是載于史冊的事實。

大覺寺清代迦陵禪師的衣缽傳人──佛泉和尚

[責任編輯:劉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