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荒誕背後的道德洞察

2018-07-05 09:23 來源﹕人民日報 
2018-07-05 09:23:09來源﹕人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孫佳涵

  慘淡泛白的燈光﹐孤獨的病床﹐一帘透亮的紗幕。幾個實力派演員在這狹小的病床邊飆戲﹐為觀眾演繹出了一場關於欲望﹑情感﹑人性和道德相互糾纏的終極審判。這﹐就是話劇《特殊病房》。

  《特殊病房》由中國國家話劇院出品﹐近日在國話先鋒劇場連演了多場﹐熱度也絲毫不減。劇本原名《驅車摩根山》。暴風雪之夜﹐保險業巨頭萊曼在摩根山下翻了車﹐重傷昏迷﹐醒來時已經躺在某個特護病房裡。他的妻子和女兒正在病房外焦急等待﹐另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匆匆趕來﹐自稱是萊曼太太。於是﹐在兩人充滿震驚﹑疑惑﹑敵意和痛苦的對話中﹐在萊曼的回憶穿插中﹐一個可怕的事實慢慢浮出水面……

  該劇作者是美國三位戲劇大師之一的阿瑟‧米勒。中國觀眾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他的《推銷員之死》在1983年就被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搬上中國舞臺﹐成為經典。阿瑟‧米勒被稱為“美國舞臺的道德之聲”﹐《特殊病房》的主題也不例外﹐它揭露了當時社會上以萊曼為代表的富豪階層精神空虛﹑自私偽善和對婚姻的背叛。然而﹐如果僅僅把它當成“社會問題劇”﹐祗看到其中的道德批判﹐未免把大師之作理解得太膚淺了。阿瑟‧米勒更加關注的﹐是人的心靈和情感狀態。

  萊曼是一個典型的成功人士﹐這種成功給了他自信的魅力﹐讓蕾婭這樣年輕貌美的姑娘也被他吸引﹔這種成功也令他變得自負﹐妄圖打破社會規則的約束﹐甚至妄圖抗拒歲月的力量﹐因此犯下了重婚罪。在病房對話中﹐兩個女人所描述的萊曼簡直不像是同一個人──當蕾婭提到萊曼喜歡滑雪﹑打獵﹑賽車甚至開飛機﹐他的髮妻希奧的表情從不屑到驚訝﹐最後失控地喊道﹕“他跟我在一起時﹐開車從來沒超過60邁﹗”對於萊曼來說﹐蕾婭像是一劑重返青春的靈藥﹐給他注入了更強大的生命力﹐仿佛抓住了蕾婭﹐就抓住了時間之神的衣袍﹐就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變老。同時﹐他也不願意放棄希奧﹐希奧給了他家庭的溫暖﹐作為知識女性﹐優雅的淑女﹐她身上也有著另一種魅力。

  顯然﹐萊曼對感情是“貪得無厭”的﹐他認為自己對兩個人“都是真愛”﹐“缺一不可”﹐也想要得到兩個人的愛。萊曼又是極度自負的﹐他認為像自己這樣的人有資格不受社會規約束縛﹐因為他有能力“讓兩個人都得到幸福”。因此﹐他固執地想要和蕾婭結婚﹐而不滿足于只把她當作情人﹐哪怕要付出犯法的代價。也是因此﹐在事情敗露之後﹐他仍不知悔改﹕“我給了你們人生中最幸福的十年”﹐“在我靈魂某個痛苦的暗角﹐我仍然不明白我為何遭到譴責﹗”他甚至認為她們還會選擇留在他身邊。

  然而﹐這十年來﹐在萊曼內心最深處﹐其實從未擺脫過迷茫。兩頭欺瞞﹑兩頭的情感牽扯﹐像一根繩子在他的靈魂上來回拉扯﹐讓他感到心力交瘁。他常常提及自己的父親﹐甚至在傷重後的幻覺中和父親對話。他自認為比父親“成功”得多﹐可內心的永無安寧﹐又讓他不禁懷疑這種成功的意義﹐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怎樣的人生……這不僅是萊曼的困境﹐也是現代社會中無數人心靈的真實寫照﹐難怪能夠長演不衰﹐引起世界各國觀眾的共鳴。

  萊曼一角由曾獲得過白玉蘭獎主角獎和中國話劇金獅獎﹑在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扮演季檢察長的李建義主演﹐這位當之無愧的“老戲骨”﹐將角色刻畫得相當精彩﹑入木三分。劇中其他角色也由中青代實力派演員擔綱﹐導演趙以更是一名新銳的“90後”。主創團隊“老中青”三代結合﹐將年輕人看待世界的方式﹐與老一輩演員的生活閱歷和豐富經驗相搭配﹐讓話劇有了更加當代化的呈現。

  舞臺設計也頗具創意。舞臺正中放著一張床﹐床頭架著三塊電子屏幕﹐屏幕內容的切換就意味著場景的切換。顯示心電圖即代表病房﹐顯示草原﹑星空或河水時﹐則表示進入了相應的回憶場景。主角戴上白色的面罩﹐表示頭上纏著的紗布﹔摘下面罩起身下床﹐即可進行內心獨白﹐或是穿越時光﹐成為回憶場景中之人。當牆上的掛鐘亮起溫暖的黃光﹐就暗示這一幕發生在過去﹔燈光熄滅﹐則回到戲劇時間的當下。因此﹐雖然現實場景與回憶﹑想象的場景無縫銜接﹐快速切換﹐觀眾也能夠準確理解。藉助觀眾想象完成的場景﹐有幾分中國戲曲表現手法的味道。

  在幽默與荒誕背後﹐《特殊病房》以婚姻關係為切口﹐揭示了一個人就算能掙開內心的道德束縛﹐也無法逃脫情感空虛和精神睏頓的終極命題。

  康春華 周飛亞

[責任編輯:孫佳涵]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