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觀察> 正文

表演與商業空間結合是枷鎖也是加持

2018-07-10 09:13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8-07-10 09:13:46來源﹕北京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2018表演藝術新天地──

  表演與商業空間結合是枷鎖也是加持

  作為幾乎是新天地最早一批商戶﹐但已在多年前黯然離場的我﹐在這個6月重回新天地﹐是受到第三屆“表演藝術新天地”藝術節的吸引。新天地依然是時尚人士和遊客的打卡聖地﹐但斯人已逝的“逸飛之家”﹑不知是否還在別處堅守的“琉璃工房”和副牌“透明思考”﹐以及我曾在其中設立專櫃的家居精品概念店“生活驚艷”﹐都早已“城頭變幻大王旗”﹐令人感傷。但藝術節期間的新天地﹐與時尚和商業的旋律平行和交融的﹐是藝術的旋律。表演藝術帶來的新質感﹐為新天地增添了魅力﹑活力和魔力。

  今年的表演藝術新天地﹐以“讓藝術如影隨形”為策展主題﹐共有15部表演藝術作品──裝置巡游《光影舞馬》﹑多媒體浸沒式舞蹈《我心無限》﹑創意物件劇《在雲端》﹑形體偶劇《小狗英戈的二戰》﹑默劇《也許﹐也許﹐也許》﹑街舞《街頭戰舞》﹑世界舞蹈《精調》﹑京劇《〈京探〉之“七情”》﹑昆曲《花間月》﹑梨園戲《呂蒙正‧過橋入窯》﹑多媒體音樂《雨中之光》﹑實景音樂演出《三彈映月》﹑聲音演出《耳畔呢喃》﹑戲劇《夜奔》和音樂舞蹈劇場《海》。11天裡﹐在室內﹑室外以及臨時搭建的帳篷劇場﹐上演了近200場演出。在節目的時間軸設置上﹐更有“前半場看熱鬧﹑後半場看門道”的安排。

  表演藝術與特殊空間相互塑造

  聲音行動劇場《耳畔呢喃》是今年表演藝術新天地的委約作品﹐沒有舞臺﹑沒有演員﹐觀眾從起點站戴上耳機﹐拿著地圖﹐開始一段一個人的旅程﹐跟著耳機中女孩露比的聲音﹐在新天地的巷弄之中穿梭﹐去尋訪她的外婆和母親曾經生活的場所。可這一切就是戲──用虛擬的方法﹐模擬一段真實的生活﹔但它又不是戲──因為觀眾走進的是真實的空間﹐而不是虛擬空間。這不僅是一種新的表演藝術類型﹐也是歷史文化街區的一種既輕巧又厚重的打開方式。

  在被高樓大廈包圍的太平湖﹐一個“大月球”赫然出現在湖心島上。月光下﹐實景昆曲《花間月》和實景器樂演奏《三彈映月》在藝術節期間輪流上演﹐當昆曲的經典唱腔和具有現代感的古典詩詞演唱融為一體﹐古琴﹑琵琶﹑中阮的樂聲﹐歌唱聲﹐帶來詩一般的夢幻意境﹐在6月夜晚的涼風裡﹐只需在草坪上坐下﹐靜靜聆聽。

  6月12至15日在新天地壹號會所上演的《〈京探〉之“七情”》也是本次藝術節的委約定製作品﹐以浸沒式戲劇的方式﹐用45分鐘的時間﹐演出京劇《野豬林》的七個片段。臺上祗有林沖和林娘子﹐其他以畫外音和影像的方式出現﹐高度濃縮﹐但既不離故事﹐也不離表演──運用京劇的手眼身法步和唱念做表﹐進行敘事和刻畫人物。更精巧的是﹐從故事中提煉出“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緒﹐近距離放大呈現在觀眾面前。

  演出場地分為兩個區域﹐一處演室內戲﹐如白虎節堂林沖受陷害﹑林娘子家中思念丈夫等﹔另一處演室外戲﹐如夫妻參訪寺廟﹑林沖長亭別妻等。每一場切換表演區﹐觀眾也跟著演員移動﹐表演區與觀演區相距祗有兩三米。

  《〈京探〉之“七情”》是我所見過的最精彩生動的京劇普及形式﹐和王潮歌導演的《又見敦煌》比﹐觀眾也是在不同的表演區走動觀看﹐但人家是花了巨額資金蓋專用劇場﹐而《〈京探〉之“七情”》是因地制宜利用空間。和那些送出國的戲曲演出比﹐缺乏中國文化背景的外國觀眾﹐可能很難在一小時內搞懂林沖的故事﹐但透過故事強化的情感﹑強調的戲曲功夫﹐大概是會讓他們對中國文化的技藝多一點崇拜和驚嘆。是不離戲曲本體的傳播﹐是創新的傳播手段與傳統戲曲精華的美妙結合。在小小的空間﹐目睹眼前精巧和高級的戲碼﹐令我忍不住心生感慨──咱家裡老祖宗的寶貝﹐不少哇﹗

  來自墨西哥的默劇《也許﹐也許﹐也許》﹐胖胖的小丑演員﹐幻想愛情﹐用卷筒紙鋪成紅地毯﹐抱著一件男式西服假想男人的愛撫﹐哼著門德爾松的《婚禮進行曲》﹐自導自演婚禮儀式……神級演技high翻全場﹐可笑完了﹐心裡卻是悲的。因為演的﹐不僅是一個剩女恨嫁的心﹐對愛的渴求﹑對愛人的幻想﹐也演出了每一個孤單寂寞的人。但真正厲害的是演員高超的舞臺掌控力﹐每天演出都要從觀眾中邀請一位男士成為新郎﹐面對每一位不同的搭檔。而這些﹐是在屋裡廂博物館二樓一個大約祗有50平方米的空間實現的﹐這可能就是這個劇目最好的樣子──似乎我們都坐在她家的小客廳﹐悄悄看她自導自演這出幻想愛和被愛的戲。

  探索觀演關係﹐人﹑藝術﹑社會的關係

  表演藝術新天地是國內首個在商業空間舉辦的大規模專業藝術節﹐在一個完全沒有常規劇場的城市核心商業形態中﹐大量借用和改造現有商業空間﹐將其變身為表演藝術空間﹐將前沿﹑實驗性的劇目與空間結合起來﹐形成獨特的藝術節質感﹐探索了表演藝術和各種不同環境相結合的可能性。

  在我看來﹐表演藝術新天地的創新﹐不止在於空間和內容上﹐在這個體量並不大的藝術節裡﹐我還看到了對於改善表演藝術行業生態的用心。

  策展團隊想要打破大家對表演藝術祗是站在舞臺上說話的既有觀念﹐讓大家通過作品體會到﹐表演藝術是涵蓋了戲劇﹑戲曲﹑舞蹈﹑音樂等一系列用行動來完成的藝術﹐任何一個空間都可以成為表演藝術空間﹐整個表演藝術領域﹐從形式﹑空間到觀演關係都應該發生變化﹐也將和公眾﹑城市和社會建立起密切的聯繫。

  表演藝術因為必須現場發生的特點﹐如今演出和觀看成本都居高不下而被定義為小眾藝術。表演藝術新天地的票價極其親民﹐今年15部作品的演出中僅有6部售票﹐花530元就可以看全藝術節所有劇目﹐在全國恐怕是絕無僅有﹐當然前提是得到了政府部門和商業資本的支持﹐承擔了藝術節購買劇目等支出。

  表演藝術新天地的採購劇目﹐是策展團隊在英國愛丁堡藝術節﹑法國阿維尼翁藝術節﹑澳大利亞阿德萊德藝術節﹑倫敦默劇節等各大國際藝術節每年看戲200部的基礎上挑選的﹐並不因為觀眾可能是看劇“新人”就可以糊弄﹐在藝術標準之上保證類型的多元化﹐節目語言障礙小﹐互動性強﹔針對空間和藝術節的需要﹐適度委約原創劇目﹔以新創劇目為主﹐強調“獨家引進”和“中國首演”。

  此外﹐在藝術節的劇目菜單設計上﹐進行“金字塔”式的分層設計﹕第一層是無門檻的﹐如今年的戶外演出《街頭戰舞》《光影舞馬》等﹐這類演出佔40%﹔第二層是面向有一定藝術欣賞習慣的人士﹐也佔40%﹐如默劇《也許﹐也許﹐也許》﹑形體偶劇《小狗英戈的二戰》等﹔第三層面向藝術愛好者和資深觀眾﹐佔20%﹐如多媒體浸沒式舞蹈《我心無限》﹑梨園戲《呂蒙正‧過橋入窯》等。因為藝術節的開放性﹐很多來到新天地的遊客﹑餐飲客人﹑購物客人等﹐有機會以免費或低廉的票價“邂逅”優質的藝術作品﹐尤其是與戶外免費演出不期而遇﹐有可能從此被表演藝術“吸粉”﹐無形之中拓展了觀眾群體。

  藝術節﹐能成為一座城市的迷人風景嗎﹖世界幾大藝術節做到了﹐每年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業界人士﹑觀眾和遊客。烏鎮戲劇節也做到了﹐戲劇節期間的烏鎮﹐是華麗的夢空間﹐進入烏鎮景區﹐場景切換﹐日常瑣碎生活下場﹐戲劇則晝夜上演﹐每一處都是舞臺﹐每一秒都如幻如戲。而表演藝術新天地藝術節﹐在五光十色的大都市上海﹑在眼花繚亂的時尚地標新天地﹐有限的區域﹐不高的預算﹐藝術節已初聞啼聲鶯聲嚦嚦﹐假以時日﹐推而廣之﹐也許﹐從新天地孵化出更多帶給人幸福感的藝術節﹐也不是一個遙遠的夢。

[責任編輯:宮辭]


[值班總編推薦] 治理軟文發佈平臺還須靠硬招

[值班總編推薦] 中秋佳節﹐聽習近平講什麼是鄉愁

[值班總編推薦] [成果 ...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