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化頻道> 要聞> 正文

被停播﹑延播﹑整改冤不冤﹖細數這些網綜的“七宗罪”

2018-07-12 13:51 來源﹕光明網 
2018-07-12 13:51:27來源﹕光明網作者﹕責任編輯﹕楊煜

  作者﹕吳晉娜

  近日﹐正當紅的兩大網絡選秀類綜藝節目﹐《中國新說唱》傳出將延播﹐《明日之子》第二季也傳出將暫停播出﹐在網絡上引起輿論熱議。同時﹐國家相關管理部門將嚴控網綜選秀的消息也不脛而走。

  隨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辦公廳正式發佈《關於做好暑期網絡視聽節目播出工作的通知》﹐表示將對網絡綜藝節目﹐特別是偶像養成類和才藝競秀類節目嚴格評估﹐被業界稱為“最嚴限秀令”。

被停播﹑延播﹑整改冤不冤﹖細數這些網綜的“七宗罪”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辦公廳10日發佈了《關於做好暑期網絡視聽節目播出工作的通知》

被停播﹑延播﹑整改冤不冤﹖細數這些網綜的“七宗罪”

  熱門網絡綜藝節目《中國新說唱》選拔現場

  近年來﹐隨著傳統媒體管理的加強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綜藝節目網絡化製作運營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各大視頻網站的頭部綜藝節目﹐動輒幾十億的播放量﹐眾多流量明星的參與﹐也成為資本和廣告商追捧的對象。然而﹐網絡綜藝節目呈現出的一些問題﹐也越來越頻繁的出現在公眾視野﹐成為不容忽視的問題。

  第一宗﹕抄襲

  去年﹐愛奇藝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火爆網絡﹐它就是《中國新說唱》的前身。然而﹐節目開播前後﹐關於節目環節設置﹑舞臺設計﹑競賽流程﹐甚至燈光﹑服裝﹑標語等涉嫌抄襲韓國同類說唱類綜藝節目《show me the money》的聲音就不絕于耳。

  從傳統的電視媒體開始﹐到如今的網絡媒體﹐本土綜藝節目抄襲日韓綜藝的“壞習慣”由來已久。小的有抄襲遊戲環節﹐大規模的抄襲甚至發展到整體照搬模式。

  有的網絡綜藝製作人甚至在公開言論中大言不慚﹐“好的東西幹嘛不能拿來用﹖”“節目授權書就是一張紙﹐我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抄襲成熟的模式﹐一方面規避了原創節目可能面臨的風險性﹐另一方面還能獲得原節目的流量和熱度﹐一舉兩得。

  在如此的行業底線面前﹐抄襲節目模式無成本﹑零風險﹐也就不難理解國內網絡綜藝“拿來主義”盛行的原因。殊不知﹐網絡綜藝養成的長期的抄襲習慣﹐最終導致的是從業者價值觀的迷失﹑行業惰性的形成和原創能力的喪失。抄襲所形成的短期利益和優勢﹐隨著國與國之間版權保護的進一步加強和規範﹐以及受眾成熟度和法律意識的增強﹐會逐漸消失。如果國內網絡綜藝從業者繼續忽視規則﹐踐踏別人的成果﹐必當自食其果。

  第二宗﹕侵權

  近日﹐因為未獲得授權﹐知名音樂人李志在微博向《明日之子》第二季節目進行維權。隨後﹐多位音樂人通過網絡發聲﹐稱自己的作品被多家熱門網絡綜藝節目使用﹐且均未獲得授權。

  “先使用﹐後付費”“不追究﹐不付費”已經成為很多網絡綜藝選秀節目對待原創音樂作品的潛規則。從製作經費而言﹐一部熱門網綜動則千萬﹑上億﹐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相對而言﹐一首原創歌曲幾萬元的授權費用少得可憐。然而﹐即便如此﹐也成為本身不差錢的製作方投機取巧之處。

  網綜節目製作方或者網絡播出平臺的傲慢來自哪裡﹖歸根結底是由於社會長期對音樂版權的不尊重﹐以及關於音樂版權保護的法律法規不健全所導致的。甚至有的製作方會認為﹐用你的作品﹐也是對你的宣傳﹐大家都獲益﹐不付費也天經地義﹐尤其是對一些知名度不高的作者﹐這種態度更是明顯。

  除了節目製作方﹐對於普通受眾而言也是一樣﹐這種誤解同樣存在。雖然時下大多數人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認識有所提高﹐然而這種認識還是處在初級階段﹐並沒有給予知識產權應有的尊重。

  第三宗﹕炒作

  “無炒作﹐不綜藝。”當綜藝節目進入網絡時代﹐這樣的遊戲規則更是被運用的爐火純青﹐並演化出無數種眼花繚亂的招式。

  一部網絡綜藝節目﹐還未播出﹐就可以自編自演出無數個吸睛熱點。從嘉賓不和﹑臺上發飆﹑憤而離席﹐到選手身上的各種槽點﹐都可以被放大﹑炒作成為一個個網絡賣點。

  近年來﹐對節目素材斷章取義的各種剪輯和後期加工﹐也成為網絡綜藝炒作的重要手段。節目中人物的各種“人設”是通過剪輯的﹐而並非真實的。然而﹐綜藝節目製作方並不在乎這些﹐他們在乎的是節目上了多少次微博熱搜﹐點擊率提昇了多少﹐以及下一季的廣告冠名費和植入費增長了多少倍。

  如今﹐網絡綜藝節目眾多﹐大家的套路都差不多﹐想要脫穎而出﹐很多製作方從尋找嘉賓開始﹐就已經開始在追求流量和話題性﹐炒CP﹐炒不和﹐炒戀情﹐也就成為綜藝節目博眼球的基本套路。這樣會讓越來越多的從業者認為﹐這才是正確的“綜藝價值觀”。如此一來﹐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讓真正有品質﹑有創新的綜藝越來越少。

  第四宗﹕拜金

  對於網綜而言﹐賺錢並不可恥﹐但要姿勢要得體。有的網絡綜藝節目﹐儼然已經成為另類的“電視直銷節目”﹐拜金的影子無處不在。

  中國版的《拜託了冰箱》﹐以及播了好幾季《奇葩說》等節目﹐一度因為植入露骨遭受網友質疑。節目中﹐嘉賓和主持人動不動就拿出某品牌的冰激凌品嚐一番﹐時不時就要來一片某品牌的口香糖﹐清新一下口氣。主持人見縫插針地就要幫廣告商刷一下存在感﹐各種花式宣傳語和生硬的廣告橋段充斥著節目始終。

  在一些偶像養成類或才藝競技類節目中﹐這種拜金的傾向更為明顯。從為偶像投票﹐到各種應援方式推陳出新﹐一方面廣告商的影響力無處不在﹐另一方面﹐綜藝節目對粉絲的各種“盤剝”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粉絲集資追偶像已經呈現出專業化運作﹐節目方則會“發明”各種方式﹐迫使粉絲來慷慨解囊。

  綜藝節目成熟的商業運作應該是建立向全社會﹐尤其是向青少年群體傳播正確的價值觀基礎之上的。各種露骨的﹑金錢至上的節目導向﹐只會成為行業前進的阻力﹐以及削弱受眾基礎的因素。要扼制這種傾向﹐行業自律與管理部門的外部管理﹐一個都不能少。

  第五宗﹕媚俗

  雖然並不是所有的炒作都到了低俗的境地﹐但低俗的綜藝目的都是為了炒作和博眼球。國內的網絡綜藝節目﹐一度經歷了學習港臺﹑學習韓國的過程。在傳統媒體平臺管理趨嚴的情勢下﹐網絡平臺的綜藝節目製作卻一度呈現出野蠻生產的態勢。

  前些年﹐在一些網絡綜藝中﹐露骨甚至情色的低俗情節頻繁出現。比如﹐現場換裝﹑水下換裝﹐以及一些低俗的情色話題﹐雖然在短時間內引起轟動﹐但大多都在輿論的批評聲中銷聲匿跡。近年來﹐在網絡綜藝中﹐情色傾向有所扼制﹐但也出現了所謂的炒作“父女CP”“兒童CP”等錯誤傾向的橋段﹐在社交媒體上引發討論。

  追根究底﹐低俗的根源還是在於對於綜藝節目點擊率的片面追求。每個受眾都有獵奇的傾向﹐但並不代表受眾就是喜歡或需要這樣的內容﹐大多數時候祗是一種信息的被迫接受。而網絡綜藝的低俗化傾向一定程度上就是放大了這種需求﹐就像一度流行的“狗仔文化”一樣﹐受眾並不是天生需要關注明星八卦﹐而是媒體放大了這種需求﹐形成了一種受眾的“偽需求”﹐讓媚俗變得冠冕堂皇。

  然而﹐與八卦新聞不同﹐網絡綜藝面向的受眾更廣﹐影響力也更廣﹐尤其是在當前網絡內容分級制度遙遙無期的前提下﹐切不可讓低俗化傾向繼續蔓延。

  第六宗﹕惡搞

  搞笑和惡搞有時候就是一線之隔﹐對於網絡綜藝而言﹐卻常常認識不到這一點。去年﹐騰訊視頻推出的網絡脫口秀節目《吐槽大會》﹐上線兩期就被下架。雖然標榜“優雅吐槽”﹐但還是沒能將“優雅”二字貫徹始終﹐從搞笑跨越到了惡搞。

  節目全程就像是一場對嘉賓皮笑肉不笑的人身攻擊﹐說是吐槽﹐卻變成了一場比拼誰能讓嘉賓更丟臉的比賽。實在“無槽可吐”之時﹐也要創造槽點﹐對演員的經典作品﹐甚至長相﹑動作進行“強行吐槽”。節目整個的基調就是在追求“包袱”抖出來那一刻嘉賓的尷尬程度。

  如此的惡搞手法﹐在網絡綜藝中屢試不爽。支持者把它當作是娛樂精神在網絡中的體現﹐認為批評者喜歡小題大做﹑上綱上線﹐開不起玩笑。實際上﹐正是這種娛樂至上的價值觀導致了如今網絡綜藝節目導向和價值觀的偏失。

  娛樂並沒有錯﹐錯的是娛樂至上﹐任何的媒體產品﹐都應該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尤其是在網絡媒體快速發展的今天﹐已經成為青年一代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娛樂也會產生一種價值觀的影響﹐那就要受到社會公德倫理的規範和制約﹐過度娛樂化的嚴重影響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在真切地影響我們的“網生一代”。

  第七宗﹕黑幕

  黑幕﹐幾乎是伴隨著選秀節目而誕生的。然而﹐相對於過去選秀節目中的選手排位﹑投票不透明這樣的黑幕而言﹐如今網絡綜藝節目的黑幕早已經進化到了2.0時代。

  有的網絡綜藝選秀節目﹐環節設置越來越花樣百出﹐製作團隊又極其懂得利用粉絲的心理和關注度﹐使得炒作“黑幕”反而成為了一種綜藝節目賺眼球﹑刷熱度的新手段。也就是說﹐過去的黑幕是被動被曝光的﹐現在大多數的黑幕是主動策劃的“自黑”。

  因此﹐也就有人說﹐把綜藝選秀節目的“黑幕”當真,你就輸了。然而﹐不得不認識到﹐選秀是綜藝﹐但是過度的﹑沒有底線的“綜藝化”﹐最終導致的是節目受眾的流失﹐以及節目立意的偏失。

  有一位網綜從業者曾說過﹐對綜藝而言﹐真實的東西是無趣的。事實上﹐真的如此嗎﹖當綜藝節目﹐尤其是選秀類節目﹐充斥著戲劇化的套路﹐也就失去了真人秀節目的出發點。祗有真情實感才能感動受眾﹐影響受眾﹐受眾都不喜歡被蒙蔽﹐被戲弄。對於一個節目和一個選秀品牌而言﹐持續的公信力遠比一時的受關注更為重要。

[責任編輯:楊煜]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