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這“半部青春文學史”有你的故事嗎

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這“半部青春文學史”有你的故事嗎

2019-01-16 08:33來源﹕中國青年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張悅然

  郝景芳

  “那些年﹐很多文學青年的理想就是去上海﹐去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距離90後的昆藍(化名)參加那場比賽﹐已過去10多年。他得了一等獎﹐甚至代表獲獎者發言﹐“至今為止﹐那幾分鐘﹐依舊是我此生經歷過鎂光燈照射強度最強的一段時間。”

  1956年在上海創刊的《萌芽》是新中國第一本青年文學刊物。1998年《萌芽》雜誌聯合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著名高校一起舉辦了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堪稱當時文壇的大事件。

  韓寒參加首屆大賽決賽﹐以一篇《杯中窺人》﹐“一賽封神”。幾年後﹐高二學生昆藍剪下《萌芽》雜誌上的參賽報名表﹐以性格有趣的同學為原型寫了一篇小說寄出去﹐初賽成功突出重圍。他在父親的陪同下坐硬座火車去上海參加決賽。一下火車﹐發現被偷了2000元人民幣──數額足夠令這個普通工薪家庭震撼許久。

  “圓夢感”緩解了一絲少年丟錢的心痛感﹐昆藍第一次打量上海的洋房和梧桐﹐覺得那簡直是全世界“文學的中心”。

  “當我坐在上海第三女子中學的考場時﹐面對的其實是多達7萬的同齡競爭者﹐當然其中絕大多數鎩羽而歸﹐剩下的一兩百人角逐一﹑二等獎。大家都很清楚﹐誰都不太可能成為韓寒再版﹐不過這並不阻止我們平視韓寒﹕你能拿到的獎﹐我也能夠拿到。”

  20年間﹐不管是讀過﹐還是寫過﹐如今活躍在各個場合的文學青年﹐仿佛總能找出一條屬於新概念作文大賽的成長刻度線。

  最近﹐在2019北京圖書訂貨會的《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精選》新書發佈會上﹐作家張悅然﹑郝景芳亮相的身份﹐分別是第三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第四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

  相較于張悅然﹐雨果獎得主郝景芳的“新概念刻度線”似乎更低調﹑隱秘。翻開精選集裡她彼時參賽作品《迷路》﹐公眾看見的未必是今天熟悉的郝景芳﹐但分明是熟悉如昨日的青春碎片。

  郝景芳形容﹐她在“新概念”出身的作家中算是“異類”“邊緣人物”。“我挺不好意思的﹐中間挺長一段時間沒有寫﹐也沒有和這些作家有特別深的接觸﹐其實我特別喜歡看這些作家的小說”。

  郝景芳說﹐從她整體的人生軌跡上來講﹐小學走的是“奧數”之路﹐中學走的是理科競賽之路﹐“到了高二之後理科競賽沒拿什麼成績﹐高三時參加一個作文比賽﹐算是自娛自樂”。

  中學時代看前三屆“新概念”獲獎作文選﹐是郝景芳頗感美妙的經歷。“可能到現在為止﹐一個同齡人寫得非常美好的作品﹐依然是給中學的孩子打開一個世界的過程”。

  “自娛自樂”參賽﹐拿下一等獎﹐但是郝景芳沒有改變原本想走的路。“我挺想學理科﹐學科學的﹐所以當時高考考物理系是第一志願﹐按照自己的第一志願一直讀到研究生﹐讀天體物理。後來我寫小說也是從科幻小說開始寫﹐仍然和科學有關係。我確實比較迷戀科學中的理論﹑對於宇宙的描繪﹐等等﹐這些是我很大的人生興趣之所在”。

  如今﹐郝景芳對於寫作如何定義呢﹖她覺得寫作就像吃飯﹑喝水﹑呼吸﹐是日常不可離的習慣﹐現在每天還堅持寫點東西﹐寫公眾號文章﹐寫課程﹐以及繼續創作小說。“寫作是非常舒服的﹐是我非常喜歡的人生狀態﹐我不是特別喜歡社交的人﹐有時候社交多了﹐我必須寫作才能恢復元氣──因為社交非常累﹐也很煩﹐但是坐那兒寫東西能讓我整個人都好起來”。

  當初在“新概念”的路口﹐郝景芳沒有直接走上作家的路。但過了17年﹐她相信寫作是這一輩子不太會放棄的一件事﹐“只不過我不太拿自己當一個純作家來看”。

  “我們知道傳統出版業在今天所面臨的挑戰﹐但是《萌芽》雜誌非常幸運﹐很大一部分和新概念大賽有關係。”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萌芽》雜誌社社長孫甘露說﹐“新概念”舉辦20年﹐有一些數字看來很有意思。“第一屆創辦的時候就4000多份來稿﹐到了去年達到歷史最高﹐有9萬多篇稿子來參與競賽﹐這個數字是非常驚人的”。

  “以新概念開始﹐這樣一批80後的作家呈集團式登上文學的舞臺。”文學評論家﹑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表示﹐一方面青春文學是自然的代際劃分﹐另一方面﹐在文學創作上﹐這一批年輕人給當時的文壇帶來了“清新﹑新鮮的”獨特貢獻。

  或許在有些人身上﹐“新概念”的印記沒那麼容易褪去﹐比如昔年的獲獎者張悅然﹐今朝是這項文學賽事的評委。

  “我是裡面最慈悲的評委﹐因為我當過選手﹐怎麼寬鬆怎麼來﹐怎麼能給大家多留一些機會怎麼來。我覺得很多老的評委(對待選手)的想法是‘狡猾的學生’﹐我的想法是‘可憐的學生’﹐所以我永遠是站在學生一邊的。”

  在張悅然看來﹐形容新概念作文大賽是“半部青春文學史”一點不為過﹐但同時也要看到﹐其意義遠不止於此。“像景芳這樣的人﹐她因為熱愛文學所以留在文學裡面﹐但實際上還有很多獲獎者都非常出色﹐他們可能進入不同領域。但不管怎麼樣﹐我都覺得這段和文學相聚的過往歷史是非常美好的”。

  時常有人會對張悅然說﹐有一些寫作者如韓寒﹑郭敬明等﹐在獲得名聲後離開了寫作﹐“有一種背叛文學的感覺”。

  但張悅然不認同這個觀點﹐她相信“所有離開的人都會得到文學的祝福”。“這才是‘新概念’特別重要的意義──這一段歷史無論是對留在文學裡的人﹐還是我們今天找不到的﹑不在文學中的人﹐都產生了很重要的意義”。

  昆藍讀大學後就甚少和人提起那段獲獎經歷﹐偶爾會在“人人網”上收到一條陌生人加好友申請﹐通過後對方發私信﹐說在新概念作文大賽作品選集裡看到過他的名字﹐小說寫得真有靈氣。

  “版稅制逐漸替代稿費製成為一線作家的主要收入方式﹐一批草根網絡寫手也能順利地出版書籍﹐‘80後’成為一個時髦的名詞。”

  即使成不了韓寒﹑郭敬明等“符號人物”﹐其他尚未分配到“傳奇劇本”的獲獎者﹐一直摸索書寫自己的人生價值。昆藍碩士畢業後成了銀行職員﹐每年雷打不動訂閱兩本文學刊物。與他同年獲獎的年輕人﹐有的筆沒停﹐從紙面寫到網絡﹐勉強躋身青年作家行列﹐也有人一度沖上過輿論焦點﹐即使事件與文學毫無瓜葛。(記者沈傑群)

[責編﹕宮辭]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南宋徐謂禮文書首次展出 完整再現宋代“官員檔案”

  • 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進行無人機燈光秀彩排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特雷莎‧梅參加歐洲議會選舉投票
2019-05-24 15:39
阿里雲牽手馬來西亞科技公司打造智能交通系統
2019-05-24 15:38
印度人民黨在全國大選中獲勝
2019-05-24 15:34
天津﹕鹽鹼地變植物資源庫
2019-05-24 15:31
秦嶺腹地小江南
2019-05-24 15:30
河北故城﹕打造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基地
2019-05-24 15:29
秦嶺深處花正艷
2019-05-24 15:28
讓特困失能人員安享晚年
2019-05-24 15:28
第六屆中國(土耳其)貿易博覽會開幕
2019-05-24 08:49
歐洲議會選舉啟動
2019-05-24 08:48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2019-05-24 08:46
苗山梯田美如畫
2019-05-24 08:40
江西南昌﹕城市裡的候鳥風景
2019-05-24 08:39
湖南道縣﹕水鄉田野如畫
2019-05-24 08:37
安徽﹕小漁網編織大產業
2019-05-24 08:36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2019-05-24 08:15
我國時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試驗樣車下線
2019-05-24 08:14
【圖片故事】指尖上的“老物件”
2019-05-23 11:24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