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本報專訪 IBBY新任主席張明舟﹕童書奇緣

2018-09-11 09:08 來源﹕中華讀書報 

  張明舟(右)與新任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主席﹐日裔美國人橫田純子在IBBY世界大會上

  1968年﹐黑龍江一個偏僻的小縣城﹐大山溝裡的依蘭﹐張明舟出生於此。在依蘭縣城﹐牡丹江﹑松花江和斡肯河三江交匯。儘管這裡風景優美﹐但非常偏僻﹐離中蘇邊界大概祗有300公里﹐在張明舟的記憶中﹐小時候還時不時地被驚嚇一下﹐這讓他從小就對“和平”擁有了一種特別的渴望。

  依蘭雖然偏僻﹐但卻歷史悠久﹐是滿族的龍興之地﹐徽欽二帝在此“坐井觀天”﹐這是遼代五國會盟的頭城。當地有很多滿族人﹐也有朝鮮族人﹑赫哲人﹐“我的同學中少數民族很多。這也讓我認識到﹐人與人是不同的。”張明舟回憶。

  快樂是兒童的天性。張明舟的家就在一條水渠邊上﹐雖然祗是一條小小的水渠﹐但小時候的張明舟覺得特別大﹐特別寬闊﹐坐在水渠邊玩﹐游泳啊﹐追蝴蝶蜻蜓啊﹐擁有一種“我家就在水邊”的感受。所以﹐後來﹐張明舟看曹文軒作品時﹐一種似曾相識的童年記憶撲面而來。

  在偏僻的依蘭鄉下﹐野雞野鴨子到處飛﹐野花遍地。冬天很冷﹐雪也能堆成山。暴風雪下起來﹐東北話形象地描述為“大煙炮”──狂風吼起來﹐漫天的雪﹐地面的雪全部堆到一個地方﹐越堆越高。張明舟和小夥伴們爬到大雪堆上﹐從上往下放耙犁﹐趴在上面﹐從上往下滑﹐一下就紮到另外一堆雪裡去了。“童話般的記憶。”張明舟說。

  長到六七歲﹐張明舟就搬家了。原來住的屯子叫興旺屯﹐名為興旺卻特別偏僻﹐如果要去學校﹐要走八里地。八里﹐對一個小孩來說﹐太遙遠了。更何況冬天那麼大雪﹐走不動。當年﹐很多孩子就是因為離學校太遠﹐所以輟學了。張明舟的父親上過高中﹐是老師﹐希望孩子們能繼續學習﹐能有個工作﹐不然﹐在那個屯裡﹐就祗能種地了。由此﹐雖然太奶奶(父親的奶奶)非常不捨﹐但張明舟一家還是搬到了珠山公社珠山村﹐山裡有林場﹐村子裡就有學校了。

  在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很神奇的是﹐張明舟居然看到了一本圖畫書﹗以當時的出版類別來分﹐那是童話﹐但以現在的標準來看﹐就是圖畫書﹐名字叫做《小種子旅行記》。“神奇之處”在於﹐這個村莊其實也是很偏僻的﹐離縣城有幾十公里﹐而且還有山路。所以﹐張明舟兒時的世界其實就是這麼一個小村子﹐還有他曾經生長過的那個小村莊。聽說過縣城﹐聽說過北京﹐至於黑龍江什麼的﹐都沒有概念。

  這本書講的是﹐春天來了﹐一粒小種子﹐東北話叫做“毛毛狗”﹐它想到地腳天邊去旅行。經過種種挑戰﹑困難﹐最後﹐它終於到達了它夢想的地腳天邊。最後一幀圖畫﹐一塊岩石的背後﹐是一棵茁壯成長的小柳樹。那種閱讀的感覺﹐現在回憶起來﹐張明舟仍然記憶猶新﹕“感覺讀完這本書後﹐整個人都暖洋洋的﹐非常美好。”雖然年紀小﹐但那時候的張明舟已經誕生了一種朦朧但堅定的渴望﹐要走出這個小村莊﹐到“地腳天邊”去看一看。

  其實﹐這本書還是張明舟撿垃圾﹑撿破爛﹐自己到農副產品收購站賣了換來的。“當時也想買吃的﹐小孩都饞﹐但是看見這本書﹐比一比﹐還是買了這本書。”多年之後﹐從事國際文化交流工作的張明舟來到尼亞加拉瀑布﹐來到埃及金字塔時﹐心中總會喚起莫名的感慨﹕“這不就是地腳天邊嗎﹖”

  看﹐命運總是有冥冥中的召喚。

  張明舟的父母都當過老師﹐重視教育。他們對每個兒女說﹐祗要你們想上學﹐砸鍋賣鐵都供你們。正是因為父母親有這樣的決心﹐也因為心中那朦朧的“小種子”願望﹐張明舟很愛學習﹐各種考試都過了。尤其是﹐初中的時候﹐父親幫他訂了《中學生英語》《中小學生英語教學》﹔張明舟的二哥在自學英語﹐在聽英語廣播講座。“他聽﹐我也聽。”由此﹐喚起了張明舟對英語的濃厚興趣。初中的時候﹐還是二哥﹐給張明舟買了好幾本書﹐《成語典故詞典》《唐詩三百首》《成語詞典》﹐張明舟反復看﹐“可能我中文的這點底子也是跟這幾本詞典有關”。

  因為在農村長大﹐張明舟從小就不太自信﹐初中考高中﹐整個依蘭縣就收400名學生﹐張明舟心裡強烈的願望是﹐一定要考到這400名以內﹐哪怕是最後一名﹐能上學就好。考完中考﹐他忐忑到這樣一種程度﹐自己和自己打賭﹐碰到小土溝﹐要能跳過去﹐就能考上高中。結果有時候能跳過去﹐有時候不能跳過去﹐還是沒譜。碰到水井的轆轆﹐他心裡想﹐要是水桶出水時井繩圈數是雙數﹐他就能考中﹐如果是單數﹐就沒考上﹐結果有時候是雙數﹐有時候是單數。當老師告訴張明舟考了全縣第一名的時候﹐他死活不相信。高中的張明舟仍然不自信。高考的時候﹐他認為他考砸了﹐估分的時候低估了好幾十分。正好上海外國語學院有一個外事管理專業﹐而他對外交是感興趣的﹐所以選擇了這個專業。

  而命運中的兜兜轉轉﹐始終指向關於一粒“小種子”的奇緣。

  至今﹐張明舟仍然對上海充滿了感激。上海的這種開闊的國際視野﹐做事的敬業精神﹐都給張明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說印記。畢業後﹐張明舟分配到北京﹐是外交部亞洲司二處柬埔寨組唯一的英文幹部。當時﹐柬埔寨是世界六個熱點地區之一﹐差不多每天都有國際磋商﹑國際會議﹐張明舟經歷了激烈的四方會談﹐獲得了難能可貴的外交經驗。

  從中國的極北之地來到溫暖的南方﹐從偏僻的農村來到繁華的大都市﹐地域差異賦予了張明舟寬廣的視野﹐感受到了包容的可貴。及到外交部工作﹐國際國內﹐不同民族﹐更讓他感受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與不同﹐以及對這種差異與不同的同情之瞭解。張明舟的深切感受是﹐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首先要尊重不同的文化和差異性﹐能夠求同存異﹐凝聚大家的共識﹐推進共同目標的實現﹐而不是拿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對方。曾經的求學和工作經驗﹐為張明舟在國際兒童讀物聯盟工作的開展提供了借鑒。

  “所以﹐我們所從事的童書事業非常有意義﹐讓孩子們從小有機會瞭解對方﹐從內心深處接受世界的不同與差異。花園裡如果祗有一種花﹐即使再美﹐也是一種缺憾。”

  離開外交部﹐從事國際文化藝術交流的工作﹐則是出於自身的原因。在外交部工作的時候﹐張明舟突然發現﹐家裡其實非常困難﹐家裡的兄弟姐妹為了讓他安心工作﹐隱瞞了家裡的真實經濟狀況。“我知道以後就非常羞愧。忍痛離開了外交部﹐做國際文化藝術交流﹐收入會高一些。”然而﹐外交工作始終是張明舟的夢想。

  2002年﹐對張明舟而言﹐這是一個對他的人生有著重要意義的年份。CBBY(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組團去參加IBBY世界大會﹐英語好的張明舟負責與國際兒童讀物聯盟的接洽與交流。

  參加IBBY世界大會的時候﹐張明舟還清楚地記得﹐日本皇后美智子也出席這個大會﹐做了一個演講。美智子用非常輕柔的聲音說﹐她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二戰尾聲﹐盟軍轟炸東京。發動戰爭必定會遭到懲罰﹐但那時候﹐他們作為人﹐是在逃難。路上﹐她看了幾本家裡人為她準備的﹐所謂的來自敵國的書﹐她很驚訝地發現﹐所謂的敵國﹐跟他們有一樣的感情﹐有愛﹑有恨﹐有痛苦﹑有悲傷。“那麼﹐為什麼要戰爭呢﹖”後來﹐戰爭結束了﹐美智子非常重視童書事業﹐她自己就是一位童書翻譯﹐同時對國際文化交流非常感興趣﹐認為有助於人形成正確的世界觀。

  這段演講﹐給張明舟以深刻的震撼。他深深為IBBY所持有的信念──即通過兒童讀物﹐促進國際理解﹐維護世界和平﹐而感動。

  雖然祗是為期三四天的世界大會﹐但看到那麼多的好書﹐看到那些創作者﹑編輯者﹑出版人﹑學者眼裡流露出的真摯而智慧的光芒﹐張明舟期望﹐能為這樣一個國際組織做更多的工作。

  這裡﹐還深藏著他的一個願望。他從小在偏僻的農村長大﹐有幸接觸到了一本好書﹐從而誕生了對“遠方”和“世界”的嚮往。他期望﹐更多像他一樣出身的孩子﹐能夠接觸到一本好書﹐可能一生就從此改變。

  直到現在﹐張明舟一直堅持到偏遠的地方做活動﹐他希望告訴孩子們﹐我們的出身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上進﹐胸懷寬廣﹐找到努力的方向﹐不要生活在自卑的陰影下。

  因為和韓國交流比較多﹐張明舟還自學了韓語。“多學習掌握一門語言﹐就感覺多推開了一扇窗戶﹐多瞭解了一個世界﹐包括人性中相通相融的東西。”

  因為出色的外語能力和外交能力﹐張明舟被推選做了國際兒童讀物聯盟的執行委員。剛開始做執委的時候﹐兩年時間﹐謹慎的他一句話都不說﹐祗是觀察和學習。到第二屆的時候﹐張明舟就開始發表意見﹐越來越積極了。包括今年IBBY世界大會上的圓桌會議﹐題目就是他提出來的﹐題為《童書﹐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人道基礎》。“某種意義上﹐兒童文學也在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努力。兒童文學的交流﹐可以以以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繼續推進。從童年開始﹐塑造人類未來的前景。”

  當選IBBY主席後﹐對於推進兒童出版﹑閱讀﹑文化事業﹐張明舟有了更多的責任感。“我有義務和責任介紹IBBY項目﹐希望社會賢達人士﹑讀者﹑專家能更多瞭解它﹐獲得更廣泛的社會參與與關注支持﹔作為中國人﹐我期望中國的出版界﹑兒童文學界﹑學界和國際知名的學者﹑評論家和出版人建立起更密切的聯繫﹐希望IBBY可以成為中國文化交流﹑學術傳播的一個新平臺。”

  多年的外交經驗﹐張明舟的深切感受是﹐我們對西方拿過來的很多﹐而西方對我們則不太瞭解。應該讓國際社會更多地瞭解中國的文化﹐中國在世界上的發展環境才能得到進一步的改善。費孝通先生就曾經說過﹐“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中國人一貫的思維模式是﹐我們尊重自己文化的特殊性﹐同時也尊重其他地區﹑其他民族的文明和文化﹐要尊重他人﹐理解他人﹐進一步還要欣賞他人。不是單一的文明一統天下﹐應該強調不同文明之間的互相尊重。各美其美﹐美美與共。“把中國人的思維模式告訴國際社會。”這是張明舟一個清晰的想法。

  同時﹐作為當選的新一屆IBBY主席﹐他將著手開展的工作包括﹐讓IBBY已有的工作讓更多人瞭解﹔事業開展需要人力和財力﹐需要有愛心的人士來支持這項事業﹔建立更多的國家分會﹐同時期望各個國家分會進一步加強交流與合作。IBBY的會員範圍包括兒童文學作家﹑插畫家﹑圖書館員﹑學者﹑媒體記者﹑編輯﹑出版人﹑書商﹑學生﹑老師等﹐應該把會員範圍放開﹐實現各個界別的鏈條的打通。

  “甲國的作家﹐乙國的畫家﹐丙國的出版人﹐構建文化共同體﹐我想﹐這是IBBY更加開放交融的第一步。”

[責任編輯:宮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