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動起來的故宮 時尚文化“嗨”起來

動起來的故宮 時尚文化“嗨”起來

2019-02-28 10:01來源﹕北京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2019年元宵節﹐故宮首次舉辦“燈光秀” 鄧偉攝

  故宮文創新產品﹐首款互動解謎遊戲書 李繼輝攝

  “重檐之上的月光﹐曾照進古人的宮殿﹔城牆上綿延的燈綵﹐映出了角樓的瑰麗。今夜﹐一群博物館人將我點亮﹐我在北京的中央﹐獻給團圓的你們﹐一座壯觀的城。”

  2019己亥年正月十五18時30分﹐故宮博物院在其官微向世界表白。

  半個小時後﹐紫禁城成為北京老城最亮的點──350盞紅燈為9米多高的城牆涂上一抹胭脂﹔暢音閣二層開戲﹐演員的水袖一甩一撥﹐柔婉纏綿﹔燈光為筆﹐在金色琉璃瓦上繪出《千里江山圖》和《清明上河圖》﹐展現山河壯麗和市井繁華……

  這座城“嗨”了﹐從黑夜到白晝。這恐怕是明成祖朱棣在下令營造它時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599年後﹐他的家成了世界上年客流量最大的一座博物館﹐文創年銷售收入過10億元﹐甚至連他自己都戴上了墨鏡﹐唱著“RAP”﹐成為一名為故宮助陣的“網紅”。

  那麼故宮文創從何時開始與“現象級”綁定﹖一切可以追溯到2012年。這年年初﹐故宮博物院換了“掌門”﹐新院長單霽翔固執地稱自己是“看門人”。從他上任﹐不少故宮工作人員私下抱怨﹕“就盼著院長出差﹐能讓我們喘口氣兒。”

  在“動不停”的院長帶動下﹐故宮人幾乎一刻不得歇。這座北京最大的四合院改變了生活作息﹐從喜“靜”到“活力四射”。

  而“動”﹐可能就是故宮大熱的秘訣之一。

  順時而動﹕時尚文化“嗨”起來

  全民唱著“好嗨呦﹐感覺人生到達了巔峰”的2019年年初﹐故宮確實“嗨”起來了。

  上元之夜﹐94歲的故宮博物院第一次“亮”了。連一向任性的北京的天兒也超級配合﹐一輪明月掛在半空﹐午門和東西雁翅樓環抱的廣場上﹐近萬名觀眾聚集在一起﹐仰頭屏息﹐等待亮燈一瞬。

  “5﹑4﹑3﹑2﹑1”伴隨著倒數聲﹐“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動”拉開序幕。一束束白光掃過人群﹐最終定格射向天空﹐仿佛與明月對話。進入午門﹐太和門上﹐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和道光皇帝手書“福”字亮了出來﹔從西馬道登上午門城樓﹐展廳裡燈火通明。

  立了春的夜風﹐不再刮臉﹐只余一股清冽﹐觀眾從午門出發﹐可以沿著城牆一直走到神武門。牆內﹐屋頂投影著《清明上河圖》﹐配合著畫面進度有市井嘈雜聲﹑汴河潺潺流動聲傳來﹐引人不自覺入戲﹔牆外﹐遠處王府井的現代建築被燈光勾勒出外框。甚至城外也站滿了人﹐舉起相機拍牆上紅燈人影。

  不過﹐各“燈”入各眼。戲劇導演孟京輝在微博上發出兩張照片﹐一張是月色下的角樓﹐一張是太和門上投射著紅色巨幅宣傳畫的場景﹐評論是“你讓我無語﹐我就無語。”還有人認為亂晃的射燈像極了“迪廳”﹐吐槽紅綠配色是“土味審美”﹐有人為故宮工作人員的“連軸轉”喊“冤”﹐認為不該一味取悅趨勢。有博物館人在朋友圈喊話﹐“單霽翔﹐點到為止吧”。

  其實這些質疑算是“意料之內”。在故宮燈會開始前1小時﹐故宮舉行了一場發佈會。單霽翔說﹕“這次舉辦燈會的時間很緊張﹐我們的員工太辛苦了﹐雖然觀眾的熱情很高﹐但實在不能再延長活動時間了。燈會兩天﹐結束之後﹐會對結果進行評估。比如活動的社會反響如何﹖觀眾的參觀體驗如何﹖預約制度還有哪些需要完善﹖”

  如今﹐燈會落幕。無論是叫好兒﹐還是質疑﹐這場從籌劃到落實只用了10天左右的燈會﹐毋庸置疑地讓更多人對故宮博物院產生了興趣。

  而這已不是故宮第一次因為“創新”被質疑﹐在質疑中變得更吸引人。

  2014年﹐《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文章上線﹐雍正行樂圖被做成動圖﹐嚴肅的雍正帝在河邊洗腳丫子﹐並配上“朕腳癢”的文案。

  一時﹐有人一邊指責故宮“不嚴謹”﹐一邊將文章在自己的朋友圈裡轉發。故宮“自黑”反差萌的人設也一發不可收拾。

  2016年﹐故宮發佈H5《穿越故宮來看你》﹐主角是朱棣﹐戴著墨鏡﹐一路自拍﹐發朋友圈﹐和愛妃們互動。發佈後的一段時間﹐單霽翔幾乎逢人就問﹕“能接受麼﹖是不是有點誇張。”

  然而﹐一批年輕人一下子愛上了故宮。張梓楠是其中之一。她當年還在讀大學﹐她說﹕“這段H5太魔性了﹐讓人記憶深刻。當時班上同學都在轉。那股勁兒跟前段時間刷抖音一樣﹐我們喜歡的歌﹑喜歡的東西﹐不一定非要有內涵﹐但一定要有趣。如果沒意思﹐我們連探究的念頭都沒有。”

  如她所言﹐現在年輕人對文化的需求﹐期待個性化﹑時尚化﹐而故宮的很多產品符合了這些需求。《天天愛消除》有故宮主題版﹔故宮創意表情包相繼出爐﹐“嘚瑟的皇帝搖著扇子﹐搖頭晃腦地說‘愛卿們﹐朕來了’”“皇帝在沙發上‘北京癱’﹐高頻蹬著兩條小短腿喊‘來人吶﹐陪朕聊天’”“冰嬉圖裡的人物動起來﹐配著‘溜了溜了’的畫外音”﹔“古畫會唱歌”﹐邀請少年歌手易烊千璽﹐演唱以宋代畫家王希孟在18歲創作的《千里江山圖》為藍本的中國風歌曲《丹青千里》﹐展開跨時空的對話﹔《故宮回聲》主題漫畫講述動蕩年代﹐故宮人為保護上百萬件文物平安回到故宮﹐歷經25年﹑跨越大半個中國的動人故事……順時而動的故宮﹐客流不僅年年增多﹐而且觀眾年齡分佈發生變化﹐從最初的以中老年觀眾為主的打卡景點變成了“80後”“90後”成為參觀主力軍﹐30歲以下觀眾佔40%。單霽翔期待﹕“讓更多孩子願意走進故宮﹐瞭解中華文化﹐而他們長大後﹐勢必將成為有文化自信的一代人。”

  誠然﹐故宮燈會是否成功﹐眾人看法不一。關於這一點﹐也無需強求。但在燈會上﹐單霽翔說﹕“進行各方面的可行性評估後﹐我們希望將來能在二十四節氣的重要節點﹐還有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等可以開放夜場。”關於這根“草”﹐相信絕大多數人的看法是統一的﹐拔它﹗有誰不期盼著有機會到文華殿夜賞海棠﹐領略蘇軾描述的“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的意境。

  量力而動﹕傳統文化“新”起來

  故宮燈會﹐紫禁城內的午門-雁翅樓﹑太和門﹑太和殿﹑東南角樓﹑東華門﹑東北角樓﹑神武門等區域霓虹閃耀﹐還有很多殿宇依舊隱身在夜色中。單霽翔說﹕“照明設計將高新科技與文物保護有機融合﹐在方案制定階段﹐就考慮到避免因照明對古建築產生損害。但畢竟是第一次亮燈﹐所以太和殿等重要建築沒有被照亮。”

  這是故宮的“慣例”﹕可以創新﹐但不能忘本。故宮博物院建院94年﹐前後經歷6任院長。每一任都做出了巨大犧牲﹐做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單霽翔形容這份工作是﹕“必須保證萬無一失﹐因為一失無萬物。”

  上任之初﹐單霽翔穿著一雙老布鞋﹐帶著秘書﹐倆人﹐花了5個月﹐繞著故宮走了一圈兒﹐凡是門就要推開看一看。“光是鞋就磨壞了20多雙。”秘書脖子上挎著相機﹐吭哧吭哧跟著跑﹐也會抱怨﹕“跟著我們院長﹐太費鞋。”

  對於和故宮有關的事兒﹐年過花甲的單霽翔幾乎事無巨細。剛過去的春節7天假期﹐他一天沒休息。大年初三臨近午時﹐他一邊準備去“巡宮”﹐一邊跟秘書張羅﹕“今年地壇有故宮的文創﹐咱倆明天去看看吧。”

  關於故宮出現的各種“狀況”﹐他也從不迴避﹐每次都是親自回應。最近﹐有一張遊客帶著孩子在故宮隨地小便的照片引起熱議。就在上元節燈會上﹐他主動給出“官宣”──“還是我們的服務沒有跟上”“故宮開放線路上的14處公共廁所都將昇級。未來﹐遊客通過手機可以查看故宮的衛生間﹐甚至能看到坑位滿員情況。”最後﹐他還發出邀請﹕“改造之後﹐歡迎大家來故宮參觀我們的新廁所。”

  古老故宮適應時代節奏和需求﹐變的不僅是廁所。

  還是以“燈”為例。“以前﹐觀眾抱怨大殿都是黑乎乎的﹐為什麼不能把它點亮﹖每到這個時候﹐我們都會理直氣壯﹑苦口婆心地說﹐這是木結構建築﹐裡面陳列的都是古物﹐不能長期被日光燈照射。但觀眾卻很痛苦﹐每天都擠著往大殿裡看﹐老人往裡面擠﹐孩子也往裡面擠。”

  不改行不行﹖不亮的古建築絕不只故宮一家﹐“暗”幾乎是慣例。但單霽翔說﹐這不叫博物館。

  “燈具不掛在古建築上﹐用燈座固定”“測試時﹐兩邊各有一個工作人員值守﹐用各種儀器反復測溫”“不同的室內採用什麼樣的光線最好都設置了嚴格的標準”……改﹐量力而動﹐保證文物萬無一失是一條鐵律。

  如今﹐單霽翔在很多場合驕傲地介紹﹐“我們成功了﹐坤寧宮等大殿率先試點﹐不發熱的LED燈亮了﹐扒在窗戶上張望的觀眾直起腰﹐也能看清高臺上擺放的髹金漆雲龍紋寶座了。”

  老例不再是理由﹐故宮一次又一次打破傳統﹕全面禁煙了﹐地面上不再有垃圾﹐房頂上不再有雜草﹐增加了觀眾休息的座椅﹐臨時建築拆除了﹐實現了全部網絡預約購票﹐每日限流最高人流量8萬人次……從2012年到2018年﹐故宮開放面積從30%增加到80%﹐紅牆依舊﹐不再是兩重光陰。

  在建成近600年之際﹐紫禁城正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吸引力﹐這背後是一輩又一輩故宮人動心忍性﹐量力而動。有人好奇﹐如何把握“變”的度﹖豆瓣評分高達9.4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裡藏著答案﹐“乾的時間長了﹐慢慢也就磨出來了。主要你還得喜歡它﹐你要真坐不住﹐那你就改行唄”。

  謀而後動﹕中華文化“走”出去

  單霽翔“要讓領導看到不好的地方﹐這樣領導的責任心油然而生﹐就給我們解決很多問題”的套路﹐被廣為流傳。很多網友戲稱“這輩子走過最長的路﹐就是單院長的套路”。

  2014年故宮“百年大修”規劃被叫停﹐因為有手藝的老工匠缺少幹部身份﹐退休後不能返聘﹐傳承人沒有北京戶口也進不來﹐幾個月前還在收麥子的農民被中標單位以低價招攬而來﹐用著統一採購的低價材料﹐趕著進度修復。單霽翔的辦法是去全國政協的雙周協商會上“哭訴”了8分鐘﹐換來“故宮的事要特事特辦”的上級批示。

  對於這些看似並不太光鮮的段子﹐他從不避諱。他藉著段子的梗﹐撒著求關注的嬌。而他代言的是故宮博物院﹐是北京悠久的歷史﹐是中華泱泱五千年的文明。

  有人心疼他﹐“套路”背後更多的體現著在體制夾縫中辦事的不易。還有更多人“羨慕”他﹐有市級博物館的負責人直言﹐估計我就是哭死了也換不來“批示”。

  謀而後動﹐才能有所成。今年2月17日﹐在亞布力論壇上﹐單霽翔曬出了賬本﹕2017年﹐故宮文創的銷售收入已經達到15億元。

  而2012年﹐故宮裡還沒有嚴格意義上的文創店。當時御花園裡的商店買的是跟故宮文化幾乎不沾邊的鑰匙鏈﹑小擺件兒﹐雪糕﹑方便麵和礦泉水是最暢銷的商品。

  七八年間﹐故宮搭建起自己的“商業版圖”。而正如樹高千尺有根﹐這些相對完整的IP鏈條在設計之初﹐就被同時冠以“故宮血統”和“實用性”兩個基因。單霽翔說﹕“要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資源﹐把它和人們當下的生活對接﹐人們才會喜歡。”他舉例﹐故宮有一幅名畫《乾隆皇帝大閱圖》。我們把畫得不怎麼好的乾隆皇帝“甩”了﹐把畫得特別好的馬提煉出來﹐製作了一款水果叉。“馬頭﹑馬尾巴﹑馬蹄子是銅質的﹐馬身是瓷的﹐箭形的叉子‘插’在馬背上”。定價也經過精確測算──“國家規定﹐給外賓送禮不能超過400塊錢。我們這個賣398元。”

  不過﹐院長的套路決不能到此打住。“有人質疑我們不愛護動物。”單霽翔說﹐“我們虛心接受批評﹐現在已經變成馬背上有一個箭筒﹐所有水果叉都放在筒裡。”

  “四羊方罍上面做成茶壺﹐下面做成茶碗﹐加一蓋﹐加一托﹐擺在家裡是工藝品﹐客人來了就可以喝茶”“藻井傘﹑宮門包﹑朝珠耳機”“太和殿的脊獸做成了跳棋﹑衣服夾子”……文化與生活實用性結合在一起﹐再加入一點趣味性﹐故宮文創火了。單霽翔還在賣力吆喝﹕“希望大家能夠支持國貨。”

  故宮裡的商店也改了名字﹐稱為文化創意館﹐比如絲綢館﹑服飾館﹑木藝館﹑書店等。觀眾不像逛街﹐更像是參觀展廳。

  藉著移動互聯網的東風﹐故宮更是從傳統博物館轉變為跨界達人。礦泉水﹑牛奶等生活消費品與故宮聯手﹔銀行與故宮合作﹐打出了“奉旨”刷卡的廣告﹔手機的宮廷版禮盒﹑快閃店﹑拍電影﹑做綜藝節目……故宮IP正在擴大到各行各業。

  去年﹐故宮文創已經和文物擁有一樣的“身價”﹐走出國門展示中華文化。“這個文化創意展﹐沒有一件文物﹐全是故宮開發的文化創意產品和數字技術的組合。第一站到了東京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後我們到了貝寧﹑布魯塞爾﹑悉尼﹑首爾﹑新加坡﹐場場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單霽翔說﹐今年﹐我們會把更多的文化創意展推向世界各地。

  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才動萬波隨。單霽翔直言﹕“真正複雜的﹑最具挑戰的事﹐是我們要為每個觀眾服務好。”

  “一件事沒做好﹐文物損壞你對不起民族﹐你對不起國家。但是我們某一個人﹐真能承擔起這個責任嗎﹖有這個能力嗎﹖沒有。那怎麼辦﹖”單霽翔給出答案﹐“我特別喜歡一個詞﹐叫‘層層分解壓力’。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保護文物的權利﹐保護文物不是專利﹐每個人都應該獲得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和受益權。過去我們的想法是﹐我們拿出來展示的文物越少就越安全﹐都在庫房裡才安全。實際上﹐該出事時還會出事﹐祗有當人們共同保護﹐共同呵護﹐共同守護﹐共同監督﹐它才最安全。”

  每年﹐單霽翔要做很多場講座﹐其中一張PPT結尾用得最多﹐上面寫“把一個完整的紫禁城交給下一個600年”。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將故宮經營成一個“來了不想走﹐走了還想來”的文化空間。

  他山之石

  博物館發展“戰略”

  盤活一座博物館﹐沒有一個固定的公式可以套用。每一座館都有各自聚人氣的絕招兒。

  1.大英博物館﹕處處植入“倫敦腔”

  大英博物館是免費開放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經營博物館自身的文創產品。博物館會選擇文化認同度高﹐或者“個性”鮮明的重點文物﹑明星藏品進行一條龍式的開發﹐讓遊客在選擇時有一種“都喜歡﹐都想收集”的想法﹐從而提高銷售數量。值得一提的是﹐該館將自身IP與英國本土IP捆綁開發﹐即使非英國文物也會帶有一些倫敦屬性﹐讓更多遊客願意掏腰包。另外﹐大英博物館還會配合節日等特殊時期開發新的文創產品。

  2.蘇州博物館新館﹕販賣美和時光

  1999年蘇州市委﹑市政府邀請享譽世界的華人建築師貝聿銘設計蘇州博物館新館。進入大門﹐白牆﹑黛瓦﹐宛若一座傳統蘇州園林。“片石假山”是遊客攻略裡的必打卡景點。“藉以粉壁為紙﹐以石為繪”﹐在水面上呈現出宛如北宋畫家米芾筆下的山水江南。在蘇博的網店﹐打出的廣告是“在博物館販賣美和時光”。

  3.美國約翰遜鄉村博物館﹕請觀眾講故事

  這座博物館一度很“低調”﹐因為展品數量和質量都有限﹐很難吸引觀眾注意。後來﹐該館改變了講故事的方式﹐將過去150年博物館所處社區的那些人﹑那些事兒講述出來。他們曾經舉辦過一個“從1820年至今的普通美國人﹐如何想象和定義‘幸福’‘生活’”。社區居民被請進博物館﹐不僅當觀眾﹐也是策展人和講故事的人。不到十年間﹐博物館參觀人數增長了6倍。(劉冕)

[ 位置﹕ 首頁> 文化頻道> 要聞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2019中國速度賽馬(庫爾勒站)開賽

  • 四川臥龍拍攝到首張白色大熊貓照片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24日﹐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乾元鎮新田瓜蔬基地種植的“空中西瓜”喜獲豐收﹐瓜農忙著採摘。(王麗瑋﹑謝尚國)  人民網湖州5月26日電 24日﹐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乾元鎮新田瓜蔬基地種植的“空中西瓜”喜獲豐收﹐瓜農忙著採摘。
2019-05-26 11:05
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25日對外發佈首張白色大熊貓照片﹐保護區內海拔2000米左右的一臺野外紅外觸發相機﹐于4月中旬攝錄下一張大熊貓影像﹐圖片清晰顯示出這隻熊貓獨特的形態特徵。臥龍此次拍攝到的熊貓﹐表明在臥龍的大熊貓區域種群中﹐存在“白化”突變基因。
2019-05-26 08:36
5月25日﹐“智能配送機器人”自主行駛在道路上(鏡面反射拍攝)。近日﹐京東第3.5代“智能配送機器人”在貴陽市亮相。
2019-05-26 08:31
特雷莎‧梅參加歐洲議會選舉投票
2019-05-24 15:39
阿里雲牽手馬來西亞科技公司打造智能交通系統
2019-05-24 15:38
印度人民黨在全國大選中獲勝
2019-05-24 15:34
天津﹕鹽鹼地變植物資源庫
2019-05-24 15:31
秦嶺腹地小江南
2019-05-24 15:30
河北故城﹕打造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基地
2019-05-24 15:29
秦嶺深處花正艷
2019-05-24 15:28
讓特困失能人員安享晚年
2019-05-24 15:28
第六屆中國(土耳其)貿易博覽會開幕
2019-05-24 08:49
歐洲議會選舉啟動
2019-05-24 08:48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2019-05-24 08:46
苗山梯田美如畫
2019-05-24 08:40
江西南昌﹕城市裡的候鳥風景
2019-05-24 08:39
湖南道縣﹕水鄉田野如畫
2019-05-24 08:37
安徽﹕小漁網編織大產業
2019-05-24 08:36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2019-05-24 08:15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