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正本消失副本流散 《永樂大典》600年風雨飄搖今何在

正本消失副本流散 《永樂大典》600年風雨飄搖今何在

2018-10-12 09:25來源﹕中國新聞網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約3.7億字﹐共計11095冊﹐被譽為中國古代歷史上最大的百科全書﹐現今存世卻僅有400余冊……它﹐就是大型類書《永樂大典》。

  

  國家圖書館供圖

  《永樂大典》由明代才子解縉等人編纂而成﹐保存了中國上自先秦﹑下至明初的七八千種古籍。其12冊原件正在北京展出。《永樂大典》600餘年滄桑的歷史﹐也正是中華典籍文化聚散流變﹑悲歡離合的縮影。

  12冊原件亮相﹐每一冊都有故事

  這幾天﹐“曠世宏編 文獻大成──國家圖書館藏《永樂大典》文獻展”在北京亮相﹐迅速吸引了大批觀眾的目光。

  此次展覽通過展出《永樂大典》原件12冊﹐以及其他珍貴善本古籍﹑名家手稿和輿圖等﹐勾勒出這部大典風雨飄搖的命運。

  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副館長陳紅彥說﹐該展覽是今年典籍博物館的主題大展﹐12冊原件﹐每一件背後都有故事。像卷3618﹑3519“門”字韻這一冊﹐發現於1983年﹐山東掖縣農民孫洪林家中。

  “發現時﹐書的‘天頭地腳’已經被裁掉了﹐書用來夾鞋樣﹑花樣。幸而我們有‘敬惜字紙’的文化傳統﹐有字的部分沒有損壞。”現在說起來﹐陳紅彥仍是滿臉慶幸。

  展覽中﹐一些看似與《永樂大典》沒有關聯的展品﹐其實背後也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比如編纂官解縉的作品﹐姚廣孝的手稿﹐等等。

  國家圖書館供圖

  曾有觀眾擔心﹐這次展覽後﹐何時能再看到《永樂大典》原件會是個未知數。不過﹐陳紅彥表示﹐其他冊次還會陸續跟大家見面。

  初名《文獻大成》﹐終成《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的成書﹐還要追溯到600年前。1403年﹐永樂帝朱棣命令明朝三大才子之一解縉主持編纂一部大型類書﹐宗旨如下﹕“凡書契以來經史子集百家之書﹐至於天文﹑地志﹑陰陽﹑醫卜﹑僧道﹑技藝之言﹐備輯為一書﹐毋厭浩繁”。

  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古代信息不發達﹐尤其學術類書籍﹐出版後極易失傳。再要將它們集中起來﹐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和人力物力。

  解縉很快完成了任務。永樂二年(1404)十一月即向皇帝呈送了初稿﹐名為《文獻大成》。但永樂帝並不買賬﹐認為此書“所纂尚多未備”﹐于永樂三年(1405)下令重修﹐設置總裁﹑副總裁等職﹐負責各方面工作。

  在這種“文化總動員”之下﹐朝野上下兩千多人繼續編書。總部設在文淵閣﹐由光祿寺負責送飯﹐錦衣衛負責保護人身安全。永樂五年(1407)﹐第二稿完成。這一次﹐永樂帝很滿意﹐賜名《永樂大典》。

  國家圖書館供圖

  《永樂大典》開本高50厘米﹐寬約30厘米﹐使用潔白柔韌的皮紙。除將各個門類事物的首字用篆﹑隸﹑草體書寫外﹐正文均為當時流行的臺閣體。正文為墨色﹐引用書名文字為紅色﹐斷句和標聲符號用紅色小圓戳鈐印。全書“朱墨燦然”﹐為寫本中的精品。

  這部書搜集了當時能看到的所有圖書資料﹐按照《洪武正韻》﹐將相關內容的一句﹑一段或者整篇﹑整部書摘引抄錄﹐共計3.7億字﹐全部手工抄成。書內插圖﹐亦是精美無比。

  正本神秘消失﹐副本命途多舛

  永樂六年(1408)﹐《永樂大典》完成抄寫﹐即為正本﹐藏于南京文淵閣。由於體量巨大﹐書成之後﹐永樂帝並沒有翻閱過幾次。此後的弘治皇帝和嘉靖皇帝對其頗為喜愛﹐尤其嘉靖帝﹐手邊常備著一兩冊﹐成了“案頭書”。

  嘉靖三十六年(1557)宮中著了一把大火﹐給嘉靖皇帝提了醒。他命令大臣繕寫《永樂大典》副本﹐“重錄一部﹐貯之他所﹐以備不虞”。

  參加人員同樣陣容強大。當時選出謄錄﹑繪畫生員109人﹐每冊結尾處要註明重錄總校官﹑分校官的名字。

  國家圖書館供圖

  嘉靖皇帝要求完全按照正本的版式﹑行款等進行謄寫﹐而且要保證質量﹐稍有錯誤便需重抄。所以﹐《永樂大典》的正副本幾乎一致。

  耗時5年﹐副本重錄終於完成。但也是從那時起﹐正本即下落不明﹐仿佛人間蒸發﹐甚至找不到任何損毀或有關去向的記錄。只留如下幾種猜測﹕

  一是隨嘉靖皇帝陪葬﹐二是毀於明末李自成起義的戰火﹐三是毀於乾隆年間宮內大火﹐四是仍秘藏于皇史宬夾牆內。可無論哪種說法﹐又都不太經得起推敲。

  副本雖然存世﹐卻是命途多舛。它的流散﹐則可稱為“國人之痛”。

  抄錄完成後﹐副本最初放置於皇史宬﹐後收于翰林院。這也為更多人能接觸到《永樂大典》製造了機會。乾隆五十九年(1794)﹐《永樂大典》副本已有千餘冊去向不明。

  咸豐年間﹐英法聯軍入侵北京﹐翰林院遭劫﹐《永樂大典》亦難逃厄運。清廷議和後﹐當時的北京外國使館林立。翰林院官員監守自盜﹐“早間入院﹐帶一包袱﹐包一棉馬褂﹐約如《大典》二本大小﹐晚間出院﹐將馬褂加穿于身﹐偷《永樂大典》二本”﹐洋人花10兩白銀便可買到一冊。

  國家圖書館供圖

  據統計﹐至光緒十二年(1886)﹐翰林院的《永樂大典》僅存900余冊。1900年﹐庚子國變中﹐翰林院被燒﹐副本多冊被焚毀或竊取。據稱﹐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時﹐由於《永樂大典》“塊頭”很大﹐被侵略者用來填平溝渠﹑構築工事﹐甚至被當作上馬石﹐也有說書著火後投入池中滅火被淹的。

  清朝末年戰火頻仍﹐朝廷無力保護剩餘的《永樂大典》。它的流失﹐似乎已不可避免。

  近代﹐翰林院所藏《永樂大典》殘本移交京師圖書館(即國家圖書館前身)﹐那時﹐數量僅為64冊。

  為何《永樂大典》是“輯佚的淵藪”﹖

  由於屢遭劫難﹐目前﹐《永樂大典》已知存世有400余冊﹐數量不足原書的4%。其中224冊藏于國家圖書館﹐另有200余冊流落海外。

  很多人可能並不明白《永樂大典》的重要性﹐因而也不理解搜尋它的重大意義。《永樂大典》有一個綽號﹐叫“輯佚淵藪”﹐意思說它保存了明初以前大量重要文獻﹐很多消失的典籍因此得以傳世。

  國家圖書館供圖

  比如《舊五代史》一度湮沒于歷史長河中﹐直到編《四庫全書》時﹐才從《永樂大典》中重新輯出﹐也才有了“二十四史”。

  除此之外﹐《舊唐書》《宋會要輯編》《續資治通鑒長編》等書﹐後全部失傳﹐直到清代時﹐方才從《永樂大典》中輯錄出來﹐流傳于世﹐還有宋本《水經注》《薛仁貴征遼事略》……類似的書﹐如果列成書單﹐會很長很長。

  所以﹐有人認為﹐《永樂大典》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最大的一部百科全書﹐它比著名的《不列顛百科全書》成書年代還早了300多年﹐是當之無愧的的珍本秘籍寶庫。

  著名文學家﹑收藏家鄭振鐸曾為搜尋《永樂大典》耗費巨大心血。他亦感嘆﹐假如《永樂大典》全部保存到現在的話﹐我們對於中國古文學史的面貌便可以看得更完全。

  大概也是因為寄託了太多的民族情感﹐儘管明知《永樂大典》正本下落已成懸案﹐仍有很多人願意相信﹐它依然留存于世﹐靜靜地呆在某個地方﹐等待著重見天日的那一時刻。(上官雲)

[責編﹕宮辭]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大洋一號”起航執行中國大洋52航次科考任務

  • 贛劇弋陽腔《還魂記•遊園驚夢》亮相百戲盛典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2月10日﹐南京部分高校的大學生代表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遇難者名單牆上鐫刻的死難者名字添漆﹐寄託哀思。
2018-12-11 09:48
12月9日﹐部分新書在首發式會場陳列展示。當日﹐“不忘歷史 共鑄和平──2018年系列圖書首發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和平之旅──東瀛友人口述史》《從城祭到國祭》《南京大屠殺史實展》等三大類﹑十多本新書共同首發。
2018-12-10 13:14
在記者與時間賽跑﹑搶救性拍攝記錄的同時﹐幸存者也在不斷離世﹐僅2018年初至今﹐已有20位幸存者相繼去世。記者經過梳理﹐將這些歷史的影像重新組合﹐表達悼念。新華社記者韓瑜慶﹑李響﹑季春鵬攝影報道
2018-12-10 13:13
12月9日﹐在亞美尼亞首都埃裡溫﹐尼科爾‧帕希尼揚(左)在投票站投票。亞美尼亞9日舉行新一屆議會選舉投票。這是今年10月尼科爾‧帕希尼揚宣佈辭去總理職務﹑議會自動解散後﹐亞美尼亞提前舉行的議會選舉。
2018-12-10 13:12
巴蒙王國是喀麥隆西部一支傳統部族﹐擁有600多年歷史。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
2018-12-10 13:11
伍秀英﹐1933年5月25日出生。1937年﹐日軍進攻上海時﹐伍秀英參軍的哥哥隨著部隊前往上海﹐再也沒有音訊。1937年12月﹐日本兵攻進南京城﹐燒殺搶掠﹐伍秀英一家跑到南京五臺山一處難民營避難﹐家裡的房子被炸毀。
2018-12-10 12:45
12月9日﹐救援人員山體滑坡現場搜救。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截至9日20時﹐已挖出5人﹐其中1人在送醫途中死亡﹐目前搶救工作仍在進行中。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
2018-12-10 12:43
拼版照片﹕上圖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景洪城全貌(資料照片)﹔下圖為瀾滄江兩岸的景洪城一角(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  拼版照片﹕上圖為1994年景洪港動工建設的場景(資料照片)﹔下圖為景洪港及瀾滄江兩岸(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3
12月7日至9日﹐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肇興﹑佳所等侗寨的侗族同胞身著節日盛裝﹐與賓朋歡聚一堂﹐通過盛裝巡游﹑鼓樓對歌﹑侗戲展演﹑舞龍﹑打年粑等特色民俗活動﹐歡度侗年。
2018-12-10 12:42
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牛群在“不凍河”中飲水(12月9日無人機拍攝)。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哈拉哈河有一段河段嚴冬從不封凍﹐被稱為“不凍河”。據地質專家考證﹐這裡集聚著豐富的地熱資源﹐流經此地的河流﹐在嚴冬零下40多攝氏度的氣溫下也不結冰。
2018-12-10 12:42
12月9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科威特埃米爾(國家元首)薩巴赫﹑卡塔爾外交國務大臣蘇爾坦﹑阿曼副首相法赫德﹑沙特國王薩勒曼﹑巴林國王哈馬德與阿聯酋副總統穆罕默德(從左至右)出席第39屆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首腦會議。
2018-12-10 12:41
近日寒潮襲來﹐宏村迎來入冬首場降雪﹐粉牆黛瓦的徽派古民居銀裝素裹﹐宛如一幅淡裝素雅的水墨畫。 新華社發(施亞磊 攝)  12月9日拍攝的安徽黃山黟縣宏村雪後美景(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1
12月9日﹐一夜大雪後﹐江西廬山瓊枝玉葉﹐粉妝玉砌﹐皓然一色。當日﹐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王劍/文 李敏/攝  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
2018-12-10 12:40
中國“彩虹魚”2018馬里亞納海溝海試與科考團隊首席科學家劉如龍在“沈括”號上工作(12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彩虹魚”著陸器在近6000米深的西太平洋海底捕獲的鉤蝦(12月4日攝)。
2018-12-10 11:31
12月9日﹐一夜風雪過後﹐杭州西湖的楊公堤上銀裝素裹﹐景色格外宜人。湖邊的古建築﹐搭配上雪景﹐讓人仿佛置身仙境。
2018-12-10 11:31
12月9日﹐模特在展示意大利時裝設計師Giovanni Clemente的時裝作品。12月6日至10日﹐2018絲綢之路國際時裝周在西安舉行﹐中國以及來自意大利﹑俄羅斯﹑印尼﹑新加坡等國家的設計師發佈了多款時裝作品。
2018-12-10 11:30
12月9日﹐南京迎來降雪天氣。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
2018-12-10 11:29
12月9日﹐寧波市奉化區供電公司溪口供電所搶修人員在溪口鎮周家嶺村清理山林毛竹。當日﹐受寒潮降雪天氣影響﹐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溪口鎮周家嶺村因冰雪傾壓山林毛竹﹐導致供電線路跳閘。
2018-12-10 11:22
近日﹐受強冷空氣影響﹐黃河山西河津段30多公里的河道全線出現流凌﹐大小不等的流凌順流而下﹐場面壯觀。當地黃河河務局已正式啟動防凌運行機制﹐展開防凌24小時值班﹑凌情觀測﹑工程防守等工作。
2018-12-10 11:22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百年蔗”製糖車間加工紅糖。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裝卸“百年蔗”。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遊人在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百年蔗園”參觀。
2018-12-10 11:20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