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海派繪畫如何走通市場需要一分為二看待

海派繪畫如何走通市場需要一分為二看待

2019-02-15 13:17來源﹕文匯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對於海派繪畫 是時候拓寬豐滿認知了

  ■文匯報首席記者 范昕

  海派繪畫正成為最近長三角藝術展覽的熱門主題。上海海派藝術館新近開館﹐開館大展“海上風起──上海市美術家協會藏品展”首次大規模集中展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的近現代海派書畫珍藏﹔歷時一年籌備的“海派繪畫年度研究展”第一回(1843-1927)亮相劉海粟美術館﹐從各地借展海派早期近70幅佳作﹔“海派三人行﹕任伯年﹑蒲華﹑吳昌碩書畫精品展”正于浙江省博物館舉辦

  提起“海派繪畫”﹐很多人想到的或許僅僅是“雅俗共賞”“海納百川”之類有些模糊的概括性字眼﹐這些字眼卻遠不能詮釋海派繪畫的全貌。“看待海派﹐或許需要跳出藝術史﹐將其放到更廣闊的經濟史﹑文化史﹑社會史發展過程中來。”日前上海舉辦的一個海派藝術研討會上﹐有專家認為﹐藉著近期多個集中展示﹑系統梳理海派繪畫的大展﹐人們對於海派繪畫的認知是時候拓寬﹑豐滿了。

  海派繪畫是如何走通市場的﹐需要一分為二看待

  一位學者指出﹐官方﹑學術和市場﹐可謂藝術研究的三個維度﹐而理解海派繪畫﹐市場這個維度尤其重要。這是因為﹐海派繪畫的發生和發展﹐與上海高度發達的商品經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鴉片戰爭後開埠的上海﹐一躍成為新興的商業化大都市﹐城市經濟飛速發展﹐產生了一批來自民間的新興消費群體。“海派”從某種意義上講﹐就是滿足這種商業環境下的大眾審美。

  19世紀中葉以來﹐上海吸引了全國各地的畫家前來。他們大多寓居於豫園一帶﹐靠賣畫為生﹐不得不將作品變成商品。比如﹐當時的上海畫家往往注重題材的討喜。傳統文化習俗中的“福”“祿”“壽”“禧”等主題常常使得他們的畫作熱銷。迎合吉利喜慶的大量風俗人物畫也開始出現。其中﹐群仙就是很多畫家鍾愛的題材。尤以錢慧安筆下的仙女最合時尚標準﹐眼細眉長﹐桃腮杏臉﹐且自有一番福氣上湧。據說﹐錢慧安能在一片月季花瓣那麼大的臉形裡﹐控制並排的兩條細線﹐描繪俊秀的雙層眼皮﹐在眼梢上輕輕掛上幾筆﹐還能勾出睫毛來。由於畫藝精湛﹐符合大眾口味﹐錢慧安的畫在光緒年間非常流行。一時間﹐天津楊柳青還採用他的畫稿印過大批年畫。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走市場的海派繪畫需要一分為二看待。深沉﹐同樣是海派繪畫不容忽視的底色。比如﹐面對當時的國難民生﹐自立謀生的海派畫家們也曾通過繪畫來表達內心的態度。對此﹐藝術史論家徐建融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海派中影響最大的兩位畫家──任伯年和吳昌碩﹐無不一邊按照民間習用的諧音取意等通俗手法﹐創作著一幅又一幅《玉堂福貴》《無量壽佛》﹐在強化艷麗色彩和寫實造型的審美意蘊中挖掘世俗化的活力﹐另一邊又遵循著個性自由和人文關懷的精神情感傾向﹐在《蘇武牧羊》《關河一望蕭索》《飢看天圖》《拒霜魄力》以及與之相應的文人畫寫意傳統中抒發性靈。”此外﹐致力於慈善事業也可謂海派畫家的一個傳統。1909年在上海豫園成立的豫園書畫善會﹐就是中國繪畫史上第一個以舉行慈善活動﹑義賣捐贈為己任的書畫組織。這個畫會最初每年舉辦一次書畫展覽會籌集善款﹐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這樣的活動每年多達三四次。鼎盛時期﹐畫會多達兩百餘人﹐幾乎網羅了當時上海的主要書畫家。

  說起海派繪畫﹐繞不開它所處的開放﹑流動的生態

  “海派是種氣息﹐我很讚成這種說法。實際上這種氣息貫穿著海派當時所處的一種生態﹐海納百川﹑中西交錯﹐上海城市逐漸生長的這麼一種生態。”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史論系教授李超告訴記者。他因此認為﹐研究海派﹐不僅僅要看前後﹐也要看內外。上海美術家協會顧問朱國榮也指出﹐海派其實是在中西文化碰撞與融合中產生的一種藝術思潮﹐它反映了上海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這一時期中逐漸形成的海納百川開放包容的城市精神。海派畫家的創新精神是在上海這座開放性城市裡養成的一種秉性。

  被尊稱為“海派開宗之祖”的任伯年身上﹐就留有中西文化交融的影子。比如﹐任伯年在畫鍾馗等人物的面部時﹐對所繪對象的肌肉起伏都以明暗烘染﹐顯示出高超的寫實造型能力﹐但整體看起來線條仍流淌出中國的東方韻味。又如﹐繪畫﹑書法以外﹐任伯年亦擅雕塑人物小像。幾年前的一次拍賣會上﹐任伯年存世的雕塑孤品亮相﹐令很多人大吃一驚──這是任伯年為紀念其父親所塑的一尊紫砂肖像。任伯年與西方藝術的關係一直是讓學界著迷的難題﹐一方面其作品中中西交融的痕跡很難抹去﹐另一方面卻又有記載否定任伯年學過素描﹐認為他沒有受到西畫的影響。

  不同藝術門類之間的交叉﹑跨界﹐是朱國榮提到的海派繪畫一個有意思的現象﹐亦頗能說明當時的藝術氛圍。人們熟悉的京劇大師梅蘭芳﹐就是海上畫派朋友圈中的一員。他曾師從陳師曾﹑陳半丁﹑齊白石等諸位書畫大家﹐受過正規的訓練﹐其中最為擅長花鳥畫。抗戰期間﹐梅蘭芳還曾一度蓄須明志﹐賣畫為生。

  “海派是文化大熔爐﹐讓很多人在這裡找到了發展空間。”劉海粟美術館副館長靳文藝說。在這之中﹐張大千是一個典型。1919年﹐從日本留學歸國的張大千來到上海﹐拜入海派書畫家曾熙﹑李瑞清門下。而後在上海寧波同鄉會館﹐他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百幅丹青全部售完﹐一鳴驚人。正因在海上畫壇聲名鵲起﹐張大千職業畫家的人生形態從此奠定。

[ 位置﹕ 首頁> 文化頻道> 要聞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公益助殘迎接“全國助殘日”

  • 初夏農事忙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故宮開展多項活動慶祝國際博物館日
2019-05-19 09:27
山東即墨﹕公益助殘迎接“全國助殘日”
2019-05-19 09:17
“科學”號起航探秘馬里亞納海溝神秘海山
2019-05-19 08:50
中國旅遊文化周在洛杉磯開幕
2019-05-19 08:47
貴州丹寨梯田美
2019-05-19 08:46
亞洲美食節﹕“麵糰的故事”
2019-05-19 08:45
初夏農事忙
2019-05-19 08:40
這是5月17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拍攝的白宮。當日﹐美國白宮宣佈推遲6個月就是否對進口汽車及零配件加征關稅作出決定﹐並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與有關經濟體就汽車貿易進行談判。
2019-05-18 08:52
古老的木刻板廣泛用於佛經﹑文學﹑天文曆算﹑藏醫等內容的印刷。新華社記者 普布紮西 攝  5月17日﹐來自拉薩市尼木縣的清洗匠人對老木刻板進行清理。新華社記者 覺果 攝  5月17日﹐來自拉薩市尼木縣的清洗匠人對老木刻板進行清理。
2019-05-18 08:53
位於西藏林芝市波密縣境內的川藏公路通麥路段﹐曾被稱為“通麥天險”。近年來﹐隨著帕隆1﹑2號隧道﹑小老虎嘴隧道﹑飛石崖隧道及迫龍溝特大橋﹑通麥特大橋“四隧兩橋”建成﹐昔日令人望而卻步的“通麥天險”已成通途。
2019-05-17 09:18
5月16日﹐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內蒙古日”活動在北京世園會園區開幕。遊客品嚐蒙古族美食﹐參觀內蒙古園﹐合影留念﹐對蒙古族有了更深的瞭解。
2019-05-17 09:12
5月16日﹐浙江杭州上演亞洲美食節主題燈光秀﹐錢塘江畔數十幢高樓大廈變身動畫顯示屏﹐美輪美奐。
2019-05-17 08:56
2019年5月16日﹐日出時分﹐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金山嶺長城﹐出現壯觀雲海景象。
2019-05-17 08:35
埃及落成世界最寬斜拉橋 創吉尼斯世界紀錄
2019-05-17 08:12
醉美神農架大九湖
2019-05-17 08:11
旅美大熊貓“白雲”“小禮物”回到家鄉四川
2019-05-17 08:07
北京世園會迎來國際竹藤組織榮譽日
2019-05-17 08:06
體驗智能科技
2019-05-17 08:05
亞洲文明巡游活動在京舉行
2019-05-17 08:04
亞洲美食節在北京等四地同步舉辦
2019-05-17 08:03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