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切實際工作者必須向下作調查

2018-04-11 15:0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8-04-11 15:01:20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責任編輯﹕趙宇

  作者﹕李自強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更沒有決策權。重視調查研究﹐善於調查研究﹐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是我們黨一以貫之的優良傳統﹐是謀劃工作﹑科學決策的重要依據。老一輩革命家不僅對調查研究問題發表過許多重要而精闢的論述﹐而且經常深入基層親自做社會調查﹐撰寫了許多調查報告﹐為我們提供了方法論上的指導。

  1961年1月﹐一篇題為《調查工作》的文章被送到毛澤東的案頭﹐毛澤東稱它為“已經30年不見了”的“老文章”﹐並在上面批註﹕“看來還有些用處。”1964年﹐毛澤東將這篇文章的題目改為《反對本本主義》。

  《調查工作》一文是毛澤東在1930年5月寫就的。當時的毛澤東在井岡山及中央蘇區作了大量的調查研究。這些調查報告﹐始終貫穿著毛澤東對於調查應把握特點和規律的認識論﹐這一認識論﹐通過《調查工作》裡的一個重要觀點體現出來﹕“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這一觀點﹐不但是土地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密切聯繫群眾﹑發動群眾的秘訣﹐放在新中國成立後﹐仍然是中國共產黨探索社會主義道路的制勝法寶﹐對於克服教條主義﹑樹立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和工作作風﹐起著巨大的指導作用。

  走出去﹐請進來

  向社會作調查﹐“眼睛向下”﹐是毛澤東提出的一個“瞭解下層情況的方法”。為此﹐他教育領導幹部﹕“沒有眼睛向下的興趣和決心﹐是一輩子也不會真正懂得中國的事情的。”

  如何“向下”﹖那就是走出去。

  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一年中有很多時間奔波在去各地調研的鐵路上。火車專列一次又一次把他送往祖國的天南地北。據統計﹐截至1975年﹐毛澤東乘專列走了340多萬公里。

  在專列裡﹐毛澤東聽取各地的匯報﹐詢問當地的情況﹐甚至直接走進群眾。可以說﹐毛澤東依靠著火車這條“腿”﹐讓他對基層的各項情況有了更加直接的瞭解。伴隨著一條條真實信息的掌握﹐一項項重要決策在調研中形成。人們形象地稱他的專列是“流動的中南海”。

  1961年﹐經歷“大躍進”的挫折後﹐為瞭解決農業經濟衰退和農民生活問題﹐毛澤東號召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要求領導幹部去各地調研﹐解決食堂﹑社隊體制和農業生產問題。

  這一年4月﹐彭真到北京懷柔進行調研﹐鄧小平到北京順義進行調研﹔5月﹐周恩來到河北武安縣伯延公社進行了四個晝夜的調研﹔6月﹐陳雲到家鄉青浦的小蒸進行調研……

  此後﹐中央先後收到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雲等從各地寄來的調查報告。這些調查研究工作為中共中央進一步解決當時農村中亟待解決的問題做了重要準備。

  走出去﹐是老一輩革命家調研的一大特點﹔請進來﹐則是他們調研的一個重要方法。

  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劉少奇負責準備八大的政治報告。此時的中國﹐即將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新時期﹐中國的建設道路究竟應該怎樣走﹐是八大需要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

  為了切實調查清楚黨和國家各個方面﹑各條戰線的情況﹐寫好政治報告﹐從1955年12月到1956年3月﹐劉少奇用了3個月時間﹐將37個部委負責人請進中南海﹐做了一次系統的調查研究﹐匯集的材料﹐記滿了十幾個筆記本。

  集全國各部門的智慧﹐研究國家發展問題﹐制定正確方針政策﹐劉少奇的調研方法﹐引起毛澤東的興趣。他說﹐這個辦法好。從1956年2月14日至4月24日﹐毛澤東共聽取了34個部委的工作匯報。

  劉少奇和毛澤東先後主持的這兩次匯報﹐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共中央對經濟建設中各方面問題進行的時間最長﹑內容最系統的調查研究﹐為中共中央在八大制定正確的經濟建設方針打下堅實基礎。

[責任編輯:趙宇]
  •   紀錄片具有其他藝術形式不可比擬的意蘊深度﹐自誕生之日起以真實表現社會擔當﹐也助推社會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構﹐成為記錄歷史﹑警戒當下﹑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代表。【詳細】

      當萬聖節在年輕一代中成為一種潮流﹐狂歡還是肅穆就成了一個問題。但不管怎樣﹐從更深的層面來說﹐無論“鬼節”如何慶祝﹐其背後真正寄託的﹐都是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詳細】

  •   長征精神的當代啟示﹐主要有以下幾點﹕第一﹐方向和路線是決定一切的﹔第二﹐人活著應當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對艱難困苦﹐要經得起考驗﹔第四﹐革命人永遠是年輕的。【詳細】

      長征不僅是中國革命史上的輝煌篇章﹐也是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遺產。“偉大的事業﹐從基礎做起。從江西出發時﹐沒有人想到長征要走兩萬五千里。【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