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把最傳統“傳播”成最時尚──從“戲曲網紅”談起

2018-07-10 09:13 來源﹕人民日報 
2018-07-10 09:13:22來源﹕人民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縱觀歷史﹐戲曲藝術一向善於藉助新的傳播方式再煥生機。在互聯網時代﹐以戲曲為代表的傳統藝術應當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借力互聯網思維和傳播手段﹐推動自身繁榮發展

  自幼成名的京劇女老生王珮瑜藉助互聯網新媒體﹐紅出了戲曲圈﹐紅遍大江南北﹕登上微博熱搜榜﹑參加中央電視臺《朗讀者》節目以京劇唸白朗誦《念奴嬌‧赤壁懷古》﹑《跨界歌王2》當評委﹑音頻分享平臺喜馬拉雅開京劇節目﹑《喝彩中華》當觀察員﹑《傳承中國》中擔任評委……年輕﹑時尚的王珮瑜成為“戲曲網紅”﹐不但維繫了原有的京劇戲迷﹐還培養大量新粉絲。這是新媒體時代傳統戲曲藝術藉助新傳播方式宣傳戲曲藝術﹑擴大戲曲受眾的新途徑﹑新手段。

  事實上﹐古老的戲曲藝術一向善於藉助新的傳播方式進行宣傳推廣。20世紀以來﹐戲曲藝術的傳播方式就先後經歷“戲曲+電影”“戲曲+廣播”“戲曲+電視”和“戲曲+互聯網”四個階段。1905年﹐京劇泰斗譚鑫培主演的京劇短片《定軍山》宣告中國電影的誕生。京劇大師梅蘭芳也在上世紀20年代拍攝一批京劇影片。20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拍攝了大量戲曲電影﹐許多劇種的經典劇目在這一時期搬上大銀幕﹐在全國各地演出﹐深受觀眾喜愛﹐堪稱戲曲電影第一個鼎盛時期。改革開放初期﹐是戲曲電影另一個繁榮時期﹐以越劇《五女拜壽》﹑豫劇《七品芝麻官》為代表的戲曲電影可謂家喻戶曉。這些戲曲電影不僅為戲曲“圈粉”﹐而且留下寶貴的老一輩藝術家表演影像資料。20世紀80年代後期﹐傳統戲曲進入發展低谷﹐但伴隨電視的普及﹐各種戲曲類電視節目開始出現﹐特別是以《梨園春》為代表的戲曲擂臺節目﹐為低谷時期的戲曲藝術提供新的傳播途徑和發展模式﹐維繫和培養出不少戲曲觀眾。

  可以看出﹐無論是上世紀初戲曲藝術佔娛樂主導地位的巔峰時期﹐還是當下娛樂方式現代化﹑多元化的挑戰﹐戲曲藝術從來沒有自甘保守﹐總能藉助和利用新的傳播方式進行推廣和宣傳。如今﹐無論是戲曲演員﹑戲迷還是戲曲院團﹑各演出場所﹐都在積極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方式建立自媒體﹐第一時間發佈戲曲動態﹑戲曲演出信息﹐以大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傳播戲曲知識﹑交流戲曲心得﹐數不勝數的移動網絡平臺成為戲曲資訊和戲曲知識的“集散地”。這種即時性﹑平等性﹑共享性的信息交流﹐改變了戲曲藝術此前的傳播途徑﹑傳播速度和傳播規模。

  互聯網文化也進而直接對戲曲藝術創作產生影響﹐比如網絡資源成為戲曲創作題材來源﹐戲曲藝術藉助已經走紅的網絡IP吸引新的戲曲觀眾。“越劇王子”趙志剛早在2002年就把網絡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搬上越劇舞臺﹐網紅小說《甄嬛傳》也被上海越劇院搬上戲曲舞臺﹐廣東省粵劇院根據網絡遊戲《劍俠情緣3》改編創排新編粵劇《決戰天策府》﹐都取得不錯的反饋。此外﹐專業戲曲創作者將經典折子戲或名家名劇設計改編成動漫藝術在互聯網上傳播﹐將戲曲的觸角伸向年輕時尚的動漫受眾﹐吸引網絡觀眾關注戲曲﹐這都是戲曲藝術搭乘互聯網東風擴大受眾和影響力的積極方式。在藝術創作之外﹐互聯網還帶動戲曲相關產業的發生和發展。如一些商業化戲曲公眾號運營平臺﹐藉助資本力量﹐尋求圍繞戲曲消費的可能商機。比如“戲緣APP”舉辦首屆互聯網戲曲春晚和一系列戲曲演出和直播活動﹐兩年中吸引粉絲逾300萬。

  當前﹐最時尚也最普及的互聯網技術正在為以戲曲藝術為代表的傳統藝術提供難得的傳播與發展機遇。傳統藝術需藉助新的傳播手段激活生機與活力﹐也應當有充分文化自信善用﹑用好互聯網手段﹐為自身的發展和繁榮增添助力。一方面﹐戲曲人在以戲曲藝術為本體的前提下﹐積極開疆拓域﹐為古老戲曲不斷培養年輕觀眾群體﹐為傳統藝術注入新的時代特質﹔一方面﹐廣大文藝工作者也可積極返歸傳統藝術﹐從中汲取與當代審美契合的文化要素﹐創作出有傳統味道的新的大眾文藝。而作為文藝批評與大眾文化研究者﹐亦可關注這一新現象﹐及時為創作者提供理論支撐與適時指引。 (李小菊)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