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烙馬為記﹕見證古代馬政管理的劉賀“海”字大銅印

2018-07-13 14:22 來源﹕光明網 王金中
2018-07-13 14:22:45來源﹕光明網作者﹕王金中責任編輯﹕宮辭

  作者﹕王金中

  印章的發明與使用﹐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傳統﹐是中華文明獨特的傳承之一。在印學史上﹐漢印開創了篆刻藝術前所未有的新高峰﹐佔據著頭等重要的地位﹐以至後世的篆刻家們都虔誠地以漢印為宗。海昏侯墓的考古發掘﹐迄今出土了兩方玉印和兩方銅印﹐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為人們深入認識漢印的特點提供了新的確鑿的實物依據。其中玉印“劉賀”與“大劉記印”已有專章論述﹐這裡僅就兩方銅印──“劉充國印”與“海”字大銅印的用途與製作﹐特別是它們在印學史上應有的地位﹐作一個初步的探討和論述﹐以求教于各位方家。

  一﹑兩方銅印 用途迥異

  2018年1月﹐在實驗室考古階段﹐專家們在海昏侯陵寢五號墓中清理出一方刻有“劉充國印”字樣的銅印(圖1)。

烙馬為記﹕見證古代馬政管理的劉賀“海”字大銅印

圖1

  五號墓位於陵寢北部﹐處在劉賀墓的正北方向﹐墓前有迴廊形地面建築遺跡。印章出土的位置是在墓主人腰部的左側﹐方寸大小﹐青銅質地﹐龜紐。印文“劉充國印”四字有邊框界格﹐採用回文法分佈﹐即左上為“劉”﹐右上為“充”﹐右下為“國”﹐左下為“印”﹐帶有十分典型的西漢前期風格。

  中國古代的印章﹐大體可以分為官印和私印兩大類。官印﹐為古代文武官員執政的實用印章﹐印文內容為官職一類的稱謂﹐是權力的象徵。而私印﹐是個人的信物憑證﹐印文內容以個人姓名為主﹐也有字號﹑館齋﹑鑒藏﹑閑文﹑吉語﹑花押等等。這方“劉充國印”顯然屬於私印。此前出土的兩方玉印“劉賀”與“大劉記印”也屬於私印。

  那麼﹐西漢時期的印章有哪些用途呢﹖

  一是用來蓋在封泥上﹐以密封竹簡或木牘。由於那時還沒有發明紙張﹐竹簡和木牘是主要的書寫工具。把寫好秘密內容的竹簡和木牘捆起來﹐用一塊膠泥封住繩線﹐再加蓋印章﹐防止被別人打開或拆動(圖2)。這就如同現今的火漆封或騎縫章。

烙馬為記﹕見證古代馬政管理的劉賀“海”字大銅印

圖2

  二是專作佩帶之用。印章的背面有印紐﹐中有小孔﹐以便穿繩﹐隨身佩帶﹐因此也叫佩印﹑佩綬﹑印綬。劉賀當27天皇帝時﹐有一條罪狀就是“取諸侯王﹑列侯﹑二千石綬及墨綬﹑黃綬以並佩昌邑郞官者免奴。”這裡的綬﹐指的是印綬。古代官印佩帶于身﹐系著印紐的絲帶就是印綬。官階不同﹐制印的材料和制綬的顏色與織法也不同。漢代印綬有四個等級﹕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為金印紫綬﹔九卿及二千石官員為銀印青綬﹔二千石以下為銅印黑綬﹔四百石及其以下為銅印黃綬。在漢代的一幅畫像石中﹐把古代的印綬畫得清清楚楚(圖3)。據說佩帶印綬不僅可以標明身份﹐還可以闢除不祥。

烙馬為記﹕見證古代馬政管理的劉賀“海”字大銅印

圖3

  三是死亡時的殉葬明器。墓主人生前的用印﹐死後往往要隨葬。如果生前沒有印章﹐死後也會臨時加刻一方﹐系在墓主人的腰部下葬﹐並作為鎮墓之寶。其目的是屍體埋葬後可以闢邪﹐靈魂昇天后仍然標誌著墓主人生前的真實身份。如今﹐海昏侯陵寢五號墓內發現“劉充國印”﹐結合此前劉賀墓中出土的木牘及《漢書》等文獻記載﹐可以明確無誤地證明五號墓的墓主人就是劉賀長子劉充國。他是在劉賀死後﹐向朝廷報批劉充國接替海昏侯的過程中﹐不幸死去。

  當然﹐古代印章有時還會蓋在器物上作為圖記。

  在海昏侯墓考古發掘中﹐最為奇特的發現是﹐在劉賀大墓西藏槨娛樂用具庫中﹐出土了一方“海”字大銅印(圖4)。此印有五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