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李漁﹕一生如戲 君是塵中仙

李漁﹕一生如戲 君是塵中仙

2018-08-03 09:26來源﹕解放日報

  李漁﹕君是塵中仙

  儲勁松

  我從前不大佩服李漁。以我的拙眼看來﹐他不過是亂世之中一個有些才情﹑品位和識見的富家不肖子﹑敗家子﹑浪蕩子而已。亂世于他有何哉﹖照樣揮霍祖產﹐聲色犬馬﹐養伎蓄美﹐寄情商曲。改朝換代之後﹐李漁甘作前明遺民﹐不曾像阮大鉞﹑錢謙益等人一般﹐搖尾乞憐干求仕進﹐的確是有些士人風骨。但隱身江湖草野間﹐不問世事家國恩怨情仇﹐祗顧個人享樂﹐到底算不得真英雄。自守名士罷了。

  李漁的《閑情偶寄》名氣太大﹐幾乎無人不知﹐記得好些年前﹐有一段時間﹐學者作家著作言談爭相引用其文﹐一時蔚為風氣。但此書我買來很多年﹐每次略翻一翻﹐旋即放下﹐如此反復多次﹐總不能入境﹐所以儘管染了一身的歲月風塵﹐內裡卻全是新的。就同類型作品的質地而言﹐我以為《閑情偶寄》既不如前代劉義慶的《世說新語》﹑洪邁的《容齋隨筆》﹐也不如與他差不多時代張潮的《幽夢影》。

  個見而已﹐就像偏食者說﹐一個人于事物的印象好惡﹐有時往往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純粹是瞬間的印象。若不是後來偶然讀了李漁的小說﹐恐怕今生我都會以為﹐李笠翁盛名之下不過爾爾。而今看來﹐《閑情偶寄》是李漁雅的一面﹐小說和劇本是其俗的一面﹐可雅可俗﹐能高能低﹐這才是真李漁。

  我躺在密林深處讀李漁的《無聲戲》和《十二樓》﹐林間光影斑駁可喜﹐如李漁的文章。讀前人書﹐閱讀的姿勢可以不管﹐衣服穿多穿少也可以不論﹐卻不能不講究地點。當在幽僻處﹐耳不聞車馬喧騰﹐心不思功名利祿﹐以雪夜閉門讀好書之心讀來﹐方才得味。

  李漁說﹕“天地間越禮犯分之事﹐件件可以消除﹐獨有男女相慕之情﹑枕席交歡之誼﹐只除非禁于未發之先。”(《十二樓‧合影樓》)又說﹕“如今的官府只曉得人命事大﹐說到審姦情﹐就像看戲文一般﹐巴不得借他來燥脾胃。”(《無聲戲‧美男子避惑反生疑》)又說﹕“訪遍青樓窈窕﹐散盡黃金買笑。金盡笑聲無﹐變作吠聲如豹。”(《無聲戲‧人宿妓窮鬼訴嫖冤》)

  何等透徹﹐又是何等淺近﹐數百世之後﹐人間事理仍逃不過如此這般。恰好也在讀馮夢龍的《情史》﹐二君於人間諸般萬象的看法﹐尤其是一個情字﹐何其相似乃爾。

  李漁以《閑情偶寄》名世﹐世人一般不大關注他的擬話本小說﹐比如《無聲戲》《十二樓》和《連城壁》﹐更不大注意他的戲劇作品《凰求鳳》和《玉搔頭》。歷來的文學史家和批評家﹐與那刪削古歌謠的孔夫子﹑《四庫全書》的編纂者一樣﹐既是文化人身份的千秋功臣﹐同時也常成為遺珠棄玉的可恨劊子手。許多好文章好作品經由他們的手流傳下來﹐同時也有很多佳作傑構因他們的個人喜厭淹沒于荒蕪書塚間。後世的讀者﹐不過是被牽著鼻子吃草的小牛﹐哪有選擇的餘地。我悠悠游游讀了幾十年的書﹐到得今天才讀到李漁的小說﹐豈不是文學史家過分推崇《閑情偶寄》而又忽略李漁其他作品所致﹖

  李漁的小說實在是太好了﹐薄薄兩本書﹐各自十二篇﹐竟捨不得一下子讀完。天快黑時終於還是讀完了﹐想起從前讀周作人﹐我曾經這樣感喟﹕“文人要活得足夠老﹐隻字片語都是妙文。”如今看來﹐還得補上一句﹕“文人須得生在名門﹐文章才有金聲玉韻。”李漁以及與他同時代的張岱﹑冒闢疆﹑吳梅村﹑侯方域諸人﹐都是大戶人家出身﹐自幼生活安逸富足﹐見慣了珍奇異物﹐交接的是上流人士﹐又肯下功夫飽讀詩書﹐勤奮著文﹐後來自然無一不是風流倜儻的大才子。

  《十二樓》和《無聲戲》裡的小說其實就是戲。這並不奇怪﹐民國以前的小說大多像戲文﹐明清以《三言二拍》為代表的小說﹐搭上一個臺子﹐配上一副鑼鼓響﹐就可以開場上演﹐連劇本改編都完全不必。而李漁是戲曲專門家﹐他的小說戲味更濃更足。

  《無聲戲》裡的《丑郎君怕嬌偏得艷》《變女為兒菩薩巧》《妻妾抱琵琶梅香守節》等篇﹐故事情節大開大合﹐矛盾衝突此起彼伏﹐看得人如騰雲駕霧觀九重仙境﹐驚詫有之﹐憂懼有之﹐悲喜有之﹐哭笑有之﹐全是活潑潑的人生現場﹐全是鮮艷艷的生活現實。書中三遭奇遇的闕裡侯﹑搬是弄非的趙玉吾﹑福禍相因的秦世良﹑財色兩空的王四﹑重情重義的碧蓮……哪一個人﹐一經過目都難忘懷。

  而繼《無聲戲》之後的《十二樓》﹐構思更為工巧﹐語言更為精純﹐故事更為精緻﹐十二篇章﹐每一篇都以一個樓的名字作題目﹐情節又圍繞小樓鋪展﹐顯示出一個成熟小說家的氣象與風度。尤喜《十巹樓》《生我樓》《奪錦樓》《合影樓》諸篇﹐于不可能處下筆﹐于洞天外闢天﹐雖系杜撰中來﹐卻收令人神魂顛倒之功﹐李漁實是小說妙手也。李漁友人鍾離睿水在《十二樓》序言中說﹕“昔李伯時工繪事﹐而好畫馬﹐曇秀師呵之﹐使畫大士。今笠道人之小說﹐固畫大士者。”偽齋主人說﹐《無聲戲》既是小說﹐也是《春秋》。評價都極是懇切。

  小說作為文學體裁之一種﹐發源於先秦神話傳說﹐奠基於兩漢魏晉六朝﹐正式形成於唐。自古文學以詩歌﹑散文為正宗﹐直到晚清民國﹐小說與戲劇仍被視為上不得正經臺面的文學末流。今世則顛倒過來﹐小說儼然康莊大道﹐詩歌散文在一些人眼裡反成末技。個中正左是非﹐原是一筆糊涂賬冊﹐不必費口舌說它﹐只說明清之季的李漁對小說的體悟與認識已是不凡。他說﹕“吾于詩文非不究心﹐而得志愉快﹐終不敢以小說為末技。”著作小說的功用﹐“愉快”二字﹐已足見其好處。

  文以載道。李漁著小說﹐編戲劇﹐無非是用以暢達自我心志﹐愉悅讀者觀眾﹐兼而勸善懲惡。《十二樓》與《無聲戲》﹐《凰求鳳》和《玉搔頭》﹐無一篇不是在張揚人性之美﹐撻伐世間丑惡。讀來固然不無“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之感嘆﹐但大體人間正道是滄桑﹐道理總是不錯。

  李漁曾說﹕“竊怪傳奇一書﹐昔人以代木鐸。因愚夫愚婦識字知書者少﹐勸使為善﹐誡使勿惡﹐故設此種文詞﹐借優人說法﹐與大家齊聽。謂善者如此收場﹐不善者如此結果﹐使人知趨避﹐是藥人壽世之方﹐救苦驅災之具也。”李漁的小說和戲劇﹐其實就是醫世之方﹐救難之藥。祗是混沌眾生﹐病中諱病﹐肯飲一片無﹖戲者﹐玩耍﹑嘲弄﹑藝術﹐三詞足可概之。人生於世間﹐如孫猴子從石頭縫裡蹦噠出來﹐造物者命他到這諸般幻相叢生之地玩一遭罷了。嘻也好﹐泣也好﹐嘆也好﹐罵也好﹐赤身來裸體去﹐嘗盡千般苦幾種甜﹐最後都要歸于榛莽﹐與騷狐狡兔花仙木魅為伍。如此一來﹐哭決不如笑(嘲)﹐笑天下一切可笑之人﹐笑天下一切可笑之事﹐最後笑自己也淪為芸芸眾生之一枚﹐並無任何二樣。所謂藝術﹐說起來雲梯不可上﹐脫下那一層偽裝的皮﹐其實就是選擇。林語堂手夾捲煙﹐坐黃花梨木椅﹐穿長袍大談生活的藝術﹐說來說去﹐不外乎是選擇自己喜歡的姿態過日子。古代帝王統攝江山社稷﹐馭下之術一言以蔽之﹐就是選擇將相護衛輔佐確保安泰。畫家作畫﹐枯筆也罷﹐濃墨也罷﹐也是擇筆意畫胸臆而已。

  生旦淨丑末﹐宮商角徵羽﹐通達者選擇自己的活法﹐萬事付諸一粲﹐就是戲﹐就是一生。不通者﹐窮通變數都當作劫數﹐皺眉核臉苦巴巴﹐也是戲﹐也是一生。古今戲子在舞臺上唱戲﹐觀者哭其哭笑其笑﹐殊不知﹐風箏之線握在戲曲家手中。所以如李漁﹑張岱﹑施耐庵﹑羅貫中﹐看透了﹐看淡了﹐搬上舞臺煞有介事演來演去﹐只為諷勸世人做個好人﹑淡人﹑優游自在人。

  李漁一生如戲﹐也是個地道的戲人。他祖上就是江蘇如皋富戶﹐苦心經營數輩﹐到得他出生時﹐已然是“家素饒﹐其園亭羅綺甲邑內”。生在這樣大戶人家﹐染些公子哥兒習氣也是凡常﹐墮落為眠花宿柳之輩乃至無惡不作之徒﹐也毫不稀奇。但李漁自小就天賦異穎﹐擅長詩文﹐尤其精于戲劇。他採擇街巷俚語﹐敷衍成小說戲文不算﹐還在家中大辦戲班﹐整日領著生旦淨丑咿呀唱戲。清入關後﹐李漁絕意仕進﹐收得喬王二姬悉心調教﹐巡演于達官巨賈之門庭﹐視戲為一生志業﹐也確實曾經風光富貴過好一段日月﹐其包含戲曲理論的代表作《閑情偶寄》﹐就是成書于這一時期。

  想當年﹐這李漁半隱杭州層園﹐出入二美相伴﹐振舞衣甩水袖﹐寫文章唱大戲﹐確也算得白衣卿相﹐自在快哉﹐正如其初名仙侶﹐字謫凡﹐算得天上謫仙人了。只惜一曲戲再精彩再華燦﹐總有徐徐落幕之時。隨著喬王二姬離世﹐戲業頓時委頓﹐笠翁也已老邁﹐富家風流名士﹐終不脫始貴終窮之命﹐與張岱好有一比。但說到底﹐人生窮通﹐世上尋常事耳﹐于文人而言﹐留下些詩文才是正經。那些戲畢竟是看不到了﹐裊裊歌喉﹐婷婷麗女﹐也都香消玉碎無處可覓了﹐祗有李漁的文章不滅。

  歲月老矣﹐三四百年不過是一個呵欠。湖上笠翁﹑新亭樵客也罷﹐覺世稗官﹑隨庵主人也罷﹐笠道人﹑覺道人也罷﹐細究起來﹐諸般字號﹐都不如當初的仙侶和謫凡。君是塵中仙﹐偶然來世間。長袖一曲罷﹐歸去不知年。

[責編﹕宮辭]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寫在北京世園會開幕倒計時百日之際

  • 挖掘民間文化 助力脫貧攻堅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長城腳下﹐北京延慶﹐肅穆的海坨山和官帽山遙相對望﹐擁抱著冰封的媯河。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北京世園會國際館(1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北京世園會中國館(1月16日無人機拍攝)。
2019-01-19 16:24
志願者們通過參觀車站陳列室﹐瞭解春運故事﹐學習醫療急救﹑服務禮儀等技能﹐備戰即將到來的春運。
2019-01-19 08:43
近年來﹐涇源縣通過發掘民間剪紙文化﹐結合當地旅遊資源﹐在鄉村推廣傳統剪紙技藝﹐打造剪紙系列旅遊產品﹐走出一條民間文化助力脫貧攻堅的發展路徑。
2019-01-19 08:43
江蘇南通迎春燈會亮燈儀式在南通探險王國舉行﹐各式彩燈造型獨特﹐吸引遊人觀賞遊玩。
2019-01-19 08:42
冰封的冬季納木錯﹐靜靜地依偎在雪山的懷抱中﹐相互陪伴共度寒冬。
2019-01-19 08:41
珠海長隆國際海洋王國在2018年12月的13天內﹐相繼成功繁育一雄兩雌的三頭小白鯨﹐預計近期還將迎來第四頭白鯨寶寶。
2019-01-19 08:40
當日﹐中國第35次南極科學考察隊昆侖隊在南極昆侖站完成小型視寧度測量望遠鏡KL-DIMM的安裝﹐展開觀測調試。當日﹐中國第35次南極科學考察隊昆侖隊在南極昆侖站完成小型視寧度測量望遠鏡KL-DIMM的安裝﹐展開觀測調試。
2019-01-18 08:23
1月17日﹐遊客在拍攝從調兵山站出發的蒸汽機車。據瞭解﹐本屆蒸汽機車旅遊推廣季主題活動為期5天﹐包含蒸汽機車博物館遊覽﹑試駕蒸汽機車﹑專列觀光攝影﹑《火車上的中國人》影展等內容。
2019-01-18 08:15
1月16日﹐參觀者在展覽現場欣賞展出的瓷器作品。當日﹐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人民美術出版社主辦的“瓷樂陶陶──瓷都景德鎮﹑陶都宜興藝術家作品首都北京匯報展覽”在位於北京的人民美術出版社美術館開幕﹐展出5名來自瓷都景德鎮的藝術家及其學生﹑7名來自陶都宜興的藝術家多年來的創作成果數十件。
2019-01-17 10:20
15年前﹐台灣作家白先勇攜青春版《牡丹亭》掀起一股昆曲美學旋風。今年2月﹐白先勇將再度攜手蘇州昆劇院﹐推出《玉簪記》《白羅衫》《潘金蓮》三部經典昆曲的新版系列演出﹐和台灣觀眾分享昆曲之美。新華社記者李響 攝
2019-01-17 10:19
當日﹐2019第五屆內蒙古呼和浩特年貨博覽會在內蒙古國際會展中心舉行﹐國內外數百家企業參展﹐博覽會設年貨食品展區﹑酒類糖茶展區等六大展區﹐吸引眾多市民前來採購年貨。當日﹐2019第五屆內蒙古呼和浩特年貨博覽會在內蒙古國際會展中心舉行﹐國內外數百家企業參展﹐博覽會設年貨食品展區﹑酒類糖茶展區等六大展區﹐吸引眾多市民前來採購年貨。
2019-01-17 10:19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