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正本消失副本流散 《永樂大典》600年風雨飄搖今何在

正本消失副本流散 《永樂大典》600年風雨飄搖今何在

2018-10-12 09:25來源﹕中國新聞網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約3.7億字﹐共計11095冊﹐被譽為中國古代歷史上最大的百科全書﹐現今存世卻僅有400余冊……它﹐就是大型類書《永樂大典》。

  

  國家圖書館供圖

  《永樂大典》由明代才子解縉等人編纂而成﹐保存了中國上自先秦﹑下至明初的七八千種古籍。其12冊原件正在北京展出。《永樂大典》600餘年滄桑的歷史﹐也正是中華典籍文化聚散流變﹑悲歡離合的縮影。

  12冊原件亮相﹐每一冊都有故事

  這幾天﹐“曠世宏編 文獻大成──國家圖書館藏《永樂大典》文獻展”在北京亮相﹐迅速吸引了大批觀眾的目光。

  此次展覽通過展出《永樂大典》原件12冊﹐以及其他珍貴善本古籍﹑名家手稿和輿圖等﹐勾勒出這部大典風雨飄搖的命運。

  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副館長陳紅彥說﹐該展覽是今年典籍博物館的主題大展﹐12冊原件﹐每一件背後都有故事。像卷3618﹑3519“門”字韻這一冊﹐發現於1983年﹐山東掖縣農民孫洪林家中。

  “發現時﹐書的‘天頭地腳’已經被裁掉了﹐書用來夾鞋樣﹑花樣。幸而我們有‘敬惜字紙’的文化傳統﹐有字的部分沒有損壞。”現在說起來﹐陳紅彥仍是滿臉慶幸。

  展覽中﹐一些看似與《永樂大典》沒有關聯的展品﹐其實背後也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比如編纂官解縉的作品﹐姚廣孝的手稿﹐等等。

  國家圖書館供圖

  曾有觀眾擔心﹐這次展覽後﹐何時能再看到《永樂大典》原件會是個未知數。不過﹐陳紅彥表示﹐其他冊次還會陸續跟大家見面。

  初名《文獻大成》﹐終成《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的成書﹐還要追溯到600年前。1403年﹐永樂帝朱棣命令明朝三大才子之一解縉主持編纂一部大型類書﹐宗旨如下﹕“凡書契以來經史子集百家之書﹐至於天文﹑地志﹑陰陽﹑醫卜﹑僧道﹑技藝之言﹐備輯為一書﹐毋厭浩繁”。

  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古代信息不發達﹐尤其學術類書籍﹐出版後極易失傳。再要將它們集中起來﹐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和人力物力。

  解縉很快完成了任務。永樂二年(1404)十一月即向皇帝呈送了初稿﹐名為《文獻大成》。但永樂帝並不買賬﹐認為此書“所纂尚多未備”﹐于永樂三年(1405)下令重修﹐設置總裁﹑副總裁等職﹐負責各方面工作。

  在這種“文化總動員”之下﹐朝野上下兩千多人繼續編書。總部設在文淵閣﹐由光祿寺負責送飯﹐錦衣衛負責保護人身安全。永樂五年(1407)﹐第二稿完成。這一次﹐永樂帝很滿意﹐賜名《永樂大典》。

  國家圖書館供圖

  《永樂大典》開本高50厘米﹐寬約30厘米﹐使用潔白柔韌的皮紙。除將各個門類事物的首字用篆﹑隸﹑草體書寫外﹐正文均為當時流行的臺閣體。正文為墨色﹐引用書名文字為紅色﹐斷句和標聲符號用紅色小圓戳鈐印。全書“朱墨燦然”﹐為寫本中的精品。

  這部書搜集了當時能看到的所有圖書資料﹐按照《洪武正韻》﹐將相關內容的一句﹑一段或者整篇﹑整部書摘引抄錄﹐共計3.7億字﹐全部手工抄成。書內插圖﹐亦是精美無比。

  正本神秘消失﹐副本命途多舛

  永樂六年(1408)﹐《永樂大典》完成抄寫﹐即為正本﹐藏于南京文淵閣。由於體量巨大﹐書成之後﹐永樂帝並沒有翻閱過幾次。此後的弘治皇帝和嘉靖皇帝對其頗為喜愛﹐尤其嘉靖帝﹐手邊常備著一兩冊﹐成了“案頭書”。

  嘉靖三十六年(1557)宮中著了一把大火﹐給嘉靖皇帝提了醒。他命令大臣繕寫《永樂大典》副本﹐“重錄一部﹐貯之他所﹐以備不虞”。

  參加人員同樣陣容強大。當時選出謄錄﹑繪畫生員109人﹐每冊結尾處要註明重錄總校官﹑分校官的名字。

  國家圖書館供圖

  嘉靖皇帝要求完全按照正本的版式﹑行款等進行謄寫﹐而且要保證質量﹐稍有錯誤便需重抄。所以﹐《永樂大典》的正副本幾乎一致。

  耗時5年﹐副本重錄終於完成。但也是從那時起﹐正本即下落不明﹐仿佛人間蒸發﹐甚至找不到任何損毀或有關去向的記錄。只留如下幾種猜測﹕

  一是隨嘉靖皇帝陪葬﹐二是毀於明末李自成起義的戰火﹐三是毀於乾隆年間宮內大火﹐四是仍秘藏于皇史宬夾牆內。可無論哪種說法﹐又都不太經得起推敲。

  副本雖然存世﹐卻是命途多舛。它的流散﹐則可稱為“國人之痛”。

  抄錄完成後﹐副本最初放置於皇史宬﹐後收于翰林院。這也為更多人能接觸到《永樂大典》製造了機會。乾隆五十九年(1794)﹐《永樂大典》副本已有千餘冊去向不明。

  咸豐年間﹐英法聯軍入侵北京﹐翰林院遭劫﹐《永樂大典》亦難逃厄運。清廷議和後﹐當時的北京外國使館林立。翰林院官員監守自盜﹐“早間入院﹐帶一包袱﹐包一棉馬褂﹐約如《大典》二本大小﹐晚間出院﹐將馬褂加穿于身﹐偷《永樂大典》二本”﹐洋人花10兩白銀便可買到一冊。

  國家圖書館供圖

  據統計﹐至光緒十二年(1886)﹐翰林院的《永樂大典》僅存900余冊。1900年﹐庚子國變中﹐翰林院被燒﹐副本多冊被焚毀或竊取。據稱﹐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時﹐由於《永樂大典》“塊頭”很大﹐被侵略者用來填平溝渠﹑構築工事﹐甚至被當作上馬石﹐也有說書著火後投入池中滅火被淹的。

  清朝末年戰火頻仍﹐朝廷無力保護剩餘的《永樂大典》。它的流失﹐似乎已不可避免。

  近代﹐翰林院所藏《永樂大典》殘本移交京師圖書館(即國家圖書館前身)﹐那時﹐數量僅為64冊。

  為何《永樂大典》是“輯佚的淵藪”﹖

  由於屢遭劫難﹐目前﹐《永樂大典》已知存世有400余冊﹐數量不足原書的4%。其中224冊藏于國家圖書館﹐另有200余冊流落海外。

  很多人可能並不明白《永樂大典》的重要性﹐因而也不理解搜尋它的重大意義。《永樂大典》有一個綽號﹐叫“輯佚淵藪”﹐意思說它保存了明初以前大量重要文獻﹐很多消失的典籍因此得以傳世。

  國家圖書館供圖

  比如《舊五代史》一度湮沒于歷史長河中﹐直到編《四庫全書》時﹐才從《永樂大典》中重新輯出﹐也才有了“二十四史”。

  除此之外﹐《舊唐書》《宋會要輯編》《續資治通鑒長編》等書﹐後全部失傳﹐直到清代時﹐方才從《永樂大典》中輯錄出來﹐流傳于世﹐還有宋本《水經注》《薛仁貴征遼事略》……類似的書﹐如果列成書單﹐會很長很長。

  所以﹐有人認為﹐《永樂大典》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最大的一部百科全書﹐它比著名的《不列顛百科全書》成書年代還早了300多年﹐是當之無愧的的珍本秘籍寶庫。

  著名文學家﹑收藏家鄭振鐸曾為搜尋《永樂大典》耗費巨大心血。他亦感嘆﹐假如《永樂大典》全部保存到現在的話﹐我們對於中國古文學史的面貌便可以看得更完全。

  大概也是因為寄託了太多的民族情感﹐儘管明知《永樂大典》正本下落已成懸案﹐仍有很多人願意相信﹐它依然留存于世﹐靜靜地呆在某個地方﹐等待著重見天日的那一時刻。(上官雲)

[責編﹕宮辭]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一張長長長長長圖致敬人類登月50年

  • 河南義馬氣化廠爆炸事故已致10人死亡5人失聯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7月18日﹐玉溪市澄江縣撫仙湖之聲合唱團在表演合唱《回家》。7月18日﹐第六屆中國聶耳音樂(合唱)周玉溪分會場“聶耳杯”合唱展演頒獎晚會在雲南省玉溪市聶耳音樂廳舉行﹐來自全國16個省區市的20支合唱團決出了本次展演一﹑二﹑三等獎和優秀指揮獎﹑優秀鋼琴伴奏獎﹑優秀合唱新作品獎。
2019-07-19 14:59
當日﹐為期4天的2019中國國際消費電子博覽會在山東青島開幕。當日﹐為期4天的2019中國國際消費電子博覽會在山東青島開幕。當日﹐為期4天的2019中國國際消費電子博覽會在山東青島開幕。
2019-07-19 14:57
7月17日﹐在蘇丹法希爾超級營地﹐聯合國和非洲聯盟駐達爾富爾聯合特派團(聯非達團)副聯合特別代表安妮塔‧奇奇‧格貝女士為中國第二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直升機分隊官兵授勛。聯非達團17日在蘇丹法希爾超級營地內為中國第二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直升機分隊全體140名官兵授予和平榮譽勛章。
2019-07-19 08:47
當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中部地區聯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佈﹐2017年綁架和謀殺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的布倫特‧克里斯滕森被判處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新華社記者 汪平 攝  7月18日﹐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克里斯滕森的辯護律師羅伯特‧塔克抵達聯邦法院。
2019-07-19 08:40
在永州市零陵區富家橋鎮漁池頭村﹐救援人員轉移受災群眾(7月1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發(陳思汗 攝)  在衡陽市衡東縣霞流鎮受災群眾安置點﹐霞流鎮衛生院工作人員為災區群眾服務(7月11日攝)。
2019-07-19 08:36
在山丹馬場﹐幾匹種公馬在馬圈內休息(7月17日無人機拍攝)。盛夏七月﹐位於甘肅省河西走廊中部﹑祁連山北麓的山丹馬場綠草如茵﹐成群的駿馬在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壯觀。盛夏七月﹐位於甘肅省河西走廊中部﹑祁連山北麓的山丹馬場綠草如茵﹐成群的駿馬在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壯觀。
2019-07-19 08:36
近期﹐大熊貓姐弟思嘉和佑佑在黑龍江省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的中國亞布力熊貓館“定居”已滿三年。據介紹﹐大熊貓思嘉和佑佑于2016年7月從位於四川的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北上來到黑龍江。
2019-07-19 08:35
這是7月18日在日本“京都動畫”東京辦公室所在的建築物前拍攝的一束民眾留下表示哀悼的花。據日本媒體18日晚援引京都市消防局的消息報道﹐當天發生的京都動漫工作室縱火案已導致33人死亡﹐另有36人受傷。
2019-07-19 08:34
隨著氣溫逐日昇高﹐北京動物園啟動了動物防暑降溫措施﹐飼養部門結合動物習性採取24小時恆溫空調﹑冰塊降溫﹑自動噴淋系統﹑模擬戶外水池﹑高水分水果﹑青飼料降溫等數十項降溫和飲食措施﹐讓動物舒適安全度過“三伏天”。
2019-07-19 08:30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島上一家臨海的小木屋特色民宿(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島上一家臨海的懸崖民宿酒店(無人機拍攝)。
2019-07-19 08:17
這是7月17日無人機拍攝的重慶市酉陽縣南腰界鎮。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這是7月17日拍攝的重慶市酉陽縣南腰界鎮紅三軍司令部舊址內陳列的紅三軍使用過的印章。
2019-07-19 08:15
7月18日﹐2019上海國際友好城市青少年夏令營的開營儀式上﹐營員代表(右)揮舞營旗。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7月18日﹐2019上海國際友好城市青少年夏令營的開營儀式上舉行燈光秀。
2019-07-19 08:12
新華社記者 陳誠 攝  7月18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學生們參加曼德拉國際日紀念活動。新華社記者 陳誠 攝  7月18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志願者和公益組織工作人員用食品罐頭製成畫作﹐紀念曼德拉國際日。
2019-07-19 08:10
7月17日﹐在法國巴黎塞納河畔﹐一名女子騎車經過沙灘節的一處飲品店。新華社記者 高靜 攝  7月17日﹐在法國巴黎塞納河畔﹐一個小男孩在沙灘節設置的躺椅上休息。新華社記者 高靜 攝  7月17日﹐在法國巴黎塞納河畔﹐人們在沙灘節設置的躺椅上休息。
2019-07-19 08:08
當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中部地區聯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佈﹐2017年綁架和謀殺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的布倫特‧克里斯滕森被判處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新華社記者 汪平 攝  7月18日﹐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克里斯滕森的辯護律師羅伯特‧塔克抵達聯邦法院。
2019-07-19 08:03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