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90後“非典型”青年餘平﹕做一件事 唱一生戲
2018-07-11 15:53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余平﹕做一件事 唱一生戲。視頻剪輯﹕綦智鵬

90後“非典型”青年餘平﹕做一件事 唱一生戲

2017年1月﹐余平成功舉辦“今日頭牌﹐文武花旦-余平”個人專場﹐圖為其中劇目黃梅戲《扈家莊》。本人供圖

  “我從11歲開始學習黃梅戲﹐到現在已經14年。黃梅戲就像吃飯﹑睡覺一樣﹐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天都不可缺少。”安慶再芬黃梅藝術劇院演員余平說。

  余平是一名非典型90後﹐喜歡傳統藝術尤其是黃梅戲。作為新時代的黃梅戲演員﹐她深知肩上所擔負的傳承重任﹐她說﹕“我們這一代的青年演員面對的誘惑太多﹑選擇太多﹐還是有點浮躁﹐但是既然選擇了從事這個行業﹐就要堅定不移﹐沉下心來做藝術﹐齊心協力推動黃梅戲走得更遠。”

  14年黃梅戲中人 經典劇目最具挑戰性

  余平出生於黃梅戲世家﹐外公是打鼓佬﹐爺爺唱老生﹐父母都曾是蕪湖市南陵縣黃梅戲劇團的演員﹐但是迫于生計﹐余平的父親最終還是改行了﹐“他很遺憾沒能堅持下去﹐不過他現在每天晚上會花一兩個小時開直播唱黃梅戲﹐甚至還跟我炫耀自己的粉絲比我多。”余平笑著說。

  有一天晚上﹐余平讓父親帶她出去走走﹐但是父親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說﹕“不行不行﹐戲迷網友都等著我唱黃梅戲﹐不唱我晚上睡不著覺。”

  在濃郁的家庭氛圍熏陶下﹐余平對黃梅戲的熱愛日益濃烈﹐2004年﹐她進入安徽黃梅戲藝術職業學院﹐開啟了專業的黃梅戲學習之路。2008年﹐她又考入安慶師範學院黃梅戲本科班繼續深造﹐2012年大學畢業後順利加入安慶再芬黃梅藝術劇院成為一名職業黃梅戲演員。

  《天仙配》﹑《女駙馬》﹑《牛郎織女》……余平的學生生涯在傳統黃梅戲劇目的動人旋律和情節中悄然度過﹐而這些流傳至今的經典劇目中的經典角色正是她最喜歡和最想挑戰的﹐她說﹕“越是經典的﹐越是難演﹐我經常會因為自己學不到其中的韻味而感到特別自卑。”

  每當這時候﹐余平的老師都會耐心地開導她﹐“‘做任何一件事情必須達到一定的量才能產生質變’這句話我一直記得﹐老師這是在教導我們打牢基本功﹐急功近利對戲曲演員來說是要不得的。”余平感慨地說。

90後“非典型”青年餘平﹕做一件事 唱一生戲

中國黃梅戲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二度梅”獲得者韓再芬(左)指導余平(右)排演《女駙馬》。本人供圖

  安徽省安慶市是全國著名的“黃梅戲之鄉”﹐這裡孕育出了一大批優秀的黃梅戲藝術家﹐嚴鳳英﹑潘璟琍﹑韓再芬……很多優秀的黃梅戲青年演員在他們的悉心培養下嶄露頭角﹐余平就是其中之一。

  “在安慶﹐大家都會來幾句黃梅戲﹐一些戲迷比我們還‘瘋狂’﹐一天到晚唱。把安慶打造成一個黃梅戲主題城市是韓再芬院長的心願﹐也是我們劇團致力打造的﹐安慶市政府也很支持。”余平介紹說﹐中國(安慶)黃梅戲藝術節每三年舉辦一次﹐今年九月至十月將舉辦第八屆﹐屆時她將在藝術節上精彩亮相。

  沉下來唱好戲 堅定演員“匠心”精神

  “戲曲演員真的很苦﹐要求特別高﹐綜合能力還要強﹐唱練做打﹑手眼身法步都要信手拈來。隨著時代的腳步前進﹐文化和素養更是衡量一個演員能走多遠的根基。”

  “特別是武戲﹐得練硬功夫﹐我目前練過長水袖﹑甩發﹑紮大靠﹑長綢等等。”

  “即使上場前吐到不行﹐但下一秒該你上場時就得上臺﹐戲曲演員在舞臺上表演的過程中不能NG﹐祗要上了臺就是現場直播。”

  “戲曲基本功哪怕練了一千次還是有失誤的可能性﹐錯了就是錯了﹐沒有補救的機會﹐所以各項基本必須千錘百煉。”

  ……

  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深深困擾著戲曲從業者﹐很多人因此而改行。余平在讀戲校時班裡有40多人﹐到上大學時祗有15人﹐而畢業後堅守在戲曲舞臺上的也不過三四人。

90後“非典型”青年餘平﹕做一件事 唱一生戲

余平(右)學習噴火技藝。本人供圖

  “這個世界的信息量太大了﹐會有很多機會撲面而來。”余平坦言自己也曾迷茫過﹑動搖過﹐有時候也會想與其如此辛苦地堅守著﹐還不去找份輕鬆且待遇高的工作。

  不過﹐韓再芬的一席話讓余平躁動的心靜了下來﹐“韓院長說﹐她之所以堅守在安慶這座小城﹐是因為安慶可以沉下心來做藝術。而演員作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可以通過戲曲間接性地教化人﹐感染人﹐是一份十分光榮的職業事業。”

  今年年初﹐余平無意中看到《朗讀者》的一期節目﹐斯琴高娃朗讀賈平凹的《寫給母親》﹐她張弛有度的深情朗讀感染了現場觀眾﹐也將屏幕外的余平迅速帶入到情景當中﹐“一個好的演員身上能散發出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能感動別人﹐並成為別人的精神支柱。”

  余平感嘆道﹐如果眼睛總是習慣性往外看﹐看到的將是無數選擇﹐反而會不清楚自己該幹什麼﹐“90後﹑00後新時代青年演員更需要沉下心來﹐認准做一件事﹐堅持到底﹐用心唱戲﹐帶給觀眾最真誠﹑最用心的作品﹐在平凡的崗位中創造屬於自己的那份不平凡﹐我想這就是戲曲演員的‘匠心’。”

  青春傳承非遺 書寫黃梅戲芬芳篇章

  黃梅戲不像其它劇種一樣分派別﹐黃梅戲女演員的戲路子比較廣﹐花旦﹑青衣﹑彩旦﹑老旦﹑娃娃生等可通演﹐而演員需要做的就是紮實打牢基本功﹐時刻準備著。

  作為一名戲曲演員﹐如何演繹好一個角色﹖“我通常會先自己深入地解讀人物﹐再參閱很多文獻和視頻﹐進而把人物研究透﹐最後還要把戲裡戲外﹑臺上臺下拎清楚。”余平說﹐現在的青年演員有一個通病﹐就是自我表現欲很強﹐這一點在90年代以後的學員身上表現尤為明顯﹐也是她今後需要克制和反省的地方。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堅定文化自信﹐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具有深遠意義。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近年來﹐黃梅戲傳承和發展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

  高雅藝術進校園﹑三下鄉﹑惠民演出﹑扶貧演出……通過豐富多彩的各類活動﹐黃梅戲藝術飛入全國各地尋常百姓家﹐觀眾群體日漸低齡化﹐“安慶幾乎所有小學都開設了黃梅戲教育課﹐從娃娃抓起培養孩子們對黃梅戲的熱情﹐教授他們學習黃梅戲理論知識﹑發展傳承史和唱腔身段。”

  為了更好地吸引年輕受眾﹐演員們在保證黃梅戲藝術精髓的基礎之上不斷與時俱進改進創新﹐“在黃梅戲《靠善陞官》中﹐我們增加了網絡流行語等時下潮流元素﹐並且和觀眾進行零距離互動﹐其實在演出之前我們非常擔心會引發觀眾的反感﹐但沒想到效果遠遠超出了預期。”

  以近代歷史人物為題材的黃梅戲《鄧稼先》是余平參加排演的第一個現代戲﹐在曲調上與傳統的平詞花腔都有所出入和創新﹐沒有鑼鼓和現場伴奏﹐增添了提琴和交響樂﹐整體風格偏主旋律﹐但是與黃梅戲音樂十分和諧。

  “戲曲演員更擅長走臺步﹑跑圓場﹑蘭花指﹐但是我們演出時穿的是現代服裝﹐跳的也是現代舞﹐所以表演時古裝身段的不自然感就會暴露出來。”這對余平來說﹐既新穎又新鮮﹐也讓她有了更好的經驗積累。

  和余平一樣﹐現在有很多90後黃梅戲演員潛心非遺傳承﹐用青春書寫黃梅戲最芬芳的篇章﹐她說﹕“黃梅戲未來的輝煌和道路﹐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一群人的事情﹐希望通過我們這一代新青年的共同努力﹐促使黃梅戲乃至整個戲曲界成為時代潮流﹐在國內外擁有更大影響力。”

[責任編輯:楊煜]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