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頻道> 要聞> 正文

《烈日灼心》原著作者須一瓜﹕人心都有趨光性

2018-07-11 09:07 來源﹕新華網 
2018-07-11 09:07:25來源﹕新華網作者﹕責任編輯﹕宮辭

   新華網北京7月10日電(記者劉佳佳)近日﹐作家須一瓜的最新小說《雙眼颱風》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法治新聞記者出身的須一瓜﹐再一次選擇了她最熟悉的“涉案”題材。

  2015年﹐一部由須一瓜長篇小說作品《太陽黑子》改編的電影《烈日灼心》﹐因為高票房與不錯的口碑受到公眾關注。這一次﹐她取材生活﹐創作了一部圍繞一起陳年舊案的追查過程﹐而展開對於人性探索與思考的作品。

  “雙眼颱風”暗示了兩種勢力的對抗。“這書名是我同事起的﹐他是個專欄作家。雙眼颱風就是超強颱風﹐有我想要的﹕搖晃﹑摧毀﹑沖刷﹑滌蕩﹑重建。”須一瓜這樣解釋這本書名字的由來。

  須一瓜

  小說是作家自己的真實

  不同於許多作家在任何場合都可以侃侃而談﹐僅是在線上做訪問﹐須一瓜一開始仍然表現了她的羞澀和不適應﹐她說自己“怕生”“怕擺場子”。但隨著記者問題的不斷深入﹐她也慢慢進入了狀態﹐放鬆地聊起了她的寫作生活。

  多年的政法記者身份給須一瓜的另一個身份──“作家”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雖然有很多親歷的精彩素材我早已忘記。但可以確定的是﹐我一定得到了不僅僅是那些物質性的﹑鼠標點擊可取的新聞肉身。”須一瓜說。

  因為接觸過許多案件﹐她看見過不同類型的判決書﹐在她眼中“每個判決書都是人生的剪影”。多年的工作經歷讓她深刻地認識到﹕當人們對社會﹑人生的認識越深﹐就會越感覺到判決書的那種法律線條的簡單。它沒有辦法去描述一個人的一生甚至是片段。但在文學作品﹑在小說裡﹐思想的空間就大了。雖然在記者工作中也會經常寫一些深度報道﹐但是“新聞是外界的真實﹐而小說﹐是作家自己的真實”。

  人心都有趨光性

  在《雙眼颱風》中﹐須一瓜創作了一個執著追求公平正義﹐眼裡容不下一點沙子的“執拗”的警察形象──傅里安。而這個角色在現實生活中也的確有一個原型。

  因為職業的原因﹐須一瓜對警察比一般人更多了一些信任感﹐很多警察都曾給她不少善的瞬間。須一瓜認為﹐像“傅里安”這樣的人﹐誰和他相遇﹐誰就會獲得對社會的多一點的信任感。在這個作品中﹐她把人心至善的綠燈排成了行﹐不管是很好的人﹐和不太好的人﹐或者其實有點差的人﹐最終都在大是大非面前﹐選擇了為善行亮起綠燈。這部作品融入了她的人生理想和追求。須一瓜說﹕“人心就跟小昆蟲一樣﹐都有趨光性。不要忽略我們心目中的惡﹐也不要低估我們心中的善。”

   文學與影視應保持各自的藝品尊嚴

  近些年來﹐劉震雲﹑嚴歌苓等作家不但小說作品屢被改編搬上銀幕﹐甚至親自擔綱編劇﹑出演角色﹐越來越多的作家開始頻頻“觸電”影視圈。而須一瓜雖然已經有作品被改編成了電影﹐她依然表達了自己對於這個圈子的陌生感。

  因為平時看的電影比較少﹐須一瓜對於電影明星也知之甚少。經常被問到自己創作的某個人物希望誰來出演﹐須一瓜都無法回答。在她看來﹐演員好不好﹑像不像﹑對不對﹐都不是作者能操心的事﹐她祗能更關注自己領域範疇內的。而作家“觸電”影視圈﹐那個“電”網則很像粘蒼蠅的紙﹐很多作家在那裡飛過的時候﹐可能會因為美味停下來﹐或許就再也飛不動了。但也有一些作家﹐超低空飛過﹐經過以後繼續飛往更遠的目標。須一瓜說﹕“這樣的觸電﹐你不能簡單說它是好或是壞﹐就看各自的緣分吧。影視與小說﹐保持各自的藝品尊嚴就好。”

  寫作是“靠天吃飯” 很多寫作都是路過

  屢次被問到下一個作品計劃﹐須一瓜都表達了自己對於作家這個身份的“宿命感”。她認為寫作是“靠天吃飯”﹐作家一輩子會寫幾本書應該是注定的。

  新作《雙眼颱風》其實是個計劃外的產物﹐一次與朋友聚會的閑聊成就了這個作品。原本只打算寫個中篇小說﹐卻在不知不覺中越陷越深﹐一不小心就投入了兩年多的時間。許多讀者評價這部作品情節緊湊﹑筆鋒利落﹐一口氣就讀完了。雖然好評不斷﹐須一瓜仍舊不認為這是她最滿意的作品﹕“寫作這麼多年了﹐我最滿意的作品﹐總是正在進行的那一部。而所有的作品一旦發表﹐或者一段時間後﹐往往我已經不能再回首﹐甚至有點難堪。”

  在須一瓜看來﹐一部又一部作品都祗是為了遠方的一個目標不停地路過。正如她在書中《後記》裡寫到的﹕很多寫作都是路過﹐所有路過都是為了最後的抵達。

[責任編輯:宮辭]


[值班總編推薦] “紙螃蟹”遇冷﹐市場回歸理性

[值班總編推薦] 譜寫農業農村改革發展新華章

[值班總編推薦] [成果 ...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