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翻譯界泰斗許淵沖﹕100歲前譯完莎翁全集

翻譯界泰斗許淵沖﹕100歲前譯完莎翁全集

2018-09-13 10:06來源﹕廣州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 98歲仍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走進許淵沖的家﹐沒想到作為“一代宗師”的他﹐居住在一間面積祗有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裡﹐客廳地板還是30年前的水泥地。

  30多年間﹐他就是在這樣的一間陋室﹐翻譯出了120多本享譽中外的中﹑英文著作。作為享譽中外的翻譯家﹐他師從錢鐘書﹑聞一多﹑馮友蘭﹑吳宓等學術大家﹐是目前中國唯一能在古典詩詞和英法韻文之間進行互譯的翻譯家﹐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

  2014年﹐許淵沖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北極光”傑出文學翻譯獎﹐系首位獲此殊榮的亞洲翻譯家。如今﹐已經98歲高齡的許淵沖依然筆耕不輟﹐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時。“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許淵沖擇一事﹑終一生的鑽研精神﹐令人欽佩。

  北大暢春園一棟不起眼的老房子﹐須髮皆白的許淵沖正在看書。一間十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既是他的臥室﹐也是他的書房。他翻譯的著作被擺放在客廳的書架上﹐《紅與黑》《包法利夫人》《約翰‧克里斯托夫》等﹐還有他用英文﹑法文翻譯的《詩經》《楚辭》《西廂記》《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等。

  許淵沖說﹐自己的作息現在非常不規律﹐累了就睡﹐醒了就翻譯。夜深人靜時﹐分外清醒﹐他就會工作到凌晨三四時﹐但一旦睡下﹐有時又會睡到上午11時才起來。

  天天熬夜﹐搜腸刮肚﹐是否覺得辛苦﹐許淵沖哈哈大笑。“怎麼會辛苦﹖翻譯是和作者的靈魂交流﹐有時突然靈光閃現﹐湧現出一個好詞來﹐渾身每個毛孔都感到舒暢。這是一個創造美的過程﹐很興奮﹐不會悶﹐也不辛苦。”

  如今98歲的許淵沖像一個老頑童﹐喜歡吃甜食﹐尤其愛喝冰糖雪梨飲料。採訪期間﹐許淵沖好幾次拿起桌子上的冰糖雪梨飲料﹐用吸管咕咚咕咚大口喝。保姆小芳趕緊提醒他﹐“醫生說你要少吃甜食”﹐許淵沖哈哈一笑﹕“我在飲食上就這點愛好了﹐戒了還有什麼樂趣﹖”

  我不比楊振寧差

  許淵沖說﹐自己走上翻譯的道路﹐與表叔熊適逸有很大關係﹐熊適逸也是大翻譯家。他邊說邊拿出熊適逸與梅蘭芳在美國的合照給記者看。從小﹐父母就告訴他﹐要做一個像表叔那樣的大學問家。當時﹐熊適逸有個女兒叫做熊德蘭﹐比許淵沖小兩歲﹐熊適逸想把女兒介紹給許淵沖。但當時正在牛津大學讀書的熊德蘭看不上許淵沖。許淵沖笑著說﹐這件事情更加激勵他奮發圖強﹐“後來﹐我發展得越來越好。”

  1939年是許淵沖翻譯生涯的開始。許淵沖說﹐當時在西南聯大時﹐有個叫周顏玉的漂亮姑娘。許淵沖和她鄰桌。1939年7月12日﹐他將林徽因的《別丟掉》﹑徐志摩的《偶然》兩首譯詩及一封英文信投進了女生宿舍信箱。但無奈周顏玉已經訂婚﹐他祗能作罷。50年後﹐當許淵沖獲得國際大獎的消息傳出後﹐這位遠在台灣的女同學寄來了信。

  早在1942年﹐他從西南聯合大學畢業時﹐就翻譯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英國劇作家約翰‧德萊頓的《一切為了愛情》。“這本書翻譯出來後﹐還沒來得及裝訂﹐有個女同學很喜歡﹐她就把頭上綁頭髮的絲線拿下來裝訂我的書稿。”

  1957年﹐同學楊振寧得了諾貝爾獎。許淵沖覺得自己不能落後﹐在外語領域也要搞出名堂。到1958年﹐他又陸續翻譯了法國作家羅曼‧羅蘭的小說《哥拉‧布勒尼翁》﹐秦兆陽的《農村散記》。“我當時37歲﹐當時楊振寧(36歲)得了諾貝爾獎﹐我當時有5本譯作﹐在翻譯領域取得的成就和他取得的諾貝爾獎是對等的。”

  “楊振寧新婚我第一個道賀”

  說起自己在西南聯大的同學楊振寧﹐許淵沖打開了話匣子。許淵沖讚嘆道﹕“他是個天才。” 他說﹕“我記得大一期末考試﹐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只用一個小時就交卷了﹐還是班上第一。物理和數學考試﹐他經常考100分。”

  2004年12月﹐82歲的楊振寧與28歲的翁帆登記結婚。這對忘年戀成為人們談論的熱門話題﹐但在當年﹐楊振寧卻面臨著不小的壓力。許淵沖表示﹐當年他堅定地支持楊振寧續弦。許淵沖邊說邊翻出2003年和2004年自己和楊振寧的合照﹐“你看﹐這一張﹐是我們夫婦和朱光亞夫婦﹐我們都帶著夫人﹐祗有楊振寧是一個人﹐他心裡肯定不是滋味。”許淵沖說﹐他和楊振寧既是同班同學﹐也是好友。為了安撫好友﹐西南聯大校友會的同學們經常組織活動。

  2004年﹐楊振寧與翁帆結婚了﹐許淵沖聽說這個消息後替老同學高興﹐他第一個向楊振寧道賀。“像楊振寧這樣的天才科學家﹐他的身邊應該有一個人和他琴瑟和鳴。”許淵沖說﹐楊振寧結婚時﹐他還專門在北京的全聚德請楊振寧夫妻吃烤鴨。當天﹐楊振寧非常高興。許淵沖專門送給楊振寧一首詩﹐他還專門把這首詩翻譯成了英文。

  許淵沖說﹐直到現在自己的老伴去世了﹐他才感受到楊振寧當年的那種落寞。“人老了﹐還是要有個伴啊。”

  “60年過去了﹐還沒人超越我”

  許淵沖將自己的人生總結為﹕“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教英法﹐八十年代譯唐宋﹐九十年代傳風騷﹐二十一世紀攀頂峰”。

  1987年﹐許淵沖英譯《李白詩選一百首》出版﹐錢鐘書的評價是﹐要是李白活到當世﹐也懂英文﹐必和許淵沖是知己。1994年﹐他的中譯英《中國不朽詩三百首》在英國企鵝圖書公司出版﹐這是該社出版的第一本中國人的譯作﹐顧毓琇先生讚揚此書為“歷代詩詞曲譯成英文﹐且能押韻自然﹐功力過人﹐實為有史以來第一”。更讓許淵沖頗為自豪的是﹐他的譯文國外很認可。1999年﹐他的中譯法《中國古詩詞三百首》在法國出版﹐被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稱作“偉大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樣本”……

  “自豪使人進步﹐自卑使人退步”──許淵沖家裡高掛著這樣的條幅。“我們要有點外國人的那股狂勁。我的翻譯最好﹐為什麼要扭扭捏捏。”許淵沖爽朗大笑著說。

  許淵沖的“狂”勁也體現在他的名片上。名片上寫著“書銷中外百餘本﹐詩譯英法唯一人。”許淵沖說﹐他就是有這份自信。“全世界能把中文翻譯成英文﹑法文﹐再把法文翻譯成中文﹐並且出100多本書﹐我是第一人﹐60年過去了﹐我還是第一人。” 他評點自己的翻譯水平﹕“不是院士勝院士﹐遺歐贈美千首詩。”

  雖然狂勁十足﹐但聊天中﹐許淵沖時刻表現出憂國憂民的情懷。他憂慮的是中國文化如何走出去。在他看來﹐中國文化要走向世界﹐關鍵是翻譯﹐翻譯正確﹐打破文化隔閡﹐讓外國人看到我們真正好的東西。

  一輩子不服輸的“戰士”

  許淵沖有個外號叫“許大炮”﹐有什麼說什麼﹐口無遮攔﹐這也讓他和不少翻譯界的同行都發生過“戰爭”。40年過去了﹐他耿直的個性還是沒有改變。

  他告訴記者﹐翻譯家王佐良是第一個反對他的人。兩個人最早的分歧因瓦雷裡的詩《風靈》是直譯還是意譯而起。王佐良批評他的翻譯是“鴛鴦蝴蝶派”。王佐良當時是《中國翻譯》的編委﹐他對編輯說﹐“如果以後再登許的文章﹐就不要登我的。”

  他與作家﹑翻譯家馮亦代同樣有過“戰爭”。《紅與黑》的最後一句﹐說到市長夫人死了﹐按原文是“她死了”﹐但許淵沖譯文為“魂歸離恨天”。當年馮亦代就批評許淵沖加上一些花花綠綠的東西。時至今日﹐許淵沖依然堅持己見﹐他認為翻譯成“她死了”太普通﹐市長夫人並非正常死亡﹐而是含恨而死﹐他的翻譯更傳神。他像一個戰士一樣﹐堅守自己的陣地﹐絕不妥協。

  回顧自己近80載翻譯之路﹐許淵衝模仿老子的《道德經》獨創了一段《譯經》﹕譯可譯﹐非常譯。忘其形﹐得其意。得意﹐理解之始﹔忘形﹐表達之母……得意忘形﹐求同存異。翻譯之道。

  夫妻相濡以沫60載

  頭一天下午許淵沖和記者聊了兩個小時﹐他還不盡興﹐第二天下午﹐許淵沖再度約記者到家中聊天﹑看照片集。這一次﹐他重點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和妻子照君相濡以沫60年的故事。 許淵沖儘管骨瘦如柴卻聲如洪鐘﹐他聽力不好﹐但老人家思路清晰﹐半個小時前講的什麼問題﹐他記得清清楚楚。

  許淵沖譯詩﹐既要工整押韻﹐又要講究意境﹐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經常對著一首詩夙興夜寐﹐靈感來了又眉開眼笑﹐喜不自勝﹐在一旁觀看的保姆小芳經常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老爺爺為何時而開心時而眉頭緊鎖。“我在翻譯的時候經常問自己﹕譯文中能否看得見無聲的畫﹐聽得見無聲的音樂﹖”

  許淵沖的老伴照君今年6月逝世對他打擊很大。有時﹐不經意間說起老伴﹐許淵沖都會面露悲戚之色﹐非常傷感。小芳平時從來不在許淵沖面前主動談起他的老伴。自從老伴去世後﹐許淵沖的飯量也有所下降。

  許淵沖和夫人照君是在歐美同學會的舞會上認識的。1959年結婚﹐婚後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分居兩地。許淵沖在北京﹐照君在西部。至今﹐許淵沖家裡還保留著很多他年輕的時候寫給照君的詩。這些詩歌﹐許淵沖以前從來沒有向外人公佈過。經過一天在屋內翻箱倒櫃﹐他終於找出了當年寫給妻子的“情書”。比如﹐寫於1959年的《思念》中寫道﹕三日無音信﹐坐臥心不定。塞上春宵寒﹐昭君可安寧。

  說起妻子的故事﹐不知不覺間﹐兩個小時又過去了。天色已暗﹐老人不好意思地哈哈一笑﹕“看我把正事忘了。”許淵沖說﹐自己正在做的事就是翻譯莎士比亞全集。目前已經翻譯出版了《李爾王》《羅密歐與朱麗葉》等14部。面對市面上不同版本的新譯作﹐許淵沖自信滿滿地說﹕“還是我翻譯得好一點。”

  許淵沖給自己定下每天翻譯1000字的進度﹐太快了眼睛不行﹐看不清楚。“如果白天見了客人﹐像今天我見了你﹐耽誤了兩個小時﹐今天夜裡我就要補回來。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

  中國的翻譯 水平不輸英美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你的意譯法與原文差別較大﹐你怎麼看﹖

  許淵沖﹕西方語言有90%是可以對等﹐而外國人對中國詩詞多是一知半解﹐即便他的英文表達能力是100分﹐最後的翻譯也祗能得50分。而中國學者如果理解詩詞有八九分﹐甚至十分﹐那翻譯的結果就可能是90分﹐甚至是100分。翻譯時要盡可能用優於原文的譯文表達方式﹐採用藝術原則﹐就是發揮譯者的主觀能動性﹐創造力。這就是“優化法”。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中國文化走出去要靠外國人來翻譯中國文學。

  許淵沖﹕這種說法是完全錯誤的﹐在這裡我要重復徐志摩的話﹐“中國詩祗有中國詩人譯得好。”

  廣州日報﹕能否舉幾個例子﹖

  許淵沖﹕不客氣地說﹐我的翻譯比英美的高明多了。在中國古詩中﹐最難譯的是雙關語。比如﹐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這裡的“絲”既指蠶絲﹐又指詩人的相思。中文譯法是The spring silkworm till death spins silk from lovesick heart.這種譯法加入了lovesick(相思)一詞﹐讀者就可以想到﹐春蠶吐絲就像詩人相思﹐都要至死方休。這種創造性的譯法就可以解決一語雙關的問題。

  廣州日報﹕你覺得中國翻譯的水平跟英美相比如何﹖

  許淵沖﹕在翻譯領域﹐我們中國的水平已經不比英美差﹐甚至高於英美﹐我們必須有這個自信。將“北極光”獎頒給我﹐是對中國文化的肯定﹐也是對中國翻譯水平的肯定﹐也是對我翻譯理論的肯定。

  廣州日報﹕你從事翻譯工作將近80年﹐有沒有一些遺憾的事情﹖

  許淵沖﹕人一輩子怎麼能沒有遺憾﹐我遺憾的事情也有很多﹐我也有翻譯不好的地方。比如說﹐《哈姆雷特》中的“to be or not to be”一開始我翻譯成“死﹐還是不死”,我後來想﹐是不是可以翻譯成“要不要像這樣活下去﹖” 人就是一個不斷進步的過程﹐真理祗能接近不能達到。

  廣州日報﹕你到現在還在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許淵沖﹕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這件事需要大家共同來做﹐我祗能盡我所能。我始終認為﹐應該讓我們中國文化之美﹐也成為世界之美﹐我們翻譯家完全有條件做一些事情來推動。(記者 肖歡歡)

[責編﹕袁晴]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馬尼拉掠影

  • “科學”號起航維護昇級西太實時科學觀測網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1月18日﹐米奇迎來90周年紀念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與粉絲共慶生日。1928年11月18日﹐米奇在《威利號汽船》中首次登上銀幕。圖為米奇與米妮換上定製版生日禮服﹐參加在奇幻童話城堡前舉行的生日慶典活動
2018-11-19 14:44
11月18日﹐在三門峽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成群的白天鵝在園內飛翔﹑游弋﹐吸引大批遊客前來觀賞。據三門峽市發佈的消息﹐截至11月18日﹐飛抵該濕地公園棲息過冬的白天鵝數量已達5300
2018-11-19 14:42
文萊古稱“浡泥”﹐自古便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文萊首都斯里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珍藏著來自一艘古代沉船的遺物﹐它們正是中文兩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進行交往的歷史見證。
2018-11-19 11:27
這是一場茶的視聽盛宴﹐茶品展覽﹑茶藝研討﹑茶道與冥想﹑書畫與茶﹑太極與茶﹑茶與琵琶等以茶為主題的活動陸續展開。
2018-11-19 11:26
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將西嶽華山裝扮得銀裝素裹﹐滿山的雪淞讓遊客流連忘返。
2018-11-19 09:05
銀杉﹐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植物”﹐由於稀有珍貴﹐被植物學家稱為“植物熊貓”。新華網發(汪新 攝)   李家兄弟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密林找到銀杉﹐給每株銀杉編號﹑掛牌﹐定期巡查﹐掌握生長情況。
2018-11-18 10:04
11月17日無人機拍攝的華山南峰與三公山。當日凌晨的一場大雪將西嶽華山變成白雪皚皚的世界﹐白雪與蒼翠的華山奇松﹑靈動的雲海交相輝映﹐如夢如幻﹔滿山遍野玉樹瓊花﹐樹枝上通體的霧淞晶瑩剔透﹐繪就冬日畫境﹐美不勝收﹐遊人如置身人間仙境。
2018-11-18 09:31
骨生長質量差﹑力量耐力不足﹑肥胖近視高發……中國青少年目前的體質狀況令人擔憂。圖為2017年3月16日﹐廣州第四十一中學陸地冰球隊正在校內一塊帶有圍欄護網和專用地板的陸地冰球場訓練﹐近年來該校建有三塊輪滑場地﹑購置了一批陸地冰球裝備。
2018-11-18 08:46
泰國普吉傾覆沉沒的“鳳凰”號遊船打撈出水
2018-11-18 08:28
11月14日﹐張怡寧(左)在訓練中心指導巴布亞新几內亞國家隊男單一號選手傑弗裡‧洛伊。11月11日到17日﹐上海體育學院中國乒乓球學院巴新訓練中心第一期訓練營第二階段的訓練在巴布亞新几內亞的莫爾茲比港舉辦﹐上海體育學院副院長﹑中國乒乓球學院院長施之皓與上海體育學院中國乒乓球學院教師﹑奧運冠軍張怡寧來到訓練中心指導巴布亞新几內亞國家隊隊員。
2018-11-16 16:38
11月14日﹐山東省淄博市沂源縣歷山街道東儒林村的農民在大棚裡施肥準備耕種。初冬時節﹐山東省沂源縣迎來設施農業生產管護的忙碌時節﹐當地農民忙著在大棚裡進行土地耕種﹑果蔬種植等﹐到處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5 09:04
初冬時節﹐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天泉湖內的紅杉林枝葉飄紅﹐別有一番韻味。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2018-11-15 09:01
初冬時節﹐安徽省黃山市黟縣塔川村落層林盡染﹐美不勝收。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新華社發(施廣德 攝)
2018-11-15 09:01
11月13日﹐江西省南豐縣市山鎮包坊村的桔農駕船運輸蜜桔(無人機拍攝)。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
2018-11-15 09:01
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
2018-11-15 09:01
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查看劍面紋理。河北省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以打鐵遠近聞名﹐幾百年來﹐這門技藝在鐵匠莊村傳承不絕。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製作傳統工藝劍。
2018-11-15 09:01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包公街道一處老舊鍋爐房﹐經過10名設計師共同出資設計﹐改造成為一個集聚會﹑閱讀﹑住宿等功能於一體的文化創意空間﹐成為合肥一處“新地標”﹐吸引了不少市民及外地遊客前來參觀。
2018-11-14 08:54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